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张三一言
[主页]->[百家争鸣]->[张三一言]->[谈谈“躲在安全地方煽动别人送死”]
张三一言
·請毛式新基教徒清醒一些
·共產黨專政本
·救黨派滅黨派的是非對錯
·共產黨的思想緊繃運動
·用事實邏輯說共產黨正派
·簡單的事實和道理
·共產黨的群眾路綫
·“煽動別人去當炮灰”,何罪之有?
·何物黨內健康力量? 
·應如何對待黨內建康力量?
·从希望共产党保障人权说开去
·非暴力观点从何而来?
·统独的原则理由和条件
·民众推翻民选政府是更进一步的民主
·谈人民犯错误和反对人民
·士大夫见识与强国
·軟弱無力的沒有敵人論
·口暴派如是說,兼談事實特務
·[香港現戰場] 殖民與港獨之戰
·在一黨專政下實現民主與法治
·是搜編《歷史的先聲》無恥還是反對的無恥?
·胡平要求共產黨平反六四的理由
·六四是屠殺+反對求黨平反六四
·發揚六四民主精神+談談擁護好領袖
·反民主運動
·有壓迫無反抗論
·過時朽曲土豪頌(+1篇)
·黨治港白皮此時此地裸出(+1)
·祛港特催港獨
·陸共與香港對抗的強弱贏輸
·外星人說:太子黨反腐!
·政權這個
·有必要為習近平反腐雀躍嗎?
·共黨不歹,唯惡右派?
·習黨反腐,而已而已
·評萬潤南的習近平比對蔣經國
·借官後代人頭保紅後代江山
·現在的貪腐程度讀遍二十四史都找不到
·習近平反貪腐之因由、手段、效果
·習黨貪腐,孔丹讚頌
·滋生貪腐的制度反貪腐,效果看今天
·張三斷言:習由強勢反腐走向更專政
·習近平反貪反腐面面觀
·原來貴族就在我們眼前
·習權貴反腐出民主?
·無民主無協商=協商民主
·習魁訓誡:絕對忠誠
·習魁訓誡:絕對忠誠
·習魁訓誡:絕對忠誠
·習魁訓誡:絕對忠誠
·習魁訓誡:絕對忠誠
·民主,寄希望於習近平!
·共產黨是好黨還是壞黨?
·批判抽離了憲政法治的民主
·試談人性 [+1]
·凱撒式多數人暴政
·歐威爾式多數人暴政 (+2篇)
·何人何故反民粹?
·辨真:暴力是這樣的
·幫共學者高論:多數人民主=共產 (+1)
·暴力革命是文明終結?
·分裂節後之國難:節哀逆變(+1)
·寄希望派無中生有的習民主
·一個香港人:占中,黑社會,理智,心情
·一個香港人:占中,黑社會,理智,心情
·共產黨食言史+黨主立憲與鳩母立貞
·港人占中,贏了?輸了?
·人在香港,心絞肺裂
·香港占中之真
·法大?權大?+法律大還是正義大?
·共產黨製造的敵人:港獨 (+2)
·共產黨製造的敵人:港獨 (+2)
·共產黨製造的敵人:港獨 (+2)
·共產黨製造的敵人:港獨 (+2)
·“黑的白”邏輯+習近平反腐出民主!
·大一統戕害建立第二漢國
·民主運動元原則:奪取最大暴力控制權
·致命的錯誤:通過暴力不能建立理想社會
·民主遭遇民本(+2)
·民粹就是民主
·民粹就是民主
·沒有敵人是“顛撲不破”的謊言 (+2)
·用“我沒有敵人”偷換“沒有敵人” (+1)
·重談暴力達到民主的老調
·是民主派要滅共還是共正在滅民主派?
·新中國人的獨我性唯一性排它性
·習近平反貪腐的定性研析
·習近平反貪腐的定性研析
·錢的“民主”和人的民主
·現代民主的基础是數人頭不是數銀紙
·短文三篇 (階級專政2篇+習反貪腐1篇)
·短文三篇 (階級專政2篇+習反貪腐1篇)
·言論自由道理簡單(+3)
·言論自由道理簡單(+3)
·言論自由道理簡單(+3)
·苟延殘存的悲嗚:《你究竟要我們怎樣生存》
·說政變:多例證≠規律(+2篇)
·說政變:多例證≠規律(+2篇)
·為甚麼新加坡能民主,中共國不能?
·月旦李光耀
·極重要的歷史真相:毛澤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谈谈“躲在安全地方煽动别人送死”

   
   
   张三一言
   
   

   
   00
   
   
     指责别人“躲在安全地方煽动别人送死”,稳站道德正确位置,也含有浓厚的批判意味,这种批判有理由,所以都应该肯定和支持。我相信没有多少人会反对这个指责。
   
   
     问题是这句话指向谁、指向甚么事;问题是出在对这句话的滥用。如果指责共产党的“抗美援朝”、“教训越南”叫嚣“解放台湾”,完全正确。但是,对并非“煽动别人送死”的人作如是指责,像以下将提及的,就荒唐了。所以,当这句话指向具体对象时,就可能是对的,也可能是错的。对此要充分留意和分辨。
   
   
   
   01
   
   
     指向谁,有具体的单指和对众人的泛指。当指向一个具体的人或团体时,必须能证明这个人或团体作为是出于邪恶的居心和害人的目的。这大体上可以从当事人的过往和行为相关事件的结果作出结论。这是比较客观理性的做法。但是,我看到更多的是根据自己的偏好、观点或论证需要或为了满足情绪发泄把对方视作“躲在安全地方煽动别人送死”的人。是不怎么样讲根据和理由的。
   
   
     泛指群体众人时,显而易见,这个指责是不能成立的。
   
   
   
   02
   
   
     “躲在安全地方煽动别人送死”是绝对错的吗?
   
   
     不一定。如果不用带情绪性的“煽动”、“送死”等贬性词语,改用中性的“鼓动”、“斗争”等:“鼓动别人斗争”;一般地说,这还是一种常态。
   
   
     比如,抗日战争时期,后方的宣传队、文工团、报刊电台等等鼓舞抗日,表彰抗日烈士,都是相对地“躲在安全地方鼓动别人上前线作战”。我想,大概没有几个正常的中国人会说这些人都是“躲在安全地方煽动别人送死”!但是,如果出于当时的汉奸之口,他们乐意这样说:这些人是“躲在安全地方煽动别人送死”。
   
   
     比如,战时的指挥官都是躲在安全地方,不但是鼓动士兵而且还是指挥士兵上前线作战(“送死”)。虽然有一将功名万骷髅等道义不平之议,但是,至今都无法改变这个现实。泛化一些说,不理事的老板指挥管理层管事、不劳作的管工监督工人做工作、老师督促学生做功课等等都是指使者不作为,被指使作要作为;世事就是如此。
   
   
   
   03
   
   
     有一个情况特别需要提出来说说。政治理论家在安全不用付出甚么代价的环境下构思理论,提出一套改变现实的理想(主张、观点、理论,尤其是革命性的),一些政治家相信了这一思想,拿理论去相对冒险的政治斗兽场搏斗,一些人又相信了这些政治家而去跟着他斗争;政治家和战士都有可能因此而死。这些理论家是不是属于“躲在安全地方煽动别人送死”的人?
   
   
     有一些人是给出肯定的答案的。如果肯定的答案合理正确的话,那么,写出《社会契约论──政治权利概论》的(法国)让•雅克•鲁索,主张扬弃专制提倡共和政体。之后相信他的理论,为反专制建共和而死的人没有人能统计出来;我估计这是为数最多的“为理想而死”的死亡数字。按上面给出肯定答案的逻辑,鲁索是人类史上最大的杀人犯──最大的“躲在安全地方煽动别人送死”教唆罪犯。能否下这个结论?有请各位独立思考。
   
   
     出了为正义而斗争而牺牲的事迹和人士,一些评论者作出肯定、赞赏、表彰、支持、鼓励评论。这些评论者是不是属于“躲在安全地方煽动别人送死”的人?──现在有一些人就是这么指责这些评论者的。在胡佳、陈光诚、高智晟、杨佳等人遭难时,海外的温和合作派就曾猛烈地指责革命派的言论是煽动别人去当炮灰;这种指责当时铺天盖地响彻云霄。刘晓波出事的逻辑与胡佳、陈光诚、高智晟、杨佳完全相同。这时海外的温和派、08宪章主导者完全取代了前此海外革命者的地位──躲在安全地方煽动国内的刘晓波去当炮灰。但是,这些人没有一个对自己过去指责革命派“躲在安全地方煽动别人送死”表示过悔意和歉意。
   
   
   
   04
   
   
     指责人们“躲在安全地方煽动别人送死”之说,会侵害对言论自由权利。
   
   
     共产党禁绝言论自由的其中一条理由就是不受党控制的言论会煽动不明真相的群众骚乱(影响稳定,以及其它害处)。这和指责“躲在安全地方煽动别人送死”的逻辑理由是相同的。“煽动别人送死”就是以言论杀人,大概没有人会不同意禁止有杀人实效的言论吧。然而,明确无误的是“煽动别人送死”是指现今的主张革命(包括暴力反抗暴政)的言论,也就是说必须严行禁止现在已经出现和存在的革命(包括暴力反抗暴政)的言论。
   
   
     大概指责“躲在安全地方煽动别人送死”者会说:谁有权力禁止你说话?有谁禁止你说话了?别人说的“躲在安全地方煽动别人送死”也不就是一种言论自由吗?
   
   
     是的,只有权力才能禁止言论自由权利。反革命派在法律上、在权力方面,没有出现禁止被指为“躲在安全地方煽动别人送死”者的言论自由权利。但是,在思想意识上呢?很明显,指责“躲在安全地方煽动别人送死”者情绪上是很憎恨的革命者,是期望禁绝革命者言论的。我说的要禁止革命言论自由,就是指这种欲禁思想。
   
   
   
   05
   
   
     指责革命派“躲在安全地方煽动别人送死”的理论有一个奴才意识在作怪:人,不是自己的主人,不能独立自主的,没有独立思考选择决定和自主行动的能力;人必须在别人指引下才能选择决定和行动,就像扯线木偶。更明确地说,人分为管人的主人和被管奴才(奴隶)。根据这种奴才意识,国内反抗暴政者都是受海外革命理论煽动后才去当炮灰的。根据这个理论,若没有国外的人煽动,国内的民众就不会去维权、不会去翁安、不会去石首、不会去杨佳、不会去邓玉娇、不会去翻墙、不会去散步、不会去围观…;也们现在之所以会这么做,是因为有人在安全的地方煽动他们。共产党把“躲在安全地方煽动别人送死”理论演绎得淋漓尽致、极典型,也极绝。上枱报上当、哭诉受到坏人蒙骗指使。这是他们政治宣传工作的惯技。
   
   
     我认为,任何智力正常的成年人有权利选择或决定做甚么事,也必须对自己所做的事负完全责任。把别人自觉自主选择、决定、行动说成是受别人煽动的盲从被动行为,是对别人人格和尊严的侮辱。事实上,胡佳、陈光诚、高智晟、杨佳以及今天在反抗暴政第一线的万万千千维权民运反抗暴政者多是敢做敢当的好汉。当他们受到极权者迫害时,我没有听过有人说是受到别人的革命理论煽动而“犯错误”的。
   
   
     如果“躲在安全地方煽动别人送死”理论、逻辑可以成立的话,我可以100%用这个理论和逻辑说:躲在安全地方的反革命者鼓吹国内受迫害的民众绝不反对,绝对顺从,绝对听从共产党的安排:驯服地去受辱受死。
   
   
     我提出一个问题。请反革命合作派勇敢地回答。
   
   
     共产红潮六十年来中国的平民百姓死于革命反抗(包括暴力反抗)的多,还是死于不反抗、不能反抗、不敢反抗的多?
   
   
     答案是明摆着的。
   
   
     每一个人的生命都是等值的,以死亡人数为根据,主张反革命就是主张维护死人多的制度与维持死人多的现状;主张革命就是主张减少甚至是废除死人多的制度;消除死人多的现状──这是用事实与逻辑得出的结论。
   
   
   
   张三一言 20101023 香港
(2010/10/24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