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张成觉文集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张成觉文集]->[韓戰謊言何時了?]
张成觉文集
·“三一八”与“六四”
·CY未必是CP
·善哉!沈祖尧校长
·弃梁挺唐乃明智之举
·迎“狼”三招
·谢票、“订票”、箍票与唱K
·雷锋韩寒话异同
·痛悼方励之教授(七律)
·同志耶?先生耶?
·方励之与韩寒
·CY与“CY”
·另类CY辩护士
·让陈光诚免虞恐惧乃重中之重
·李鹏墓木已拱/行将就木?---与何清涟女士商榷
·韩寒的真/人话说得好
·六四两题
·“六六六”仍属禁忌
·儿童的节与韩寒的心
·儿童的节与韩寒的心
·反右運動探因果--兼談禍首毛獨夫
·平反六四需时一百年?
·向国民教育大声说“不”
·“红五类”岂是“工农兵学商”?--致长平的公开信
·今天“中国”走的是资本主义道路吗?--与严家祺兄商榷
·“中国模式”=“毛邓主义”--与家祺兄再商榷
·“我们不再受骗了”?
·“雷锋叔叔不在了”,邓大人也不在了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一)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二)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二)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二)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三)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四)
·钱理群撰:歷史在繼續——張成覺主編《1957’中國文學》序
·《1957’中国文学》後記
·隨感兩則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文學和出汗」與莫言膺諾奬
·微博两则
·《文学和出汗》与莫言膺诺奖
·《文学和出汗》与莫言膺诺奖
·十一月七日有感
·别树一帜的十八大评论--读杨恒均《一名老党员的心得体会:绝不能走邪路!》
·谷景生和“一二.九”运动
·毛鄧江胡可曾流淚?
·北京宰相的眼泪
·美国总统与小学师生
·為毛卸责只會越抹越黑--點評劉源評毛的說辭
·從《柳堡的故事》說開去(之一)
·從《柳堡的故事》說開去(之二)
·“勞動教養就是勞動、教育和培養”?---閱報有感(兩則)
·也談民主群星的隕落--與高越農教授商榷
·“鞋子合腳輪”與“中國夢”
·新中國人民演員巡禮-影星追懷(之一)
·《1957’中國電影》序(作者罗艺军)
·保存歷史真相 切勿苛求前人--《1957’中國電影》後記
·劫后余生话《归来》
·传奇人生 圆满句号
·当之无愧的中国人民老朋友-林培瑞教授
·礼失求诸野
·礼失求诸野
·奇文共欣赏--点评楚汉《国共胜负原因分析》
·田北俊,好樣的!
·何物毛新宇?!
·令家計劃未完成
·大饑荒何時紀念?
·南京大屠殺與道縣大屠殺
·又是毛誕
·王蒙的悲與喜
·左派作家真面孔
·大陸的穩定
·蘭桂坊與上海灘
·大陸穩定的羅生門
·讀高華《歷史筆記》II有感
·讀高華《歷史筆記》II有感
·毛不食嗟來之食?
·出人頭地的右二代
·達摩克利斯的劍?
·俞振飛作何感想?
·僑生右派的造化
·網開一面出生天
·言論自由價最高
·“拾紙救夫”撼人心
·懷耀邦,念紫陽
·林彪就是個大壞蛋
·張中行與楊沫
·“可憐功狗黨恩深”-劉克林隨想
·交大碎影(之一)
·交大碎影(之二)
·《如煙歲月繞心頭》序
·《青史憑誰定是非》序
·《青史憑誰定是非》後記
·《飛將軍之戀》序
·《青云集》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韓戰謊言何時了?

   歲月如梭,前天正值大陸“抗美援朝紀念日”,據稱事緣“中國人民志願軍出國作戰,發起第一次戰役”,是在六十年前的十月二十五日。

   當天本港無線電視的“午間新聞”,播出北京當局的中央軍委副主席郭伯雄到北韓的志願軍烈士陵園鮮花,郭致辭時稱包括當時的太子毛岸英在內的死難者,是為支援“朝鮮人民反抗帝國主義侵略”而壯烈捐軀。而記者介紹新聞背景時,則說戰前蘇美雙方佔領區建立的政府,均聲稱擁有對方的主權。至1950年6月25日韓戰爆發,美軍入朝支持南韓,百萬志願軍則跨過鴨綠江“抗美援朝”云云。

   作為中共軍頭,郭的上述說法完全歪曲了韓戰真相。盡人皆知,是金日成蓄意動武以求一統朝鮮半島的江山。斯大林利用之與美國抗衡,毛則在美軍無意將戰火燒到中國東北的情況下,不顧黨內軍內高層大多數人的反對,乾綱獨斷一意孤行出兵為金日成王朝救命。結果至少十八萬中華兒女葬身異域,連毛太子也一命嗚呼。

   尤具諷刺意味的是,戰後金日成父子非但在經濟上向北京需索無度,而且一再罔顧兩國之間此一“鮮血凝成的友誼”,不時在國際政治方面給中南海添煩添亂。特別是北韓要百姓勒緊褲帶,加速發展核武,已成為世界和平的極大隱患,因此而聲名狼藉。其“反抗帝國主義侵略”豈非天方夜譚?

   當日午間新聞同時提及目前世界上最具競爭力的國家,美國.歐盟和日本這三甲之外,南韓竟名列第四,遠遠領先於近年突飛猛進但仍只居第十七位的中國。若相比起其北方同胞的啼飢號寒,更是不啻天壤!

   事實勝於雄辯。美軍和聯合國軍其他成員確保了東北亞和平,捍衛了民主自由,奠定了南韓今日繁榮興旺的基石,於當地人民的福祉功德無量。而毛錯判形勢,屈從於斯大林的指揮棒,輕擲炎黃子孫的性命,又延誤了本國經濟發展進程,而其老對手蔣介石則從韓戰獲得極為寶貴的喘息時間。

   由此可見,“抗美援朝”決策是毛王朝“孤家寡人”的一大敗筆。論者謂中國從中取得朝鮮半島事務的重要發言權,此說法無異粵語所云“跌落地拉(執)番乍(一把)沙”。試問,當初若不出動“志願軍”(其實是解放軍,當中不少屬原被俘的國軍士兵),龐然大物的大陸中國難道就談不到對朝鮮半島事務的發言權?

   值得注意的是,無線電視記者隻字不談韓戰的是非曲直,不提金日成蓄謀已久,伺機尋釁,揮軍入侵南韓。如此貌似持平,實際等於為平壤的野心家獨裁者開脫罪責。莫非高齡一百零二歲的邵爵士之手下,已認同北京的宣傳口徑?苟如是,則香江之“一國兩制”危矣。

   但願此只屬杞人憂天!可以預期,謊言絕不可能騙人於永遠,韓戰的真相終將大白於神州大地。

   (10-27)11:22修訂

(2010/10/26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