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论中国政局的最新演变及反对派的策略(二)]
曾节明文集
·中国去共产党化的最佳方案
·中国历史上两次亡国的真正原因
·中国人之满洲化歪风劣俗略考
·红朝隐现“三分天下”之势
·以秦人比当代中国愚民不恰当——与荆楚商榷
·中国民主化唯有适应国情才能成功
·中国足球崩溃的深层原因
·中国社民党关于广东陆丰乌坎村事件的声明
·三分天下汪洋占先
·组织性是获胜的保证——乌坎村事件的启示
·塞翁失马,焉知祸福?
·切忌以“血统论”论断人——再谈胡锦涛的真面目
·我的旅泰经验——对欲赴泰国申请政庇同胞的忠告
·2012年前瞻:中南海寡头共治基础加速削弱
·居美随感:美国是天堂,也是地狱
·十八大前后中国政局的可能走势
·风雪夜归家的感与思——在美东北过年
· 风雪夜归家的感与思——在美东北过年
·森林边的白衣少年
·王立军事件观察:薄熙来断尾,王立军死定,胡锦涛难堪
·薄熙来的高潮还在后头
·在美国出庭的经历
·睡在我上铺的兄弟(逝者如金)
·胡锦涛袒护薄熙来、制衡习近平计谋露端倪
·天国究竟在哪里?
·由历史和毛泽东的谶言看中国的前途
·罢免薄熙来引发顽固派阵营内讧
·时局观察:罢免薄熙来引发顽固派阵营内讧
·时局观察:薄王事件引发中南海全面内讧
·辨析温家宝
·时局观察:温家宝借力打力,胡锦涛“维稳”以逞
·非常时期,政治理念之争就是既得利益之争
·纽约州的清明节
·时局观察:温家宝发力,胡锦涛失控,变天机会即将来临
·客观评价方励之
·从“薄王”事件的民间反应,看中国民主化的艰难
·时局观察:模仿华国锋,胡锦涛欺世盗名谋夺太上皇位
·时政观察:警惕胡锦涛“维稳”派挑起局部战争的图谋
·薄王事件照出了伪民主人士的面目
·当今中国民主化的最大障碍是胡锦涛“维稳”当权派
·温家宝夺取军权的时机已成熟
·金复新的思想和中国人的通病(二)
·由金复新诗参悟“六四”
·朱由检、蒋介石、薄熙来失败的真正原因
·陈光诚的出逃反映出温家宝的虚伪
·中共国在民族问题为什么花钱不讨好?
·灵异往事
·灵异往事
·过分刺激物欲的商业化——当代世界的另类危机
·过分刺激物欲的商业化——当代世界的另类危机
·崩溃的巨轮隆隆轧向中国
·中西方之间的最重大区别
·中国和平演变的最后一线希望已丧失
·德式社民主义是中国各阶层的共同出路
·全民公决并非天然合理
·“维稳”以逞的中共现政权不可能长久
·中国避免崩溃的唯一解救之道
·“法拉利车震门”的冲击波超过薄王事件 
·2012年欧洲足球锦标赛快评:俄罗斯足球崛起打破传统格局
·李旺阳事件的本质及反对派的应对之策
·李旺阳事件的本质及反对派的应对之策
·由俄罗斯出局悟中国民主化命运
·2012年欧洲足球锦标赛快评之一:俄罗斯足球崛起打破传统格局
·2012年欧洲足球锦标赛快评之二:德国队更趋成熟
·又到看球的季节
· 六阴拳评传
·德国淘汰丹麦——以理性制服天敌
·德国淘汰希腊——意志和战术的双重胜利
·意志和战术的双重胜利
·法国队再次散漫出局
· “薄王事件”昭示中共政权自救的最后失败
·勒夫没有抓住意大利队的弱点
·从教练面相看本届欧洲杯归宿
·中山沙溪暴乱的反思——广东为什么暴乱频发?
·2012年欧洲杯快评之十二:西班牙的辉煌胜利得自教练应变能力
·盘点2012年欧洲足球锦标赛(之一):西班牙凭什么三届称霸?
·2012年欧洲杯列强球星、新人盘点:“巴神”只能爆发;厄切尔不如齐达内
·对吴法天事件的简析和担忧
·红色中国只会变黑,不会变绿
·中国知识分子整体性推动奴役、捍卫奴役的真正原因
·红色中国只会变黑,不会变绿(马阴九合理想象版)
·法国大革命周年日揭穿张国堂
·专制亡于残暴吗?兼论专制的真正死穴
·驳“是否支持法轮功,是鉴别真伪民运的唯一标准”
· 就法轮功问题致郭国汀律师的公开信
· 一个基督徒的光辉——感受彭基磐先生
·由叙利亚问题看安南的愚蠢和联合国的危机
·当今中国,反共是反专制的最低要求
·居美遇抢记
·时局观察:“十八大”后将形成双太上对峙乱局,政改无可能
· 中共曾经反儒和今天尊儒的真正原因
·华人社会低人权现象的另类思考
·再论中共高层的派系划分
·水性的红朝即将覆灭
·质问博讯螺杆,解读轮运罗干
·中共在钓鱼岛问题上的法术暨反对派的应对之策
·“击毙周克华”之我见
·上帝存在的简明道理
· 时政观察:下一步是大变乱或死亡黑洞
· 王立军是张学良式的草包小人
·习近平须严防下一步暗杀和局部战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论中国政局的最新演变及反对派的策略(二)

论中国政局的最新演变及反对派的策略(二)
   (删节版)
   
   中南海内激烈的政治斗争,于十七届五中全会前后表现得愈发明显:五中全会前夕,《财经时报》和《北京青年报》出人意料地无视胡锦涛、李长春的封锁令,公开报道刘晓波获奖的消息;继而《潇湘晨报》、《南都报》等一批国内媒体,公开报道温家宝的政改讲话,完全打破了顽固派对温家宝的封锁;在胡锦涛的中办严令国家机器镇压诺奖庆祝活动、再次掀起倒退寒流的时候,去年紧跟胡锦涛强硬反对普世价值的周永康、吴邦国、贾庆林,出人意料地无一人跟进表态,政法委书记周永康以访朝回避(指挥镇压)工作,访欧的温家宝,甚至临时安排与反共色彩鲜明的德国总理默克尔会晤,以推迟归国时间,抵制的姿态更为明显。而稍早时候提出“权为民所赋”口号、力挺温家宝讲话的“接班人”习近平,则默不作声...可以看出,坚持镇压刘晓波和零八宪章运动的胡锦涛一伙,已经在中共高层陷入孤立。
   为了挽回颓势保住权力,胡锦涛更加需要提拔和安插亲信,同时更多地耍弄法术和阴谋诡计,以保障其罪行和错误不被清算和追究。这就注定了十八大之争会更加激烈难测。

   顽固派的动作和法术在五中全会的前夕就开始实施:胡锦涛故伎重演,以打压零八宪章那种人人传唤、家中软禁的精细手段,对异议人士“防微杜渐”,高压“维稳”;对访民,则再行大扫荡;以成熟周密的特务治国手段布控,严防任何公开悼念赵紫阳的活动。
   胡锦涛还从历史垃圾堆中翻出毛泽东“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反人权、反法治极左教条,用作新形势施政指南,反映出其顽固抗拒普世价值、妄图笼络愚民,以集中力量将刘晓波等自由派民运异议人士当作敌我矛盾,施以更左更硬专政的险恶图谋(但可笑的是:胡锦涛的倒退讲话,居然被某些异议人士视为“政改信号”之一)。
   眼看掩盖刘晓波获奖的做法纸包不住火,胡锦涛一伙急忙祭出新招:五中全会的第一天,顽固派强令国内媒体统一口径,集体批判和丑化刘晓波,中共利用中国愚民民族主义昏热劣性,把诺奖委员会对刘晓波奖励,歪曲为“西方反华势力阴谋”,煽动愚民愤青对民运的仇恨;同时,冒险煽动和纵容民众上街反日示威,进一步煽动民族主义昏热,以转移民众和国际舆论对刘晓波获奖的关注,企图化解诺贝尔和平奖带来的宪政冲击波。
   某些个潜藏在美国民运阵营中的中共高级特务,先后在温家宝政改、中国人首获诺贝尔奖引发热烈关注的当头,煞有介事地跳出来大声疾呼关注钓鱼岛、竭力煽动民运的反日民族主义情绪,其人与中共宣传系统配合得天衣无缝,起了中宣部起不到的作用。
   更为阴险的是,在国外,中共通过披着民运外衣的战略别动队,不惜以人身攻击手段竭力诋毁刘晓波,继把零八宪章打成“中共阴谋”后,再次把刘晓波获奖编造为“中共安排”,中共海外势力利用某团体的局限性、利用某些民运异议人士的狭隘阴暗心理,与之结成反刘晓波反《零八宪章》同盟,借用之影响力,分裂民运、搞臭法轮功、抵消诺贝尔奖带给中国的宪政冲击波,情势表明:这些人已经挑起了新一轮民运激烈内斗和大分化、全面败坏了法轮功、严重破坏了民运和法轮功的反暴政盟友关系,起到中共起不到的巨大破坏作用。
   但是,中共顽固当权派此次耍弄法术,却未能竞全功:此次煽动民族主义昏热,虽然在国内一些城市制造了反日游行,但总体来说没有2005年及奥运会前那样成功;对此次民族主义煽情,中共地方官僚普遍持冷淡态度,政治局委员中,目前只有“唱红”野心家薄熙来积极跟进。如今国内的愤青、愤老的规模和狂热度,已经远不及2005年以前,这反映出民众的觉醒:在野蛮强制拆迁、征地、强迫结扎、强迫上环、高通胀、低就业、毒奶粉、毒疫苗、信息封锁、高压噤声等等胡记“特色优越性”的教育下,近年来国内民众加速觉醒,愤青愤老冲天“爱国”热情不再。
   中共当局所派出的、冒充海外民运、信仰人士的战略别动队,虽然利用刘晓波获奖大做文章,加剧了反对派阵营的分裂,但客观上对民运产生了大浪淘沙的效果,此次诺奖纷争,象一面反射灵魂的镜子,一些目光短浅、人品低下、嫉妒抓狂、丝毫不顾大局的民运人士,其丑陋的灵魂在此次分裂中暴露充分,其人显现的真实素质,让人们前所未有地看清了:他们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根本无能领导中国民运取得成功。
   在此次分裂当中,多数资深民运异议人士,如陈泱潮、徐文立、王军涛、张英、胡平、林大军、李志友等人,和国内的大多数民运异议诸公,能够放下个人恩怨、一己得失,顾全大局、主持公道,表现出成熟的民主社会政治家风范,由于他们坚守公正的立场,中共别动队利用刘晓波获奖、彻底搞乱海外民运的图谋迄今未能得逞。
   此外,由于多数民运异议知名人士秉持中道稳健立场,不为共特别动队反日煽情所动,中共顽固派煽点民族主义昏热,以在海外抵消刘晓波获奖影响的企图,至今亦未能实现。
   而中共顽固派始料未及的是:为抵挡诺奖冲击波而紧急压给别动队们的重任,迫使其透支表演,其向来对中共避实就虚,而集中力量对有为民运异议人士求全苛责、狠力挞伐、甚至赤膊上阵,大搞人身攻击,其紧密配合中宣部的可疑嘴脸,异常清晰地暴露于光天化日之下,引发了广泛的怀疑和警惕。
   在党内,顽固派亦遭到开明派和求变派的抵制:胡锦涛企图于五中全会上统一思想“反自由化”的计划落空,其阻挡习近平进军委的目的也未能实现,顽固派和开明派和求变派之间的较量,陷入胶着状态。
   这种斗争的胶着,这从五中全会的内容和公报上可窥一斑,五中全会在国内官民冲突全面激化、温家宝政改讲话、钓鱼台事件、货币战、贸易战、中美冲突、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等系列重大事件背景下召开,却未能对上述事件做任何表示,可见中共高层在会上争执之激烈。
   五中全会公报不见顽固派惯用的强硬字眼,亦不见政改内容,却不起眼地带了一句:“积极稳妥地推进政治体制改革”,可见政改与顽固派的相持不下。
   五中全会之前,李锐、胡绩伟等二十三位政改派中共元老集体上书,要求宪政,但此次不再上书中办、而是上书吴邦国,可见其对胡锦涛之失望。
   五中全会的事前公报,并无增补军委的议程,但会上习近平突然加冕军委副主席,反映出胡锦涛十八恋栈遭遇强大阻力。
   中共顽固派与开明派和求变派斗争的胶着状态,为中国民运的成功带来了历史性的机遇,民运有望获得八九年之后的最佳机遇。
   但是,如果胡锦涛极权专政派抢在十八大之前战胜了开明派和求变派,成功复辟毛式一派独大、一人独裁,或民运未能把握新和平演变的历史契机,致使中国陷入分裂内乱,则中国民主化遥遥无期,而国家民族崩溃瓦解就不可免了。
   
   当此危机和机遇都双双巨大之际,民运如何化解危机、把握胜机?
   首先不要上中共煽动民族主义之套。须知中共的“爱国”向来是最虚伪的:中共出卖给缅甸的江心坡、出卖给印度的藏南、出卖给俄国(法理确认)的东北领土,相当于多少个钓鱼岛?
   再请问:钓鱼岛问题今天的被动局面是谁造成的?是谁有足够的实力,却放着钓鱼岛不去守卫,不去争讨、反让“小日本”从从容容地占领和建灯塔的?恰恰是中共当局!
   中共是最善于煽动民族主义以逞其奸的,七十年前,中共正是煽动并利用了中国人的抗日民族主义,转危为安,并最终渗透搞垮了中华民国政府。这次,中共又极力放大钓鱼岛问题,企图借之以转移专制统治危机。
   民运人士应该明白“攘外必先安内”的真理,要捍卫民族利益,必须首先瓦解惯以出卖民族利益自肥的中共专制,丢着中共一党专制不去抗争,去舍本逐末地争一个钓鱼小岛,完全是扬汤止沸;而与其扬汤止沸,不如釜底抽薪,在结束了党专制之后,一个真正代表民意的中国政府,才会真正为中国争夺钓鱼岛等领土的权益。否则,舍弃反专制的大局去钓鱼岛,结局是再次为中共所忽悠,钓鱼岛的权益也不可能争取得到。
   民族主义祸国的历史的教训是沉痛的,当年蒋介石虚荣心发作,对中共讲诚守信,作出了“联共抗日”的民族主义决策,结果中共不仅“不打日军,专打友军”,还利用合法地位,大肆向国民政府安插共特匪谍、煽动国统区反美,最终将大陆中华民国渗透搞垮。本来,若国民政府拒绝承认中共合法地位,在当年国际形势下,照样能够将日本拖垮,而且还足以防止中共窃夺江山。
   民运人士亦须明白:与上世纪三十年代大不一样,中国远没有亡国的危机,钓鱼岛问题亦非牵一发动全身的紧要战略问题。等到专制结束、宪政新政府站稳脚跟之后,向日本再行争讨亦未为迟;须知,时间在我而不在日本,日本是个严重缺乏生存空间的岛国,中国必然超越日本,中国只要结束专制政治,综合实力全面超越日本,是须臾之间的事;届时,日本既不敢、也无力不归还钓鱼岛。
   在历史上,日本一贯是中国的灾星、中共的救星,民运要汲取历史教训,现阶段千万不要再去纠缠对日问题,否则,就再次上了中共套,就是帮助中共专制延年益寿。
   
   那么,民运该如何瓦解中共一党专制呢?
   首先必须明白:暴力革命现在已不可取。一是现今根本不具备民众武装起义的条件和国际环境:现今中共政权的专制控制力,远非晚清可比,中共武装也未如满清武装那样地方话;现今中国没有民国时期军阀割据形成的暴力革命缝隙,在成熟极权的数字化技术的监控之下,不要说筹备武装起义,反对派自身就连私房低语都被窃听无遗;“井冈山”的年代早已过去,民众武装起义即便侥幸发动起来,在中共特种部队和高科技精确制导武器面前,无异以卵击石、驱民送死,只会徒然刺激中共国家机器的杀人兽性;再则,在当前反恐主题的国际环境里,民运若搞武装斗争,徒授中共“恐怖分子”、“恐怖组织”的口实,不仅得不到国际同情和援助,甚至会遭到外国政府的打压。
   有人认为可以发动解放军起义,并以武昌起义为例。这在理论上虽有可能,但迄今没有可行性。因为中共当局对解放军的监控,其严密程度是当年满清对新军的控制所望尘莫及的。
   暴力革命现今不可取的的最重要的理由是:暴力革命无可避免冲垮现存社会秩序,而当今的中国社会,秩序的自我维持力量——道德,已经全面垮塌,社会秩序全靠一个强权在勉力维持,这是不同于晚清、民国社会的重大差别!晚清、民国社会尚有儒家道德维系社会秩序,因此国家政权的崩溃不至于引发社会的崩溃,而今中国社会完全一个无道无德、笑贫不笑娼、假冒伪劣毒大泛滥的危机社会,其之所以还未崩溃,是因为有一个苟延残喘的强权在勉强支撑,一旦这个强权被突然去除,而宪政政府又无法短时间建立的话(不可能短时间建立)信仰真空、仇恨空前的中国社会,注定陷入大仇杀、大抢劫、大动乱、大逃亡...的无底深渊,最终全民皆难民,国家民族彻底沦亡,更遑论建设宪政民主的新中国了。如果中国不幸而发生暴力革命,王力雄先生所著的《黄祸》,则决非戏言!明眼人从幼儿园杀童这样疯狂歹毒的惨案血泊中,不难窥见中国社会失序之可悲可可怖!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