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油麻菜仔专集
[主页]->[人生感怀]->[油麻菜仔专集]->[风马牛]
油麻菜仔专集
·活着
·新年新爱
2013
·Len Bracken 与可爱的美国
·读“文定中:中国是国家官僚垄断经济、二元结构是奴隶制 ”
·无尽的爱
·秋日絮语
·Len Bracken与美国911
·烂漫
·情起情落
·深秋的枯草
·色情的陶艺
·谈情说爱
·丢失的灵魂
·远离非人类
·中秋2013
·音乐的过错
·性的最高境界
·爱的另一种解读
·UNLOCK
·幸福
·祼奔的吸引力
·因为有你
·A Mixed Media Collage of Love (爱情混合媒介组合)
·共党领导下的今日春城
·Embraced
·是非真假
·坦白
·詹姆斯.乔治
·让独裁的“白吃”者下地狱
·
·Fugazi
·无爱记录
·诗与抽象画
·烦人的事总不断
·夏天,萎靡的情感
·读“张艺谋,shame on you!/李银河”有感
·Memorial Day--《阵亡将士纪念日》
·LE JARDIN DE SUE 《苏的花园》
·放松一下
·昆明抗PX項目近况
·狗、邮筒和花门
·放纵
·强烈抗议
·“蜗牛的家”与“延长线”
·画裸体
·读“琼瑶剧已过时?曾捧红的明星齐驳斥”有感
·春天2013
·上帝的礼物
·大家好才是真正的好
·詹姆斯.乔治( James George)的文章
·死猪传递更多的信息
·《感觉凋零的美》-Feel the Beauty of Fading
·
·九眼桥上换个姿式
·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
·艾未未--The Hirshhorn Museum in Washington
2012
·读你--南方周末
·在童年创造一生的快乐
·祝你健康快乐!
·被着羊皮的狼
·我也是人,也有生命!
·能为藏人做什么?
·生存的程序
·无用的愤怒--读关于“特供”的故事有感
·快乐的奥妙
·读老乐“请汉人在藏人自焚中救赎自己”有感
·失落--杂乱的情感
·可怜的共产党人
·围城
·煽情
·Be My Friend
·与你分享免费美食
·"Tuberose & Lemon Eucalyptus"
·美国人相信上帝吗?
·说“不”字很难
·五毛与特务
·回贴--读 Hugo: 大一統的洗腦教育
·
·权力故事 —“老爸”
·向我学习!三人行并不一定有我师!
·神在、你我都在
·处女与老妓
·炒作
·皮毛
·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LXIV
·写给所有的“蒙牛”
·读《缝衣针的哭泣和焚书坑儒者的叫嚣》
·舒适与艰辛
·在绿色中的寻找兰与黄的可能
·艾未未美国华盛顿艺术展
·赌局
·我为我自豪
·有感于评论中的伤害性语言
·中国一定会有戈尔巴乔夫
·放弃
·留学前必看之电影《Dark Matter》
·“灭九族”太老套
·正直与独立自主VS造假与拉帮结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风马牛

   http://nobelprize.org/nobel_prizes/peace/laureates/2010/
   上面的链接是今年的诺贝尔和平奖的网址。很多名字都列在那里。
   
   很多人兴奋得了不得,我不知这是否能让中国“人权”现状得到好转,因为我对中国太了解又太不了解。于是我上网看看。
   

   我在狗狗里打入英文“Is the peaceful way can help us get human rights? ”得到的是与我想了解的没多少用的东西,于是我再建入中文“用和平的方式是否可以帮助我们获得人权?”得到的也都是无用的东西。我再比较英文版面提供的信息,发现我虽然没有得到我想要的回答,但那些查到的文章都是在一种有法律支持的平台上的表述的,也就是说是已经有了谈“权”的基本台面的。比如“人们有权力以和平的方式聚会,游行等等”--这在发达国家已经不是问题,而在中国还是个大问题。如我查到的中文网文却是些“通常,政府不惩罚或处罚以和平方式公开表达观点的人士,即使是批评政府的 ..... ,”“我们必须找到方法让人权落在实处。 ... 这些自由不再仅仅定义为公民是否可以到城市中心广场批评政府而不担心受到报复。”
   
   就好象你要经商得有商业环境和商规,你要唱戏得有个舞台,中国人权根本就还没有一个“台面”让我们来谈,哪儿有什么“权”可维?
   
   我很难过,我对于人权没一点认识。我还得学习黑人领袖马丁.路得金是如何帮助美国黑人获得基本人权的。我问了周围的朋友,当时黑人马丁的方式有通过和平示威、演讲等方式,但白人警察会用高压水枪,放德国狼犬咬黑人。往往这种过程并不是以和平而结束的。也有很多黑人会用暴力对付白人,这不是马丁的意愿。这只是听说,我没有证实,但大家可以上网查更多的信息。但其中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故事是当时在公车上有个黑人妇女Harriet Tubman(哈丽特.塔布曼)勇敢地对一个白人说“不”字。当时的美国(1964年以前)很多地方黑人是不能去用的,如路口上供水的地方,餐厅,公车上如何白人上来黑人得让座或到后边去。而那天当白人要求她到后边去时她的回答是“N0!”。
   
   如果是我,我可能不敢。我想这就是为什么我和那么多人一直没有“权”也不可能会明白“权”有什么用?我们中间如果多一个哈丽特, 我们就会早一天体会公民“权”的好处。
   那政府不成了美国白人?我等不就一直是美国早期的黑人吗?也许我还没搞清楚,等再多学习,再与大家分享。
   
   无论如何,改变有“法”不依的恶习是我等要奋斗的现实目标。没有法和不依法是根本不同的,“有法不依”比“无法可依”更让我恐惧。不是害怕是恐惧!你明白吗?
   有法不依这是一种我们的传统文化的一部分,如情重于法时常地发生在我们日常的生活里。你在自己的家里是否开始依法做事了?如果在自己的家里你都做不到,你想这种理想能有可能实现吗?
   中国的问题是中国人自己有问题,却总是要说是政府的问题,‘推卸责任’也是中国人的一大传统恶习,就好象你把自家的孩子宠坏了,硬说是孩子是坏的,就没有想是你的问题,因为全是你造成的。中国政府就是中国人自己给宠成这样了的。难道不是吗?
   
   我就是个胆小鬼。
   除了沉漠,我还能做些什么。
   
   风马牛

   Harriet Tubman --http://en.wikipedia.org/wiki/Harriet_Tubman
(2010/10/09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