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藏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王藏文集]->[张三一言:精英贵族与草根“思想对决”(五)]
王藏文集
·王者不妄
·欧阳小戎《我的贵阳》一文附言
·不甘为奴的见证——相逢贵州人权研讨会
·为“零分作文”和“犯罪事件”欢呼鼓掌
·一位老文革诗人的激情诗旅和精神蜕变
·致张嘉谚——刘晓波被重判更严峻说明改良老调再谈无大意义
·温情留念
·廖双元/吴玉琴/欧阳小戎/王藏
·云南欧阳小戎/王藏两兄弟与贵州友人(09年)
●《追寻自由的虹光》I(诗行合一2009—2010)
○追寻自由灵魂,酝酿心灵虹光
·来生愿做藏人——改定笔名为“王藏”(兼作为遗书)
·王藏签名并呼吁支持王力雄、唯色发起关于维吾尔学者伊力哈木.土赫提遭拘押的呼吁
·王藏:苦难的命运,高贵的自由————对二零零九第三届《中国自由文化奖》的提名与建议(上)
·王藏:苦難的命運,高貴的自由——對二零零九第三屆《中國自由文化獎》的提名與建議(下)
·达赖喇嘛与自由文化运动成员悉尼会面
·袁红冰:《中国自由文化运动》与达赖喇嘛尊者见面会上的发言
·王藏:神圣的聚会,自由的虹光——欢喜《中国自由文化运动》与达赖喇嘛尊者悉尼见面会
·达赖喇嘛:人民有权知道真相 有权做出自己的判断
·中国自由文化运动与达赖喇嘛见面会图集(一)
·中国自由文化运动与达赖喇嘛见面会图集(二)
·至尊日波益西仁波切演唱的仓央嘉措情歌,太美了
·王藏退共青团和少先队声明(2006.12.31)
·让人心酸断肠的美文:石评梅:墓畔哀歌
·談談《不要把我逼成楊佳》
·大纪元:海内外学者:超越恐惧开心锁 堂堂正正观神韵
·大纪元:胡访美前夕美联社专访高智晟 大陆学者:我们会继续
·新唐人电视:民主人士:高智晟正受极特殊压力
·希望之声:民主人士:高智晟正遭受极特殊压力 望他重获自由
·梅豔芳演繹的《血染的風采》、盧冠廷演繹的《漆黑將不再面對》感人淚下/重貼舊作,祭奠“六四暴徒”的魂
·中國藝術聖雄嚴正學(上)
·中國藝術聖雄嚴正學(下)
·贵州人权研讨会:朴实无华,德颜永存——蒋德贵先生追思会
·今日绝食,声援刘贤斌:声援刘贤斌接力绝食第49日绝食者及绝食感言
·中国公民维权联盟呼唤:共同寻找失踪英雄高智晟
·博讯:贵州人权研讨会人员申有连、徐国庆、王藏被当地警察限制人身自由
·维权网:贵州第六届人权研讨会声明:践踏宪法,没有好下场
·自由亚洲电台:贵州人权研讨会呼吁全民选举
·维权网:贵州人权研讨会强烈谴责贵阳国保践踏人权的行为
·维权网:抗日将领遗子糜崇骠为国人获诺奖宣传 自由诗人王藏为其声援助威
·王藏:一枝白梅紅塵開——讀徐沛新著《無恥的洋人》(上)
·王藏:一枝白梅紅塵開——讀徐沛新著《無恥的洋人》(下)
·大纪元:法官如惊弓之鸟躲进“碉堡” 专家揭司法现状
·大纪元:诗人:马克思成魔之路解开百思不解的问题
·希望之声:王藏:“马克思成魔之路”的揭发撼动追随者
·大纪元:受不了食物涨价 贵州中学生砸烂校食堂
·大纪元:美国关注港府阻挠神韵 大陆民众受鼓舞
·希望之声:美关注港府阻神韵 大陆民众受鼓舞
·自由亚洲电台:各地维权者多方纪念世界人权日(图)
·自由亚洲电台:贵州强令解散人权研讨会 四川网管不让注册名含1989(视频,
·自由亚洲电台:贵州十多名人权活动人士被禁纪念六四 (图)
·自由亚洲电台:贵州人权研讨会成员获释回家
·王藏与贵州友人 2010新春茶话会 留影纪念
·铁幕下的友谊 山野寻梦 11/11/2010
·严重恭贺天易网于圣诞节光荣诞生!
●《追寻自由的虹光》II(诗行合一2011—2012)
○追寻自由灵魂,酝酿心灵虹光
·高原勇士廖双元再遭黑帮黑拳头
·大纪元:宗教人士谈华藏寺唱红歌颂“党妈”
·大纪元:当局批微博有乱象 王藏:醉翁之意不在酒
·大纪元:中国势必爆发民主革命
·自由亚洲电台:从四川会理县“悬浮照”看中国官场文化
·希望之声:法轮功抗争对社会产生巨大影响
·希望之声:传六四屠城军调内蒙 民众反弹
·希望之声:大陆民众欢呼埃及人民的胜利
·林昭祭日祭林昭
·试问爱国贼:土地不属你,为谁保钓?
·博讯:诗人王藏微博呼吁关注夏俊峰,引起网友又一波声援热潮
·自由亚洲电台:谷开来故意杀人被判死缓 夏俊峰案再次网上热议
·博讯:艺术家邝老五和追魂呼吁废除劳教释放艺术家被抓
·博讯:王藏行为艺术 @自媒体与@抗争:行为艺术家邝老五+追魂被抓新进展
·参与:要求废除劳教 艺术家邝老五和追魂被刑拘
·自由亚洲电台:行为艺术吁废劳教 反被警察刑事拘留
·自由亚洲电台(粤语):艺术家高举“废除劳教” 横额遭刑拘
·希望之声:18大维稳升级 北京行为艺术家遭刑拘
·大纪元:北京艺术家用作品宣战 屡遭当局打压
·呼吁展开调查诺文奖黑幕
·大纪元:《九评》发表八周年 民众:中共只有死路一条
·大纪元:清算周永康 路还有多长
·大纪元:2万武警二级战备保18大 北京“仍不放心”
·大纪元:北京798艺术区空间被封 艺术家维权抗议
·希望之声:中共贪官卖房套现 为外逃做准备
·希望之声:异议人士:中共要一条黑路走到底
·希望之声:四川泸州万人抗暴 十八大前维稳难奏效
·希望之声:从手机实名制再看中共政改的欺骗性
·北京之春:《李九莲就义35周年纪念专辑》朱毅 等撰稿整理
·博讯:北京网友声援释放朱承志
·自由亚洲电台:北京画家呼吁关注同行严正学被迫外出
·与严正学老师
·与滕彪律师
·铁玫瑰园 与欧阳小戎兄
·铁玫瑰园 严正学、朱春柳夫妇
·左起:欧阳小戎、严正学、王藏、朱春柳
·右起:张先玲、杜婉华、严正学、朱春柳、肖国珍
·右起:张先玲、杜婉华、严正学、王藏
·左起:胡石根、赵常青、王藏、胡俊雄
·与“六四暴徒”画家武文建
·与诗人殷龙龙
·铁玫瑰园:尊严自由的生命之祈
·右起:胡佳、钱理群、杨佳妈妈王静梅、杜光、王藏
·与祭园守园人 朱毅老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张三一言:精英贵族与草根“思想对决”(五)

张三一言:精英贵族与草根“思想对决”(五)
   (首发稿)
   
   
   文章摘要: 我估計,經這次想對決大爭論後,不管反草根一派自我感覺如何良好,或者宣稱自己勝利了等等,我估計有一點他們是會感覺到的:這次思想對決大爭論大量地損耗了他們的道義資源;其政治道德形象負面化。因為他們無法承擔再消耗道義資源的壓力,因此,他們可能會降低其不合作高調,收斂其盛氣,以滅少其道義資源流失。在可以合作的地方會合作,或許還會提出某些合作的要求,以增進其被大量損耗的道義資源。──我希望我的估計離事實不遠;我期待我的估計會成為事實。

   
   
   作者 : 张三一言,
   
   
   發表時間:9/7/2007
   
   第五篇:“思想對決”的效果估測
   
   ──《精英貴族與草根“思想對決”》之五
   
   
   
    [一]、關於爭論贏輸的估計
   
   在這次獨立評論對決性大爭論陷入糾纏狀態時,有人像以往爭論一樣提出要求即是判定輸贏。其中有要求投票決定的,有要求雙方推出都能接受的人當裁判的,有要求建立法庭的…總之是要給觀點爭論要作出即時勝負。他們大概認為觀點像蘋果那樣可以辨出數量、重量、顏色的。這些人好像不懂得觀點是何物!
   
   思想、意識、觀點的勝負可用硬力量征服而馬上得出階段性勝負;一般地說,觀點的勝負不表現在一次爭論的過程和結果上;觀點的勝負只能在大部分持某一觀點者自然死亡,後繼無人,同時對方則信者越來越眾。經過幾代人後才會出現。這時,若有一方信者增加到成為主流,這個觀點可以算是此時勝利了。
   
   除了要求對觀點判定對錯勝負外,還有一種更滑稽的是要對方為錯誤觀點道歉。對觀點不同,即使有辦法證明、或絕大多數人認為對方觀點錯了,也不應要求家道歉。但是,作出錯誤的行為、使用虛假的“事實”、造謠則必須道歉。
   
   [二]、爭論的可見效果
   
   當然辯論時各方採用作證據的事實,很多是可以即時分出真假的;事實的真與假對當時辯論之勢起著重要作用。但是,與這些成勢或不成勢的觀點與所舉事實並不一定有必然因果關係;也不能由此得出誰一定能經得起時間考驗。
   
   辯論的實效有時短期內還是有可能顯示出來的。這次爭論後,各方絕不會承認失敗,因為承認錯誤,是自毀根基;相反,都會認為自己更有理,支持者反對者人數都可能增加。這方面可說是打成平手。經大爭論後,增進了雙方各自的團結;也更加界綫分明,鴻溝加深,合作與溝通更加果難。這是已見的不良效果。
   
   這次大辯論後若不再發生類似打高的落井下石的事件、對落井下石事件不願或迴避或恥於再提、今後出現“事實上的合作”、大談大局為重,忘記過去面向未來…等等,若果刘荻、张鹤慈,以及自由論壇那幾個打高版主近期能闭嘴忍手不再對高、郭、陳等人落井下石、不談劉刪高郭名事件,自由中国论坛不再挑起其它新打壓事端。可算是草根初步取得了成效。還有若草根者能藉此凝聚力量等等,也是草根(或者說被擁有資源者打壓的弱者)取得了實效。或正好相反,證明草根(或者說被擁有資源者打壓的弱者)反效果。這不是即時,但都是可見的短期成效。這是真正表現實效的地方。
   
   但是,這次爭論誰有理、誰更靠近真理、誰擁有道義軟力量?不會由人們口頭說輸贏顯現的,只有時間能證明一點,經一段時間後顯露效果。這效果表現在,現時各自提出的觀點,是否長期被人們提出來作為判定是非的依據,還有漸漸地沒有人再願意提出某一觀點。其次,認同某一觀點的人漸漸多起來還是漸漸少了。應注意的是,大爭論可以因利益與思想加強了團結,但是,若果有一方在爭論中嚴重被對方消解了道德基礎、被論證理論不具合理性、在邏輯上不能自圓其說,則對其長期團結不利。經多次搏擊後凝聚力會瓦解其聚力。我相信這次對決性大爭論,精英貴族方面的凝聚力會被消弱。我認為精英貴族正是這一方──讓時時證明吧。
   
   為甚麼有這一自信呢?從某一角度看,人類的政治(權力)史就是由精英絕對優勢逐漸地過度到精英平民權利平等。發展到今天民主制度,政治權力精英鮮有敢於公開主張反草根的,因為這是政治不正確。今天打壓草根只是中國精英貴族作最後爭扎而已,它必定隨著專制制度消亡而漸趨式微。即使現在 ,這些反草根的精英貴族也受到了極大的政治道義和人性道德的壓力,不然的話,他們也不會表現出一副可憐相,否認自己落井下石了;也無需說甚麼別人“玩正義”、“玩正確”、“玩…”了。
   
   [三]、爭論導致不合作
   
   其一、先談一下我對合作的認識。
   
   按照自由主義精神,合作必須以個人權利為中心是自由主義價值的核心;合作必須以獨立個人為基礎。按照這一精神,最理想的境界是不受(特別是不屈服)於外界力量,完全以我為中心,或者說完全由我操控的合作。但是,人類社會極少這樣的理想境界。人類社會也不存在不與任何人合作的個人,人既不能不與別人合作而生存,也極難找到絕對照顧、不遷就別人意願不受別人影響的唯個人中心的合作。
   
   最理想的合作是既能互利,又能相互信任,且有足夠的誠意。但是,利益是合作的核心,其次最好要有一定信任,最後最好也有一點誠意。常識告訴我們,一般地說,合作是為了利益,但是,能不能合作條件有二。一是,合作的基礎是“信任”。當信任消失,合作就沒有基礎,就無需強求合作。二是,應志同道合。道不同不相為謀是中國人傳統之一,中國人如此言說行動,是正常事,是有道理的。我也認為A不與B合作是A的個人選擇權利,別人無權干涉;我還會更進一步支持和維護任何人的這種權利。或者還可以更進一步說明,任何人都可以不與帝富反壞右修正主義走資派合作,也可以拒絕任何維權民運者合作…同理任何人都有權選擇與共產黨合作,都有權選擇與魔鬼交易(反向的合作或不合作同理,不贅述)…這都是個人不可侵犯的權利。可惜的是,事實並非完全如此自由選擇。商業上、政治上大量存在信任、誠意不足(甚至沒有)的合作。左派與右派組成競選聯盟、組織聯合政府、強行收購、兵臨城下的“合作”等等,除了利益,有多少信任、誠意?這時,強者勝利者是最自由最獨立最寫意的,弱者敗者則無可選擇要接受人被人操控的命運:弱者敗者你能、你敢不合作?
   
   其二、“不合作”是久己有之尤今為烈的事。
   
   “不合作”並不是這次對決性大爭論產生的,而是久己有之尤今為烈的事;但是,這次思想對決加深了既存的不合作。這是一個即見的不良效果。
   
   不合作最明顯表現在有一批人表明絕對排法輪功,有法輪功在就無他們;這次爭論中顯例是劉曉波聲明不能與郭國汀、袁紅兵合作,後簡接顯示不與高寒合作;胡平也聲明不能再與高寒合作;其他不與這個合作不和那個合作等很多。就爭論雙方觀察,主要是精英一方提出不合作主張;草根一方作此表態的不多。這是不是有一種自視高人一等、“財大氣粗”盛氣淩人之嫌?暫且存疑。
   
   其三、合作的“應該不應該”和“可以不可以”。
   
   以上說的是“可以不可以”不合作的權利問題;但是問題還有另一方面:應該不應該合作。說到應該不應該,先得有一個應該不應該的共識、標準;比如說,現在雙方在應不應合作上的共識是認同中國要實現自由民主人權法治,以有利或有害於這一共識為取捨標準。若不同意這個共識和標準,就沒有討論的共同語言,無需討論下去;就沒有合作的基礎和必要。若同意的話,當出現一件必須通力合力才能促進中國自由民主人權法治的事,而這事由你原本決定不合作者帶頭搞起來了,你若杯葛則有害民主事業,你若另起爐灶,則大大削弱民主力量;請問你合作還是不合作?這就是應該不應該的問題。不過,“應該不應該”這個道義原則是服從於“可以不可以”這個權利原則的。就是說,即使是“不應該”,但仍然“可以”;更明確地說,就是即使不應該,做了不應該做的事會傷害民主,永葆一黨專政萬古長青,人們還是“有權利”“可以”這麼做。──但是,我還是期待人們在“應該”的共識下合作。
   
   有人說,我這是一相情願的要求合作;就讓人們這麼說吧。我的態度是:不對任何人乞求合作,但是一有機會就迫逼他們合作。例如,這次由丁子霖劉曉波領銜致胡錦濤呼籲信的簽名,我就大力拉劉曉波聲胡平等人聲言不合作者簽名。迫使劉曉波胡平等人無法不合作。劉曉波胡平等人無法不合作,是因為他們不敢公然違背自由民主行事規則,不敢與自由民主的公德公然對抗。我認為這種“強迫合作”雖則讓一些人不愉快,但是,它是良性互動,值得提倡。
   
   其實,這個不與某人某派合作,實質上與我們平時常說的:以人劃綫、以派劃綫的指陳是同一回事。以人劃綫、以派劃綫應該不應該?你可以說應該,也可以說不應該──因為這是由觀點確定的 。以人劃綫、以派劃綫可以不可以?你不能說不可以──因為這是權利,權利是不可以侵犯的。但是,請勿忘了,權利除了可以不以外,仍然還有一個應不應該的問題──說到底就是,是不是只講權利不講道義──從這裡,我們也可以明白了為甚麼就是有那麼一種人,那麼怕正義、道德和正確了;為甚麼不斷指責別人“玩正義”、“玩正確”、“玩道德”了。
   
   其四、在政治活動中不合作有時可能損耗道義資源。
   
   聲言不合作者當然有很多原因,也有很多理由;其中一個理由提出來說一下。這個理由是:有沒有你合作我一樣可以做得到,而且不和你合作還可以比和你合作做得更好。持這樣思想者,大體上是現在擁有比他聲言不合作者更多的資源和實力;也期待能夠把資源和實力擴展到不與任何人合作都能獨行其事。有這樣思想和實力者,不管他有多麼偉大和堅貞的自由民主意志、信念,其結果走向新專制的可能性大於一切。
   
   我估計,經這次想對決大爭論後,不管反草根一派自我感覺如何良好,或者宣稱自己勝利了等等,我估計有一點他們是會感覺到的:這次思想對決大爭論大量地損耗了他們的道義資源;其政治道德形象負面化。因為他們無法承擔再消耗道義資源的壓力,因此,他們可能會降低其不合作高調,收斂其盛氣,以滅少其道義資源流失。在可以合作的地方會合作,或許還會提出某些合作的要求,以增進其被大量損耗的道義資源。──我希望我的估計離事實不遠;我期待我的估計會成為事實。
   
   【《第五篇:“思想對決”的效果估測》──《精英貴族與草根“思想對決”》之五】
   
   (全文完)
   
   首发《自由圣火》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