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藏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王藏文集]->[张三一言:精英贵族与草根“思想对决”(四)]
王藏文集
·让血有浓度,让泪有光泽【“2008《自由圣火》写作奖”获奖感言】
·郭國汀大律師學者師友讀《讓我們坐牢將監獄填滿擠爆》
·王藏长诗新作《没有墓碑的墓志铭》诗友读后感(之一)
·傅正明:詩,從鴻溝裡突圍—談王藏詩歌的精神向度
●友情转发
·转读者来信:不再是一个人的战斗!!
·转:特赦杨佳之公民建议书的第三批签名(共411公民)
·张嘉谚诗学专著《中国低诗歌》正式出版
·棵子:逆流而上的诗歌河豚 ——读张嘉谚《中国低诗歌》
·莫建刚:《诗章:弦乐四重奏》
·小王子推荐之《2008年的幸福》
·陈仲义:“崇低”与“祛魅”——中国“低诗潮”分析
·转江婴诗:榴红似火复如血〔外一篇〕
·民心不死,如火如荼,且看《新史记烈女传之邓玉娇传》
·吴玉琴:《贵州公民第四届人权研讨会》总结概述
·欧阳小戎:我的贵阳
·張菁:紀念貴州民主牆運動30周年
·著名作家张林出狱:决不违背良心而苟活
·坐监22年 民主斗士秦永敏出狱引公众关注
●真相(图片上传)
·王藏与小学生在自定义的课堂上
·杨银波:杨春光资料简编
·把自己的眼睛弄瞎后,我会看到我想要的光明
·"苦难慈悲"
·乡村童年:弟弟与王藏
·"太阳,牵着我的手/我愿寂寞地跟你走"
云南王子在贵州(与贵州的公民们)
·温情留念
·廖双元/吴玉琴/欧阳小戎/王藏
·云南欧阳小戎/王藏两兄弟与贵州友人(09年)
·王藏与贵州友人 2010新春茶话会 留影纪念
·铁幕下的友谊 山野寻梦 11/11/2010
北漂留影
·与严正学老师
·与滕彪律师
·铁玫瑰园 与欧阳小戎兄
·铁玫瑰园 严正学、朱春柳夫妇
·左起:欧阳小戎、严正学、王藏、朱春柳
·右起:张先玲、杜婉华、严正学、朱春柳、肖国珍
·右起:张先玲、杜婉华、严正学、王藏
·左起:胡石根、赵常青、王藏、胡俊雄
·与“六四暴徒”画家武文建
·与诗人殷龙龙
·铁玫瑰园:尊严自由的生命之祈
·与诗人凡斯(中)、诗人何路(左)
·右起:胡佳、钱理群、杨佳妈妈王静梅、杜光、王藏
·与祭园守园人 朱毅老师
·与杨佳妈妈
·与钱理群教授
·与王荔蕻大姐
·与屠夫兄
·欧阳小戎、王藏与老艺术家周永阳(中)
·与杜婉华老师
·左起:严正学、胡石根、王藏
·与胡佳兄
·与江天勇律师
·北京网友声援释放朱承志
·艺术家聚北京宋庄 戴“避言罩”挺南周(组图)
·新年元旦,与王力雄唯色夫妇,邝老五赵跃夫妇。扎西德勒
·许良英先生遗体告别仪式现场部分图片
·民主斗士张林到京,为自由干杯,饭醉饭醉
·自由作家、伤残维权警察郭少坤来京,铁玫瑰园留念
·与于浩成先生、郭少坤先生、李智英先生
·与鲍彤先生
·左起:姚监复先生、鲍彤先生、严正学先生、王藏
父与子
·近六岁的小华华(吴郁之子)写给我的信
小念慈满月(31天)
·还拍啊,宝宝有点累了
·爸爸我满月啦,不要忧伤
·哎,我也时常有诗人的忧伤
·尿布没换老爸又想上网,看来我得假哭哈
·男儿当自强,没有母乳吃也要挺住
·好人好梦,我要做好梦了,爸爸你也要做
小念慈37天
·爸爸累了,我要自己捧着吃
·别看我还含着奶嘴,我已在酝酿我的梦
·来张近距离的
·嘿嘿
·宝宝长大了比爸爸帅
小念慈68天
·小念慈68天
小念慈70天
·小念慈70天
小念慈100天
·小念慈100天
小念慈120天
·小念慈120天
小念慈154天
·王藏/小念慈两父子与贵州友人
·吴玉琴大姐、小华华与小念慈
小念慈1周岁
·吴玉琴、马玲丽到云南为小念慈过生日 5/26/2010
●转载共赏,不定期添加
·袁红冰:改良,还是革命——兼论海外民运
·袁红冰:重建中国文化精神——属于中国文化大师的时代
·袁红冰:联邦中国宪法理论纲要
·袁红冰执笔:六.四二十周年祭——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祭辞
·杨春光:破坏即建设论——中国空房子主义诗歌写作纲领宣言
·杨春光:诗从语言始, 到政治止——诗学解构止于政治论
·黄翔:挑战暴虐的圣徒——致高智晟和所有精神信仰者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张三一言:精英贵族与草根“思想对决”(四)

   文章摘要: 從反法輪功、排斥和打擊高、郭等一連串事件看來,極其明顯地顯露出草根的代表人物沒有反精英,事實上是企望與精英合作;所以草根沒有侵犯精英的權利。是某些精英貴族不能容允有另起爐灶並獲得草根認同的草根精英,他們從根本上就不願意草根精英存在,何來合作可言?是精英侵犯了草根的權利。
   
   
   作者 : 张三一言,
   

   
   發表時間:8/30/2007
   
   第四篇:草根不應反精英
   
   ──《精英貴族與草根“思想對決”》之四
   
   
    [一]、必須堅守不反精英的底綫
   
   在談不反精英之前,先歸納評介一下今日之中國精英貴族。
   
   本來,共產黨這幫政治精英貴族先劫持草根名義進行對全民的迫害,引起全民憤怒,其中因為知識精英受害至重,所以反感也至大;按理,精英應該反專制反黨才對;但是,事實並非如此。這是因為精英貴族有三特點:其一,中國讀書人“學而優則士”。中國精英中的一部分人的思想根源是繼承了中國士大夫依附權勢、屈服權勢、效忠權勢的奴才思想傳統,以效忠權力(主子)為人生一第要義。精英貴族這樣的思想決定了他們無法避免思想上對專制權力投降順服。王怡披上上帝外衣的“順服掌權者”一語,深刻且典型地表達了精英貴族的馴服、奴忠、也必然導致作倀的思想實質。精英貴族的思想決定了他們無可避免地反草根,而且無可避免地配合專制權勢反草根;成為專制權勢的御用奴才。這是中國精英貴族的思想宿命!加上汲取外國精英主義毒素,借用現代精英主義理論工具,成為有中國特色的精英貴族。所以,中國貴族精英是中國專制制度和外國思想渣滓相結合的產品。其二,在沒有勢力的時候向統治者乞權力和權利(他們現在正如此做着)。在有能力的時候會迫統治者讓權(他們現在並沒有這個條件)。其三,天然地與統治者同一戰綫剝奪平民百姓(草根)。
   
   基於中國精英,特別是精英貴族的以上特點,一當共產黨實行黨政治精英貴族與知識精英結盟搜括全民(主要是草根)時,知識精英中的很大一部分人就一笑泯仇、泯恨、泯怨了。加上形勢比人強,全國絕大多數精英都吃黨糧,屁股比腦袋更起作用;再加上樂於被黨三奶式地包養,中國的知識精英的主流就成為黨的附庸和御用工具了。精英貴族固守馴服於專制統治者思想傳統;在目前政治環境下有了用敗壞道德的卑劣手段謀取資源(尤其是權力資源)的條件,並採用了這些手段。黨要打壓草根,特別是打壓草根中有影響力、號招力的人和組織能力者時,他們一則是基於受主錢財替主消災應有之義,一則是黨的此舉與精英貴族利益相一致;所以,與共產黨在思想和行動上都保持高度一致。他們把過去對共產黨迫害的仇恨轉化為對“大民主”、“民主暴政”、“暴民民主”、“造反”、“刁民政治”…的仇恨。這時的精英貴族打壓草根行動有恃無恐、肆無忌憚、比共產黨更共產黨,完全顧不上道德和人性了。反法輪功、排拒打壓高郭就是在這個思想背景下出現的。同時對黨感恩戴德;起碼講溫和、講和平、講寬容、講不要全面否定…
   
   以上簡介中國精英和精英貴族。現實是“中國精英”主流是體制內的,其中除少數“思想叛變者”外,絕大部分是御用性質的。中國精英的一極端是前面被評論的主角:精英貴族;精英貴族並不是全在體制內的,其中有不少是體制外自動獻身或被統戰收買的軟骨文人。體制內的精英貴族基於他們的身份和地位,對異議維權民運的打壓不會有很大功效。但是體制外自動獻身或被統戰收買、仍然披着自由民主人權外衣的精英貴族對異議維權民運的打壓就具有巨大影響力和破壞力。就以打壓高郭為例,共產黨對高郭的精神、人格、意志的殺傷力遠比不上自由中國論壇那一幫人。在精英貴族的對立極端,就是一批為自由民主人權而奮鬥的獨立精英 。
   
   這裡就產生了一個問題:那麼,這些人的主觀意圖是否也如此呢?我找不到證據證明是,但是也不排除他們不是。正如我們很難找到中共特務混入維權民運中搞特務維權民運一樣,但是誰也不敢否定它是事實。雖然,人們找不到這些精英貴族中有些人“與魔鬼交易”、“他們和當局有了默契”,請問有誰能否認此中可能性?但是,在客觀上成了專制統治者侵犯人權的幫凶則是有鐵一般的事實證實了的。
   
   攻擊王秉章、打壓法輪功維權、排郭出白宮、落井下石打壓高智晟、刪高郭名一連串事件,共產黨野蠻殘酷把這些人地推下井,長期以來都有一批精英貴族緊緊跟著、配合著共產黨對這些落井者下石,且用的石頭大多數是共產黨供應的;請所有持平、客觀和稍有人性的朋友想想:這不是充黨奴才、幫凶、為虎作倀是甚麼?
   
   [二]、不反精英,連精英貴族也不反
   
   我認為,精英與草根的利益是有分歧的,但是根本利益是一致的;而且是互相之間不可缺少對方;少了對方利益就受損。所以我認為“精英”與“草根”之間有的共同利益,承認二者是平等和享有同等權利。像寒樹那種精英高於草根的反草根思維是不符合民主精神的。它主張的是“高貴者最聰明,卑賤者最愚蠢”,其內涵與形式上與毛澤東的“卑*者最聰明,高貴者最愚蠢”對立,但是,實質上同是森林法則、階級鬥爭理論的表現。所以,草根需要精英,精英也需要草根。前提是:精英貴族放棄對草根打壓言行。
   
   不可反精英的理由之一:反精英貴族就是認同其錯誤並向其投降。
   
   我們反對的是而且僅僅是精英貴族打壓草根的錯誤思想、謀權爭利卑劣手段、敗壞道德的言行,絕不是反對精英或精英貴族本身。如果草根不堅守只反擊不進攻的底綫,以牙還牙對精英或精英貴族進行打壓(當然在現實中根本就沒有這種能量,但是有些思想和言論則不為奇),在你實行打壓之前你已經認同和全盤接受了精英貴族反草根中的錯誤;也就是說,你還沒有開口就先向精英貴族投降了。因為你用的是與他們反草根一模一樣的錯誤思想和言行。所以,草根只能在不得已的時候才能防守性地反擊精英貴族的打擊,絕不能踰越一步──攻擊精英(包括精英貴族)。如果你不願犯精英貴族的錯誤,你就應該放棄反精英的念頭,連反精英貴族的念頭也要不得。一跨跨過一步就錯誤!與精英貴族反草根同性質的錯誤。
   
   不可反精英的理由之二:草根需要精英,反精英結果必然也反草根。
   
   草根反精英,違反最起碼的事實和最基本的邏輯。請想,草根要表現力量,就得要形成集團,就要有領導者;這些領導者不管他是出於草根底層還是來自非草根階層,當他們成為領導者時,他們就無可避免也成了社會精英。草根自己的領頭人就是精英,你草根若要反精英一開始就反對草根自身了。
   
   草根應該欣賞歡迎和支持劉曉波等人的反專制異識工作、胡平的理論、其他人為自由民主人權法治的工作和貢獻;即使是精英貴族,他們除了反草根錯誤外,在其它方面會有很多有價值的東西,這些有益有建設性的東西對草根需要的。很多精英能做的事,草根本身是不善於做。草根沒有了這些精英的理論依據,就失去方向成了盲頭烏蠅了。至於一些精英貴族認為自己高人一等,高貴過草根、英明過人、是救世主…一些草根認為自己擁有道德和民意的優越感,兩者都自我感覺良好,這由之可也,只要他們不打壓草根就不必太在意。必須堅守一條原則:既反對精英反草根,也反對草根反精英(連精英貴族也不應反)。反的是,且僅僅是精英貴族的反草根思想意識──只要求一點:放棄排拒草根的行動。
   
   不可反精英的理由之三:現代民主制度反精英成為不可能。
   
   現代民主制度反精英成為不可能。現代民主制度是代議制;那些總統、總理、議員…都是政治(權力)精英,所以,代議制就是選權力精英的制度。你反精英簡接就否定了代議制民主。代議制實質就是選擇精英代表自己權益的制度。所以,草根只能選擇自己的精英,選擇符合草根利益的精英作為自己的領袖。不能反對精英。從另一個角度來說,反對精英貴族打壓草根,也是要把那些霸佔話語權並強行充當代表草根的精英貴族選下去,換上能代表草根意願的精英。精英貴族反草根的實質,準確地說,他們要的只是草根認同他們選定的領袖(抱括他們的思想意志和決策),不能容忍草根有選擇自己領袖的權利。
   
   因為非精英民眾占選民多數,選票在這些非精英的中下層手裡 ,所以在民主制度裡,很少有反草根的權力精英(政治家、政客)。反草根,對政治家(政客)來說是政治自殺。
   
   在民主制度裡,精英草根各自為己利益、反對對方,是民主精神和運作的正常狀態。但是在極權社會,並沒有平等競爭的社會制度保證,若一方打壓另一方,特別是與極權者同時、同步、同調、在同一戰壕使用同一炮彈對準同一目標,其效果必定是為極權者侵犯人權作倀。從反法輪功、排斥和打擊高、郭等一連串事件看來,極其明顯地顯露出草根的代表人物沒有反精英,事實上是企望與精英合作;所以草根沒有侵犯精英的權利。是某些精英貴族不能容允有另起爐灶並獲得草根認同的草根精英,他們從根本上就不願意草根精英存在,何來合作可言?是精英侵犯了草根的權利。
   
   我再次說,必須以同樣理由和標準要求草根不要反精英(包括精英貴族)。
   
   【《第四篇:草根不應反精英》──《精英貴族與草根“思想對決”》之四】
   
   (未完待续)
   
   首发《自由圣火》
(2010/10/22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