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藏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王藏文集]->[张三一言:精英贵族与草根“思想对决”(二)]
王藏文集
·自由亚洲电台:谷开来故意杀人被判死缓 夏俊峰案再次网上热议
·博讯:艺术家邝老五和追魂呼吁废除劳教释放艺术家被抓
·博讯:王藏行为艺术 @自媒体与@抗争:行为艺术家邝老五+追魂被抓新进展
·参与:要求废除劳教 艺术家邝老五和追魂被刑拘
·自由亚洲电台:行为艺术吁废劳教 反被警察刑事拘留
·自由亚洲电台(粤语):艺术家高举“废除劳教” 横额遭刑拘
·希望之声:18大维稳升级 北京行为艺术家遭刑拘
·大纪元:北京艺术家用作品宣战 屡遭当局打压
·呼吁展开调查诺文奖黑幕
·大纪元:《九评》发表八周年 民众:中共只有死路一条
·大纪元:清算周永康 路还有多长
·大纪元:2万武警二级战备保18大 北京“仍不放心”
·大纪元:北京798艺术区空间被封 艺术家维权抗议
·希望之声:中共贪官卖房套现 为外逃做准备
·希望之声:异议人士:中共要一条黑路走到底
·希望之声:四川泸州万人抗暴 十八大前维稳难奏效
·希望之声:从手机实名制再看中共政改的欺骗性
·北京之春:《李九莲就义35周年纪念专辑》朱毅 等撰稿整理
·博讯:北京网友声援释放朱承志
·自由亚洲电台:北京画家呼吁关注同行严正学被迫外出
·与严正学老师
·与滕彪律师
·铁玫瑰园 与欧阳小戎兄
·铁玫瑰园 严正学、朱春柳夫妇
·左起:欧阳小戎、严正学、王藏、朱春柳
·右起:张先玲、杜婉华、严正学、朱春柳、肖国珍
·右起:张先玲、杜婉华、严正学、王藏
·左起:胡石根、赵常青、王藏、胡俊雄
·与“六四暴徒”画家武文建
·与诗人殷龙龙
·铁玫瑰园:尊严自由的生命之祈
·右起:胡佳、钱理群、杨佳妈妈王静梅、杜光、王藏
·与杨佳妈妈
·与钱理群教授
·与王荔蕻大姐
·与屠夫兄
·欧阳小戎、王藏与老艺术家周永阳(中)
·与杜婉华老师
·左起:严正学、胡石根、王藏
·与胡佳兄
·与江天勇律师
●《追寻自由的虹光》III(诗行合一2013—)
○追寻自由灵魂,酝酿心灵虹光
·新年元旦,与王力雄唯色夫妇,邝老五赵跃夫妇。扎西德勒
·希望之声:南周献辞掀风暴 全民反中共新闻审查
·大纪元:艺术家聚北京宋庄 戴“避言罩”挺南周(组图)
·民主中国:王藏:六四屠杀的延续——面对苦难铁汉李旺阳“被自杀”
·许良英先生遗体告别仪式现场部分图片
·希望之声:民间签名呼吁党官公示财产的意义
·民主斗士张林到京,为自由干杯,饭醉饭醉
·维权网:宋庄艺术家与上访维权人士同做“砸出色彩”行为艺术
·自由作家、伤残维权警察郭少坤来京,铁玫瑰园留念
·与于浩成先生、郭少坤先生、李智英先生
·与鲍彤先生
·左起:姚监复先生、鲍彤先生、严正学先生、王藏
·戴面具的诗人王藏。胡佳 摄。谢谢佳哥,这是我懂事以来最酷的一张个人照。
·德国之声:斯巴达第二季:一夜再回十八大前
·博讯:唐柏桥等紧急呼吁各界关注严正学的处境
·维权网:大陆民主维权人士发布“立即制止对安徽张林父女非法侵害的呼吁书”
·希望之声:党毒发作 云南县官怒砸机场
·RFA:两会前各地多名民主人士被威胁监控拘押 异见艺术家称要自焚后失踪
·大纪元:两会前异议人士被严控 艺术家欲自焚抗争
·希望之声:《南周》为浦志强募集十万粉丝打大老虎
·希望之声:民众:彻底清算江泽民镇压法轮功罪行
·敦促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批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的呼吁书(首批联
·希望之声:两会代表对环境问题沉默折射官员何种心态?
·维权网:北京宋庄糖厂艺术区遭遇强拆
·维权网:北京宋庄糖厂艺术区强拆继续升级,抗争持续
·RFA:宋庄艺术家维权活动遭当局干扰
·看中国:宋庄艺术区被疯狂改造 艺术家愤怒了(组图)
·大纪元:京最大艺术区遭强拆 艺术家举办反强拆艺术节
·荷兰在线:北京宋庄糖厂艺术区强拆:中国艺术先锋的沦陷?(组图)
·胡佳:我是杨佳的兄弟胡佳
·美国之音:杨佳墓“敏感” 扫墓者遭抓
·六四天网:歌星伊能静将捐款10000元给73岁访民王英强
·博讯:伊能静私信王藏:愿捐助访民王英强1万元
·自由亚洲电台:台湾艺人伊能静捐助陕西访民
·大纪元:女艺人伊能静再“羞”中共 捐万元助访民
·新唐人电视台:獲伊能靜捐款一萬 訪民感動流淚
·自由亚洲电台:诗人王藏将伊能静的捐款交给陕西访民
·维权网:艺术界声援陕西访民王英强等人,感谢伊能靜爱心捐助(图)
·大纪元:投书:陕西访民王英强被遗弃街头 再失踪
·中国禁闻-禁书网:蓝田访民曹秀琴陈述从北京被押回的遭遇
·新唐人电视台:陕西冤民:致联合国人权办的一封集体联名信
·新唐人电视台:多名艺术家关注的73岁老人再次赴京上访
·希望之声:防被 「自主高墜」 民眾爭相簽「不自殺保證」
·自由亚洲电台:马三家劳教所受害者北京宋庄讲述酷刑折磨
·新唐人电视台:【禁聞】謠言成真 羅昌平單挑劉鐵男勝出
·维权网:常州8位上访老人被截访受虐待,艺术家为其声援(图)
·自由亚洲电台:中国频传艺术家遭打压 画家严正学夫妇被软禁
·希望之声:反腐被抓 國際組織促中共釋放
·希望之声:死豬遍布各地多河
·希望之声:清明節民眾自發祭奠楊佳 當局恐慌
·新唐人电视台:【禁闻】美白宫成国际信访办 请愿网站火爆
·新唐人电视台:解放军换新车牌 豪车禁挂军牌
·希望之声:心中拋棄共產黨 遇難尋求美國幫助
·希望之声:陳克貴需要手術 家人擔心監獄延罩委
·希望之声:從蘆山縣副鄉長被免職看中共官場
·新唐人电视台:【禁聞】習近平打的亦真亦假 或涉高層權鬥
·新唐人电视台:【禁闻】作者追究马三家调查组诽谤责任
·希望之声:藏学者致习近平公开信 中共暴行再聚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张三一言:精英贵族与草根“思想对决”(二)

文章摘要: 為甚麼草根厭惡和不信任精英?主要理由是他們中相當大的一部分人迷戀於當中共政治花瓶的虛榮和實惠,樂於共產黨八奶式地包養(鮮明的中國特色),又賣力地為虎作倀;加上那些沒被包養而充當義務御用文人者也大有人在;還有,一些精英與權力勾結成為暴發戶,露出一副為富不仁的惡相,是魚肉工農的最殘酷者之一;於是精英遂在網上成了眾矢之的。
   
   
   作者 : 张三一言,
   

   
   發表時間:8/27/2007
   
   第二篇:精英貴族欲獨占維權民運資源
   
   ──《精英貴族與草根“思想對決”》之二
   
   
   
   [一]、為甚麼草根厭惡和不信任精英?
   
   為甚麼草根厭惡和不信任精英?主要理由是他們中相當大的一部分人迷戀於當中共政治花瓶的虛榮和實惠,樂於共產黨八奶式地包養(鮮明的中國特色),又賣力地為虎作倀;加上那些沒被包養而充當義務御用文人者也大有人在;還有,一些精英與權力勾結成為暴發戶,露出一副為富不仁的惡相,是魚肉工農的最殘酷者之一;於是精英遂在網上成了眾矢之的。最令草根反感的就是一些精英貴族全力“把草根精英消滅於萌芽狀態中”,一出現不是由現今掌有資源精英集團主導,而是自發且有號招力影響力的草根領袖人物或集團,就群起而攻擊之。他們攻擊草根的理論是:激進、破壞維權民運、浪費資源、出身低層不自量力、不承認中共的進步…這些人對具體的草根帶頭人則採用中共提供的炮彈、並加上謠言、用望遠鏡和顯微鏡找岔,反常識反邏輯地在雞蛋裡挑骨頭以進行所謂質疑、求真、打假;以反道德反人性態度和行為進行打壓。請各位注意,對共產黨打擊這些民運維權帶頭人而放出來的謠言 ,這些人不但從來不對黨求真,不對黨質疑,不對黨打假;還當作寶,對中共的謠言、經篩選扭曲的“事實”照單全收作炮彈用。這些人在草根性領袖人物沒有受到中共抓捕時指責他們革命、激進,太硬;在他們被抓捕後指責他們不夠硬,不夠堅貞不屈,不按被捕前的話堅持到底,要他們把頭往中共的鍘頭刀伸進去,非把他們迫死不罷休。你不把頭伸進鍘刀,他們就誣指你悔過、與中共作交易、出賣朋友…祭起道德大旗,妄圖以道德殺人。這種表演集中和典型地表現在自由中國論壇的落井下石打擊高智晟。這些精英貴族無端連累了一大批正直公正的精英。
   
   為了反對我的“精英貴族與草根“思想對決””這個命題,有人提出一個很容易誤導人論點:劉曉波要是蔑視草根的「精英」,還會為山西黑窯奴工說話嗎?(貝蘇尼)。
   
   既然精英貴族打壓草根,草根又厭惡精英和精英貴族,為甚麼反草根精英會為草根辯護?
   
   我的回答如下。
   
   如課提問者先知道我在第一篇開頭的話,知道了精英反草根不是“反草根本身”,而是反脫離他們領導,另立爐灶的草根精英,大概就不會提出這一問題了。
   
   一則,政治理念使然。他們因於追救自由民人權和人道立場,反專制,這樣做是合符邏輯的,是出於真誠的。
   
   二則,洗脫反草根罪名所需。他們畢竟是有人性的人,知道自己反草根所作所為是見不得光的:打壓草根為不義。這些人為了洗脫自己不光彩的思想和行為必然要作否定反草根的表態。在草根被迫害的典型事例上作維護草根的言論、寫些同情支持草根的文章,是最有效的“洗脫行為”,也可以豎立他們是草根之友的正面形象。
   
   三則,保持權位所需。特別是為了爭取更多草根支持,保住自己領袖地位,運用在手的話語權為受迫害的草根或弱勢群說話,是必不可缺的工作;而且會把說得比草根本身還要好。他們的企求是他們成為所有反對派或異識人士的領頭人,草根只能是他們啟蒙、教育、組織、領導下的支持者。正如前面已經說過的,他們不是反草根本身,而是絕不能接受草根有自己的領頭人,特別是全國性的領頭人(例如法輪功、高智晟、郭飛雄等)。終極企求是精英是天然的領袖,是掌握權利的專利者。要達此目的,就必定要為草根說盡好話。(張按:我認以上三點都是好事不是壞事,我歡迎和支持他們這樣做)。
   
   [二]、因害怕草根爭奪資源而打壓草根
   
   精英貴族排拒草根和草根對精英貴族不滿,非今日始,為甚麼今天會出現會突顯起來呢?現實原因是因為國內政治氣候促使他們如此。
   
   一是,維權風起雲湧風,最重要的是普遍地出現非精英啟發、影響、控制、主導的維權事實。二是,胡黨對甚麼漸進、和平、合法、改良…全不領情,實行高壓政策,導致維權中的自發的群體事件,暴力抗爭日益漫延擴展;大有向自覺、有組織和全局性方向發展。三是,和平合法崇拜症方興又艾,國際上唱和者日少,國內且有革命思潮“復辟”之勢。這種政治氣候在在都表現出精英貴族優越感、權力欲和領袖地位受到威脅。使他們不安。
   
   之所以不安,是因為這種種趨勢與他們精英理念、利益衝突,尤其是他們認為草根這些發展趨勢勢必搶奪他們既得和將得的資源(利益)。“爭奪甚麼資源”?首要的是爭奪維權和民運領導權力、國外金錢等硬資源;其次是爭奪民意、道義、名譽、地位等軟資源。所以,“爭奪資源”是精英貴族打壓草根的第二個理由。
   
   有人對爭資源論可能會這樣回應:你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我們完全是為中國去專制來民主而作,絕非為資源而爭。
   
   “為中國去專制來民主而作”很可能是真,但是“絕非為資源而爭”肯定是偽裝下的假話。如果上面反駁的話改為“並非完全是為資源而爭”,就可能真或有幾分真。搞維權、民運、異議活動全是“政治事”;政治的核心問題就是權力問題。搞政治不爭權力是沒有政治常識的話,是違事與失理的話。問題不是“爭不爭權”而是“怎麼樣爭權”。要“有道”爭權。這個道,既指道理公道,也指道德。要公平競爭地爭權,起碼不損人利己的爭權;要符合人性道德的爭權而不是傷天害理(如落井下石對待高智晟)的爭權。為甚麼一些人害怕承認自己爭權呢?我估測,因為他們誤認為爭權都是不損人利己傷天害理的骯髒的事,或者他們知道自己正在爭權,而且正在用骯髒手段爭權,所以避爭權唯恐不及。這些政治ABC就不多談了。
   
   “爭奪資源”源本並沒有多少有注意和評論,但是,有貎似精英貴族發 言人者無意中透露他們打壓高郭是為了爭奪資源的心聲。
   
   “爭奪資源”是精英貴族真實心理的寫照。這個可能的理由如下。一是,高智晟郭飛雄等人(的草根維權兼政治維權活產生的影響力和號招力)可能讓他們成為新興的中國民間力量代表。他們內心多少都認識到草根在民意和道義上比他們要強大得多,若真個發生了兩者相爭同一資源,輸數很大。若形成民間力量中心,它就必然取代現有精英集團的主導、代表、話語地位。這是他們極之不能接受和恐懼的,所以不自覺地把這種心理以誅心栽贓方式公諸於世。
   
   二是,精英貴族企圖獨占中國維權民運異議運動的資源。尤其是獨占領導權這個資源極為緊張,對爭奪國外金錢資源最迫切(就眼前而言,是爭奪國外經濟資源)。國外的經濟資源向掌握維權民運異議活動代表權、話語權,即有主導地位者滙入。所以,要爭取國外資源,搞有形或無形的組織聚集成有影響力的集團、搞言論陣地、搞有聲有色能吸引國際視綫的活動就成為必須。正由於這種獨占欲作祟,他們認為具有草根性質且又有影響力的個人和組織就是與他們爭奪資源的敵人;他們期望沒有人跟他們爭搞這些東西,由此保住現存的他們是中國維權民運異議的主導、具代表、話語霸權的地位。有了這樣的地位,國際援助中國維權民運異議的財富的接受者就是非君莫屬了。為了“爭奪資源”穩操勝券,就有必要在民間草根精英與民眾結合成勢之前“把草根精英消滅於萌芽狀態中”。恰好,法輪功、袁紅兵、高智晟、郭飛雄正是或多或少具有這能力和帶有草根性符號,所以,反法輪功、攻袁紅兵、排郭、落井下石打擊高智晟、抽掉高、郭名字就是他們心目中爭奪資源的生死交關大事。同時,這些人或組織又是有一大把辮子可抓者,加上中共為他們造就了方便而無需付出代價的打壓條件,排拒打擊也成了可行之事。因此,這批民主修養不足中國士大夫傳統有餘,兼受中文化“薰陶”的精英就用黨的一套“把草根精英消滅於萌芽狀態中”。他們為了爭奪資源就不惜違背自由民主人權理念,不惜違背人倫底綫;在共產黨正在把這些人作為打擊和消滅的目標之時,借中共之力而為,與中共採取同一調子同一步驟反法攻袁打高郭,製造落井下石的傷天害理的事件。
   
   三是,本來這些精英和精英貴族採取合法的、唯經濟個案式的、非政治性的、走上層路綫的維權和異議活動,與中共達成了事實上的默契──你儘管發“異論”罵去,但不可超越我你我都理解的警戒綫(比如維權與政治分離、不准涉及法輪功、不准與民眾相合…)。即是說,他們選擇了一條既安全生存和活動,又能名利雙收的道路(鄭重聲明:我不反對,相反我支持人們選擇走這一條路的權利)。但是你高郭高郭們和法輪功突破共產黨的警戒綫,走向民間、搞激進的政治維權、公然為法輪功辯護…你這麼一搞,把他們迫到兩難境地:跟著你們那樣搞,破壞了他們長期堅守的以不付代價、少付代價、不作犧牲搞異議活動爭資源潛的原則。要他們失掉安全、要冒風險、要他出代價,他們又沒有這種勇氣;你叫他們怎麼辯?不跟着你那樣搞,現有主導地位、名譽就會被你們搶去;資源進帳就可能終結。這是他們不能接受的事實。為了消除這一事實出現,最可行的方法就是“把草根精英消滅於萌芽狀態中”。草根精英消失了,草根民間就回歸一盤散沙狀態,於是他們現有的一切就可保存了。
   
   其實,精英貴族指草根與他們爭資源的判定有很大部分是錯誤的。除了以上指出他們沒有事實根據外,還有更重要的是他們沒有認識到,他們和草根爭取的資源有極大部分是不相同的。草根爭取的是認同草根者的資源,與精英貴族的是認同精英的資源。即使是國際資源也未必一定是零和爭奪,國際資源極之豐富,草根爭取的是開創性的新資源,與精英爭到了的和將要爭的資源並不一定是同一的。
   
   現在人們常說的資源,往往只是指財富這個硬力量,人們還沒有足夠重視軟力量──道義和精神力量。草根方面也還沒有足夠認識到自己擁有雄厚的精神、道義軟力量。社會的不公平、不公義、權利被剝奪最大和最廣的受害者是草根階層,草根最大的資源是民眾、民意。這種現狀構成了草根擁有最大最多的正義和道德力量;這方面恰好是精英的弱項;所以,草根沒有必要和精英爭資源。資源是極其豐的礦藏,誰有辦法有能力誰就有資源。一些精英貴族極力製造“借道德名義殺人”、“泛道德主義”、“玩正確”、“玩道德”、“現感情”、“玩人性” …正好反映出他們自知道德公義不足;害怕在這方面競爭。同時他們也認為必須在否定公義道德等方面,運用敗德缺德言行才能與草根、民眾較量。但是這種敗德缺德行為,不但沒有給精英和精英貴族增添任何道義資源,相反大量地損耗了他們原有的道義資源。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