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藏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王藏文集]->[张三一言:精英贵族与草根“思想对决”(一)]
王藏文集
·我的生日就是我的忌日
·鬼世界
·我不知道一束玫瑰能否平安到达
·弟弟,你进了精神病院
·就地死亡
·是什么激起我写诗的冲动
·尸体的行动
·痛苦的微笑——给阿赫玛托娃
·一颗子弹消灭不了一个敌人
·接入白宫
·全国人民来写诗
·改大作
·虞美人
·清香小吃
·欠债
·我有罪
·我躲在一个白里带黄的垃圾袋里
·在中国土地上的生活
·我与僵尸在酒吧做爱
·遗漏
·我的诗歌的颜色是橘红色
·关于童年的某些记忆
·我的家属
·隐形的坦克早在我们的身上成长
·今晚到此为止
·自己的影子
·在半夜起床
·一床被子
·不知不觉就去到海边
·想念一名妓女
·灰烬
·艺术大国
·病毒
·十年之后
·受伤的母狮
·给母亲
·当红色的眼泪尚未开花之前
·大屁要放在北京
·我说不出我的爱
·绝望中的火焰
·机器轰鸣
·远去的哭声
·我等候着一个从未出现的女孩
·一块菜地
·事实
·所谓光明
·兰与梅——致两位英雄诗人的爱人
·悼念杨春光
·当我已成为大地上的一捧沙土
·到远方去
·守夜人
·
·今夜,我与谁倾听
●《自焚》(非模式长诗)
·《自焚》题记
·序诗:复活的歌
·第一章 史河:解构与狂乱
·第二章 革命:黑色混响
·第三章 凌辱:一名女性亡魂的记忆
·第四章 尸村:死婴的天堂
·第五章 群魔:坟墓大厦————某某精神病院/监狱语录
·第六章 事件: 垃圾故事素描
·第七章 幽梦:一名诗写者的日记稿
·第八章 土地:失落的斑斓
·第九章 火石:绝望者的对话
·神咒:《大悲咒》原文抄诵及念诵读音
●《我的自由之血》(组诗)
·我的自由之血(第一组)
●《血色的黄昏》(长诗)
·血色的黄昏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组诗)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致中国自由文化运动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转贴后的部分跟帖
●《墓园恋歌》(长诗)
·墓园恋歌
●《初春的语录》(长诗)
·初春的语录(一)
·初春的语录(二)
●《我的血液在燃烧》(组诗)
·我的血液在燃烧
●《如果老枭落水了》(组诗)
·如果老枭落水了
●《夜饮神州》(组诗)
·夜饮神州——献给东方巾帼:茉莉女士
●《流浪者之歌》(诗剧)
·流浪者之歌(连载一)
●《燃烧的祭坛》(有关“六四”的歌)
·六四,血光飞溅起的黎明
·只差暴君的鲜血——“6.4”屠杀22周年祭
·博讯:王藏:六四屠杀的延续—为薛明凯之父被自杀与六四25周年而诗
●《故园●黑砖窑》(长诗)
·故园●黑砖窑
·石雨哲:死生相契:析小王子先生长诗《故园●黑砖窑》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01~0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06~1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11~1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16~2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21~2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26~3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31~35)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张三一言:精英贵族与草根“思想对决”(一)

文章摘要: 反草根事實,指的是從打攻擊王秉章、打壓法輪功維權、排郭進白宮、落井下石打壓高智晟、刪高郭名事件,以及現在還沒有停止的對高智晟郭飛雄陳光誠王琦等人的打壓攻擊。無可否認的是,這些一連串事件以及由它激起的在這次大爭論,可以清晰地找到一條貫穿其間線索:反草根思想和草根思想的較量;即是精英貴族反草根與草根維護自己權利的“思想對決”。
   
   
   作者 : 张三一言,
   

   
   發表時間:8/26/2007
   
   第一篇:精英貴族與草根“思想對決”
   
   ──《精英貴族與草根“思想對決”》之一
   
   獨立評論2007年7~8月間關於劉曉波刪除高智晟郭飛雄名字事件,引起的大爭論。本文通過陳述精英貴族排拒打壓草根的事實;目的不是反精英,連反精英貴族都不是,而是給精英貴族們以壓力,逼迫其收歛反草根(民間)、反民主革命氣焰,消解其打壓異己唯我獨尊的言行。
   
   精英貴族排拒打壓草根指的是甚麼意思?沒有民眾就無法顯現精英,更無從貴族起來。有了草根民眾作為他們的受啟蒙者、受教育者、被領導者,成為他們權力的基礎和實施權力的對象,才能顯示精英或精英貴族的存在意義和價值。所以,精英、精英貴族反草根並不是反草根民眾本身(有不少人還是父愛式愛草根的典範)而是,其一,反對草根離開他們的領導,成為與他們平起平坐的獨立體;其二,“反對草根精英”,特別是反對新冒起的、有影響力、有號號力、能凝聚草根勢力的草根精英。──以下所有“反草根”都是指這個含意。
   
   反草根事實,指的是從打攻擊王秉章、打壓法輪功維權、排郭進白宮、落井下石打壓高智晟、刪高郭名事件,以及現在還沒有停止的對高智晟郭飛雄陳光誠王琦等人的打壓攻擊。無可否認的是,這些一連串事件以及由它激起的在這次大爭論,可以清晰地找到一條貫穿其間線索:反草根思想和草根思想的較量;即是精英貴族反草根與草根維護自己權利的“思想對決”。
   
   我推導出“思想對決”的思路是這樣的。一件事情的發生發展結果必然有多個原因和各種條件;其中有一些原因、條件是主要的、不可缺少的。我認為,這次“思想對決”大爭論有三個原因:一是“思想”,二是利益,三是道德。這三個原因,是根據客觀事實,探研事件的源起、發展、存在狀況和結果,以最合乎邏輯的因果推導判斷出來的;而不是由具體的個人或群體的內心的真實思想意圖得出的(要掌握一個人的真正意圖幾近於不可能)。
   
   [一]、精英貴族反草根的思想根源
   
   (1)、甚麼是草根?甚麼是精英?
   
   甚麼是草根?一般的界定是指中下層的平民、大眾;指和精英相對的弱勢階層;指和同政府或統治者相對的無權力者的群體。指出一個個具體的草根似乎沒有甚麼意義,它大體上是一個抽象的集體概念。
   
   甚麼是精英?人們日常常識中說的精英,有知識精英、財富精英、政治精英等等。工農中的精英大都指工運農運領導者。精英不是“能力和才智超過常人者”,只是在某一圈子裏掌握相應的學識,擁有圈子話語霸權、在圈子內有影響力者。他大多數要在這個圈子裡才能算個精英;走進另一圈子就不一定是精英。有些精英走進另一圈子,無知和淺薄到連文盲的山夫村婦都不如;是另一圈子的“能力和才智低過常人者”。
   
   在作時政評論時所指的精英多數是指社會、政治精英。『人們常常使用「權力精英」、「社會精英」、「寡頭」、 「統治階級」等概念來稱呼精英。…精英主義的興起反映了西方思想界對大眾民主興起的保守態度,人們試圖以精英主義來對抗大眾民主的潮流。…精英主義蔑視大眾,崇尚精英。精英主義蔑視、嘲笑,甚至是仇視普通大眾,認為大眾是一個無知、盲動而又自命不凡的群體,稱其為「奴隸」、「野蠻人」、「烏合之眾」、「群畜」、「刁民」、「暴民」…早期的精英主義有一種貴族傾向,把身份、地位、財產作為衡量精英的標準。精英主義民主否認古典民主理論中「人民主權」、「公意」、「共同福利」等價值取向,更傾向於將民主視為一種方法或是一種程式,對民主採取工具主義的態度。…精英階層則品德高尚、能力超群,最適合作為大眾的統治者。精英主義者幾乎普遍對民主政治抱有悲觀主義情緒。在他們眼裡,民主制是騙人的把戲,根本不會成功。…受到來自多元主義、社會主義等思潮的批判和挑戰,精英主義在當代日趨衰落。(摘錄自維基百科並加綜合整理)』
   
   (2)、精英貴族典出何處?
   
   精英貴族是由宣稱精英相對於草根是貴族者提出來的。有寒樹教授文章為證。寒樹教授說:「精英是高貴的。元帥能不高貴嗎. 雖然元帥有時會犯蠢, 但聰明的時候居多, 要不如何在元帥的位置上坐得住?草根是平凡的。士兵成千上萬, 能不平凡嗎. 士兵偶爾會聰明,但如果一個士兵長期當小兵,你就不能說他很聰明。」(寒樹:《精英政治和下里巴人政治》)既然精英是高貴的,草根是平凡平的、卑賤的,理所當然貴族高草根一等,高一等與低一等那能平等?既然精英是高貴的,精英當然是天然的統治者;草根是平凡平的、卑賤的,草根天然愚蠢低能,理所當然只適合治於人。高貴的精英貴族理所當然統治低賤的草根!這種理論很流行,非寒樹所獨創,這是精英貴族的政治觀。持這種政治觀者,我稱之為精英貴族。這裡大部分人都力避反草根帽子,我貼出這次大爭論是“根草與反草根精英的對決”觀點後,和一些朋友通訊息得到的回應是多數不認同我的觀點,有些更認為被視作反草根精英是恥辱。這使我極為安慰和鼓舞。因為這回應的前提是反草根無理、不義。
   
   有沒有反草根的精英貴族思想?有沒有精英貴族?寒樹的文章給了一個明確的答復。本文就取寒樹教授這個概念作題目。讓否認精英中有反草根的精英貴族者知道我言之有據。
   
   (3)、中國精英貴族的傳統
   
   中國的歷史上,精英的主體是權力的附屬品;「學而優則士」是依傍權力、效忠權力其的寫照。當擠進權力圈時唯儒是尊;被排出權力圈或進入權力圈絕望時則南山為道。這種傳統至今仍是中國精英意識的主流。精英貴族只是多了一層西學包裝而已。對有權的草莽英雄毛澤東、拿菜刀鬧共產的土匪賀龍因為是封元帥者、元帥,所以當然是應該受到膜拜的精英了。這種精英貴族滑到了有權便是爹的地步了。人們可以找到很多精英貴族打壓草根理據,但是思想上對專制權力的投降順服是極關重要的,是致命的。
   
   處於這樣地位,具有這樣思想精英貴族反草根是自然不過的事。
   
   [二]、精英貴族與草根“思想對決”
   
   精英貴族與草根“思想對決”並不是指有形的派別之爭,而是指(僅指)維護草根權益意識者對反草根意識的精英貴族長期打壓的反擊。也不是指具體的一個草根派者與一個精英派者爭論;在這次大爭論中不是所有為劉曉波胡平說話者都是精英貴族,他們中有一些人還是很堅定的草根思想認同者、不反法輪功且支持他們反迫害者、是同情支持高智晟郭飛雄的朋友。但是或出於友情、或與這幫人長期相處造成的“組織認同”、或持對某一政治路綫有共識、或擺脫不了本身的精英、或對某一事實真假的執着等等局限或原因而站在精英貴族一方為打壓草根的精英貴族思想辯護;不管這些人的客觀因由和主觀願望如何,形格勢禁之下,客觀上,這些人在這次對決性大爭論中聚集為一方,都維護了精英貴族反草根思想,都起了反草根作用。所以,人們用具體的個人或個人做的其他事進行論述(例如,有人說,某人在某一事上不但不反草根還維護草根;有人提出高郭本身不是草根而是精英等來來反對“思想對決論”)是沒有意義的。問題不在於高的現有的“精英性”職位,而在於「高智晟本來就是農村出身,他和草根血肉相連。高智晟幫助許多上訪者,這是其他的精英律師做不到的。」他們的維權活動完全是草根性的,因此可以命名為‘政法系草根維權者’」。“在這裡,我順便說一下“政法系”。避開統獨問題,帶領台灣走向民主的民進 黨人主要是草根性極明顯的“政法系”;中國意識型態最早被現代人類文明攻克的就是“政法界”;今天明顯地要越過中共規定警戒綫的也是政法界(例如「高智晟所承擔的陝北油田辯護,和郭飛雄的太石村事件,全都是基層維權,涉及當今中國最敏感的問題,如農村民主和土地問題,涉及最尖銳的矛盾。」還有,高智晟為法輪功辯護。)。這也是共產黨為什麼不放過新興政法系,要狠狠懲罰他們的原因;也是異議文人精英貴族偏偏忌妒他們和選中他們來打壓的理由之一。「為此我們也就明白,為什麼他們遭受的迫害如此殘酷。」
   
   在致奧委會信中搞掉高、郭名字正是傳達了精英貴族打壓草根的重要訊息。反擊性大爭論就借著在獨立評論借舊事重提的偶然機會而暴發,形成了兩方對決之勢。這是有互聯網以來極有意義的一次爭論。如果沒有長期一連串對草根的打壓言論和行為造成的積怨,如果沒有現在進行式的打壓行動,草根思想支持者就不會有這一次獨立評論激憤和強烈的借勢反擊。所說的長期打壓,指的是一連串精英貴族排拒打壓草根代表人物事件:其中具有代表性的人物王秉章、郭飛雄、高智晟就成精英貴族毒箭之的。由此可見,這次對決大爭論中心問題既不是抄襲問題,不是甚麼操盤、誰為主問題,也不是這一點或那一點事實真假問題,而是“為甚麼要刪掉高、郭”問題(這點牛樂吼建功至偉)!這次爭論,高智晟和劉曉波成了兩方的符號,高、劉都可能願意或者不願意充當這個符號,但是,客觀上,雙方在為自己利益和觀點作辯護時,都把高、劉當作一個代表性的符號;所以,其符號意義無法否定。
   
   我們可以再追一下稍遠一些精英貴族打壓草根的表現:對法輪功的態度。以支持或反對法輪功劃綫。反法輪功理由千千萬,但是連聯繫到這次對決,有一條理由是明顯的:法輪功不受現今擁有權力資源的精英貴族主導、影響;獨立於,且強於現有精英貴族;還有,法輪功有明顯的草根性。這些因素確定了精英貴族本能地反法輪功;以對法輪功立場劃綫。打高的一個直接原因是因為高為法輪功辯護。
   
   打擊法輪功說明如下問題:
   
   中共最害怕最仇視的也正是那些來自社會底層或得到底層民眾認同和接受的,且有能力把人民組織起來的團體和民眾領袖,所以它要不擇手段的消滅所有不受控制的組織和領袖式人物。法輪功和高智晟、郭飛雄等人正是已經具有或可能具有這種能力的集團和人物,所以必須消滅,最好是把他們消滅於萌芽狀中。那些打著自由獨立旗號的精英貴族打壓法輪功和高智晟、郭飛雄等人實質做了如下兩件事:一是反對、否定和消滅對中共最有威脅性力量;二是協助中共侵犯人權。
   
   打壓法輪功和高智晟、郭飛雄的幫派,不是依據是否被侵犯人權或其他基本權利決定取向,而是排除人權、人道、反迫害等因素,純以集團私利決定取向(根據他們自暴:是為了爭奪資源)。這表明這些人或許理智(抽象理論上)上是民主主義者,實踐上是反民主主義者。我認為有一個準確判定政治和人權是非的公式:支持法輪功反迫害者是民主主義者、維權者,反對法輪功反迫害者是非民主主義者(起碼是一個不徹底的民主主義者或言行不一的民主主義者)、反人權者。這裡有一條界綫:不認同或反對法輪功思想和表現與反法輪功反迫害並非是同一回事。前者與民主無關,或者還可以說是民主權利的表現;後者肯定是反民主反人權的思想和行為。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