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藏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王藏文集]->[袁红冰:伪类们意欲何为?]
王藏文集
·博讯:王藏:再次向“少數民族”同胞悔罪致歉
·博讯:王藏:“反恐”賦
·博讯:王藏:馬三家受害者上訪被押回,劉華被關蘇家屯紅菱鎮派出所
·参与:王藏: 烛光悼念曹順利和拉萨3.14事件死难者
·博訊:王藏:緊急關注正在截訪車上心臟病發的雲南訪民羅金翠
·博訊:王藏:【亂彈錄】近期微信語錄選
·博訊:王藏:有關民權民生,“暴徒”“流氓”
·博訊:王藏:某些「知識人」為何於風起雲湧的抗爭中鼓吹「素
·博訊:王藏:河北受害访民李学忠的两封信,请求关注
·博訊:王藏:以民國精神聲援建三江行動(行為)
·博訊:王藏:【黑頭套•黑社會】行為聲援建三江(之二)
·博訊:王藏:挽恩师黃河清先生
·王藏:銘刻情義,痛悼河清
·参与:黄河清先生遗体4月6日告别 海內外各界友人挽联祭语汇编(多图)
·博讯:人权艺术家举画像声援丁家喜律师
·郭國汀大律師學者師友讀《讓我們坐牢將監獄填滿擠爆》
·王藏长诗新作《没有墓碑的墓志铭》诗友读后感(之一)
·参与:铁笼里祭林昭被暴政屠杀46周年(图)
·参与:王书瑶和王藏到最高法递交推翻夏俊峰错案联署请愿书(多图)
·参与:北京:高氏兄弟新工作室开张与生日派对(多图)
·参与:呼吁帮助六四伤残者齐志勇(多图)
·傅正明:詩,從鴻溝裡突圍—談王藏詩歌的精神向度
·自由亞洲:《六四诗选》港台同步发售 “六四”游行案开庭多人被抓
·自由亚洲:【刘云书评】《六四诗选》
·自由亚洲:专题﹕八九民运精神薪火相传(视频)
·民主中国:王藏:为自焚藏人立碑的汉人画家刘毅
·希望之声:中国乱像丛生 3天5起暴力袭击事件
·希望之声:自作自受?蓝皮书曝中共安全恐慌
·希望之声:红领巾夺命案再现 学者吁废除红领巾
·希望之声:朴槿惠含泪再致歉 中国人感慨万千
·希望之声:遭秋后算账 北京女律师绝食抗议
·希望之声:六四前夕 中共当局疯狂拘押异议人士
·希望之声:美国会通过决议案纪念六四
·希望之声:高智晟律师回家倒计时 20天
·希望之声:“微信十条”后 85名“造谣者”遭惩处
·自由亚洲:北京宋庄艺术家被一度驱逐
·自由亚洲:北京艺术家因创作计划生育作品遭警驱逐 与异议人士来往频密被当
·甘粹/朱毅/胡佳/王书瑶:为严正学/朱春柳募捐公告(附至8-25全明细)
·亟待认领的严正学/朱春柳治癌捐款
·民生观察:在京维权人王藏等医院看望严正学妻子朱春柳女士
·大纪元:北京独立电影节遭封杀 逾百人联署抗议
●《血泪的洗礼——中国底层调查》
○我强睁疲惫的双眼,看着这滴血流泪的中国
《家破人亡两不知,血泪抗争到何时?——暴力强拆导致马玲丽户十五年蒙冤受害的调查报告》(诗行合一2008)
·漫漫血泪路——屈辱浇灌的受迫害和抗争经历(上篇)
·我要的是一个公道——马玲丽访谈(中篇)
·强拆在中国——令人揪心的文章标题(下篇)
·马玲丽十五年蒙冤受害的照片资料(之一)
·马玲丽十五年蒙冤受害的照片资料(之二)
·马玲丽十五年蒙冤受害的照片资料(之三)
·马玲丽十五年蒙冤受害的照片资料(之四)
蒙冤受害在继续(诗行合一2009)
·强烈抗议贵阳市云岩康厦房开公司经理王毅将16年蒙冤受害的被强拆户马玲丽打伤住院的公开呼吁信
《为人民警察家属维权》(诗行合一2010)
·王藏:为人民警察家属维权到底——呼吁关注贵阳花溪区党武乡残疾人李毫美遭非法强拆和暴力虐待
·一位中学生致中共贵阳市市委书记李军的一封信
·两会期间,为人民警察家属维权:贵阳花溪区党武乡政法委书记对被暴力强拆人高喊:“给我打”!
·莫建刚:又一非法暴力强拆的事例——贵阳市花溪区党武乡大坝井村民李毫美厂房和住房被强拆
·自由亚洲:贵阳残疾人抗议强拆政法委书记下令打人
·美国之音:贵州维权人士声援拆迁户遭传唤
·自由亚洲:贵阳母女抗议强拆被打伤
·自由亚洲:贵州和北京分别有维权人士遭到当局传唤
·希望之声:贵阳官员高声命令殴打被强拆户
·希望之声:贵州维权人士维权活动被警方破坏
·毁灭非法强拆证据,党武乡政府罪上加罪!
·贵阳花溪区党武乡受害人李毫美和女儿吴文燕在被暴力强拆后的废墟上(图)
·贵阳花溪区党武乡李毫美户被强拆后的境况(图)
·贵阳花溪区党武乡李毫美户被强拆后的临时居所(图)
·贵阳花溪区党武乡残疾寡母李毫美与失学女儿吴文燕被强拆后只能在废墟上鸣冤控诉(图)
·残疾寡母李毫美及其老母亲被花溪区乡政府官员殴打后随之抗议标语被强行烧毁(图)
·残疾寡母李毫美及其老母亲被花溪区乡政府官员殴打受伤躺在床上(图)
·人权捍卫者王藏、吴玉琴、莫建刚、廖双元与残疾人李毫美(中)在强拆废墟上(图)
●《诗想录》
·《诗想录》(1-15)
·博訊:王藏:《詩想錄》(節選)
●朝圣的足迹(雪域藏地之旅)
·顶礼至尊空行母门措上师
·门措上师简介
·顶礼大恩上师丹增嘉措活佛
·丹增嘉措活佛略传
·顶礼大恩上师索达吉堪布仁波切
·索达吉堪布仁波切简介
·顶礼大恩上师慈诚罗珠堪布仁波切
·慈诚罗珠堪布仁波切简传
·顶礼大恩上师益西彭措堪布仁波切
·益西彭措堪布仁波切简介
·我忘不了去山顶挂经幡的小路上/黄颜色的小花星星点点
·与师兄们一起/挂完经幡/我抬头一望/多么美的天空
·它的眼神告诉我,这天已等很久
·太阳,化为一条/金色的河流/在尘世宁静流淌/我那颗渴望自由的心灵/沐浴其中
○○○○○○○○○○○○○○○○○○
·对王藏的批评节录(一)(2007年前)
·各界对王藏诗歌的评论节录(二)(2013前)
·川歌:中国当代年轻诗人素描
·川歌:谁是中国真正的杰出诗人?
·诗友诗歌中的小王子
·槟郎:关于诗歌创作答小王子
·张嘉谚先生对小王子作品《厌恶呼吸》的解读
·张嘉谚先生对小王子作品《生命程序》的解读
·张嘉谚/杨春光对小王子作品《向日葵》的解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袁红冰:伪类们意欲何为?

文章摘要: 在中国人的心灵普遍腐烂于物欲和私欲的肮脏时刻,能够超越私利,真诚而灼热地关注中国的苦难,这便是圣洁。在中国人的人格普遍奴性化的卑微的时刻,敢于把挑战的锋芒直指暴政,这便是勇猛。在道德崩溃,良知泯灭的黑暗时刻,仍然一往无前地追求属于自由人性的理想,这便是崇高。
   
   
   作者 : 袁红冰,
   

   
   發表時間:8/30/2006
   
   营救高智晟的运动,一旦形成全民抗争暴政的历史进程,中国便将迎来具有朝霞神韵的时刻。如果由于隐身在反专制群体内部的中共代理人的思想侵蚀,营救高智晟的运动丧失了与暴政决战的意志,中国的“自由、民主、人权”事业,就不得不承受另一次充满痛苦的艰难。
   
   中国的重重苦难早已在呼唤社会大变革,但是,似乎只有从达于极致的痛苦和艰难中,才能涌现出以百死不悔的决心埋葬暴政的意志。既然如此,就让我们在全力推进全民抗暴的历史进程的同时,准备再次面对血溅骨裂的痛苦,准备再次踏碎坚逾铁石的艰难。之所以需要作出此种准备,并不是因为暴政的强悍,而是由于全民反抗暴政的意志还没有成熟到抵御最阴险的思想侵蚀的程度。而最阴险的思想侵蚀,往往来自戴着“异议人士”或者各类“准异议人士”假面具的中共的思想走狗。
   
   不过,无论个人或者社会命运如何,高智晟及其战友们的精神和功勋已经成为不可磨灭的历史。
   
   超越私利的权衡,关注中国的苦难;无视刀锋剑刃,铸成与暴政决死战的意志;拒绝世俗名利的诱惑,坚守自由人性的理想——高智晟精神必将流芳千古的原因正在于此。
   
   在中国人的心灵普遍腐烂于物欲和私欲的肮脏时刻,能够超越私利,真诚而灼热地关注中国的苦难,这便是圣洁。在中国人的人格普遍奴性化的卑微的时刻,敢于把挑战的锋芒直指暴政,这便是勇猛。在道德崩溃,良知泯灭的黑暗时刻,仍然一往无前地追求属于自由人性的理想,这便是崇高。
   
   无论还要经历多少艰难困苦,属于高智晟及其战友们的圣洁、勇猛和崇高,一定会转化为中国维权抗暴运动不死的灵魂。
   
   高智晟及其战友发起“维权绝食抗暴运动”之前,中国的维权运动被限制在中共专制恶法铁笼之内,只是淹没于十四亿人中的少数律师和其他人士的“良心”活动,而每年数万起的民众抗暴维权事件却被某些人出于各种动机,排除在维权活动的概念之外。维权似乎成了普通民众不可涉足,而只是少数“精英”进行个人表演的T形台。
   
   “维权绝食抗暴运动”沐浴海雨天风,横空出世,一举改变历史进程。从此之后,维权运动从意志的领域冲决中共恶法的限制——维权运动不再是中共恶法的奴隶,而是勇敢地抗争暴政的自由人;从此之后,“维权”不再是只属于少数“精英”的概念,底层民众对暴政的普遍反抗,才构成“维权运动”的主体。
   
   正由于高智晟及其战友们的道德感召力,中国大陆“维护基本人权,抗争暴政”的运动已经成为全球华人共同的人权事业。风起云涌,波涛壮阔,“维权绝食抗暴运动”强烈震撼着中共暴政——这个历史上最后的巴士底狱。
   
   恐惧与疯狂常常同生共长,互为表里。正是出于对高智晟的极度恐惧,暴政通过用国家恐怖主义方式绑架英雄,表示出其疯狂。当此英雄蒙难,一切有良知的中国人正万众一念,苦思营救高智晟之策之时,竟又有人逆天而行,悖大义而为,借高智晟被捕之机,首先发难,挑动反暴政阵营内部之纷争。
   
   先是有王伦式的“山寨老大”情怀者,撰文欲割断中国维权运动以高智晟为契机形成的全球性联系。该人之文的题目便裸露出其企图:“维权活动要远离境外暴力和军事政变的煽动”。而事实上并没有任何人将军事政变同维权联系在一起,也没有任何人提出用“暴力”进行维权,或者营救高智晟。所谓“暴力”的指控,乃是伪自由知识分子诬蔑民主革命的一以贯之的伎俩。他们故意以“暴力”为说辞,模糊民主革命同专制暴政的原则界限,并借此否定专制暴政的天敌——民主革命,从而曲折地为延续专制的生存权制造理论根据。
   
   事实上,民主革命的理念已经成熟到这样的程度——它明确宣告,彻底否定国家暴力和政治暴力乃是民主革命的历史使命之一,而且唯有民主革命,才有能力埋葬国家暴力和政治暴力的载体,中共极权暴政;民主革命自有其合法的政治强制力,合法的政治强制力与属于极权专制的国家暴力和政治暴力之间,存在刻在铁石上的原则区别;民主革命的合法强制力意味着人民对暴政的暴力迫害,有正当防卫的权利;意味着在暴政的国家恐怖主义统治之下,人民有通过全民起义,实现“主权在民”原则的权利。
   
   民主革命意志已经多次申明,民主革命与国家暴力和政治暴力不同戴天,然而,伪类们继续顽强地栽赃,指称民主革命就是暴力。当然,这并不是由于伪类们弱智,而是因为他们仇视民主革命。在此点上,他们与中共暴政同仇敌忾。
   
   现在,这位“山寨老大”又以“暴力”的名义混淆视听,只不过是为其挑起事端制造借口。可见,伪自由知识分子心思之暗晦,蛇鼠之窝也难以相比。
   
   就在此次悖大义而为之前,这位“山寨老大”情急之间还不忘先通过论证胡锦涛比江泽民“有进步”,向暴政献上一个撒娇买痴的花媚眼,可是,他投向民主革命的目光,却似黑色的毒箭。
   
   “山寨老大”赤膊上阵,便有一小喽啰,跳踉而前,呼哨跟进,摇旗鼓噪。就是此人,在高智晟几乎孤身一人与暴政苦斗之际,用阴险刻毒至极的方式,诋毁英雄;亦是此人,视遵守用无数受难者血泪书写而成的专制恶法,为具有“法治”意识,并披着“维权律师”的画皮,欲将维权运动囚禁在中共恶法的司法程序之内;更是此人,公开宣称,八千万死难同胞之冤魂日夜诅咒的中共暴政具有合法性;还是此人,在众多中共贪官都对暴政绝望,纷纷外逃,作鸟兽散之时,却论证中共暴政气数未尽,至少还要存在三十年——我有朋友不解,不知此人为何敢如神汉巫婆,作三十年预言。其实此事简单至极,盖因此人自忖尚可活三十年,故一厢情愿地将他卑微的生命同中共暴政连接在一起,以便与极权专制生同衾,死同穴。此真可谓情深似海,意长如风。
   
   此人这次逆天而行之狂悖,集注于对著名人权律师郭国汀的诬控。此人以“维权律师”之名混世,平日里见了司法局的区区副科长都会卑躬屈膝,谄笑满面,媚言满嘴,但仗恃暴政赏给的狗胆,却向维权律师之冠高智晟出刀于前,又向心灵高贵的郭国汀律师出刀于后。卑鄙的刀锋所指,皆是中共暴政最仇恨的维权律师。
   
   此人这回诋毁郭国汀律师之意,更在于攻击民主革命。何谓民主革命?一言以蔽之,无非是由人民主动起来,彻底变革中共暴政统治中国的历史命运,实行宪政民主而已。此人文中,对民主革命的仇视与愤懑却达于癫狂,以致现出捶胸顿足,呼天抢地,嘴喷白沫的泼妇之态。此人对民主革命的攻击,不过是狂犬吠日,而此人的情状又创造出一项真理——暴政之下,卑颜媚骨的奴才,往往比他们的主子更惧怕势将扫荡暴政的民主革命,因为奴才天性怯懦。
   
   “山寨老大”与其小喽啰虽然声色各异,却有一共同之处,正是心有灵犀。他们不去着力谴责暴政的凶残,却欲将高智晟以及其他英雄被捕的责任,加诸于海外支持抗争暴政者。狂悖荒谬达于极端,以致于泯灭了基本的良知。此二人之所以如此,不过是想制造矛盾,挑拨离间,瓦解正在形成的海内外一体维权抗暴的趋势——这种趋势早已令暴政坐卧不宁,寝食难安。此二人虽然力图用堂皇之言,冠冕之语掩饰其真实用心。然而,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用语言编织的遮羞布,又岂能掩尽天下耳目?又岂能掩住他们极度膨胀的私欲?
   
   事实多次证明,被暴政视为“激进派”的反对派,无论是召唤民主大革命的人们,还是支持高智晟的维权理念的人们,都从来没有首先对所谓的“温和派”发起攻击,而总是努力将思想和政治挑战的锋芒,毫不偏离地对准中共暴政;相反,那些理性的“温和派”,那些伪自由主义者,伪独立写作者,伪基督徒,现在再加上一名伪维权律师,尽管他们既要和解暴政,又要顺从暴政,但是,这些“温和”的羔羊们总会毫不迟疑地对“激进”地抗争暴政的英雄,露出狰狞的面目,发起一次又一次阴毒刻骨的挑衅。
   
   其实,当民主革命的意志或者“维权绝食抗暴运动”同中共暴政作艰难的意志搏战之时,伪类们只要保持暧昧的沉默,就足以得到历史的充分尊重。令人为之遗憾的是,伪类们却不甘沉默,他们一定要倾心竭力协助中共暴政,对民主革命意志和“维权绝食抗暴运动”进行思想围剿。而“激进派”的人们,往往是被逼进死角之后,才为了民主事业的利益,实施必要的反驳。
   
   但是,反驳者只要是流亡者,伪类们便会立即发出道德的鼓噪,直如群蝇振翅。道德鼓噪的中心内容可以概括如左:“你们在海外鼓吹革命,煽动激进,就是把我们国内的人往监狱里送,就是不负责任”。
   
   民主大革命诚然是全体中国人的神圣事业,但其中坚力量必须是由具备圣徒情怀的仁人志士构成。莽莽神州大地的壮丽山河之间,早有一批愿把生命作为祭品献给民主事业的英雄,身犯凶险,顽强刚毅地为发动埋葬暴政的民主革命,艰难而又卓有成效地行动着。海外的朋友公开宣讲民主革命的理念,乃是对国内革命志士必要的支持。因为,民主革命的意志在国内,现在只能以不公开的实践状态存在。替国内处于铁幕下因而没有言论自由的仁人志士向世界表达他们的意志,乃是流亡者应当承担的道义责任。出于任何理由拒绝这样做,才是真正的不负责任。
   
   谁也没有资格煽动,也没有谁能够煽动革命志士。勇敢者必定是聪慧的,他们的生与死,都是自己的选择。至于伪类们忧虑自己被煽动,却是自作多情,杞人忧天,可笑又复可厌。因为,民主革命本就是只属于勇敢男儿的事业,所以,根本没有任何人会费心煽动伪类们——这些软体动物去尝试革命,就象不会有人去煽动猪作万里骏马的奔腾一样。
   
   伪类们把国内和国外的界限划得泾渭分明,不过,他们却刻意模糊了“国内”本身的一条界限。坚持在国内的人,有的在铁牢之中苦度岁月,如王炳章、杨建利、郑贻春、张林、杨天水、师涛、高智晟、陈光诚等等,等等;有的身担随时被捕的危险,或者组织民主革命党,或者传播《九评共产党》,或者推进“维权绝食抗暴运动”;有的坚守绝不与暴政妥协的志节,或者至少保持了有尊严的沉默,因而受到严酷的政治迫害,他们虽未身陷囹圄,却也实际上置身于无墙的监狱。
   
   但是,同样“坚持”在国内,那些伪类们即便过去可能经历过或长或短的牢狱之灾,现在却由于学会了“乖巧”,而不会再有被捕之虞;他们身处中国,却甚至比住在美国都自由。君不见,其经典者,春风得意、白皮嫩肉,进出国门如履通衢;国外演讲不停,国内四海周游;今日“主内兄弟”总统接见,明日德国总理招待,后日美国大使宴请,正是尽左右逢源,进退皆随意。似乎对高智晟、陈光诚狠如虎狼的国安警特忽然春风一度之后,都变成了痴呆的小绵羊,才放纵“异议人士”猖狂至此。本文提到“山寨老大”和小喽啰虽不及上述经典者风光无限,却也吃喝胜白领,言论有自由,安全有保障。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