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藏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王藏文集]->[黄河清:刘路伪造并以“询问笔录”暗害严正学备细——刘害严事实之一]
王藏文集
·是什么激起我写诗的冲动
·尸体的行动
·痛苦的微笑——给阿赫玛托娃
·一颗子弹消灭不了一个敌人
·接入白宫
·全国人民来写诗
·改大作
·虞美人
·清香小吃
·欠债
·我有罪
·我躲在一个白里带黄的垃圾袋里
·在中国土地上的生活
·我与僵尸在酒吧做爱
·遗漏
·我的诗歌的颜色是橘红色
·关于童年的某些记忆
·我的家属
·隐形的坦克早在我们的身上成长
·今晚到此为止
·自己的影子
·在半夜起床
·一床被子
·不知不觉就去到海边
·想念一名妓女
·灰烬
·艺术大国
·病毒
·十年之后
·受伤的母狮
·给母亲
·当红色的眼泪尚未开花之前
·大屁要放在北京
·我说不出我的爱
·绝望中的火焰
·机器轰鸣
·远去的哭声
·我等候着一个从未出现的女孩
·一块菜地
·事实
·所谓光明
·兰与梅——致两位英雄诗人的爱人
·悼念杨春光
·当我已成为大地上的一捧沙土
·到远方去
·守夜人
·
·今夜,我与谁倾听
●《自焚》(非模式长诗)
·《自焚》题记
·序诗:复活的歌
·第一章 史河:解构与狂乱
·第二章 革命:黑色混响
·第三章 凌辱:一名女性亡魂的记忆
·第四章 尸村:死婴的天堂
·第五章 群魔:坟墓大厦————某某精神病院/监狱语录
·第六章 事件: 垃圾故事素描
·第七章 幽梦:一名诗写者的日记稿
·第八章 土地:失落的斑斓
·第九章 火石:绝望者的对话
·神咒:《大悲咒》原文抄诵及念诵读音
●《我的自由之血》(组诗)
·我的自由之血(第一组)
●《血色的黄昏》(长诗)
·血色的黄昏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组诗)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致中国自由文化运动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转贴后的部分跟帖
●《墓园恋歌》(长诗)
·墓园恋歌
●《初春的语录》(长诗)
·初春的语录(一)
·初春的语录(二)
●《我的血液在燃烧》(组诗)
·我的血液在燃烧
●《如果老枭落水了》(组诗)
·如果老枭落水了
●《夜饮神州》(组诗)
·夜饮神州——献给东方巾帼:茉莉女士
●《流浪者之歌》(诗剧)
·流浪者之歌(连载一)
●《燃烧的祭坛》(有关“六四”的歌)
·六四,血光飞溅起的黎明
·只差暴君的鲜血——“6.4”屠杀22周年祭
·博讯:王藏:六四屠杀的延续—为薛明凯之父被自杀与六四25周年而诗
●《故园●黑砖窑》(长诗)
·故园●黑砖窑
·石雨哲:死生相契:析小王子先生长诗《故园●黑砖窑》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01~0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06~1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11~1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16~2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21~2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26~3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31~3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36~4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41~45)
●《救救孩子》(长诗)
·救救孩子
●《就是要身处水深火热之中》(组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黄河清:刘路伪造并以“询问笔录”暗害严正学备细——刘害严事实之一

   文章摘要: 刘路伪造了一份严正学于2004年3月30日接受台州国保大队陈仙建询问的“询问笔录”,广为散发传扬,以为栽赃诬陷严正学是公安线人先声制造舆论。
   
   
   作者 : 黄河清,
   

   
   發表時間:9/5/2009
   
   刘路伪造了一份严正学于2004年3月30日接受台州国保大队陈仙建询问的“询问笔录”,广为散发传扬,以为栽赃诬陷严正学是公安线人先声制造舆论。
   
   刘路在受到严正学本人和黄河清指斥后于09年9月3日说:“那份笔录是从严正学的卷宗里复印出来的。”“我从来没有将这份材料公之于众”。这是继续撒谎,混淆视听。
   
   严正学在07年初狱中见亲友时,就对被询问及这样一份笔录做了断然的否定。独立中文笔会会员、浙江临海吴高兴说:
   
   “所谓‘询问笔录’是李发到我邮箱里来的,………我一看这‘询问笔录’就知道其中有诈,但内容造得极有‘真实感’,传出去对老严的杀伤力非常非常大。自从我接到李建强的这份所谓‘询问笔录’以后,我就对他开始有怀疑。我对此事很慎重,只是把它转发给了朱春柳,还特地嘱咐她不要把具体内容告诉老严,怕老严在狱中受不了这个刺激。不过我请朱探监时问问老严,04年的时候有没有给公安做过询问笔录,以后朱曾在探监后回复我说,问过了严正学,他那时候根本没有做过什么询问笔录。”
   
   “06年底我应吕耿松之招到杭州找李建强为严正学作证,住在王东海家,跟东海谈起严正学,心直口快的东海说:‘严正学是线人!”我问他这样说有什么根据,他说:“律师带出来的材料我们都看到了。’”
   
   08年1月19日,黄河清在笔会社区上帖“关于公布严正学狱中文字的再说明”中说:“严正学 2004年询问笔录”的文字,据我所知,是子虚乌有的。”
   
   刘路同日跟帖曰:“看来你真是疯了,我公布文件还要你批准?如果不是你混淆视听,故意诬陷本人,我为什么要公开这些文件?”
   
   上述可证,刘路早在一接手严正学案的06年,就开始散发传播这份伪造的“询问笔录”,以造成严正学是公安线人的舆论。这是处心积虑的。
   
   严正学在狱中并不知道这份询问笔录详细内容的情况下,就对它作了时间上的否定。那是不可能撒谎的。
   
   那么为什么刘路早就散发、上网而至今还要睁着眼睛说瞎话予以否认?只能说是因为撒谎成性,以为可以混淆视听,误导大众,也真起到了这样的作用。
   
   刘路说:“那份笔录是从严正学的卷宗里复印出来的。”按他自己的这一说法,是警方提供给他的。如果说,据严正学自述,台州警方已否定自己伪造这份笔录,而且也根本没有陈仙建(询问人)这个人的说法不足采信; 如果我们相信刘路说的这份笔路真是取自严正学卷宗,那么刘路应该也必须明确说明取自什么卷宗,公安?检察?法院?取到后为什么不与当事人核对真伪?为什么将这份笔录完全背着当事人广为散发?这在律师界是荒唐透顶匪夷所思的不知所谓!这就绝不是什么职业道德问题。
   
   为什么刘路至今对不和当事人核对笔录真伪这一质问回避?因为他无法做任何辩解圆谎。
   
   退一万步说,刘路口口声声说这份材料对严正学的辩护减刑有用是真的,那肯定要与严正学交换意见,商讨如何利用其中的材料对严作有利的辩护。可是刘路从不与当事人谈案情。吴高兴如是责问刘路:“请问你当时有没有跟狱中的严正学提起过这份材料?你在法庭辩护中有没有引证过这份材料?如果这份材料与严正学的辩护无关,那你为什么要把它复印并带出来?你为什么要将它公之于众?目的何在?”
   
   问得好极了。 这个问题无法回避。刘路如是回答:
   
   “吴先生不要想当然,在中国大陆,律师的辩护权是独立的,不是一定要当事人要你怎么辩才怎么辩。”至于我跟台州警方谁在说谎,你最好自己判断,还有,严正学的自述就那么值得信任么?我已经说过了,这份笔录我本不想公开,现在公开乃迫不得已,你该去找黄河清讨个说法才对吧。”
   
    刘路答非所问,且继续信口雌黄,因为他无法回答这个实质性的关键问题,因为他已习惯了撒谎,以为总有一些人会被他混淆视听的。果然,笔会有人为如此明确无误的答非所问信口雌黄轰然叫好。真是天晓得!
   这就是刘路伪造并以“询问笔录”暗害严正学备细。至于刘路是单独伪造还是合作伪造抑或受命领取,我们不必分析研究追查,刘路自己心里明白得很,他要洗白自己。必须对此作出交代!万无须绕到什么听证会、请权威部分查证笔迹真伪诸如此类的泥潭里去。
   
   善良的人们,警惕啊,不要被刘路虚张声势、装腔作势绕进去了。执意要为刘路站台背书的精英大佬们,如此昭明显著的事实为什么要视而不见?为什么要扯到“内斗”的浑水里去?扪心问你们的人性、良知吧。
   
   
   
   09、9、4
   
   
   
   附下是08年1月 19日笔者的帖子和刘路跟帖。
   
   
   
   From: (Original Message)
    Sent: 1/19/2008 7:30 AM
   
   
   
   
   62·关于公布严正学狱中文字的再说明
   黄河清
   一、 我重复在公布“严正学狱中‘四书’”时的说明:
   【我早就受严正学委托,全权处理他的狱中文字。现在公布他在狱中所撰写的“与妻书”、“下课书”、 “认罪书”、“更正书”。凡严正学狱中文字未有我署名代发者请读者慎重对待,并请设法知会我。谢谢。】
   二、现在某律师在笔会社区公布的所谓严正学的两篇文字:“我的自我辩护”和“严正学案2004年询问笔录”,严正学未委托我公布。这些文字和严正学判决书去年严正学案热闹时在网上流传,公布人未署名。
   三、我曾在写了“严正学是线人析——严正学案反思之一”后受到某律师转告的威胁,要我撤了这篇文章,否则,某律师要公布严正学的判决书和自辩词。我未为所胁, 接连写了反思之五和其它许多为严正学辩诬的文字。
   四、一个律师,未经委托人同意,擅自公布当事人的隐私文字,以公布当事人的隐私文字作为威胁的手段,属于什么行径?!我郑重提醒诸会员:凡未经我署名的严正学狱中文字,认真严肃慎重负责地问一个为什么。 “严正学2004年询问笔录”的文字,据我所知,是子虚乌有的。我之所以未曾公开说明,一是未亲目看到网上流传,二是考虑到由严正学出狱后自己来说明更好。
   五、我将每日写一点,在严正学继续受到诬辱而尚无法得知也无法为自己辩诬时继续为严正学辩诬。我不会堕入企图搅乱局的圈套。正告某律师:勿欺严正学太甚!头上青天,身后历史,人类良知,三者炯炯昭昭杲杲!
   2008年1月18日于地中海畔
   
   
   
   
   
   
   
   
   
   
   
   Reply
    Recommend
    Message 2 of 3 in Discussion
   
   
   From: 老路在线
    Sent: 1/19/2008 7:43 AM
   
   
   
   
    第一、看来你真是疯了,我公布文件还要你批准?如果不是你混淆视听,故意诬陷本人,我为什么要公开这些文件?
   
    第二,这些文件子虚乌有?你真敢说大话,你敢把这些东西发到外网,我就把扫描件发到网上来,好在严正学的亲笔不是我一个人能伪造的。
   
    第三,最初要我公开严正学案真相的是你和你的后援会,后来拼命攻击我公开真相毁了严正学名声的还是你,在网络上大肆宣扬严案的所谓内幕,掩耳盗铃的更是你,你心里到底藏了什么目的?你究竟是人还是鬼?
   
    第四,你算什么严正学的委托人?我是严正学的律师世人皆知,我在社区公开这些文件是因为你颠倒是非,混淆黑白,欺人太甚,如果严正学的名声因此受损,一切责任都应该由你负责。当然,如果我伪造了严正学的文件,责任是我的。你现在谈我作为严正学的律师不经过他同意公开文件的道义责任问题,怎么不问问你为什么要胡说八道,栽赃陷害,逼得我不得不用这些文件为自己辩护?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2010/10/21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