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藏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王藏文集]->[黄河清:严正学“渔父词”及其他——严正学案反思之五]
王藏文集
·徐沛谈鲁迅
·清水君:鲁迅-----汉奸还是族魂?
·让人心酸断肠的美文:石评梅:墓畔哀歌
·黄鹤昇:孔孟之道判释
·《遇罗克与遇罗锦》
·仲维光:极权主义研究及其政治文化问题探源——关于极权主义问题探究给刘晓东女士的信
·申有连:讨伐马克思主义
·《唐子教授文集》
·黄河清:为胡佳又入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名单呐喊
·何清涟:《台湾大劫难》:一桶泼向温水锅中青蛙的冰水
·安乐业(东赛)的“藏人主张”
·李大立:也說英國光榮革命和法國大革命
·王炳章:放弃革命的权利就等于放弃了一切——南斯拉夫的革命昭示了我们什么?
·俞梅荪:反右往事悠悠 维权前路茫茫——北京大学右派校友在春节联谊会维权请愿纪实
·《曾铮文集》
·顾万久:胡锦涛有种请站出来与顾万久决斗!
·顾万久:中国共产党集团才是最大的反华势力
·莫建刚:歌功颂德淫乱中华
·廖双元:没有共产党,才有新中国!
·郭国汀:论反共与反专制暴政
·遇罗锦:读老骥【附:老驥《自由聖火》文集《佝僂的背影》連載地址】
·滕彪:法律人的尊严在于独立
·艾未未:2010清明祭:2008年四川512地震遇难学生名单(共5212名)
·俞梅荪:“简法护民”——追忆胡耀邦的立法观【祭耀邦】
·【史实】卡尔•马克思的成魔之路
·紫电(申有连):马克思劳动、价值理论的魔鬼意志
·大纪元专栏:剖析马克思魔性人生及共产邪教
·黄河清:1949年后中国大陆人相食史料一览
·严正学:“我没有朋友!”【严正学行为艺术】
·严正学:在“被敌人”中被周旋【严正学行为艺术】
·何清涟:赵连海冤案:并非一个人的悲剧
·《大纪元评论》
·《阿波罗评论》
·《骆亚报导》
·《辛菲报导》
·《王若望九十诞辰纪念文集》
·《袁红冰自由圣火专栏》
·《江婴自由圣火专栏》
·《何清涟美国之音博客》
·《丹真宗智自由圣火专栏》
·《严正学自由圣火专栏》
·《黄河清自由圣火专栏》
·《郭国汀自由圣火专栏》
·《三妹(刘晓东)自由圣火专栏》
·《徐沛自由圣火专栏》
·《刘自立自由圣火专栏》
·《郭少坤自由圣火专栏》
·《朱毅(祭园守园人)自由圣火专栏》
·《党治国自由圣火专栏》
·《沈良庆自由圣火专栏》
·《石雨哲自由圣火专栏》
·《傅正明自由圣火专栏》
·《茉莉博讯文集》
·《晓明自由圣火专栏》
·《李晓雪自由圣火专栏》
·《希望之声名家谈》 伍凡、郭国汀、仲维光、何清涟、草庵居士、石涛、苏明、横河、程晓农等
·《杨春光博讯文集》
·《高智晟博讯文集》
·《仲维光博客》
·《还学文博客》
·《唐柏桥看中国专栏》
·《廖祖笙博讯文集》
·《孙宝强博讯文集》
·《滕彪博讯文集》
·《王容芬新世纪专栏》
·《张嘉谚博讯文集》
·《东海一枭博讯文集》
·《力虹博讯文集》
·《唯色博客》
·《盛雪文集》
·《艾鸽文集》
·《清水君(黄金秋)博讯文集》
·张林《悲怆的灵魂》
·《黄翔博讯文集》
·《辛灏年作品》
·《郑贻春博讯文集》
·《蒋品超博讯文集》
·《老乐博讯文集》
·胡佳推特
·北风推特
·王荔蕻推特
·屠夫推特
·唐柏桥推特
·遇罗锦推特
·何清涟推特
·滕彪推特
·艾未未推特
·江天勇推特
·《中国公民维权联盟》
·妙觉慈智法师推特
·天理(陈启棠)推特
·陈树庆:我所了解的力虹和夫人董敏近况
·仲维光评中共为什么根本不可能政改
·三妹为力虹哭歌
·严正学:蓦然回首,骨鲠在喉!
·黄 翔:中国当下需要的是什么?——悼念力虹兼致底层社会抗争者和弱势者
·黄 翔: 在西半球地域和青空下 藏“雪域文化”与汉“神韵艺术”
·黄 翔:翻越“地球人”思维极限
·黄 翔:在西班牙的大地上 新的21世纪人类精神视界的辽阔延伸
·黄 翔:在意大利的天空下 文艺复兴故乡精神之旅
·任畹町:就余杰、王怡白宫骗案及危害 致布施政府、德国总理、媒体、西方各国及中国民运的声明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黄河清:严正学“渔父词”及其他——严正学案反思之五

   文章摘要: 现在,我将严正学道德形象受诬受污用12个字概括出来了:线人之耻,情人之辱,假证之鄙。我有许多好朋友说得好:严正学要是这样被捞出来,这后半生活着还有什么意思!这恐怕正是严正学在万般无奈下以死证清白之惨烈的缘由。
   
   
   作者 : 黄河清,
   

   
   發表時間:5/18/2007
   
   关于严正学案,我写了四篇反思了。今天又有朋友问我:你的“谁输谁赢谁哭谁笑谁罪谁错——反思之二”一文中提到的“熊的帮忙”是什么意思?老童生屡试不第,再上考场,答曰:那是一个外国寓言故事,说一只熊看见主人脸上有一只苍蝇,它想帮助主人,一巴掌拍下去打苍蝇,结果苍蝇连同主人一起被拍死了。我不知道这个回答是否准确,那还是将近五十年前看的书,只是依稀记得。请首先把老朽比拟为熊的吴高兴先生打分。借此机会,向吴高兴先生道一声“谢谢!”这是真心的。你毕竟把我的“线人之析”小文章同那篇你曾判为耍“鬼蜮伎俩”,让你“肺都气炸了”的宏文区分成两个档次的东东。吴先生,你同我一面不识,单凭看了我写的这几百个字,就认定我是好心,联想某些公开的暗中的“鬼蜮伎俩”,实在使人感慨系之。所以希望你接受我真心的道谢。不过,你别误解,我不并接受你关于我的“帮忙”也是“熊”式的责备。这你当然也可以打分,但似乎应让或更该让公众打分、熊的主人——严正学自己打分。由此,我想到了严正学在狱中自杀后写的“渔父词”三首。这“反思之五”就说这吧。顺便说一句:吴高兴先生,你公开的文章和曾写的文字里提到的那些你未能看到的严正学的材料我都看到过,甚至还看到过可以作为你说的“鬼蜮伎俩”证据的材料;我又介入了独立中文笔会狱中作家委员会、严正学海外后援会声援救助严正学的全过程;所以,在某种意义上,我可能比你更多地了解内幕。我们都是“坐不改姓,行不更名”者,我们握一握手,光明正大,光明磊落,不要被那些让人“肺都气炸了”的“鬼蜮伎俩”牵着鼻子走,可好?我们携一携手,一起用你的好办法,轻轻地拂去严正学脸上那些讨厌的苍蝇,可好?我的手已伸出,等着你来握。我能知道你的电话、信箱,但是我们不要私相授受,为了严正学,一切都到阳光底下来。可好?
   
   言归正传。狱中传出严正学写的“鱼父词”三首。先看见的是电脑打字稿。
   
   鱼父词
   
   严正学
   
   2007年惊蛰,余嵇狱96日死而复醒又一月。随队长王仙云监南菜园,猪舍。山风吹送,春风拂面;遥看天网后南山叠翠,举目墓园前山花烂漫。问四栅囚豕,何时日翳,何时云黑,吾祭牙何日?人生是梦亦真,是真亦梦!故填词三首以记。
   
   傲岸忧愤叹流年,鬼魅横行南山颤。
   斥权贵、诛王侯,乾坤舞路飘若仙。
   
   人世生死一瞬间,一声哀号醒南山。
   狱灯狞,察无眠,怎寻浮生半日闲。
   
   灵犀不羁艺也颠,壮志未酬遁也烈。
   沧浪浊,濯我足。淡泊人生共鬼眠。
   
    朋友们边看边议论,围绕着可能打错的别字和词意各抒己见。我有幸得睹,也谈了一得之见:
   
    除“余嵇”系“余羈”之误外,“鬼魅横行南山颤。” 之“颤”字从格律韵脚来看,恐是“颠”字之误。“颤”字仄声,“年颠仙”三字在下平声“一先”韵部。当然若是特别好的字,也可出格。从词意来看,“颤”字似乎未见特别好。所以应该改为“颠”字为宜。“壮志未酬遁也烈”的“烈”字,仄声,当然不入韵。从格律韵部来看,“颠煎眠”也在“一先”部,有可能是“煎”字之误,但是从词意来看,则未必,或许是有意用这“烈”字。严曾自杀,很惨烈。“人世生死一瞬间,一声哀号醒南山。”现今“壮志未酬”,“遁”了。这“遁”是“逃”也好,“降”也罢,甚至是“一瞬间”的阴阳之隔,都伴随着许多极其无奈和惨厉之痛,线人之耻,情人之辱,假证之鄙……“跳到黄河也洗不清!”自杀不正因此么?!下一“烈”字,正乃真情真实写照。“煎”字可通,“烈”字更佳。即便严兄是想用“煎”字而误为“烈”字,我也会劝他改为“烈”字。管它出格不出格!由是观之,恐“颤”字亦非无心之失,系有意之误,以状“鬼”之恶,以证“遁”之烈。胡乱一说。供参考。
   
   黄河清4/19
   
   我的胡言乱语也许是不当的不妥的与事实不符的。我很希望严正学在狱中安然、心境平和,并不会如我所想象的那样无奈被诬而导致的惨烈。第二天,传来了手迹。严兄手迹竟然就是“颤”/“烈”,一笔一划,一丝不苟,清晰明确,绝对是故意用此两字的!全然被我不幸而言中。其无奈惨酷惨烈之意从这“颤”/“烈”二字向苍天向黄泉向至爱亲朋“有语”昭示!
   
    其实,最能理解严正学的是与他骨肉相连有心灵感应的女儿。严女曰:“‘艺也颠’令我心碎。‘鱼父’系‘渔父’之误,但愿不误,渔夫本就老态,渔父就更为龙钟悲凉,因此,我喜欢鱼父,有寓言童话之聪慧,脱胎换骨之形貌,我愿成鱼他乃鱼父,蓝海同游,云不黑,牙不祭!!”余复曰:据令尊自注,“鱼父”系“愚夫”谐音。你的“鱼父”之解我很欣赏,正是你们父女作为艺术家的既超凡洒脱又平实的“灵犀”。
   
   读严正学狱中手迹“渔父词”三章感泣口占
   
   几多污秽泼君身,百炼千磨“颤”“烈”人。
   号呼未灭良知者,同潸泪血哭惨辛。
   
   黄河清07/4/20于地中海畔
   
   现在,我将严正学道德形象受诬受污用12个字概括出来了:线人之耻,情人之辱,假证之鄙。我有许多好朋友说得好:严正学要是这样被捞出来,这后半生活着还有什么意思!这恐怕正是严正学在万般无奈下以死证清白之惨烈的缘由。严兄,你是好样的!你能开口向公众说的第一句话就是为自己辩诬,正是你曾被逼万般无奈的明证。无论多少污秽都加不到你的头上。事实和你的一死已还你全部的清白。苍天垂顾你,在似乎绝无可能的情况下,发现了你这万般无奈宁死未屈的英魂毅魄。你不枉我黄某人在种种压力下掉头不顾克服难以言说的为难为你辩诬的苦心孤诣。公道自在人心,真相可照汗青。一定会有越来越多的人为你说话。为此,你首先要感谢吴高兴先生为你向全世界传出来的你自己的第一声辩诬辞;其次,请你也握握我的手,有机会,请送我一张画。我先送你一篇小文,这是我对历史人物褒扬向往的同时鄙视当今文坛上无耻堕落的“画作”。写好后,一直没有正式单独发表,现在正是时候。这是我对你的感谢,感谢你在最艰难的处境和时刻,不惜一死,守住了人的尊严,给我以鼓舞,给我以信心,给我以人性深刻且复杂的启迪。严兄,你与围绕着你的形形式式、各种各样、人鬼魑魅、阴阳冷热、美丑妍媸、无奈故意、仗义执言、趁火打劫、高尚堕落、装腔作势、胡搅蛮缠、深刻浅薄、是非高下、居高俯视、复杂简单、硬以为是……以至鬼蜮伎俩、粉墨男旦,全是十分真实的人生素描,一下子都给我看见了,令人感慨万千。我不会画,用文字来勾划。文附下,但愿你早些看到。
   
    直笔隐语斥“男旦” ——陈寅恪余英时共识探微 陈寅恪先生的《柳如是别传》与余英时先生《方以智晚节考》乃当代文史考证上的双璧。
   
    余英时考明末志士方以智密谋反清、赴难死节;陈寅恪论明末风尘女子柳如是绝世才情、忠肝义胆。钱穆先生序余考曰:“而密之乃得以干净为一明代人”!柳如是叱明亡之际拒践以身同殉国难之约的男人钱谦益曰:“公不死于乙酉,而死于今日,不已晚乎?”一雌一雄,亦乾亦坤,雄视天下,雌傲古今,是乃双璧!
   
    余英时作《陈寅恪先生论再生缘书后》,陈寅恪得阅是文,下四字评语“作者知我”。“知我”者何?陈有《男旦》一诗:“改男造女态全新,鞠部精华旧绝伦。太息风流衰歇后,传薪翻是读书人。”余作《陈寅恪的学术精神与晚年心境》有句“骂当世读书人都已成了戏台上的‘男旦’”。一故一健,耆宿时贤,直笔隐语,考古椎今,是乃双璧 ! 小子晚学,识字读书。瞻之陈公在前,忽焉余英继后,高山景行,仰之弥高,钻之弥坚。夫子循循然善诱人,博我以文,约我以礼,警我以气,策我以节。谨领教诲,敬撰联语,以悟以告:“传薪翻是读书人”已镌于心;直笔隐语斥“男旦”,敢学三分!联曰:
   
   陈寅恪论柳如是,残花败荷胜谷兰篱菊,感堕风月傲松柏,叹旧时勾栏犹存风骨; 余英时考方以智,赴水沉江效屈平文正,羞见精英沦伎男,哭新世文坛已无精神。
   
   晚学:黄河清上
   
   丙戌年小寒后三日 于地中海畔
   
   07/5/6午夜
   
   首发《自由圣火》
(2010/10/21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