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藏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王藏文集]->[黄河清:严正学“渔父词”及其他——严正学案反思之五]
王藏文集
·博讯:与王炳章同囚活动又在北京燃烧
·参与:王藏勇士在北京宋庄,接力与王炳章同囚!
·博讯:张玉祥:中国良心运动——营救王炳章活动的倡议
·留存纪念。王炳章先生家人的祝福贺卡
·自由亚洲电台:严正学疑遭报复被长期断电
·与艾晓明教授、严正学老师
·与被精神病长达55个月的民主墙老战士张文和先生
·參與:王藏:让我们坐牢将监狱填满挤爆(组诗)
●《小王子语录》(短诗选2003-2007)
○昔背“伟光正”的《毛主席语录》,今读“低暗歪”的《小王子语录》
·向日葵
·生命程序
·病态的向日葵
·厌恶呼吸
·太阳死了
·烈士
·杀人狂
·用爪子抓破光线
·如果我就死在这块土地上
·我成了国家主席
·埋葬今天
·脸谱
·虐待
·赶紧自杀
·黑白
·跳舞
·基本国情
·天安门城楼下的哭泣
·人肉工厂
·死亡之土
·粮食死了
·蚂蚁在前进
·红山茶
·我恐惧
·XX时代
·堕落
·我要把我的内裤升上旗杆
·抵达天堂的路是革命的
·无题诗
·我时常感到一种疾病正在蔓延
·我们的花园正在老去
·100号作品
·101号作品
·向中国作协宣战
·我的家在遥远的中国
·诗人的罪责
·犬儒一种
·夜景
·我终于成了精神病患者
·可爱的小鸡
·凶光
·场景
·我的生日就是我的忌日
·鬼世界
·我不知道一束玫瑰能否平安到达
·弟弟,你进了精神病院
·就地死亡
·是什么激起我写诗的冲动
·尸体的行动
·痛苦的微笑——给阿赫玛托娃
·一颗子弹消灭不了一个敌人
·接入白宫
·全国人民来写诗
·改大作
·虞美人
·清香小吃
·欠债
·我有罪
·我躲在一个白里带黄的垃圾袋里
·在中国土地上的生活
·我与僵尸在酒吧做爱
·遗漏
·我的诗歌的颜色是橘红色
·关于童年的某些记忆
·我的家属
·隐形的坦克早在我们的身上成长
·今晚到此为止
·自己的影子
·在半夜起床
·一床被子
·不知不觉就去到海边
·想念一名妓女
·灰烬
·艺术大国
·病毒
·十年之后
·受伤的母狮
·给母亲
·当红色的眼泪尚未开花之前
·大屁要放在北京
·我说不出我的爱
·绝望中的火焰
·机器轰鸣
·远去的哭声
·我等候着一个从未出现的女孩
·一块菜地
·事实
·所谓光明
·兰与梅——致两位英雄诗人的爱人
·悼念杨春光
·当我已成为大地上的一捧沙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黄河清:严正学“渔父词”及其他——严正学案反思之五

   文章摘要: 现在,我将严正学道德形象受诬受污用12个字概括出来了:线人之耻,情人之辱,假证之鄙。我有许多好朋友说得好:严正学要是这样被捞出来,这后半生活着还有什么意思!这恐怕正是严正学在万般无奈下以死证清白之惨烈的缘由。
   
   
   作者 : 黄河清,
   

   
   發表時間:5/18/2007
   
   关于严正学案,我写了四篇反思了。今天又有朋友问我:你的“谁输谁赢谁哭谁笑谁罪谁错——反思之二”一文中提到的“熊的帮忙”是什么意思?老童生屡试不第,再上考场,答曰:那是一个外国寓言故事,说一只熊看见主人脸上有一只苍蝇,它想帮助主人,一巴掌拍下去打苍蝇,结果苍蝇连同主人一起被拍死了。我不知道这个回答是否准确,那还是将近五十年前看的书,只是依稀记得。请首先把老朽比拟为熊的吴高兴先生打分。借此机会,向吴高兴先生道一声“谢谢!”这是真心的。你毕竟把我的“线人之析”小文章同那篇你曾判为耍“鬼蜮伎俩”,让你“肺都气炸了”的宏文区分成两个档次的东东。吴先生,你同我一面不识,单凭看了我写的这几百个字,就认定我是好心,联想某些公开的暗中的“鬼蜮伎俩”,实在使人感慨系之。所以希望你接受我真心的道谢。不过,你别误解,我不并接受你关于我的“帮忙”也是“熊”式的责备。这你当然也可以打分,但似乎应让或更该让公众打分、熊的主人——严正学自己打分。由此,我想到了严正学在狱中自杀后写的“渔父词”三首。这“反思之五”就说这吧。顺便说一句:吴高兴先生,你公开的文章和曾写的文字里提到的那些你未能看到的严正学的材料我都看到过,甚至还看到过可以作为你说的“鬼蜮伎俩”证据的材料;我又介入了独立中文笔会狱中作家委员会、严正学海外后援会声援救助严正学的全过程;所以,在某种意义上,我可能比你更多地了解内幕。我们都是“坐不改姓,行不更名”者,我们握一握手,光明正大,光明磊落,不要被那些让人“肺都气炸了”的“鬼蜮伎俩”牵着鼻子走,可好?我们携一携手,一起用你的好办法,轻轻地拂去严正学脸上那些讨厌的苍蝇,可好?我的手已伸出,等着你来握。我能知道你的电话、信箱,但是我们不要私相授受,为了严正学,一切都到阳光底下来。可好?
   
   言归正传。狱中传出严正学写的“鱼父词”三首。先看见的是电脑打字稿。
   
   鱼父词
   
   严正学
   
   2007年惊蛰,余嵇狱96日死而复醒又一月。随队长王仙云监南菜园,猪舍。山风吹送,春风拂面;遥看天网后南山叠翠,举目墓园前山花烂漫。问四栅囚豕,何时日翳,何时云黑,吾祭牙何日?人生是梦亦真,是真亦梦!故填词三首以记。
   
   傲岸忧愤叹流年,鬼魅横行南山颤。
   斥权贵、诛王侯,乾坤舞路飘若仙。
   
   人世生死一瞬间,一声哀号醒南山。
   狱灯狞,察无眠,怎寻浮生半日闲。
   
   灵犀不羁艺也颠,壮志未酬遁也烈。
   沧浪浊,濯我足。淡泊人生共鬼眠。
   
    朋友们边看边议论,围绕着可能打错的别字和词意各抒己见。我有幸得睹,也谈了一得之见:
   
    除“余嵇”系“余羈”之误外,“鬼魅横行南山颤。” 之“颤”字从格律韵脚来看,恐是“颠”字之误。“颤”字仄声,“年颠仙”三字在下平声“一先”韵部。当然若是特别好的字,也可出格。从词意来看,“颤”字似乎未见特别好。所以应该改为“颠”字为宜。“壮志未酬遁也烈”的“烈”字,仄声,当然不入韵。从格律韵部来看,“颠煎眠”也在“一先”部,有可能是“煎”字之误,但是从词意来看,则未必,或许是有意用这“烈”字。严曾自杀,很惨烈。“人世生死一瞬间,一声哀号醒南山。”现今“壮志未酬”,“遁”了。这“遁”是“逃”也好,“降”也罢,甚至是“一瞬间”的阴阳之隔,都伴随着许多极其无奈和惨厉之痛,线人之耻,情人之辱,假证之鄙……“跳到黄河也洗不清!”自杀不正因此么?!下一“烈”字,正乃真情真实写照。“煎”字可通,“烈”字更佳。即便严兄是想用“煎”字而误为“烈”字,我也会劝他改为“烈”字。管它出格不出格!由是观之,恐“颤”字亦非无心之失,系有意之误,以状“鬼”之恶,以证“遁”之烈。胡乱一说。供参考。
   
   黄河清4/19
   
   我的胡言乱语也许是不当的不妥的与事实不符的。我很希望严正学在狱中安然、心境平和,并不会如我所想象的那样无奈被诬而导致的惨烈。第二天,传来了手迹。严兄手迹竟然就是“颤”/“烈”,一笔一划,一丝不苟,清晰明确,绝对是故意用此两字的!全然被我不幸而言中。其无奈惨酷惨烈之意从这“颤”/“烈”二字向苍天向黄泉向至爱亲朋“有语”昭示!
   
    其实,最能理解严正学的是与他骨肉相连有心灵感应的女儿。严女曰:“‘艺也颠’令我心碎。‘鱼父’系‘渔父’之误,但愿不误,渔夫本就老态,渔父就更为龙钟悲凉,因此,我喜欢鱼父,有寓言童话之聪慧,脱胎换骨之形貌,我愿成鱼他乃鱼父,蓝海同游,云不黑,牙不祭!!”余复曰:据令尊自注,“鱼父”系“愚夫”谐音。你的“鱼父”之解我很欣赏,正是你们父女作为艺术家的既超凡洒脱又平实的“灵犀”。
   
   读严正学狱中手迹“渔父词”三章感泣口占
   
   几多污秽泼君身,百炼千磨“颤”“烈”人。
   号呼未灭良知者,同潸泪血哭惨辛。
   
   黄河清07/4/20于地中海畔
   
   现在,我将严正学道德形象受诬受污用12个字概括出来了:线人之耻,情人之辱,假证之鄙。我有许多好朋友说得好:严正学要是这样被捞出来,这后半生活着还有什么意思!这恐怕正是严正学在万般无奈下以死证清白之惨烈的缘由。严兄,你是好样的!你能开口向公众说的第一句话就是为自己辩诬,正是你曾被逼万般无奈的明证。无论多少污秽都加不到你的头上。事实和你的一死已还你全部的清白。苍天垂顾你,在似乎绝无可能的情况下,发现了你这万般无奈宁死未屈的英魂毅魄。你不枉我黄某人在种种压力下掉头不顾克服难以言说的为难为你辩诬的苦心孤诣。公道自在人心,真相可照汗青。一定会有越来越多的人为你说话。为此,你首先要感谢吴高兴先生为你向全世界传出来的你自己的第一声辩诬辞;其次,请你也握握我的手,有机会,请送我一张画。我先送你一篇小文,这是我对历史人物褒扬向往的同时鄙视当今文坛上无耻堕落的“画作”。写好后,一直没有正式单独发表,现在正是时候。这是我对你的感谢,感谢你在最艰难的处境和时刻,不惜一死,守住了人的尊严,给我以鼓舞,给我以信心,给我以人性深刻且复杂的启迪。严兄,你与围绕着你的形形式式、各种各样、人鬼魑魅、阴阳冷热、美丑妍媸、无奈故意、仗义执言、趁火打劫、高尚堕落、装腔作势、胡搅蛮缠、深刻浅薄、是非高下、居高俯视、复杂简单、硬以为是……以至鬼蜮伎俩、粉墨男旦,全是十分真实的人生素描,一下子都给我看见了,令人感慨万千。我不会画,用文字来勾划。文附下,但愿你早些看到。
   
    直笔隐语斥“男旦” ——陈寅恪余英时共识探微 陈寅恪先生的《柳如是别传》与余英时先生《方以智晚节考》乃当代文史考证上的双璧。
   
    余英时考明末志士方以智密谋反清、赴难死节;陈寅恪论明末风尘女子柳如是绝世才情、忠肝义胆。钱穆先生序余考曰:“而密之乃得以干净为一明代人”!柳如是叱明亡之际拒践以身同殉国难之约的男人钱谦益曰:“公不死于乙酉,而死于今日,不已晚乎?”一雌一雄,亦乾亦坤,雄视天下,雌傲古今,是乃双璧!
   
    余英时作《陈寅恪先生论再生缘书后》,陈寅恪得阅是文,下四字评语“作者知我”。“知我”者何?陈有《男旦》一诗:“改男造女态全新,鞠部精华旧绝伦。太息风流衰歇后,传薪翻是读书人。”余作《陈寅恪的学术精神与晚年心境》有句“骂当世读书人都已成了戏台上的‘男旦’”。一故一健,耆宿时贤,直笔隐语,考古椎今,是乃双璧 ! 小子晚学,识字读书。瞻之陈公在前,忽焉余英继后,高山景行,仰之弥高,钻之弥坚。夫子循循然善诱人,博我以文,约我以礼,警我以气,策我以节。谨领教诲,敬撰联语,以悟以告:“传薪翻是读书人”已镌于心;直笔隐语斥“男旦”,敢学三分!联曰:
   
   陈寅恪论柳如是,残花败荷胜谷兰篱菊,感堕风月傲松柏,叹旧时勾栏犹存风骨; 余英时考方以智,赴水沉江效屈平文正,羞见精英沦伎男,哭新世文坛已无精神。
   
   晚学:黄河清上
   
   丙戌年小寒后三日 于地中海畔
   
   07/5/6午夜
   
   首发《自由圣火》
(2010/10/21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