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藏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王藏文集]->[王藏退共青团和少先队声明(2006年12月31日)]
王藏文集
·想念一名妓女
·灰烬
·艺术大国
·病毒
·十年之后
·受伤的母狮
·给母亲
·当红色的眼泪尚未开花之前
·大屁要放在北京
·我说不出我的爱
·绝望中的火焰
·机器轰鸣
·远去的哭声
·我等候着一个从未出现的女孩
·一块菜地
·事实
·所谓光明
·兰与梅——致两位英雄诗人的爱人
·悼念杨春光
·当我已成为大地上的一捧沙土
·到远方去
·守夜人
·
·今夜,我与谁倾听
●《自焚》(非模式长诗)
·《自焚》题记
·序诗:复活的歌
·第一章 史河:解构与狂乱
·第二章 革命:黑色混响
·第三章 凌辱:一名女性亡魂的记忆
·第四章 尸村:死婴的天堂
·第五章 群魔:坟墓大厦————某某精神病院/监狱语录
·第六章 事件: 垃圾故事素描
·第七章 幽梦:一名诗写者的日记稿
·第八章 土地:失落的斑斓
·第九章 火石:绝望者的对话
·神咒:《大悲咒》原文抄诵及念诵读音
●《我的自由之血》(组诗)
·我的自由之血(第一组)
●《血色的黄昏》(长诗)
·血色的黄昏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组诗)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致中国自由文化运动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转贴后的部分跟帖
●《墓园恋歌》(长诗)
·墓园恋歌
●《初春的语录》(长诗)
·初春的语录(一)
·初春的语录(二)
●《我的血液在燃烧》(组诗)
·我的血液在燃烧
●《如果老枭落水了》(组诗)
·如果老枭落水了
●《夜饮神州》(组诗)
·夜饮神州——献给东方巾帼:茉莉女士
●《流浪者之歌》(诗剧)
·流浪者之歌(连载一)
●《燃烧的祭坛》(有关“六四”的歌)
·六四,血光飞溅起的黎明
·只差暴君的鲜血——“6.4”屠杀22周年祭
·博讯:王藏:六四屠杀的延续—为薛明凯之父被自杀与六四25周年而诗
●《故园●黑砖窑》(长诗)
·故园●黑砖窑
·石雨哲:死生相契:析小王子先生长诗《故园●黑砖窑》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01~0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06~1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11~1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16~2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21~2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26~3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31~3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36~4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41~45)
●《救救孩子》(长诗)
·救救孩子
●《就是要身处水深火热之中》(组诗)
·就是要身处水深火热之中(之一)
●《这个时代是拒绝不了猛犸的时代》〔组诗〕
·这个时代是拒绝不了猛犸的时代
●《一个人的悲怆》(组诗)
·之一:零落的午夜
·之二:黎明,被屠杀的少女
●《我们的血泪绽放自由家园》
·我们的血泪绽放自由家园【《中国自由文化运动之歌》候选歌词】
·王藏:中秋时节致遇罗克、遇罗锦
·王藏:呼唤英雄,见证英雄
●《悲歌2009》
·悲歌一曲
●《不要把我逼成杨佳》(诗行合一 行为艺术)
·不要把我逼成杨佳
·黄河清:读王藏《不要把我逼成杨佳》口占
·不要把我们逼成杨佳
·青年詩人王藏被警方強行羈押
·自由诗人王藏被警方強行羈押
·紫电:暴政——准备你的裹尸布
·楚狂:我的安答被带走了
·贵州人权研讨会声明及公告(第三号)
·吴玉琴:诗行合一的热血男儿王藏
·逼上梁山,绝不招安:王藏与朋友们。2009年最后一天
·談談《不要把我逼成楊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王藏退共青团和少先队声明(2006年12月31日)

   2006年12月31日,我以“小王子”名公开退出了中共相关组织:共青团和少先队。我从未入过党,但也于当天自我表明:从今以后,从思想精神上完全退出中共。当晚我写了一个简短的感言,存于电子邮箱,后来忘了此事。几天前多年未联系的学友来电话,说她去年得到“自由门”后,在网上经常看到我的诗歌,也从网上知道维权抗暴大量事情,还给我曾用的邮箱去了信。打开老邮箱后,我翻到曾经写的这封感言信。今日将它在博客公开,作为声明。
   
   一年前我辞掉公职,宁愿四处打工也不愿被单位和相关朋友统战。此前无数次被劝说要求入党,加上工作能力和业绩优异,“可以当领导,前途光明”——我终于坚持到底,坚持到辞退公职也不愿被招安——以后就再也不用为坚持不入党的事烦心了。
   
   哈哈,赤条条堂堂正正活在世上,乃人生快事,浪漫潇洒——即便充满苦楚悲痛。


   
   王藏 2010年10月31日
   
   
    退共青团和少先队感言

   
    我从小“品学兼优”,上大学以前学习成绩大都名列班上NO.1和NO.2。为此奖状无数,除学科学习成绩奖状外,就是“思想品德”学习成绩奖状:优秀少先队员,三好学生,优秀班干部,优秀团干部等等。
   
    因为年少无知,我曾以此为荣,也和周围的学生一样,把红领巾和团徽当成衣着打扮的一部分,也被动参与各种宣誓和活动,浪费了大量玩耍打闹的时间。可怜的是中学时候,一位美丽可爱女孩主动给我写了几封情书,我虽然兴奋欣喜,但想到是“优秀团干部”的缘故,竟没有胆量回她一封信,就连见着她也脸红,躲着她。现在想起,我真是孬种,不说送她一件礼物,或是为她写一首诗,至少见着她时也应该多看她一眼,或是和她讲几句话啊!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苦难使人懂事和坚强。自从弟弟被打错疫苗成了傻子,责任方推脱责任、政府包庇凶手,不赔偿不说,还把弟弟送到精神病院……加之我随后被警方诬陷,把我当着众多师生面戴上手铐塞进警车强制捆绑在柱子上桌椅角饱受暴力羞辱之后——我就开始以“异样”的眼光打量这个世界,那时我17、8岁。大学快毕业时,我因在网上为被捕知识分子呼吁,被国安国保胁迫父母逼我“认罪”,并给我安个“反革命”头衔,且毕业前两个多月被监视居住,这更加锻炼了我的反抗精神,坚硬了我的骨头。
   
    我于是开始在故土流亡,在底层苦民的无尽血泪中写诗。中共极权暴政,乃中国近六十年苦难的祸根和病灶——这是我根深蒂固的思想结论,事实也如此。
   
    为此,身为一个中国人,如果良心发现,必会与此恶魔幽灵坚决抗争,也有必要退出与它相关的一切组织。虽说我懂事后就再也没把被动加入过少先队和共青团当回事,但今日我还是公开表示退出。这是对自己负责任的态度,也是对中国负责任的态度。
   
    小王子 2006年12月31日
   
   
   
   
   

此文于2014年01月15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