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驳曾节明——陈泱潮那些东西是信仰吗?]
徐水良文集
·简评周泉缨先生的意见
·什么是自由主义?给东海一枭谈点常识
·再谈公敌、革命、暴力等问题
·简评秦晖文章《靠民主走出动乱不容易》
·谈民主、社会主义和平等等问题
·如果没有共产党
·如果没有共产党
·关于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概念的讨论
·谈谈研究共产主义的方法
·象形文字、表意文字在信息时代复兴、重生和发展
·重视语言文字的保护工作
·再谈价值观道德观和人人平等问题
·对人工智能的一些猜想、预测和讨论
·瓦文萨是波兰共产党秘密线人
·关于瓦文萨问题的争论
·我对川普问题的看法
·市场经济决定论可以休矣
·再谈川普等问题
·中共领导在民主问题上的一次反复
·我预估中共将在未来数年内垮台
·在中共专制统治下不可能建立公民社会法治社会
·答邹义先生
· 自由民主从去宗教或准宗教化开始
·继续辩论去宗教或准宗教化问题
· 再谈特线问题
·中国的自由主义怪胎
·推荐网上文章:祖国啊,这不是局部腐败,是整体腐烂!
·暴力非暴力、革命和改良、激进和缓进
· 斥戈倍尔曾曾节明
· 再谈盛雪问题
·斥特线头子赵岩
·王梦龙:解密巴黎狂人 还原神骗真相
·对陈卫珍女士解释一下
·再斥叶宁张健
·陈大骗子你抵赖造谣反诬得了吗?
· 他们有国家力量包括国家恐怖主义在背后支持
· 美国不管民运特线问题,我们怎么办?
· 名声最臭的痞子骗子特线都与盛雪站到一起
· 安徽国保,收起你们那一套
·简评罗点点和马晓力对话
·台湾法律规定:一个中华民国、两个地区
·谈8964特线等问题
·驳蔡贤斌
·我对蔡英文就职演说的几点感觉
·知=识,共同认知=共同认识=共识
·再谈共知和共识
·对钱钟书杨绛问题的一些看法
·历史反思应该面向未来(兼论“再来一次文革”)
· 刘晓波周舵央视作证天安门广场没死人问题
·继续辩论刘晓波央视作证问题
·再谈道德、法律等规范体系
·白宫密档“六四”屠杀死10,454人。刘晓波央视作伪证证据
·关于小农经济问题
· 关于经济决定论
·仰屠杀是最可怕的屠杀
· 天底下没有这么便宜的事情
·一派特务流氓腔调
·理论界学术界再度让我震惊
· 再谈盛雪和民运
·简评伯林及两种自由概念
·我对英国脱欧问题的看法
·再谈自由和规范体系的基本知识(一、二、三)
·再谈自由和规范体系的基本知识(四)
·再谈自由和规范体系的基本知识(五)
·再谈自由和规范体系的基本知识(六、七)
·驳杨恒均《是时候站在法治一边了》
·评《徐文立谈人类正常社会秩序》
·评神棍摩西
· 中共现行宪法是好宪法吗?
·关于三民主义问题
·新加坡是特殊小国的专制文明不是封建文明
·回答朋友的十个问题
·再对吕柏林谈三民主义
·继续讨论三民主义问题
·再答朋友问
·对胡平文章的不同意见
·三答朋友
·打吧,美国,只要中共挑衅就打!打赢了,中国人民将衷心感谢美国
· 反对并打败中共汉奸党,就是最大的爱国
·致共产汉奸党小奴才小汉奸王希哲
·近日与共产汉奸党五毛论战部分帖子
·再驳余大郎胡安宁的离谱造谣
·启动问责程序,谁为丧权辱国担责?!
·共产汉奸党及五毛小汉奸无耻表现并自打耳光的例子之一
·继续与共产汉奸党走卒论战
·也谈土耳其问题
·与甘当共产汉奸党特殊别动队的假爱国者辩论
·嘲弄胡安宁张英曾节明徐文立等
·再接再厉,继续迎战共产汉奸党小跟班
·继续迎战汉奸党小跟班
·再笑汉奸党走卒(关于王炳章问题论战)
·这两天网上讨论中本人的部分意见
·我的部分照片和起诉书、判决书、裁定书等照片(一)
·许家屯和江苏省委一直抓我恶毒攻击毛泽东的“恶攻”罪
·本人近日网上部分发言
·中共特务的又一个超宇宙逻辑
·中共特线的不同类别和刘路近来发疯献忠心的原因
·继续反击打了鸡血般兴奋的中共特线
·回击草包将军给特线打鸡血指挥他们亢奋不已大力围攻漫天造谣
·现在可以停止对盛雪问题的争论了
·再驳刘路、曾节明、胡安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驳曾节明——陈泱潮那些东西是信仰吗?


   

   
   徐水良

   

   

   
   2010-10-29日

   
   中共一方面把正常的反对派人士和维权人士,打成精神病人;另一方面却利用真正精神异常的人,来攻击、破坏、抹黑反对派,为中共“维稳”、维持政权等等需要服务。由中央电视台采访播出那个吹捧李鹏是民族英雄、自称民主党公民委员会主席的人,以及利用陈尔晋,就是这后一种利用精神异常的人的下流做法的典型。(陈尔晋是在一个方面,即以为别人能够相信他自称弥勒佛上帝之子的那个方面,精神异常的人;而在其他方面则精神正常,在其他方面他是精神正常的诈骗犯骗子。)
   
   曾节明是被一些朋友公认的陈泱潮的同伙小特务。现在又与在法国搞特务活动而被法国警方追查,于是跑到泰国的林大军搞在一起。这曾节明反复无常,说话往往前后180度大转弯,没有什么信用。
   
   他在这里诬蔑别人攻击陈泱潮信仰,完全是颠倒黑白?事实是陈泱潮不断拼命吹捧中共领导人,不断恶毒攻击别人,别人才不得不回击。在这同时揭发他诈骗犯罪,装神弄鬼搞欺骗、自称弥勒佛上帝之子的骗子面目,是反击,同时也是维护社会公正,反对诈骗犯罪的正义行为。
   
   在下就是被他单方面无端攻击几年以后,才不得不回击。
   
   当别人用铁的事实包括陈泱潮自己的文字,揭示陈泱潮真面目的时候,陈泱潮及其一伙,只有一个法宝,就是反咬别人是特务。他对丹麦和缅甸果敢特区以确凿证据揭发他真面目的朋友是什么名字也不知道,就空口白话血口喷人,说他们是特务。但陈泱潮自己在拼命吹捧中共领导人,别人却在与中共搏斗,包括武装斗争,究竟谁是特务?
   
   这曾节明就会胡说八道,竟然把陈泱潮的骗子诈骗说成信仰。这陈泱潮自称弥勒佛、上帝之子,吹捧中共领导人,攻击真反对派人士,算哪一种信仰?基督教信仰?佛教信仰?法轮功信仰?你能够从任何一种宗教信仰书籍中找出他的信仰来?任何有一点常识的人,都可以看出,他的东西,什么信仰都不是,仅仅是他个人的骗子诈骗而已。
   
   徐水良2010-10-29
   
   ――――――――――――
   
   (答社会民主邮件组 这就是陈殃潮是白发魔男转世和沙皮无赖下生的证椐)
   你口称“自由民主”,懂不懂得信仰自由的原则?
   
   陈老先生从未强迫你信仰他的东西,你却抓住陈老先生的信仰内容进行人身攻击?你卞和详还有没有道德底线?你口称“自由民主”,懂不懂得信仰自由的原则?陈老信仰什么是他权力,别人无权干涉,你却就他的信仰进行人身攻击!你卞和详算哪门子民运人士?——曾节明
   
   ――――――――――――
   
           徐水良谈陈泱潮
   
           2010-10-27日
   
   [按]中共非常下流,把正常的反对派人士和维权人士,打成精神病;又利用精神异常的人,来破坏抹黑反对派,为中共维持政权等等需要服务。
   
   前一段时间,由中央电视台采访某个捧李鹏是民族英雄、自称民主党公民委员会主席的人,就是后一种做法——利用精神异常的人的下流做法的典型。利用陈尔晋,则是这后一种利用精神病人下流做法的又一个典型。(陈尔晋是一个方面的精神病人,其他方面精神正常,在其他方面是精神正常的诈骗犯骗子。)
   
   丹麦朋友,原缅甸果敢特区朋友还有其他朋友,做了许多调查,写过许多揭发陈尔晋诈骗犯罪等问题的大量文章。下面随机收集其中几篇。(略)
   
   原缅甸果敢特区朋友因为与中国海外反对派以及维吾尔人联系,中共卖国贼又采取重大汉奸行为,令缅甸军政府消灭果敢华人特区,并派出中共公安部长到云南坐镇指挥,消灭了这个华人特区。中共及其公安部救了陈尔晋的命。
   
   但是,这些朋友现在仍然在,包括果敢朋友仍然在奋斗。虽然他们现在在忙他们别的事情。但他们迟早要回头来对付陈尔晋。而且丹麦朋友早些时候也来信,告知掌握了陈尔晋当特务的确凿证据。等以后抽出手来,尤其是等中共垮台以后,这个诈骗犯、这个以当特务线人换取诈骗犯罪不坐牢的神经病线人特务,一定会得到历史的惩罚。
   
             徐水良谈陈尔晋
   
              2010-10-27日
   
   对陈尔晋(陈泱潮)的认识,我是后知后觉者。
   
   1979年,陈尔晋发表《论无产阶级民主革命》,大力吹捧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主张搞无产阶级专政,在无产阶级专政条件下,搞无产阶级的两党制。这就是现在改名《特权论》的那篇文章,他说是1976年写的,但这篇文章,不像我和李一哲大字报是公开张贴的,所以他这篇文章,究竟什么时候写的,没人知道。按惯例,应该从公开发表文章的那一天算起,属于1979年发表的文章。
   
   79民运的朋友绝大部分是反毛泽东的。他是79民运中很少的几个吹捧毛泽东的人。所以,我在79年写的后来被检察院写入起诉书的《中国的民主运动》一文中,把陈尔晋称为左派,或左派民运。
   
   我是1973年开始发起和从事民主运动,1974年3月2日张贴《战斗宣言》等大字报,1975年又重新张贴《战斗宣言》以及《关于理论问题的问答》等四篇大字报。与1974年11月广州李一哲大字报,是四人帮垮台以前,两个有全国性影响的大案。李一哲在广州,接近香港,还产生了相当大的国际影响。所以,79民运中,来看我以及到广州去看李一哲的民运人士比较多。我因为身体不太好,大部分时间在老家休息,所以见的人不太多。当时陈尔晋也是来看过我的一个。但当时没有深交,只觉得这人文化水平知识水平很低,喜欢自吹,见到女人就是色迷迷的样子,后来像苍蝇一样去盯南京一个小姑娘民运人士(綦XX)。后来他从上海到南京被捕,也是綦XX赶来告诉我,我赶快通知各地朋友。
   
   后来他与我一样,被判10年徒刑。当时王希哲徐文立等都被判15年。所以他现在和他的同伙拼命吹他是79民运首犯,完全是胡扯蛋。79民运的朋友,也没有人认为他是什么79民运首要人物。对他自吹的那些东西,79民运的朋友都嗤之以鼻,只能骗骗不了解情况的人。
   
   好多年以前,就有79民运老朋友劝告我,说他们在79民运期间,就看清了陈尔晋,骗子加精神异常,劝我不要与陈尔晋来往。但我当时没看透陈尔晋的欺骗,以为陈尔晋是坐过牢的朋友,仍然在力能所及的范围内帮助他。及到看到他后来自称弥勒佛下凡,上帝之子转世,到处张贴陈尔晋(陈泱潮)是所罗门转世和弥勒下生的确凿证据等等时,才觉察到有问题。但仍然往好处想,认为是精神异常。没有往坏处断定他是骗子。因此,我一面劝他去看精神医生,一面给丹麦和欧洲朋友写信,请他们帮助他看病。
   
   但这一来,不料捅了马蜂窝。他说是我妒忌他,把他说成神经病。从那以后,多年来,他不断在网上张贴了许多、许多造谣攻击我的文章。我一直不作回答或回击。及到今年2月,无奈之下,才不得写篇文章回答。(见后面文章)。
   
   对陈尔晋的欺诈诈骗,在国内诈骗钱财,是经济罪犯等等,我是在看到网上网友网上揭发和丹麦朋友告诉我以后,才知道的。
   
   这时,我才相信79民运朋友对他的判断,也才恍然大悟:为什么他在10多年时间内,完全与民运划清界限,把民运朋友当作接触不得、会给他带来灾难的瘟疫。有一次我们打电话给他,他马上回答:“水良呀,申奇呀,我们这些人互相来往,对我们大家都没有好处。”几乎与所有反对派朋友都断绝来往。因此,全国民运朋友,几乎完全忘记了他,他当然也不再有什么影响,当然也更加没有人认为他是民运重要人物,相反,大家都不再把他看作民运人士。
   
   而后来,他却忽然跑出来,又要搞民运了。当时我搞不清怎么回事。通过网友和朋友揭发,才恍然大悟。原来是经济诈骗犯罪案发了。
   
   这时,也才搞清楚我在国内一直搞不清楚的一个问题,即他一个一文不名从监狱出来的半文盲,凭什么能够创办全益公司了。原来他十多年时间,是在发扬他的诈骗特长,搞经济诈骗去了。
   
   根据后来了解的情况,他显然是以出国当线人,换取诈骗罪不坐牢,然后伙同中共配给他、拼命吹捧他的两三个同伙,分别出国后结成小团伙,合伙搞破坏。
   
   陈尔晋出来以后,因为他当时在民运中已经没有什么影响。所以他请我帮忙。我当时帮助发了一些呼吁,同时与刘青商量,刘青答应帮忙。但不料,他在泰国胡吹海吹,漫天撒谎,吹捧自己,气得刘青坚决停止帮忙。我一看,也很丧气。这种胡吹海吹漫天吹捧自己的人,弄到美国来,也是个祸害,所以也不再做什么努力。后来他到了丹麦。漫天吹牛就吹得更加厉害。
   
   他出来后,他那一个特别小组,原来毫不相识的人,这时漫天吹捧他。中共安插在民运中的特务,可疑分子和可疑势力,也一起帮忙,帮助吹捧。一起捏造历史,把他捧上天。几乎把79民运的历史,完全改写了。
   
   陈尔晋一出国,人刚到泰国,就立即鼓吹君主立宪江泽民当皇帝,后来还鼓吹发扬邓小平老婆卓琳的伟大精神,并立即建立一个人的共和国,当总统。后来又吹捧温家宝胡锦涛。近来几天则在拼命吹捧习近平,几天时间,写了17篇文章,吹捧习近平,攻击本人和魏京生。(见最后附件)。他为争当十来个人的“过渡政府”总统,与伍凡争得不可开交。还与自称皇帝和上帝的张国堂吵得一塌糊涂,非常搞笑。他攻击博讯宗教论坛版主小溪,也吵得一塌糊涂。他后来给教皇和全世界宗教领袖以及奥巴马胡锦涛和本拉登发敕令,即皇帝诏令。让人看到了见识了这个半文盲骗子神棍梦寐以求当中国和全世界皇帝的幻想,真正是搞笑得离奇,让人笑掉大牙。(见附件)
   
   但中共非常下流,现在还在利用这几个精神异常的人,破坏攻击搅乱抹黑反对派,为中共维护政权服务。
   
   基本看清了陈尔晋的问题,我赶快断绝一切来往,但已经来不及了。他已经造谣并写许多、许多文章攻击不已了。
   
   这些年来,我发觉陈尔晋对什么都能假造欺骗,自己的身份、历史、文章,79民运的历史,和其他的一切,都可以伪造。诈骗欺骗了不少人,使包括笔者在内的许多人上当,还搞了不少人为他吹捧。因此,为了防止有人以后再上当,这里转发少部分网友揭发文章,这些文章,几乎是随机选取,供参考。
   
   另,关于陈泱潮近来发出的谣言,我把对王宁询问此事的答复附在下面(按时间顺序编排):
   
   --------------------
   
   徐水良:
   
   网上有这样的说法:
   
   “不要上举家自由迁徙美利坚合众国并且接受了具有严重猫腻的9.8万$安家费的战略特务徐水良的当!”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