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64天网披露中共转型计划]
徐水良文集
·简单答复王希哲
·历史的能预见性和不能预见性
·中国民权同盟筹备组公告
·中国民权同盟(筹)临时章程
·我看“统一民运”
·人有造谣自由的权利吗?
·究竟谁喝了狼奶?
·自由的限制:多种多样的规范和多种多样的强制力
·撤离特务窝,投入新战场
·关于麦卡锡等跟帖四个
·谎言重复一万遍,目的何在?
·和平非暴力无条件适用于对付中共吗?
·中共情报机构“出奇制胜”的一些常规手法
·究竟是谁专制?
·顶国凯兄评李劼文章
·关于此次民主党风波,我事前再三强调的个人意见
·驳李劼
·如果产生两种情况,全世界都会禁止共产党及其意识形态
·歧路改革备忘录:中共顽固坚持“摸石头”,原因何在?
·文革初浙江军区司令员儿子打死人及冲军区事件
·有人说造反派都拥毛泽东,这不对,讲些故事
·《建设一个现代化政党》一文评点
·一个中国,两个国号,两个政府
·反对邓式改革
·“十年一梦赖昌星”
·支持奥巴马总统讲话(附讲话全文)
·反对用传统文化作替罪羊掩盖中共马列等外来垃圾罪责
·魏京生杜智富文章反映了在旧教条两极对立之间的迷惑和摇摆
·哥本哈根,中共如何欺骗世界?
·21世纪建国纲要(草案)
·哥本哈根气候会议的两篇评论及按语
·刘自立《改革已死,期宪也亡》并按语
·批评温家宝
·“军队国家化”提法不妥,应改成“军队国有化”
·刘晓波和08宪章:幻想的破灭
·网路文摘社论:声援伊朗人民
·花瓶民运对他人的攻击,这一次扎扎实实打到了自己
·受五毛污蔑是我的光荣
·民权通讯第1期
·搞政治与拉帮结派
·支持旁观者昏批驳被阉割了的伪反对派
·和解骗子以及和解糊涂蛋们可以休矣!
·某些洋教徒为什么不尊重无神论和异教徒
·是网络自由,不是网络民主
·与狼为伍,思科最坏
·答网友:为什么要反台独?理由如下:
·当代中国人不可能没有敌人——评刘晓波《我没有敌人》
·刘晓波把08宪章戏演砸了
·08宪章和刘晓波的最后陈述
·关于刘晓波《我没有敌人》的争论文章
·五毛们总是闭眼睛撒谎
·周瑜黄盖和竹筒倒豆子
·答鸡头肉和赛昆的污蔑
·海外五毛攻击许良英先生为刘晓波辩护的一个帖子
·戏释格丘山格老先生“坦荡心胸”的含义
·漫谈两出大戏和刘晓波之谜
·关于刘晓波“没有敌人”网文两则
·转贴评刘晓波没有敌人文章6篇附按语
·没有敌人争论是一场政治斗争,不是学术论争
·转贴张三一言和Leebai文章各两篇
·转贴评轮“没有敌人”文章三篇
·今日网上跟帖
·转贴“民运”和“官运”等两文
·戏作:灯主席外传
·“没有敌人”问题争论小结
·关于没有敌人的争论文章十篇
·“没有敌人”争论文章选(6篇,2月6日晚)
·2月7日没有敌人争论文章
·捍卫启蒙成果——我们的作战意图
·转贴到查报告:民众武力抗暴的必然性
·劝告陈尔晋,没人相信你,再次劝你到此为止!
·有没有敌人争论2010-2-8日
·关于宗教批评问题答宗教盲洪哲胜
·这样吧,陈尔晋:你赶快回天堂,去向上帝要你的身份证明,好吗?
·有没有敌人的讨论(2月10日)
·没有敌人的刘晓波论敌人和战争
·胡平为自己的对立面背书
·怎样对付中共庞大的特务线人队伍
·有没有敌人争论(2010-2-11)
·网络革命宣言、按语和评论
·高智晟生死去向之谜并按语
·“海外民运”和一部分国内民运真黑
·没有敌人派的两个错误前提
·无敌论者种族主义及亲中共仇人民和两面派性格要不得
·黑白颠倒的世界—海外民运
·答国凯兄和周亚辉先生:
·驳胡平《民主就是使不确定性制度化》
·一点补充再驳胡平文章
·转贴吴庸先生优秀文章
·经典笑话——“民主就是使不确定性制度化”
·胡平笑话和牛乐吼笑话
·反对洋迷信土迷信(从胡平-普里泽沃斯基笑话说起)
·为我的理论做个广告
·客观事物、概念、用语、理性和迷信等等
·答孙丰老哥并纠正西方语言学家一个根本错误
·要了解意识科学可以从此文入手
·民主社会没有某派专政
·答孙丰:究竟概念在先还是判断在先?
·什么叫扫荡派?什么叫保皇派?
·有没有敌人是客观存在,不是主观设定
·无敌派的一个重要逻辑错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64天网披露中共转型计划


64天网专辑:未来中国转型大家谈集锦


   

(披露中共与刘晓波等花瓶民运假反对派合谋假转型)


   

   64天网网址:
   
   http://64tianwang.com/index.htm
   
   
   首先,第一部分:勾画中国民主转型图画,三妹也说说:
   
   
   那个曾对高智晟棒喝 “国家敌人”的、後来突然在纽约出现的、全
   家在生活昂贵的纽约扎根落脚的,又被大家公认为中共特务的刘路
   (真名李建强),发表了一整套中国将民主转型的发展方向(见下面
   第三部分),很值得一读。他们一路地炒作下来实属不易:零八宪
   章、刘晓波入狱、刘晓波得奖,下一步就是政治和平转型。
   
   刘路给我们勾画出一幅莺歌燕舞的中国民主图画:中国民主转型历经
   数月飞快成功,全国上下一片欢腾,人民为转型热烈高歌,由所谓搞
   工运的工人领袖吕京花领唱《同一首歌》和《难忘今宵》。一个由刘
   晓波领导的党(就先叫它民主党吧,徐文立主席王军涛王有才的就委
   屈一下啦)上台执政,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当选为国家总统,刘
   路第一个被刘总统委任为国家安全总署署长,专职剿灭反刘晓波的早
   已被边缘化的革命灭党派(主犯徐水良,要犯刘三妹等十九个反刘信
   签名人),在野党共产党和解共生。然后是全国电视台铺天盖地的宣
   传:中国终于民主转型啦!报纸一个声音地为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总
   统歌功颂德。《人民日报》转型后还叫《人民日报》(意味着真正属
   于人民了),头版头条重登作家北明的《为中国干杯!》,这篇文章
   掩盖了所有刘总统的劣迹和他低劣人格的严重缺陷,能够起到感动和
   鼓动全国人民的巨大作用,因为宣传有功立马被刘总统任命为宣传部
   部长(民主国家没有宣传部,但是刘总统领导的转型后的民主中国需
   要宣传部,这是必露的马脚之一)。得益于共产党产业化经济政策雨
   露的全国知识分子们都转而众口一词地山呼海啸般为刘总统举杯哈
   呼:哈——维尔!中国的哈——维尔!作家余秋雨热泪为刘总统呕诗
   一首《颂晓波歌转型》。前任总理温家宝一个食指指向天空,一字一
   拖腔地慢慢地说,中——国——和——平——民——主——转——
   型——的——成——功——是——共产党——呕心——沥血——炒
   作——的——成——功!
   
   最后,口吃的刘总统结巴、巴结地说:感感——谢谢谢——共共共
   共——产产产产产——党!
   
   
   其次,第二部分:暴露中共最初设想,三妹也说说:
   
   
   刘路在下面他的文章中说的中国民主转型就是指习近平当总统,他当
   大法官,这是哪门子转型?这种转型就是胡温那一拨共产党下,习刘
   这一拨共产党上的转型。共产党就是这么玩和骗,把你们全玩、骗
   死。海外民运早就都成了玩、骗的运动。我想先说明一下,中共国安
   派出到海外的特务有两个特点,一是他隐瞒自己的身份,二是他从不
   隐瞒他的观点和想法,因为他需要以传播和误导来影响别人。而且,
   他的观点很可能是中共国安指示他说的。所以,中共强大的国安部就
   更不会隐瞒自己的想法和设想了。对此,很多民主人士的思维有偏
   差,民主人士总认为我们站在正义一方,他们是邪恶一方,所以他们
   会躲躲藏藏。其实不然,他们从来不认为自己是邪恶一方,也从来不
   躲躲藏藏。他们在说出自己的设想和打算时所表现的坦然和毫不掩饰
   都说明他们自视自我强大和正确,不把弱小的对方放在眼里,表现的
   是一切都在它的计划、捏拿和操纵之中的牛气。
   
   其实,由中共来领导海外民运是中共在一九九四年前后的计划和设
   想,经过十几年的经营,现在做的非常成功——共产党很会利用人的
   见利忘义的弱点。现在不是有人就在反驳仲维光说,你仲维光写了一
   百多篇文章不是都属了名了吗?不是也为名吗?他还胡搅蛮缠地说出
   不少名利并非万恶之源的歪道。这里我有点走题,现在回来。
   
   我怎么知道中共在一九九四年前后就计划和设想领导海外民运的呢?
   是张先梁先生(笔名沈默,上海的民运人士)在一九九四年告诉我
   的。那年夏天我父亲去世,我和先生送我妈妈回国。我们不知道我先
   生还在中共黑名单中,以为八九民运已经过去五年,其实共产党的黑
   名单是只加不减的。北京机场海关在电脑屏幕看到我先生的名字当时
   就让我先生等一下他去请示领导,当然最后还是让我们进了关(特别
   说明,他们没对我们提出任何悔过要求)。那次我们帮助张先梁带回
   一包邮件,他说是上海民运的材料,他托我们到北京后把邮件寄到上
   海,他从海外寄恐怕被中共劫持(那时没有网络,所以与国内民运联
   系很麻烦)。我们对此非常重视,到京第一件事就是寄邮件,以防夜
   长梦多,以防我们住下来国安再来找我们的岔,不过到最后我们回美
   也没人来找我们的岔。我一直对这个有点纳闷,总问我先生,为什么
   我们出国后的第一次回国他们没找我们的岔?八九年六四前后我们可
   都非常积极地搞民运。我先生回答说,国安早就把它黑名单上的人的
   性格和背景分析了解得比你自己还清楚(比如它会找个民运特务给你
   打个电话,谈谈天,就知道你是什么性格的人。我这里可不是指的王
   什么才给我打电话啊),它知道我们这种老油条把共产党看得透透
   的,文革也经历过了,反革命也当过了,劳改也改过了,现在是吓也
   吓不住了,骗也骗不住了,引诱利用也很难了,就放弃了。这种回答
   逗得我笑。但后来我与和祥兄聊天,还真从他那证实了这个回答。中
   共国安就把他调查了几个来回,连他的中学同学都问了,他们最关心
   的就是他的性格。这回我走题可走远了,再回来。
   
   回美后,我们与张先梁聚会,他高兴地告诉我他的朋友已经收到包
   裹。他还告诉我们,其实他还有一个朋友(民运分子)和我们前后回
   国,但是考虑来考虑去他没让那个朋友带这包材料。他料到那位朋友
   一定会被国安找去问话。果不其然,国安真的找他问话了,但是问话
   的内容却是谁也没料到的。首先,国安一点都不隐瞒他们的打算和观
   点,开诚布公地说,他们打算安排由他们选的民运人士来领导海外民
   运。他们问了这位朋友有关海外有名的民运人士的情况,问谁谁谁是
   否会接受与中共合作做海外民运的领袖。
   
   张先梁说了几个国安问到的人名,我都忘了,只记得肯定问了张先
   梁,但是他们知道张先梁是个死硬的反共人士。问没问王军涛我不记
   得了,那时王军涛已经出来了。後来我才知道他是提不起的豆腐,中
   共要用他可能也会考虑他的能力不行。我记得他们还问了曹长青,问
   了后又自说自话地否决说,曹长青搞台独我们不能接受。他们问了几
   个人名后,最后认为辛灏年最合适,因为他是主张统一的。这里我忘
   记了一个关键的细节,就是这个朋友是回的北京呢还是上海,所以我
   不能肯定这问话的国安倒底是北京的还是上海的。以后可以再问问张
   先梁。
   
   不过现在看起来,国安并没有树立海外的任何民运人士当领袖,而是
   从国内派了自己的国安特务来海外暗中领导。另外,它还使用渗透和
   收买的手段使民运全变色。投共的民运分子自然不少,因为名利乃自
   然人性(北京有知识人如是说)。暗中的领导人是谁我们现在很容易
   猜到,反正不是刘路,他是个小不拉子。这是十几年前的事情了,现
   在已经没有必要保密了,况且中共已经做成功了:从零八宪章到刘晓
   波得奖。当然我不是说,中共有意要刘晓波得奖,而是它知道诺委会
   要对西方国际社会和世界有个交代,不能总不给极权统治下的中国人
   授奖了,中共也不能老阻止一年一次的诺贝尔和平奖,权衡之下,中
   共只能默契刘晓波。下一步就是他们表演转型啦。
   
   发表这篇后收到羊子来信,附在这里:
   
   三妹好:
   
     关于中共领导海外民运的年份,我可以佐证,记得93年初王若
   望访问台湾时,在台北国策研究所拜会中华民国政要中,就有人提
   到,最近中共方面,要通过派人到海外领导民运,以便分化民运,瓦
   解民运,打击民运。快二十年来,你的描述,证明中共卓有成效。
   
   羊子  10/11/10
   
   
   最后,第三部分:请看徐水良与转型特工(民主转型的特殊工作者)
   刘路的讨论:
   
   网路文摘—4998
   
   让软骨头和平奖为中国民主事业铺路
   
   徐水良
   
   2010-10-10日
   
   诺贝尔和平奖授予当代中国最著名的软骨头,这当然是诺贝尔历史上
   的一个大笑话。而且,未来的历史,还将会揭示更加可笑的真实情
   况。诺贝尔和平金奖评奖委员会和固执己见一意孤行的哈维尔先生,
   必定会不同程度地以自己的名誉,为这个笑话垫底。
   
   但是,另一方面,这个笑话,对中国民主事业,不能仅仅把它看作一
   个令人哭笑不得的笑剧;同时应该把它看作一个伟大的喜剧。因为,
   中国民主事业,是一个伟大的事业,即使中国当代最著名的软骨头,
   一个代张祖桦受过的人,也能够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为中国民主事业
   作出贡献的其他人,当然更加具有得奖资格,具有这样资格的人,几
   乎成千上万。中国民主事业的伟大、崇高和壮丽,可想而知。
   
   写到这里,看到共舞台刘路先生的一个帖子,很有意思。所以转变我
   原文的写作思路。把这个帖子和我的跟帖,适当整理后,全文放在下
   面:
   
   ---------------
   
   刘路主帖:反刘派目光短浅,被仇恨和嫉妒迷住了眼睛作者:刘路
   2010-10-10 06:05:41
   
   说了半天,无非是因为刘晓波获奖断了你们革命派成为民运主流的梦
   想。其实,就是没有这个奖,你们也是民运中的支流,早已经被边缘
   化了。
   
   刘晓波获奖传递出一个信息,中共内部的分裂已经表面化,中国的民
   主化和平转型,很快就要启动,你们所谓的温和派实际上也就是务实
   派,很快就会在国内掀起新一轮民主维权运动,这个运动与中共高层
   寻找出路的力量一旦形成战略协同,中国的转型就开始了。这个过程
   开始可能艰难一点,但是一旦开启,转型可能几个月就完成了。
   
   在海外鼓吹革命的徐老们,你们就等着看好戏吧。
   
   ---------------
   
   徐水良回帖:
   
   早就预料到了,中共和你们,当然是战略协同。但要把我们全力边缘
   化,最后结果适得其反。
   
   如果连这点也看不出来,还搞什么政治?
   
   刘晓波得奖,就是你们这个战略协同的关键步骤。老实说吧,我个
   人,恰恰是希望你们这个重要步骤刘晓波得奖能够实现。所以事实上
   我与其它签名反对者略有不同,我签名反对,仅仅是立此存照而已。
   现在终于实现了,很好。
   
   实话告诉你,中共和你们,没有我们,根本不知道怎么转型。我们等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