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64天网披露中共转型计划]
徐水良文集
·胡安宁给中共情报机构的两个电邮
·谈庆典式革命、天鹅绒革命、颜色革命
·答草虾
·[短评]再谈没有共产党,中国不会乱
·[短评]:中国股民,请认清中国股市的本质!
·中国的问题,在于一党专制
·[短评]结束滥用重刑、死刑的中共乱世
·驱逐马列,让中华民族重新走向世界前列
·答吕京花十个问题
·关于今年6•4问题及倪育贤先生文章的几点感想
·学术上的严格探讨和政治上的多元宽容
·真想不到,事实可以这样抹杀!
·与中共进行沟通或妥协必须遵循的原则
·反对派与中共交往的五项原则
·中国走向民主是历史的必然
·对俄国保持必要的警惕
·必须十分重视教育和人的精神素质
·制止中共超限战核大战
·马英九胜选的意义和我们的希望
·制止中共用核大战毁灭人类
·政教分离的“政”指的是国家,政权和政府,不是指政治
·告别革命派是共产党的镜像孪生复制品
·必须为共产“革命”正名
·什么是中国目前最大的敌人?兼与洪哲胜先生商榷
·当代的战争根源究竟在哪里?
·反对把责任推给老百姓
·古谜脸皮是否厚了点?立档以存照
·再谈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
·徐水良跟帖答张三一言先生
·评马英九谈话《六四不翻案,统一不能谈》
·普通政治不可能和意识形态分离
·忍不住讲一点——答张三一言先生
·中共的特务活动及其对反对派的控制
·关于自由主义问题的一些看法
·努力分清盲目爱国主义民族主义理性爱国主义民族主义的界线
·中共情报机构对付反对派的两极策略和三步大棋
·胡安宁简历及给中共情报机构的二个电邮
·重视中国民主变革的决定性力量农民
·简评递进民主制
·中共贪天之功为己有
·中国问题的哲学思考
·中共用特务控制反对派
·关于左右概念和自由主义概念
·保障错误思想的言论自由及相关的宽容态度
·简评秦晖先生《中国现代自由主义的理论商榷》
·进口西方垃圾文化的教训和覆辙
·不要越搅越臭
·建议多数民主党朋友不同意见转入内部讨论
·读胡星斗教授三篇文章
·谈甘地主义并奉劝中共不要把事情做绝
·近来发表部分观点汇编
·防止误导!
·西方人权,与上帝和神权没有关系
·继续清除“告别革命”伪改良主义的影响
·继续清除“告别革命”伪改良主义的影响(修改稿)
·胡锦涛到访纽约
·简评纽约抗议活动
·重发两篇文章修改稿
·简评李敖北大演讲
·近来部分短评观点汇编
·李敖北大演讲的骂和帮
·李敖清华演讲无耻吹捧中共摘录
·太石村的抗争经过说明什么?
·到工农中去
· “归队老同志”李敖和台湾危局
·拉大旗作虎皮的自由主义
·坚持理性激进主义的正确策略
·中西"上访"简要对比
·全国无数“太石村”呼唤革命
·为“自由化”平反
·神六,胡安宁内奸面目的又一次暴露
·向忘我献身的朋友们学习
·“黑狼、白狼、眼镜蛇”
·不废除中共领导特权,就绝没有民主
·当代中国无法学也不能学甘地主义
·消除革命恐惧症,为革命呐喊
·抛掉幻想,做好准备,迎接革命
·驳世界日报胡说八道的亲共汉奸理论
·与吴国光先生的一点不同意见
·不要对法律斗争抱不切实际的幻想
·对胡安宁(余大郎)《中国及中华民族考》的三点诘问
·关于传统文化语言文字和民族的几篇短文
·民运早期文稿:《反对特权》
·民运早期文稿:《关于理论问题的问答》
·从地图和工程制图谈起
·民运早期文稿:致红旗杂志编辑部的信
·中共的保守惯性和胡锦涛的权术家性格必然导致中国大乱和共产党灭亡
·立足自己,操之在我
·认真揭露拉法叶案中共江泽民集团犯罪事实
·松花江污染事件再一次宣告中共“基本路线”的破产
·大家都来呼唤和准备革命
·就网上有关语言文字讨论,谈一些本人的浅见
·台湾选举简评和选后趋向预测
·中国大陆反对派在台海问题上的四种策略
·以革命反抗中共屠杀
·[评论]:忍无可忍!
·胡锦涛温家宝必须尽快向全国人民作出交代
·以暴抗暴、以暴制暴的原则
·关于宗教和信仰问题的一点意见
·关于阶级、国家等若干问题
·獄中舊文:批判“四個堅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64天网披露中共转型计划


64天网专辑:未来中国转型大家谈集锦


   

(披露中共与刘晓波等花瓶民运假反对派合谋假转型)


   

   64天网网址:
   
   http://64tianwang.com/index.htm
   
   
   首先,第一部分:勾画中国民主转型图画,三妹也说说:
   
   
   那个曾对高智晟棒喝 “国家敌人”的、後来突然在纽约出现的、全
   家在生活昂贵的纽约扎根落脚的,又被大家公认为中共特务的刘路
   (真名李建强),发表了一整套中国将民主转型的发展方向(见下面
   第三部分),很值得一读。他们一路地炒作下来实属不易:零八宪
   章、刘晓波入狱、刘晓波得奖,下一步就是政治和平转型。
   
   刘路给我们勾画出一幅莺歌燕舞的中国民主图画:中国民主转型历经
   数月飞快成功,全国上下一片欢腾,人民为转型热烈高歌,由所谓搞
   工运的工人领袖吕京花领唱《同一首歌》和《难忘今宵》。一个由刘
   晓波领导的党(就先叫它民主党吧,徐文立主席王军涛王有才的就委
   屈一下啦)上台执政,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当选为国家总统,刘
   路第一个被刘总统委任为国家安全总署署长,专职剿灭反刘晓波的早
   已被边缘化的革命灭党派(主犯徐水良,要犯刘三妹等十九个反刘信
   签名人),在野党共产党和解共生。然后是全国电视台铺天盖地的宣
   传:中国终于民主转型啦!报纸一个声音地为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总
   统歌功颂德。《人民日报》转型后还叫《人民日报》(意味着真正属
   于人民了),头版头条重登作家北明的《为中国干杯!》,这篇文章
   掩盖了所有刘总统的劣迹和他低劣人格的严重缺陷,能够起到感动和
   鼓动全国人民的巨大作用,因为宣传有功立马被刘总统任命为宣传部
   部长(民主国家没有宣传部,但是刘总统领导的转型后的民主中国需
   要宣传部,这是必露的马脚之一)。得益于共产党产业化经济政策雨
   露的全国知识分子们都转而众口一词地山呼海啸般为刘总统举杯哈
   呼:哈——维尔!中国的哈——维尔!作家余秋雨热泪为刘总统呕诗
   一首《颂晓波歌转型》。前任总理温家宝一个食指指向天空,一字一
   拖腔地慢慢地说,中——国——和——平——民——主——转——
   型——的——成——功——是——共产党——呕心——沥血——炒
   作——的——成——功!
   
   最后,口吃的刘总统结巴、巴结地说:感感——谢谢谢——共共共
   共——产产产产产——党!
   
   
   其次,第二部分:暴露中共最初设想,三妹也说说:
   
   
   刘路在下面他的文章中说的中国民主转型就是指习近平当总统,他当
   大法官,这是哪门子转型?这种转型就是胡温那一拨共产党下,习刘
   这一拨共产党上的转型。共产党就是这么玩和骗,把你们全玩、骗
   死。海外民运早就都成了玩、骗的运动。我想先说明一下,中共国安
   派出到海外的特务有两个特点,一是他隐瞒自己的身份,二是他从不
   隐瞒他的观点和想法,因为他需要以传播和误导来影响别人。而且,
   他的观点很可能是中共国安指示他说的。所以,中共强大的国安部就
   更不会隐瞒自己的想法和设想了。对此,很多民主人士的思维有偏
   差,民主人士总认为我们站在正义一方,他们是邪恶一方,所以他们
   会躲躲藏藏。其实不然,他们从来不认为自己是邪恶一方,也从来不
   躲躲藏藏。他们在说出自己的设想和打算时所表现的坦然和毫不掩饰
   都说明他们自视自我强大和正确,不把弱小的对方放在眼里,表现的
   是一切都在它的计划、捏拿和操纵之中的牛气。
   
   其实,由中共来领导海外民运是中共在一九九四年前后的计划和设
   想,经过十几年的经营,现在做的非常成功——共产党很会利用人的
   见利忘义的弱点。现在不是有人就在反驳仲维光说,你仲维光写了一
   百多篇文章不是都属了名了吗?不是也为名吗?他还胡搅蛮缠地说出
   不少名利并非万恶之源的歪道。这里我有点走题,现在回来。
   
   我怎么知道中共在一九九四年前后就计划和设想领导海外民运的呢?
   是张先梁先生(笔名沈默,上海的民运人士)在一九九四年告诉我
   的。那年夏天我父亲去世,我和先生送我妈妈回国。我们不知道我先
   生还在中共黑名单中,以为八九民运已经过去五年,其实共产党的黑
   名单是只加不减的。北京机场海关在电脑屏幕看到我先生的名字当时
   就让我先生等一下他去请示领导,当然最后还是让我们进了关(特别
   说明,他们没对我们提出任何悔过要求)。那次我们帮助张先梁带回
   一包邮件,他说是上海民运的材料,他托我们到北京后把邮件寄到上
   海,他从海外寄恐怕被中共劫持(那时没有网络,所以与国内民运联
   系很麻烦)。我们对此非常重视,到京第一件事就是寄邮件,以防夜
   长梦多,以防我们住下来国安再来找我们的岔,不过到最后我们回美
   也没人来找我们的岔。我一直对这个有点纳闷,总问我先生,为什么
   我们出国后的第一次回国他们没找我们的岔?八九年六四前后我们可
   都非常积极地搞民运。我先生回答说,国安早就把它黑名单上的人的
   性格和背景分析了解得比你自己还清楚(比如它会找个民运特务给你
   打个电话,谈谈天,就知道你是什么性格的人。我这里可不是指的王
   什么才给我打电话啊),它知道我们这种老油条把共产党看得透透
   的,文革也经历过了,反革命也当过了,劳改也改过了,现在是吓也
   吓不住了,骗也骗不住了,引诱利用也很难了,就放弃了。这种回答
   逗得我笑。但后来我与和祥兄聊天,还真从他那证实了这个回答。中
   共国安就把他调查了几个来回,连他的中学同学都问了,他们最关心
   的就是他的性格。这回我走题可走远了,再回来。
   
   回美后,我们与张先梁聚会,他高兴地告诉我他的朋友已经收到包
   裹。他还告诉我们,其实他还有一个朋友(民运分子)和我们前后回
   国,但是考虑来考虑去他没让那个朋友带这包材料。他料到那位朋友
   一定会被国安找去问话。果不其然,国安真的找他问话了,但是问话
   的内容却是谁也没料到的。首先,国安一点都不隐瞒他们的打算和观
   点,开诚布公地说,他们打算安排由他们选的民运人士来领导海外民
   运。他们问了这位朋友有关海外有名的民运人士的情况,问谁谁谁是
   否会接受与中共合作做海外民运的领袖。
   
   张先梁说了几个国安问到的人名,我都忘了,只记得肯定问了张先
   梁,但是他们知道张先梁是个死硬的反共人士。问没问王军涛我不记
   得了,那时王军涛已经出来了。後来我才知道他是提不起的豆腐,中
   共要用他可能也会考虑他的能力不行。我记得他们还问了曹长青,问
   了后又自说自话地否决说,曹长青搞台独我们不能接受。他们问了几
   个人名后,最后认为辛灏年最合适,因为他是主张统一的。这里我忘
   记了一个关键的细节,就是这个朋友是回的北京呢还是上海,所以我
   不能肯定这问话的国安倒底是北京的还是上海的。以后可以再问问张
   先梁。
   
   不过现在看起来,国安并没有树立海外的任何民运人士当领袖,而是
   从国内派了自己的国安特务来海外暗中领导。另外,它还使用渗透和
   收买的手段使民运全变色。投共的民运分子自然不少,因为名利乃自
   然人性(北京有知识人如是说)。暗中的领导人是谁我们现在很容易
   猜到,反正不是刘路,他是个小不拉子。这是十几年前的事情了,现
   在已经没有必要保密了,况且中共已经做成功了:从零八宪章到刘晓
   波得奖。当然我不是说,中共有意要刘晓波得奖,而是它知道诺委会
   要对西方国际社会和世界有个交代,不能总不给极权统治下的中国人
   授奖了,中共也不能老阻止一年一次的诺贝尔和平奖,权衡之下,中
   共只能默契刘晓波。下一步就是他们表演转型啦。
   
   发表这篇后收到羊子来信,附在这里:
   
   三妹好:
   
     关于中共领导海外民运的年份,我可以佐证,记得93年初王若
   望访问台湾时,在台北国策研究所拜会中华民国政要中,就有人提
   到,最近中共方面,要通过派人到海外领导民运,以便分化民运,瓦
   解民运,打击民运。快二十年来,你的描述,证明中共卓有成效。
   
   羊子  10/11/10
   
   
   最后,第三部分:请看徐水良与转型特工(民主转型的特殊工作者)
   刘路的讨论:
   
   网路文摘—4998
   
   让软骨头和平奖为中国民主事业铺路
   
   徐水良
   
   2010-10-10日
   
   诺贝尔和平奖授予当代中国最著名的软骨头,这当然是诺贝尔历史上
   的一个大笑话。而且,未来的历史,还将会揭示更加可笑的真实情
   况。诺贝尔和平金奖评奖委员会和固执己见一意孤行的哈维尔先生,
   必定会不同程度地以自己的名誉,为这个笑话垫底。
   
   但是,另一方面,这个笑话,对中国民主事业,不能仅仅把它看作一
   个令人哭笑不得的笑剧;同时应该把它看作一个伟大的喜剧。因为,
   中国民主事业,是一个伟大的事业,即使中国当代最著名的软骨头,
   一个代张祖桦受过的人,也能够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为中国民主事业
   作出贡献的其他人,当然更加具有得奖资格,具有这样资格的人,几
   乎成千上万。中国民主事业的伟大、崇高和壮丽,可想而知。
   
   写到这里,看到共舞台刘路先生的一个帖子,很有意思。所以转变我
   原文的写作思路。把这个帖子和我的跟帖,适当整理后,全文放在下
   面:
   
   ---------------
   
   刘路主帖:反刘派目光短浅,被仇恨和嫉妒迷住了眼睛作者:刘路
   2010-10-10 06:05:41
   
   说了半天,无非是因为刘晓波获奖断了你们革命派成为民运主流的梦
   想。其实,就是没有这个奖,你们也是民运中的支流,早已经被边缘
   化了。
   
   刘晓波获奖传递出一个信息,中共内部的分裂已经表面化,中国的民
   主化和平转型,很快就要启动,你们所谓的温和派实际上也就是务实
   派,很快就会在国内掀起新一轮民主维权运动,这个运动与中共高层
   寻找出路的力量一旦形成战略协同,中国的转型就开始了。这个过程
   开始可能艰难一点,但是一旦开启,转型可能几个月就完成了。
   
   在海外鼓吹革命的徐老们,你们就等着看好戏吧。
   
   ---------------
   
   徐水良回帖:
   
   早就预料到了,中共和你们,当然是战略协同。但要把我们全力边缘
   化,最后结果适得其反。
   
   如果连这点也看不出来,还搞什么政治?
   
   刘晓波得奖,就是你们这个战略协同的关键步骤。老实说吧,我个
   人,恰恰是希望你们这个重要步骤刘晓波得奖能够实现。所以事实上
   我与其它签名反对者略有不同,我签名反对,仅仅是立此存照而已。
   现在终于实现了,很好。
   
   实话告诉你,中共和你们,没有我们,根本不知道怎么转型。我们等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