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诺贝尔和平奖评论(5)]
徐水良文集
·转贴评轮“没有敌人”文章三篇
·今日网上跟帖
·转贴“民运”和“官运”等两文
·戏作:灯主席外传
·“没有敌人”问题争论小结
·关于没有敌人的争论文章十篇
·“没有敌人”争论文章选(6篇,2月6日晚)
·2月7日没有敌人争论文章
·捍卫启蒙成果——我们的作战意图
·转贴到查报告:民众武力抗暴的必然性
·劝告陈尔晋,没人相信你,再次劝你到此为止!
·有没有敌人争论2010-2-8日
·关于宗教批评问题答宗教盲洪哲胜
·这样吧,陈尔晋:你赶快回天堂,去向上帝要你的身份证明,好吗?
·有没有敌人的讨论(2月10日)
·没有敌人的刘晓波论敌人和战争
·胡平为自己的对立面背书
·怎样对付中共庞大的特务线人队伍
·有没有敌人争论(2010-2-11)
·网络革命宣言、按语和评论
·高智晟生死去向之谜并按语
·“海外民运”和一部分国内民运真黑
·没有敌人派的两个错误前提
·无敌论者种族主义及亲中共仇人民和两面派性格要不得
·黑白颠倒的世界—海外民运
·答国凯兄和周亚辉先生:
·驳胡平《民主就是使不确定性制度化》
·一点补充再驳胡平文章
·转贴吴庸先生优秀文章
·经典笑话——“民主就是使不确定性制度化”
·胡平笑话和牛乐吼笑话
·反对洋迷信土迷信(从胡平-普里泽沃斯基笑话说起)
·为我的理论做个广告
·客观事物、概念、用语、理性和迷信等等
·答孙丰老哥并纠正西方语言学家一个根本错误
·要了解意识科学可以从此文入手
·民主社会没有某派专政
·答孙丰:究竟概念在先还是判断在先?
·什么叫扫荡派?什么叫保皇派?
·有没有敌人是客观存在,不是主观设定
·无敌派的一个重要逻辑错误
·关于意识科学的一个说明
·转贴Leebai:再说几句仇恨和敌人-简单低级的道理
·徐水良驳王希哲胡平等
·对胡平文章的讨论(2010-3-9)
·转贴王若望先生批评刘晓波文章
·王希哲投靠共产党阵营自供状
·驳何永全先生
·无敌论者真会胡诌
·我们与无敌派属于敌对阵营(近日有没有敌人争论)
·理解民运真相的两个关键
·刘宾雁、刘刚谈刘晓波逸事
·中国失业率超过美国大萧条时期
·ZT一比吓一跳:中外税收与福利对比
·有敌无敌反复无常的没有敌人派
·我们对不同的人不同的狱中表现的态度
·目前两种思想、两条道路的斗争
·几句话简驳驳胡平草虾说法
·胡平《维权与民运》评点
·谁使民运变成无源之水无本之木的枯萎瓶花
·政治革命的绝对必须和相对必须
·张三一言徐水良与杨光等争论
·讲个简单的道理
·自由、人权、平等、民主、法治和宪政
·言论自由是“第一自由”吗?
·答张健——再谈言论自由不是第一自由
·谈一点人类自由体系的基本知识
·讲一点自由民主和宪政的最基本知识
·讲一点人类自由体系的最基本知识
·不存在不民主的又“当之无愧的宪政”
·怎样看待教师农民等集体下跪事件
·在中共压力下挺住或屈服问题
·关于民主党临委会一事的说明
·答胡安宁两则:撒谎成瘾和虚虚实实
·现在不可能建立民运统一战线
·写给上海公安国保(两则)
·谴责郭台铭、抵制富士康
·郭台铭应该受谴责
·徐水良与洪哲胜关于富士康问题的争论
·富士康消息、传闻和评论(5月27日)
·中共开始封杀富士康信息
·驳扬光、洪哲胜
·富士康信息和评论(5月29日)
·富士康消息和评论(5月30日编)
·富士康跳楼事件和近来罢工浪潮
·中国人逻辑思维能力低下吗?
·支持张三一言评点韩一村
·温和与激进相互转换的一个普遍性规律
·关于民主党组党的几件事(答王希哲胡安宁)
·21世纪建国纲要(重发稿)
·高耀洁女士说得非常对,就是要实行正当防卫
·反对派圈子水平竟然还不如你?——再答韩一村
·又驳韩一村
·关于粤语保卫战的讨论
·你们称精英,真精英要羞愧得跳河了
·是制度问题而不是讲不讲道理的道德问题
·对茅老文章第一节谈点不同意见
·为批评茅老文章答张健
·反共还是反暴民——答茅老、驳扬光
·驳洪哲胜
·张三一言和徐水良驳许知远《暴力的诱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诺贝尔和平奖评论(5)


评论四则


   
   目录
   1、张汉废:对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一点看法

   2、王藏:刘晓波不配诺奖──为中共续命就是破坏世界和平
   3、飞鸿黄:祝贺刘晓波获奖
   4、萨刘邦:东方红太阳升,中国出了一个刘晓波!
   
   
   
        1、对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一点看法
   
             张汉废
   
           2010年10月9日
   
   
   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消息成为这两天的焦点话题。使得华人世界沸沸扬扬,几乎普天同庆。首先我拥护诺贝尔和平奖评委对中国事务的关心;我也很高兴刘晓波能够获奖。但我不是为普通同庆锦上添花,我是想谈谈刘晓波获奖对将来20年中国自由,民主运动以及反对运动带来的负面效果甚至可以说危害。这要从几方面来说。
   
   首先看看刘晓波《零八宪章》产生的背景。2008年7月1日奥运之前发生了震惊中共的杨佳事件。还有三鹿奶粉事件。虽然因为奥运暂时被压下,但在奥运‘金牌第一’这种兴奋剂药效过去之后这些问题又重新回到现实当中。中国反抗的压力很大,杨佳的‘一个人正义’马上要形成连锁反应,杨佳挑战中共合法性的行为刚刚在中国蔓延。在11月26日杨佳二审法庭外有人高喊‘打倒共产党’。而在这个时候刘晓波,余杰等及时送上几篇谴责杨佳的文章。他们文章的中心思想是:杨佳是暴徒;我们要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反抗。当这些行为还不够的情况下2008年12月10日公众的视线奇迹般被吸引到著名的《零八宪章》上。中共一改秘密抓捕异议人士的做法而高调抓捕刘晓波,余杰,及假封锁《零八宪章》。
   
   而其宪章承认了中共合法性,肯定中共经济建设成就,是在专制下等待中共赐予民主。《零八宪章》的基本内容与1977年包括哈维尔在内的捷克《77宪章》极其相似。这也是哈维尔极力推荐刘晓波的原因。刘晓波的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反抗的主张也同时深得达赖喇嘛的认同,所以达赖喇嘛也力荐刘晓波。
   
   第二,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背景。中国近30年来越来越受到国际的关注。中共所做的重大事件包括:三峡,奥运,神五,六,七上天等都力图让世界和国内承认其合法性。同时世界也没有忘记对中国政治制度,法律,人权等方面的关注。中国的异议人士也多次进入诺贝尔和平奖的提名和入围,像魏京生,胡佳,高智晟等。诺贝尔和平奖研究主任盖尔.隆德斯塔德(Geir Lundestad)说明:诺贝尔和平奖的传
   
   统是给世界各国推动和平的异议人士。中国30年发展经济之后,但没有任何政治改革。研究诺贝尔奖的历史学家斯文(AsleSveen)评论到:
   
   给中国的持不同政见者颁奖的确是时候了。在2007—2012年间中国异议人士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潮流和趋势是任何人也阻挡不了。那么在众多被提名的人当中谁获奖对中共的威胁和打击最小呢,答案只有一个刘晓波。
   
   第三,中共是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的政治推手。1989年因为天安门屠杀诺贝尔和平奖评委要颁奖给达赖喇嘛。中共非常强硬的阻止,抵制,但没有成功。盖尔.隆德斯塔德(Geir Lundestad)透露:政府试图影响和平奖的颁发并非不正常。每年都有不同的国家告诉我们应该颁奖给谁;不应该颁奖给谁。他同时还透露2008年胡佳被提名,入围时,中共就干涉。盖尔先生和评委没有公开这种干涉的内情。但我们完全可以推断中共不会像1989年那样愚蠢而采取强硬手法。他们现在采取的外交方法会像对奥委会那样进行收买。其结果2008年胡佳落选。中共预感到近几年诺贝尔和平奖非中国人莫属,他们当然最希望刘晓波能当选。
   
   看看中共今年以来又一波一反常态的做法:2010年6月7日中共外交部副部长傅莹访问挪威时在领馆特意会见盖尔.隆德斯塔德。威胁如果给刘晓波颁发和平奖将会严重影响中挪关系。贺国强在今年6月访问挪威时强烈反对给刘晓波颁发和平奖。外交部发言人姜喻在最近的新闻发布会上明确反对颁发和平奖给刘晓波。中共,胡,温以及他们的智囊现在已经变得越来越聪明了。温家宝近期曾多次提到中国政治改革谎言,但他所提的改革是为了他们所谓的经济成就保驾护航也就是他们的政权来保驾护航。再了解一下傅莹在英国的一系列表现就知道她不会笨到犯如此错误。中共在和平奖的问题上一反近年外交常态的举动是在不得已的情况下有意促使刘晓波获得和平奖。
   
   第四,刘晓波事件对中国未来的影响。其正面影响是会让很多人知道刘晓波,会了解到一些真相。在国际上一个和平奖获得者仍在中国的监狱中关押也会对中共产生压力。这种影响和压力中共在国内总是能够控制。更可以用所谓的经济成就迷惑中国人使其在中国能够具有合法性。而杨佳事件在中国社会所产生的效果对中共的威胁是最大也是中共最惧怕的。杨佳在法庭上的言论足以震撼中共。中国最需要世界诺贝尔“正义奖”的获得者。一个杨佳的正义胜过一百个刘晓波的和平奖。在中国当正义与和平有冲突的时候那么我们应该站在那一面?刘晓波引导中国人选择放弃正义。刘晓波,宪章以及“没有敌人”的最后陈述都是为了帮助中共灭掉杨佳而来的。刘晓波更给杨佳设想出一条维权之路,那就是网络上访。(请参考刘晓波的文章,恕不重复)。从现在起10年或20年内刘晓波或许成为中国反对运动的精神领袖。它也基本上规定了未来至少10年中国自由,民主,和反对运动的模式和走向。中共政权多存在一天中国就要有接近一万无辜的生命死在中共邪恶政权之下。面对以枪杆子出政权为指导思想的流氓政党,不知道还会有多少天下无敌反对者等待盼望中共施舍民主;多少前仆后继的上访者期盼着皇权开恩;多少冤魂放弃尊严温顺的等待中共的屠刀。本来自由,正义就没有在脑子生根的中国人的社会仅有的一点希望也被灭掉了。
   
   
   
     2、刘晓波不配诺奖──为中共续命就是破坏世界和平
   
             王藏
   
   
   近日我发表声明对被签名支持刘晓波获诺奖一事予以澄清,撤回签名,并表述了我对刘的看法。后来看到一些同仁也纷纷发文揭露了这“支持骗局”,也要求撤回签名,以保对良心的负责。
   
   如不是签名信中意外有我的姓名,我不会劳神声明,目前我根本没心思和时间也不愿提起让我反感的人和事;如不是此声明发出后引起一些“同仁”的刻意刁难,我也暂时不会写此短文再次重申我的立场和看法。
   
   我对刘晓波从没有好感,不管哪方面。举个例:六四问题上,污蔑六四掩饰中共罪恶赞扬邓政权,且又以“四君子之一”和“代言人”自居;维权问题上,没有参与任何实际实地的维权光停留在书斋和文字上,且又以“维权领袖”自居自傲;对待同仁问题上,竭力党同伐异排斥知行合一的可能危及自己“地位”的好男儿比如高智晟;文化问题上,模仿鲁迅和李敖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地贬损中华文化,狠批所谓民族性和劣根性;对中共问题上,他 “没有敌人”,“监狱人性化”,其实他一直是中共的“体制外传声筒”和如王若望先生讲的“中共的续命特技气功师”;对待法轮功问题上,一直有意绕开中共迫害法轮功问题,其团伙甚至还大肆攻击《九评》,“揭露”说“退党数字没那么多”;文章行文上,没有真诚感和文学性却偏又故意表现真诚感和文学性,读起来的感觉很别扭;关于谦卑和宽容问题上,一直不谦卑不宽容却又在文中赞颂谦卑和宽容,其实是要不明真相和眼光低的读者谦卑宽容匍匐在他们的所谓谦卑之下……等等。
   
   此上一段话录用自我给一位挚友回信,我把对刘大博士刘大影帝的看法简述如此,以书面形式对一些人作出回应。以后若有兴趣我会专文对刘大影帝及其所代表的思潮和严重危害进行严肃分析,届时欢迎批阅。
   
   有人对面曰:“如不支持刘晓波和零八宪章,你就不是民运的同路人!”
   
   俺答:“对头,我根本不是刘晓波的同路人。我是底层受难受害者的同路人,我是一切有高贵人格道德及明亮人性的中国人的同路人。”
   
   有人再问:“民运需要团结,不要窝里斗?!”
   
   俺复答:“民运不是一个人或一撮人的名利场,刘晓波根本代表不了中国民运和中国维权,中国民运就被这伙伪精英垄断和毁灭了20多年。每一个中国人都是民运的参与者,只要他站起来抗争。最喜欢窝里斗的最忌讳别人窝里斗最喜欢给他人戴窝里斗的高帽子。”
   
   有人三问:“人家还在牢里面,何必如此刻薄?”
   
   俺三答:“高智晟郭飞雄胡佳严正学等等吾师吾友及无数上访人士无路可走只能走到牢狱中的屁民感受体验不到监狱人性化,我就算死也不会刻薄他们,而刘大影帝鼓吹中共监狱人性化狱警也不会把他当敌人想必他在里面悠哉乐哉还窥视着诺奖动态对我等'非主流话语'是嗤之以鼻的,阁下何必如此费心操心他的心理承受能力?”
   
   有人四问:“刘获诺贝尔和平奖对中国的民主化进程有益无害!”
   
   俺四答:“非也。历史上获诺奖但对本国民主自由化不起鸟用的大有人在,况且在中共及其体制外合伙人的共同阴谋导演下真把诺贝尔和平奖利益交换给刘大影帝,那对中国的民主自由化进程真是一个灾难,对广大若干良知人士和底层苦民真是一种无法抹杀和掩盖的侮辱。况且,届时掌握更多话语霸权的刘大影帝不单要没有敌人,更要和薄熙来比唱红歌啦,甚至吼出毛主席江主席胡主席温总理万岁也不一定,当初他不是在虚伪的忏悔中大肆批判六四学生不理智,削弱了对邓爷爷政权的信心吗?”
   
   有人五问:“诺贝尔和平奖重在和平,难道是要挑起对立和争端吗?”
   
   俺五答:“重在和平不假,但不是共产党所注释的「和平」。所谓和平不是束手就范,而是强调与反人类的邪恶势力抗争。就算是非暴力,它强调的也是抗争,而不是妥协。中共最害怕有人与它对立和争端,最喜欢强调和谐和稳定。照此理,那所有党组织都有获诺贝尔和平奖的资格了,特别是维稳办、抓访民机构、监狱、精神病院……,诺贝尔奖委员会的老人们干脆把和平奖颁发给中国共产党和中共国政府岂不是最好?对抗专制极权,就是真正的维护世界和平;试图为中共续命,就是破坏世界和平。”
   
   有人六问:“只要共党能改,人权的旗帜能飘扬,谁执政不也一样吗?”
   
   俺最后答:“永远跪着的太监和奴隶就是这么想的,可结果还是只能是太监和奴隶。马列主义共产主义若是好东西,世界上无数国家为什么都选择了「资本主义」和民主宪政,抛弃并抵制马列主义共产主义?世界人民都傻蛋啊,最后只有中共最后这堵柏林墙在挣扎!共党能改,你真是污蔑地球人的智商了;人权的旗帜能在专制极权的天空下飘扬,你真是污蔑中国人的智慧了。算了,话不投机半句多,就此打住。”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