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刘晓波诺贝尔奖评论(4)]
徐水良文集
·答王希哲等网友
·解决宗教等信仰问题要有全盘战略
·澄清早期民运历史
·对当前中国保守主义的批判
·点评刘军宁《撒切尔夫人的保守主义治国之道》
·关于保守主义等问题补充意见
·也谈傅萍,论讲真话原则
·也谈极权专制的本质和来源
·再谈实践标准等问题
·不赞成“台版茉莉花”提法
·宗教、科学、实践和检验
·评中共对薄熙来案的审判
·薄案分析二:称赞薄熙来说薄熙来赢了辩论的,实在太愚蠢
·薄案分析三:薄掌握高层腐败材料,是中共对薄案大幅放水的原因之一
·薄案分析四:中共为何掩盖薄家杀海伍德真实原因?
·不务正业务邪业,习近平荒唐的批评和自我批评
·简谈马列国家学说根本错误
·告诉国内网友这次海外抗议是怎么回事
·再驳伪右反对革命和民主的谬论
·第五纵队抗议闹剧的恶果
·关于何青莲女士造谣的声明
·谈组织和革命等问题
·关于革命和改良等两个问题答网友
·顺便说几句上海国保造谣
·国家是非常古老的特殊地域概念
·关于国家问题和爱国主义问题(一)
·鼓吹卖国当汉奸的人不可能是真民主人士
·部分史籍记载的数以千计的中国名称ZT
·顺便说几句上海国保造谣
·关于民族革命和民主革命问题,我的看法
·民众的反抗程度才是衡量文化优劣的一个重要指标
·用理性理念对抗非理性信仰
·现代化、科学迷信和科学教问题
·制度决定论和文化决定论并不矛盾
·《制度决定论和文化决定论并不矛盾》附件
·《制度论文化论并不矛盾》附件
·对胡平民族自治观点的批评
·关于民族自治问题与胡平的继续辩论
·台湾学运评论:我们的目标和标准是自由民主宪政法治
·国际社会对中共和台独可能采取的两种策略
·探索台湾学运国际歌背后的特殊力量
·狭义民运圈特线比例
·简评《刘仲敬:缺少土豪的世界》
·西方阻止俄国与中共结盟的可用杀手锏
·再谈刘仲敬《缺少土豪的世界》
·再谈犬儒问题-与胡平讨论
·重建乡绅制实质结果是为权贵黑社会建立基层黑社会基础
·继续与胡平讨论犬儒问题
·与共舞台网友讨论犬儒和《犬儒病》问题
·驳胡平洪哲胜似乎无的放矢的非暴力论
·三谈刘仲敬理论
·再谈宗法乡绅制度和地方自治问题
·再谈中共间谍特线问题
·诬蔑平反64口号就是帮中共脱困解套
·见好就收见坏就上是胡平的专属笑话
·鼓吹“见好就收,见坏就上”的本质
·驳曾节明,再谈权利义务,维权抗暴起义革命
·狭义民运圈的严重问题问题告诉我们什么
·写给王有才先生的一个帖子
·革命不能见坏就收,更不能见好就收
·转发网文两篇
·咒骂口暴口头革命的几乎清一色是特线
·关于中共迫害和处死自己特线的问题
·“越反越恐”的原因
·揭露真相和掩盖真相的斗争
·关于特线问题帖子二个
·答胡安宁的“霹雳手段”
·本人事先警告邓式改革必然走上歧路的几篇文章
·批判邓式改革的三篇文章
·也谈共藏矛盾和汉藏矛盾
·也谈共藏矛盾和汉藏矛盾
·继续辩论共藏矛盾和汉藏矛盾问题
·习式反腐小文革的性质和前途
·关于中共特务冒名造谣的声明
·邓小平没有真正的改革
·民主社会反对贵族及贵族制度
·为什么各种复辟倒退的奇谈怪论和梦话应运而生?
·关于贵族问题答网友问
·社会主义国家的罪恶及失败怪不得马克思吗?
·对马克思主义的概括性批评
·再談洪哲胜文章的错误
·批评洪哲胜和马克思的三个短帖
·习近平的说法不对
·当今世界的两大公敌
·驳邓榕反诬国人造谣的说辞
·用“中国多少人真懂民主”来反民主的胡话
·中共第五纵队又一个分支招安机构成立
·纠正习近平文化无高下的错误说法
·亨廷顿的文明冲突论是一种错误的理论
·简谈亨廷顿的最大错误以及文化和文明两个概念
·素质论、文化论和制度论
·也谈阶级和阶级斗争
·支持香港民众抗争帖
·共产主义曾经在人类历史上一再实现又一再破产
·中国民主后会不会分裂的问题
·也谈占中:撤,或不撤
·中共三派和民运四派对占中的不同态度
·就退场机制驳胡平
·再批胡平退却逃跑主义兼防胡安宁曾节明冒险主义
·推荐leebai先生文章五篇
·违背常识的荒唐策略——好退坏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刘晓波诺贝尔奖评论(4)

       
   目录:
   1、仲维光:我岂能与那些不依不绕踩他们的人同抬一乘轿子?
   2、三妹:刘晓波也非零八宪章的起草人
   3、三妹也说说

   4、猷子:亵渎诺贝尔和平奖的代价
   5、stong:得奖让非暴力合作到达高潮
   6、相当冷静:刘晓波获奖感言应该要有"感谢政府,感谢党……"
   7、徐水良:让软骨头和平奖为中国民主事业铺路
   8、徐水良:未来中国的转型道路
   附:刘路:刘晓波获奖与中国民主前景
   
   
   
   1、仲维光:我岂能与那些不依不绕踩他们的人同抬一乘轿子?
   
   
   十月八号上午,挪威诺贝尔评奖委员会宣布,将二○一○年诺贝尔和平奖授予因言获罪的中国异议人士刘晓波,以表彰他对「改善中国人权的努力与贡献。旅德著名学者、极权主义问题专家仲维光认为这次诺贝尔和平奖授予中国人,是国际社会支持和表彰中国民众为争取人权和民主的多年抗争,将对中国社会走向自由、民主直接产生积极的影响,同时引起全世多的人关心中国的人权问题,共同抵制中共,尽早结束中共专制。
   
   现年五十五岁的刘晓波是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讲师、作家、前任独立中文笔会主席。因参与六四事件和要求中共进行民主宪政改革等而多次被捕。现被判处十一年监禁,罪名是颠覆国家。
   
   对于刘晓波获奖,旅德著名学者、极权主义问题专家仲维光首先介绍了当天德国媒体的各种报道和评论。他说,【原声】第一德国媒体高度评价了给刘晓波,为什么?他认为第一点,是诺贝尔评奖委员会敢于迎著争议、敢于在争论中给一个在监狱中的人。这个比去年授予一个在位的总统、授予那些有权力的人,他们认为是一个变化。第二,德国媒体上在谈,授予刘晓波,在中国异议人士中已经引起争论,一部分异议人士认为刘晓波过去实际上间接为政府服务,在很多方面帮助政府打击、削弱了其他异议人士的影响和力量。第三,德国媒体的评述认为,尽管如此,诺贝尔和平奖给刘晓波,是对中国专制政权的一个大的打击。
   
   在八九年六四运动中,刘晓波曾慷慨激昂地演讲过的、甚至绝食声援过。但随后,他又在电视上公开协助中共当局诋毁六四,甚至后来还出书完全否定六四。海外民主人士普遍认为,刘晓波帮助了镇压者论证血腥镇压的合理性、合法性,起到了镇压者所不能起的作用。
   
   就在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公布的前夕,原本一份有数百人签名的《呼吁颁诺贝尔和平奖给刘晓波》的呼吁信爆出丑闻,多人发现自己「被签名」。十月一日,北京律师江天勇发表声明,撤回此呼吁书上自己的签名。他说:「我对部分人在呼吁授予刘晓波二○一○年诺贝尔和平奖的时候,总不忘贬损高智晟、胡佳、陈光诚的行为深表遗憾。当高智晟活不见人死不见尸、陈光诚一家遭凌虐至今、胡佳身患绝症仍身陷囹圄之际,我岂能与那些不依不饶踩他们的人同抬一乘轿子?」
   
   
   
         2、三妹:刘晓波也非零八宪章的起草人
   
   
   【新唐人二○一○年十月九日讯】三妹接受《纽约时报》采访谈诺贝尔和平奖得主时讲:
   
   一、刘晓波在二十年前就与中共合作,公开在电视台讲话为中共在天安门广场屠杀学生掩饰罪行。他还在一九九二年九月出版了一部名为《末日幸存者的独白》的书,书中仍然污蔑天安门民主运动,误导读者。书中还为自己在全国电视台讲话的行为罗列了数条"堂而皇之"的理由。在这本书发表后,他又写了一篇文章《我们被我们的‘正义’击倒》,更激烈地诋毁天安门民主运动,因而引发了中国三位著名作家郑义、王若望、刘宾雁的激烈反驳。作家郑义在他的文章中说,刘晓波这篇文章诋毁天安门学生运动"达到新的烈度"。他这一系列行为都是帮中共说话,是为邓小平的血腥镇压开脱罪责。
   
   二.他在去年被非法拘留近一年后,于二○○九年十二月二十三日在北京法庭审判中歪曲事实地发表了《我没有敌人──我的最后陈述》的陈词,美言中共监狱人性化柔性化,称赞中共把"尊重和保障人权"写进宪法,是"标志着人权已经成为中国法治的根本原则之
   
   一。"这篇陈词从根本上肯定中共的人权和法治,这是刘晓波二十年来为中共说话的延续。
   
   三.刘晓波三次入狱都带有作秀的色彩。他在给作家廖亦武的信中把自己说成是"监狱贵族"。而我认为,他这种"监狱贵族"的待遇是他与中共政府合作换来的。刘晓波在二○○○年一月二十三日写给异议作家廖亦武先生的信中说:"与你四年的牢狱相比,我的三次坐牢都称不上真正的灾难,第一次在秦城是单人牢房,除了一个人有时感到死寂外,生活上要比你好多了。第二次八个月在香山脚下的一个大院中,就更是特殊待遇了,除了没有自由,其它什么都有。第三次在大连教养院,也是独处一地。我这个监狱中的贵族无法面对你所遭受的一切,甚至都不敢声称自己三进三出地坐过牢。"所以,我们怎能相信他第四次坐牢是真的如高智晟、郭飞雄、陈光诚那样被中共迫害?
   
   四.当前中国最大的人权问题是法轮功被迫害的问题,中共对法轮功的非人迫害已经是登峰造极,其手段之残酷,时间之长久,大大超过希特勒对犹太人的迫害。刘晓波对这个敏感问题回避不谈,却大谈中共人权进步。他还对高智晟为法轮功办案辩护多有微词,说高智晟过激。法轮功在一九九九年被迫害,到二○○四年时,中国异议人士在法轮功问题上发生巨大分歧。法轮功问题是一个非常清楚的分水岭和镜子,谁真的在反暴政争取人权和自由,谁在拿民主运动当生意为自己经营名利,都会在对待法轮功被迫害的问题上清楚地表现出来。零八宪章的问题也在于此,它不提中国当前最侵犯人权的迫害法轮功问题,却歪曲事实地美言中共人权进步了。
   
   五.零八宪章的关键问题是,它从根本上肯定中共的人权,对共产党的一党专政的制度和罪恶避开不谈,它以一种模糊的语言下结论说"国民和国家都付出了极为惨重的代价",把受害者国民与施害者国
   
   家混为一谈,让受害者承担施害者的罪责,以此来掩盖中共极权政府迫害人民的罪恶。零八宪章还把中共的极权性质说出是威权性质,零八宪章对中共人权和它的邪恶性质的误导极为恶劣,这使它里面所罗列的十七项政治主张都成了招牌和幌子,使零八宪章成了不批评不要求的花样文章。正如零八宪章的拥护者余杰所说:"它(零八宪章)
   
   给当权者、甚至是双手沾满鲜血的屠夫们亦留出了充足的‘地步’,
   
   许多段落几乎就是设身处地站在当权者的立场上考量问题。"
   
   所以,炒作零八宪章的人把它与七七宪章相提并论,与事实完全不符合。七七宪章直言批评捷克共产党政府践踏人权,明确要求政府履行它对一九七五年所签署的欧安会协议所承担的义务:改善国内人权状况,保障公民基本人权。七七宪章形成了捷克社会以及东欧共产党国家集团中旗帜鲜明的反对运动。
   
   这两个宪章无论在基本内容还是诉求都截然不同,它们只有题目中的"宪章"两字相同。
   
   其实,刘晓波也并非零八宪章的起草人。他的朋友丁子霖在她几个月前写的一篇关于刘晓波的文章中说得很清楚,刘晓波对零八宪章不知情也没有参加起草,只是在零八宪章成稿后的后期才拿给他看。为了便于炒作,把刘晓波说成起草人,是造假。他们在《时代》周刊"年度百名全球最具影响力人物"的二百人候选名单的网络投票上也作弊,被知情人在网上爆料。
   
   这些人竟然为刘晓波争名得利花这么大力气炒作。如果真的是把中国人民的人权和自由放在第一位,那么就花些力气为被迫害的法轮功说话,花些力气为被迫害的中国底层人民说话。而不要如此热衷于追求得奖等这类表面的名利。
   
   刘晓波是一个不断地随着自己处境的变迁和利益的权衡而变来变去的人,他这二十年的表现完全丧失了诺贝尔和平奖得主所应具备的道德高度和信仰真诚。诺贝尔和平奖应该授予给有道德操守的人,如果授与刘晓波这样人格的人,是设立了错误的样板,会对中国人的道德重建产生负面影响,也会影响诺贝尔和平奖的神圣和光辉。
   
   刘晓东(DianeLiu)二○一○年十月六日
   
   
   
           3、三妹也说说
   
   
   三妹也说说:那个曾对高智晟棒喝"国家敌人"的、後来突然在纽约出现、全家在生活昂贵的纽约扎根落脚,又被大家公认为中共特务的刘路(真名李建强),在下面发表了一整套中国将民主转型的发展方向,很值得一读。他们一路地炒作下来实属不易:零八宪章、刘晓波入狱、刘晓波得奖,下一步就是政治和平转型。
   
   刘路给我们勾画出一幅莺歌燕舞的民主图画:转型历经数月飞快成功,全国上下一片欢腾,人民为转型热烈高歌,由搞工运的工人领袖吕京华领唱《同一首歌》和《欢度今宵》。一个由刘晓波领导的党(就先叫它民主党吧,徐文立主席王军涛王有才的就委屈一下啦)上台执政,刘晓波当选为国家总统,刘路第一个被刘总统委任为国家安全总署署长——专职剿灭反刘晓波的早已边缘化的革命派(主犯徐水良,要犯刘三妹等十九个反刘信签名人。),在野党共产党和解共生。然后是全国电视台铺天盖地的宣传:中国终于民主啦!报纸一个声音地为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总统歌功颂德。《人民日报》转型后还叫《人民日报》(意味着真正属于人民了),头版头条重登作家北明的《为中国干杯!》,这篇文章掩盖了所有刘总统的劣迹和他低劣人格的严重缺陷,能够起到感动和鼓动全国人民的巨大作用,因为宣传有功立马被刘总统任命为宣传部部长(民主国家没有宣传部,但是刘总统领导的转型后的民主中国需要宣传部,这是必露的马脚之一)。得益于共产党产业化经济政策雨露的全国知识分子们都转而众口一词地为诺和平奖得主刘总统举杯同庆——中国的哈维尔!作家余秋雨热泪为刘总统呕诗一首《颂晓波歌民主》。前任总理温家宝一个食指指向天空,一字一拖声地慢慢地说,中——国——和——平——民——主——转——型——的——成——功——是——共产党——呕心——沥血——炒作——的——成——功!
   
   
   
          4、亵渎诺贝尔和平奖的代价
   
            美国:猷子
   
   
   从08宪章开始,中共就在树立自己的"异己",以打压真正的维权人士和人权斗士,并利用这些所谓的"异己"在国际社会为其涂脂抹粉,混淆视听。比如刘晓波以一个"异己分子"的身份要称中共的监狱是那样的人道,就是这出戏的真实表演。只是这场戏并不怎么成功,国际社会并没有因刘晓波结巴的表演而忽视了中共监牢的惨无人道。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