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沛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沛文集]->[关不住的中国精神 从思想牢笼到监狱]
徐沛文集
·半老徐娘
·男女之别?
·墨爾本夜話
·女性与女权
·从“私生活”看女性解放
·女性经验
·问女何所思?
·问女何所忆?(修订版)
·从情妇谈起
·女性意识
·不同的惨案 相同的地方
·红星宋祖英
·与科隆缘分不浅
·出身不同流亡相同
·四次堕胎与X次恋爱
·我的洋债主
·留德手记 — 两个八月
答谢网友
·答谢网友
·批评与自我批评 — 献给网民
·读刘亚洲的公开信有感 — 兼谢各方网友
·谢谢关心
·就杨恒均作答
· 猜疑比共特危害大 -与翻墙者共勉
不知中秋是何日
·国家敌人
·不知中秋是何日
·打“虎”英雄的现代版
·在美国漫话“汉语热”
·黄祸与红祸
·纽约法拉盛
人权圣火与自由圣火
·谣言止于智者
·不要做中共的奴才—以人权的名义抵制奥运
·力不从心—辞评委之故
·与评奖相关的想法
·奥运之火可烧共魔—兼谈张艺谋与郎朗(修订版)
·法轮功让我超越苦难 (修订版)
·我的品位与提名(修订版)
修炼之初
·情奇素话(2002)
·人神之间(2002)
·成功功成(2002)
·我看江泽民(2002)
·孔老二是个大草包?
·三座大山
·三个“党代表”
·东土西天我都爱
·三种父亲
·病从口入?
·评李鹏的“母亲颂”
·声援公审江泽民
·黑与白
·透视爱情
红色渗透与德国之声
·德国之声
·德国《白玫瑰》与中共《小花》
·德国之声“丹红门”前后
·特权与女权之我见
·红色不仅渗透德国之声
·红朝“大外宣”的样本 ― 德国之声的“丹红门”事件
·诋毁何清涟的德国之声中文节目的又一伪作
·德国之声中国特派记者泽林(Frank Sieren)的来历
·“德国之声中国特派记者”泽林的来历
·抵制渗透德国之声的五毛
· 德国之声—中共渗透西方的实例  
· 同情心比才能重要 -苏雨桐之我见
天安门一代
·当家做人- 兼祭“六四”
·我看六四
·六四是土 埋葬五四
·生日随想—兼评柴玲
·坦克人与天安门
·天安门下红祸起 —献给六四英灵
·三个女人三台戏 — 我看王容芬与柴玲
·从“五七”到“八九”
·坦克人与洋五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关不住的中国精神 从思想牢笼到监狱

   
   
   2010年9月14日对廖亦武和清水君(黄金秋)都是一个不寻常的日子。前者被中共阻拦出国十多次后终于得以到德国出席文学节;而后者却在七年前的这一天突然失踪,其时他留学归国不过三个月。清水君在2003年中秋节来电话与我笑谈后,失去踪影时刚过了二十九岁生日。直到第二年,清水君的家人才收到他被中共逮捕的通知。一年后,清水君被中共以“颠覆国家政权”的荒唐罪名判处十二年徒刑。
   
   

   生在思想牢笼中的大陆人
   
   1949年以后出生的大陆人,从小就被中共关在思想牢笼中。而谁认识到这点并敢于公布这一认识,谁就会遭受中共的迫害,所以中国知识人要么像我一样流亡海外,要么像清水君一样被中共关押。
   
   清水君因出国留学而脱离中共的思想牢笼。他的杰作《鲁迅,汉奸还是族魂?》把矛头直接对准了中共打造的文坛偶像鲁迅。清水君知道“世界上最危险的事情,莫过于向独裁要民主;世界上最伟大的事情,亦莫过于向独裁要民主”。可是他怀着“失败就失败我一个,成功却是绝大多数国民的成功”的理想,毅然从自由世界回到血色中国。清水君的牢狱之灾再次向世人证明共产党绝无可能善待爱国爱民的志士仁人。
   
   
   前仆后继的爱国志士
   
   继清水君之后还有一系列中华精英被捕,其中有他的临沂老乡陈光诚。眼盲心明的陈光诚在妻子袁伟静的支持下,运用中共
   自订的法律帮助乡亲们维护自己的权利,包括生育权。可是陈光诚也免不了于2006年像清水君一样被绑架。中共还开动宣传机器抹黑陈光诚,给他扣了十大罪名,最后以“故意破坏财产和聚众扰乱交通罪”判处他四年三个月的徒刑。陈光诚一家的遭遇再一次证明凡是求真向善的人都会被中共打成敌人,遭到迫害。陈光诚挺住了红牢的煎熬,但他走出小监狱,却被软禁,不得自由,因为共产党在夺取政权后就把中国变成了一个大监狱。
   
   清水君和陈光诚都是七十年代生人,他们的事迹表明共产党可以血腥镇压六十年代生人发起的八九民运,但却拦不住天安门一代的弟弟妹妹继续挑战强权,争取人权。
   
   我的四川老乡廖亦武则因反对六四屠杀而被中共投入红牢。
   
   廖亦武生于1958年,经历中国历史上史无前例的大饥荒。至少3,600万中国人被共产党活活饿死。四川本来是天府之国,但在共产党篡夺政权后,沦为饥饿之乡。按照前中共四川省政协主席廖伯康着文所说,“四川省在大饥荒中饿死1,250万人”。廖亦武虽然饿得四岁才能走路,但好歹活下来了。而我在四川生活了二十二年,却要到了海外才知共产党掩盖的真相。
   
   1989年6月4日,以邓小平为首的共党制造举世震惊的大屠杀前,廖亦武已经以自己的文才被中共的文化部门吸收,像铁凝一样成为靠纳税人养活的文职人员,也即共产喉舌。不过廖亦武有诗人的素质,有与中共意识型态相左的文学观和审美感。所以,他虽然不关心国家大事,不愿意参与八九民运,但并不影响他撰写叙事诗〈大屠杀〉。
   
   在六四后的血雨腥风中,廖亦武不仅勇于把〈大屠杀〉录制成配乐诗歌磁带,还着手拍摄电影《安魂》来悼念六四死难者。为此中共以“反革命宣传煽动罪”抓捕廖亦武及其同伴并判处廖亦武四年徒刑。
   
   
   红牢囚不住自由的灵魂
   
   中共篡夺政权后,就不断把中国精英投入监狱。正是在红牢中廖亦武有幸遇到一位八十四岁的老和尚。中共扣在老和尚头上的帽子是“反动会道门头头”。共产党是在1950年开始以“反动会道门”之名镇压民间信仰团体和其头领。廖亦武碰见这位与佛珠、木鱼和洞箫为伍的老和尚时,已是1992年,不知中共把他已经囚禁了多少年?廖亦武正是向这位老和尚学会了吹萧。而萧像笛一样与中华神传文化紧密相连,李白有诗曰“笛奏龙吟水,萧鸣凤下空”,萧声自古是中国文人的歌喉。
   
   老和尚通过洞箫把他传承的古曲教给廖亦武,其中有一支叫〈大开门〉,已有两千多年的历史。这让我联想到我念诵的法轮功经文中的〈天门已开〉。廖亦武从监狱出来后有了文人的歌喉,所以,他说,“哪怕共产党不高兴,也得写作、记录、传播,我有责任让你们了解什么是比极权政府寿命更长的中国精神”。老和尚虽被中共囚禁,但他的精神无疑是自由的。老和尚传承的中国精神随着廖亦武走出小监狱,走入大监狱,走上互联网,并终于走到德国。
   
   2010年的中秋节,因陈光诚夫妇的电邮,因廖亦武在德国的轰动,就像七年前的中秋节因清水君的电话一样令我感慨万
   千。我相信清水君能像他们一样挺住红牢的煎熬,共同见证贵州石头的预言“中国共产党亡”。
   
   《新纪元》周刊首发
(2010/10/21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