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熊飞骏的博客
[主页]->[大家]->[熊飞骏的博客]->[“极端利己”铺就“专制”胜利前进的阶石]
熊飞骏的博客
·百年前后的中国悲剧史惊人相似?
·中国教育的“南辕北辙”
·风险中国需要勇气和大智慧
·中国的小知识分子多是资深吸毒犯
·民众一“游行”,西方就“阴谋”?
·职业道德与公民自由
·韩寒连自由民主的内涵都没弄懂还谈什么革命?
·韩寒连自由民主的内涵都没弄懂还谈什么革命?
·和尚尼姑也成郭美美了?
·专制国家的经济成就普遍好景不长
·三十年间那些不如我们的邻居为何都后来居上了?
·“韩寒远光灯”与民主是啥关系?
·官僚政客“掩盖真相”已达走火入魔地步
·马英九连任给大中国带来希望之光
·《点亮午夜的烛光》(《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五卷)目录
·熊飞骏思想启蒙论著《中国在这里反思》前 言
·中国人的“动机论”是反文明糟粕!
·  韩寒无辜!方舟子哗众取宠!
·  “反美唱红”英雄王立军去美国领事馆干吗?
·社会的进步是从“一个人的坚守”开始的
·叙利亚独裁者又要“全民公决”了?
·这是什么特色逻辑?
·关于真相、常识、逻辑的启示(1)
·中国民主改革的突破口在哪里?
·中俄联手能制止战争吗?
·还原毛泽东真相(一)(整理版)
·打黑、民生、反贪的另类解读
·还原毛泽东真相(二)(整理版)
·还原毛泽东真相(三)(整理版)
·关于“毛主席两弹一星”的辩论
·还愿毛泽东真相(四)(整理版)
·还原毛泽东真相(五)(整理版)
·还原毛泽东真相(六)(整理版)
·还原毛泽东真相(七)(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一)(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二)(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三)(整理版)
·由临沂的灭狗运动想起的?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四)(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五)(整理版)
·官僚专制才是特色中国的万恶之源?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六)(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七)(整理版)
·关于“唱红打黑”的对话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八)(整理版)
·一帮家属都在美国的“汉奸爱国贼”们?
·大在华民主问题答疑(九)(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十)(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十)(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11)(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12)(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13)(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14)(整理版)
·目标高尚就能不择手段吗?
·骆家辉是中国人民的真朋友
·“公有制”的本质就是“官有制”
·走火入魔的主流媒体
·中国没有真正的左派
·同样的专制为何一个常胜一个常败?
·拒绝政治变革才会导致国家分裂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15)
·“新闻自由”是中华民主变革第一步。
·特色中国谈“事业”真的很搞笑
·中国人只有“立场”没有“是非”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16)(整理版)
·“印第安式”与“日本式”爱国主义
·如果我们学习美国?
·美国把盟友当伙伴,俄国把盟友当奴才
·请别沦为子女成长的第一凶手
·真正推动社会进步的革命多是贵族革命
·从僵化的计生政策看中国的行业利益集团
·中国大国民为何期盼“无根之福”?
·中俄联手是弱智还是搞笑?
·我为什邡说句良心话
·一个爱好制造“假想敌”又敌友不分的民族?
·与炎黄春秋读友会关于“中国向何处去”的问答
·印度是穷人说了算的国家
·母亲高呼“中国又得了一块金牌了!”
·捍卫南沙、钓鱼岛领土要剑走偏锋
·百年中国一直没有走出义和团阴影
·文革中国的影视文化
·别把红五类出身当成滥杀无辜的执照
·权力与知识分子合谋必结出苦果
·“狭隘民族主义”是民主宪政的大敌
·中国多文痞而少思想者
·“知名人士”莫要误撞“名声陷阱”
·民主之路是“两害相权取其轻”
·把“真话”当“偏激”的特色理论
·先政治后经济的日本体制改革模式
·皇权中国基层社会的民主因素
·毛泽东的真正功绩是什么?
·毛泽东的天下被贪官毁了吗?
·中国人的英雄情结和清官情结
·钓鱼岛的“命门”在哪里?
·“中国国情”已沦为对抗文明进步的遮羞布
·现代中国为何不再有直言敢谏的良心官宦?
·钓鱼岛还未开打,我们先乱了?
·汉唐大帝国为何气吞山河
·没有任何“公平”的中国司法
·韩德强是中国式教授的形象大使吗?
·谁才是真正的“汉奸”?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极端利己”铺就“专制”胜利前进的阶石

   “极端利己”铺就“专制”胜利前进的阶石
   ——熊飞骏
   中国人一直把西方的“个人主义”误读为“利己主义”。“个人主义”的英文单词是individualism,本意是“尊重每个个体的存在与尊严”,所以本质上是“利他主义”。
   因为“尊重每个个体的存在与尊严”,西方人很关注发生在他人身上的不幸不公,且“好管闲事”为他人抱不平,对他人的苦难容易引起深刻的同情。
   电视剧《中国人在纽约》有这样一个镜头,男主人公快要破产了,可他那位深受美国文化影响的女儿却站在大街上为非洲儿童募捐?

   在西方当某个人受到不公正待遇,尤其是受到来自“公权力”的侵害时,通常情况下都会有很多知情者上前施以援手,使“权力阴谋”很难在个体身上得逞。
   因为每个个体身后都有强大的社会群体为其主持公道,权势人物以权谋私或仗势欺人时面对的通常不是孤弱无助的个体,而是社会群体的强有力抗争。
   所以政府一旦以权谋私或仗势欺人,多数情况下都会吃不了兜着走。
   专制体制的主要特征就是“以权谋私”和“仗势欺人”。当社会上的多数公民都拥有主持公道伸张正义的本能,都自觉团结起来与“以权谋私”和“仗势欺人”抗争时,专制力量就会举步维艰并最终放弃特权。
   所以在西方社会根本不可能发生强制拆迁和警察打人不受追究的悲剧。
   西人“好管不关己闲事”看上去很傻很无聊,其实是一种着眼长远利益的精明和智慧。当不幸不公发生在别人身上时,如果你不上前对受害者施以援手,那么下一个受者者很可能就是你。如果你不想成为下一个受害者,那就必须帮助前一个受害者战胜不幸不公。因为不幸不公总是踏着“倒下的个体”胜利前进的,你帮助前面的个体不被不幸不公打倒,不幸不公就无法继续前进伤害更多的无辜者。
   美国当初主动介入二战全力支援民主阵营就是着眼长远利益的政治智慧。
   二战爆发之初,美国因为两洋天险置身战火之外,成为各交战国争相巴结的贸易伙伴,因而大发战争财。单从赚钱的角度和美国眼前利益来考量,各国最好打得越厉害越好,战火蔓延得越广越好,但前提是美国永远置身战争之外隔岸观火。但当以英国为首的民主阵营遭受重大挫折,处于生死存亡的危险关头时,美国却放弃了隔岸观火发战争财的战略,挺身而出全力支援民主阵营,并因此付出了巨大的牺牲。美国“很傻很天真”吗?非也!如果美国当时不力挺民主阵营,纳粹德国就会一路凯歌,统欧洲为一国而称霸天下。一旦占有了民主阵营庞大的人力物力,纳粹德国就会拥有压倒全球一切力量的绝对优势,那时美国隔岸观火的战争财就发到头了。当民主的美国在地球上成了孤家寡人时,希特勒的坦克就会轻而易举将它碾得粉碎。
   美国参战的结果是把战火阻止在国门之外,使美国本土免遭战争的破坏。
   道理一说透就感觉很简单,可如果当初中国处在美国那样的位置,会拥有美国那样的远期智慧吗?
   记得童年时期我们曾热切地渴望美帝和苏修打起来,最好两败俱伤,那样中国就成为地球上最强大国家了。按我们的逻辑美国也应该渴望中国和苏联打起来才对,可美国人并不这么想。当苏联意图用核武器对中国进行外科手术式打击时,美国坚决反对。当时美苏关系已经缓和,中国依旧誓死与美国为敌,誓死要“解放美国人民”。美国保护自己“敌人”的胸怀是中国人至死都无法理解的。
   …………
   中国人对他人的价值认知与西方有很大的差别、“他人就是我的地狱”理念深入到很多中国人的潜意识。相对于把“利他主义”视为智慧精明的西方人来说,多数中国人则普遍浸染了“极端利己主义”病菌。
   我们不但在众人共存的社会上极端利己,甚至于把极端利己理念奉为“光辉灿烂的文化”代代相传。
   “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各人自扫门前雪、休管他人瓦上霜。”
   …………
   中国人的极端利己为专制的胜利前进铺就了牢固的石阶。
   人类文明的最大敌人不是战争和自然灾害,而是“官僚专制”。
   专制从来都是与人民为敌的,专制的实现首先也是从伤害剥夺个人的权利开始。当个人的权利受到“官僚权力”侵害时,个体力量很难与“权力集团”抗争。
   中国人对事不关己的不幸不公常常采取隔岸观火的姿态。当官僚利用职权侵害某个与己无关的个体时,我们的表现多是麻木不仁,没有外援的个体除了倒下屈服外别无出路。
   相对于远远超出个体力量的专制集团来说,单个人的抗争力量很容易被各个击破,于是一个又一个的权利受害者在“专制淫威”下倒下屈服了,被迫放弃人类与生俱来的天赋权力。
   中国人虽然数量众多,可因普遍浸染极端利己主义病菌各顾各一盘散沙,每个人在受到专制迫害时没外人施以援手;自己眼睁睁看到别人遭遇不幸不公时也满足于当“看客”。结果专制力量仗势欺人时根本不用担心会遇到群体的反抗,会感觉很安全很惬意,结果轻而易举就剥夺了中国人的基本权利。
   所以极端利己主义使专制在中国一路凯歌无往不胜。
   毛领袖就充分利用了中国人的极端利己劣根性,把一个又一个的“假想敌”打倒在地,最后把全国人民沦为满足个人私欲的驯服工具。
   下面一段文字可以概括专制力量是如何踩着极端利己者的身体胜利前进的。
   最初他们以“反革命”标签镇压了民间自治精英。我不是自治精英,我热烈拥护。
   后来他们没收了私营业主的工厂企业。我不是私营业主,我热烈拥护。
   再后来他们没收了全国农民的私有土地。我不是农民,我热烈拥护。
   再后来他们把知识分子中勇于说真话的良心精英打成“右派”,送去批斗、劳改或枪决。我不是知识分子,我热烈拥护。
   再后来全国农村刮起共产风、浮夸风,人祸酿成大饥荒,农民活活饿死三千七百多万。我不是饥民,我热烈拥护。
   再后来神洲大地经历史无前例的文革浩劫,文化人惨遭非人迫害。我不是文化人,我热烈拥护。
   再后来他们在大专院校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我不是大学生,我热烈拥护。
   最后我下岗了,现在轮到我曾经热烈拥护的“他们”热烈拥护了。
   …………
   在庐山会议上,国家主席若对蒙受沉冤的正直彭大将军施以援手声张正义,就不会有七年后自己被污为“叛徒、内奸、工贼”死无葬身之地,妻儿身陷囹圄的悲剧。
   可怜之人多有可恨之处,很多悲剧种子都是自己先前种下的。
   中国人要想战胜专制走上文明进步之路,第一步就是要清除自身的极端利己病菌。
   
   
   二0一0年十月七日
(2010/10/11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