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謝田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謝田文集]->[全球貨幣混戰中共難辭其咎]
謝田文集
·荷兰人的尊严和荷兰的商船
·中国和纳粹德国经济的对比(上)
·中共为何突然要对外企翻脸?
·中国和纳粹德国经济的对比(下)
·亚马逊进中国:丛林陷入丛林
·马克思的诅咒正在中国实现
·阿里巴巴的中美双重紧箍咒
·中共的国师们在预示着什么?
·《西方对中国的误读》的误读
·新冷战的辩论居然剑指中共
·离心离德的中共中央和地方
·90高龄的卡特总统太糊涂
·占中财阀对民主?克鲁曼差矣
·美日QE之进退对中国的影响
·北京推动亚太自贸为啥没戏?
·世贸组织即将寿终正寝了吗?
·战略管理案例趣闻:陆地鲨鱼
·評點國務院參事的錦囊妙計
·世界石油戰中的陰謀和陽謀
·世界石油戰中的陰謀和陽謀
·世界石油戰中的陰謀和陽謀
·中国经济新常态恐怕是旧的
·俄罗斯的式微和中共的服软
·百年商业智慧的创新和陷阱
·中共窃取军事科技为何难成
·奥巴马的国情咨文剑指中共
·西方的教科书有多么的可怕
·世界在丢失中国传统的美德
·中共会主动进攻美国卫星吗?
·中国整合大型国企危害百姓
·奧古斯塔的直言和忍的體悟
·五百
·中共的亞投行注定竹籃打水
·六藝之射與中國經濟的不歸
·法國電影《露西》的玄學啟示
·中国信托业刚性兑付的怪圈
·谢田:美国象牙塔内的三个小故事
·商界的卡迪拉克和罗罗难题
·世界中国学论坛的矛盾讯号
·IMF的特别提款权不很值钱
·回国创业回美坐牢的教授们
·中共政协委员为何敢这样说
·善德与巨富—金钱是从哪来的(一)
·善德与巨富 —金钱是从哪来的(二)
·善德与巨富 —金钱是从哪来的(三)
·善德与巨富—金钱是从哪来的(四)
·善德与巨富—金钱是从哪来的(五)
·善德与巨富 —金钱是从哪来的(六)
·善德与巨富 —金钱是从哪来的(七)
·善德与巨富—金钱是从哪来的(八)
·善德与巨富—金钱是从哪来的(九)
·背离韬光养晦的中国很危险
·三访台湾:家的感觉越来越强
·三访台湾:金门的炮弹和钢刀
·三訪臺灣:從中研院到區公所
·中共阅兵的心理战战术分析(上)
·中共阅兵的心理战战术分析(中)
·中共阅兵的心理战战术分析(下)
·习奥在兑现杜鲁门的预言吗?
·TPP:经济中国剥离中共之始(一)
·TPP:经济中国剥离中共之始(二)
·TPP: 经济中国剥离中共之始(三)
·TPP: 经济中国剥离中共之始(四)
·中国大飞机背后的忧患心理
·当中国的COE或CEO的难度
·财政部和发改委为何不同步
·诺斯理论为何在中国不能用
·中国人民币入篮是双刃之剑(上)
·中国人民币入篮是双刃之剑(下)
·中共能让七千万人都脱贫吗
·香港纪行:思忖还神几百万人
·熔断机制加剧中国股市的颓势
·浅议红二代的人心向背之论
·中国人为什么很难气定神闲(上)
·中国人为什么很难气定神闲(中)
·中国人为什么很难气定神闲(下)
·插入共产国心脏的美军基地
·川普经济政策击中中共软肋
·房地产最后的疯狂逼近中国
·人类社会面临颠覆性的巨变
·央行救急突显中共治国无力
·美国南方的甜茶和冰茶文化
·大卫‧萨尔纳的《人类贪婪史》
·格查蓝‧达斯的《做好人之难》(上)
·格查蓝‧达斯的《做好人之难》(下)
·川普外交政策再击中共软肋
·中共会顿灭还是渐灭的思辨(上)
·中共会顿灭还是渐灭的思辨(下)
·川普能不能让墨西哥来买单
·从气定神闲进步到心领神会
·中科院院士怎么能那样呼吁
·瑞士的实验和地球人的实验
·中共构陷西方银行实在愚蠢
·中共智库对印度崛起的误读
·英国迟早还要再度回归欧盟
·美國為何不加入海洋法公約(上)
·美國為何不加入海洋法公約(中)
·美國為何不加入海洋法公約(下)
·中共形象广告和党语言特征(上)
·中共形象广告和党语言特征(下)
·美国要伟大中国求强大之谜(上)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全球貨幣混戰中共難辭其咎

   全球貨幣混戰中共難辭其咎

   金錢和利益,從來都是國際軍事衝突的驅動力。全球貨幣若陷入混戰,中共恐難辭其咎。圖為德國德雷斯頓的軍史博物館內歐元硬幣和一戰中的炮車模型。(AFP)

   全球貨幣混戰中共難辭其咎

   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教授University of South Carolina Aiken

   文 ◎ 謝田

   世界陷入貨幣混戰,看來不是它是否會發生,而是它會何時爆發、全面爆發後的破壞力會多大的問題。發達國家與新興經濟體不約而同,都使出壓低幣值的做法,實施貿易保護。戰略學家擔心,三十年代的大蕭條可能全球重演。因為通訊和交通的長足發展,人類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在經濟上高度融合,而全球貨幣戰的災難性後 果,會迅速在世界蔓延。

   各國政府壓低本幣

   美元對幾種貨幣的匯率最近都跌至新低,使各國政府競相壓低本幣匯率,以保護就業、保持出口優勢。人民幣和美元拉鋸時,其他國家也受到影響。中國所謂的一籃子貨幣,其實只是障眼法,人民幣同美元實質上仍然掛鉤。當韓國、巴西、澳洲和日本的貨幣對美元升值時,同時也對人民幣升值。其結果是直接降低了這些國家產 品的競爭力,也增加了這些產品進入中國的難度。

   因而,操縱貨幣使之貶值,成為各國促進經濟而採用的新武器。發達國家如日本和瑞士,發展中國家如巴西、泰國、和哥倫比亞,以及中等發達國家如以色列和韓國,都在試圖壓低本國貨幣的幣值。這個「競相貶值」(competitive devaluation)的怪象,是一場以自殘為代價的貨幣戰。雖然戰爭的目的是恢復本國經濟,但其後果,則是全球經濟復甦受到危害,最終各國經濟也深受其害。

   新廣場協定的希望?

   各國政府一邊努力保持本幣不升,一邊準備迎接貨幣戰。而銀行家和投資界則指望,政府能更有所做為。有人提出簽訂一個協議,類似廣場協定,來解決美元下跌的問題。

   美國、日本、法國、西德和英國1985年在紐約的廣場飯店簽署了廣場協議(Plaza Accord),干預市場,讓美元對日元和馬克貶值,以減低美國貿易 赤字,走出當時的衰退。隨後的兩年內,五國央行投入一百億美元(相當於今天的兩百億),使美元兌日元貶了一半。因貶值是事先公告、有序進行的,沒有造成金 融市場的波動。當年的協定對減低美國對西歐的赤字卓有成效,但對減少對日本的赤字卻效果不佳。這是因為,對日赤字是結構性的,不是單一的由貨幣政策造成 的。1987年簽訂的盧浮協定(Louvre Accord),制止了美元的進一步下滑。

   但在今天,新的廣場協議是不可能的。當年的簽字國有遵循協定的意願,有共同維護西方共同市場和經濟的共同利益。如果今天再將涉及貿易赤字和匯率的國家拉到 一起,就必須涉及中國。而中共是不會有誠意去促成一個類似的協定,來鞏固美國的金融和經濟地位的。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總裁斯特勞斯‧卡恩 (Dominique Strauss-Kahn)也說,現在不可能有新的廣場協定,時代已經不同了。

   貨幣戰爭威脅的源頭

   英國輿論認為,貨幣戰爭不是空穴來風,會威脅全球經濟復甦。世行行長佐立克雖然不認為會進入貨幣戰爭的時代,但也同意氣氛非常緊張。11月韓國首爾G20 峰會召開前,貨幣戰的陰雲會越來越濃。但如果追究下去,看貨幣戰的源頭,人們不難發現,它肇始於中共治下的中國,是中共超限戰的一環。

   巴西財長警告說,貨幣戰對巴西構成了威脅,削弱了它的競爭力,所以巴西不會坐視不管。實際上,這種考量是中共一貫的出口創匯和出口導向政策的延續。在美歐 長期壓力下,中共一直拒絕改變。甚至,在這一政策威脅到了中國民眾的利益、加劇了中國國內的通脹之際,中共仍沒有一絲鬆動。

   這一做法的後果,是讓其他發展中國家意識到,他們如果不有所做為,就會被中國產品永遠排斥在發達國家市場之外,甚至他們本國市場也會變成中國產品傾銷的對象。無可奈何之際,他們也只能像中共一樣,加入貨幣市場「壞小子」、「壞榜樣」的行列。

   發展中國家這些年來,都在看中共的做法,也在看美國的反應。美國瞻前顧後,遲遲未動,給世界發出了錯誤的訊號。其他國家看到中共的壞榜樣,看到鬧事的頑童 不但沒受到懲罰,反而繼續有(貿易)的糖果吃,大家就都不願做好孩子了。所以,救市、干預匯市的方法,紛紛出籠。因而,全球貨幣如果真的陷入混戰,中共恐 怕難辭其咎。

   貨幣戰的熱度會升溫

   美國呼籲各國建立「有效的多國機制」,以解決人民幣問題。中共在港喉舌則挑撥說,歐洲在掉轉槍口,炮轟美國引發貨幣戰。中國總理在中歐工商峰會上遊說,希 望歐盟國家不要跟美國一起,壓迫人民幣升值。貨幣戰中,美國需要歐洲的支持,中國則採取各個擊破的策略,圖聯歐抗美,在希臘撒銀子買不值錢的希臘債券,也頻頻向德國示好。

   如果歐盟各國現在還使用各自貨幣,沒有統一的歐元,中共的策略可能是有效的。除了美國的盟友英國,歐洲國家不管是法國還是德國,都有被收買的可能。但因為歐元的實行,中共合縱連橫的策略,看來很難奏效。

   中國學者認為,國際貨幣戰中,中國「孤掌難鳴」。準確的說,應該是中共「孤掌難鳴」。中共首腦承認,中國出口企業的利潤在2~5%之間;所以,如果人民幣 升值20~40%,中國出口企業將大量倒閉,導致工人失業、民工返鄉。但造成這一窘況的原因,不是國際社會,而是中共三十年的政策。如果人民幣一直以合乎 市場規律的步伐漸進升值,就不會有今天被刻意壓低的現象。中共威脅說,如果中國經濟和社會出現問題,「將給世界帶來災難」。這也不盡然,它可能是中共的災 難,而不是工資和購買力被低價人民幣給抵消了的中國百姓的災難。

   美國眾院已通過法案,授權以補貼稅對付人民幣貶抑。中期選舉後,參院和白宮會跟進。看來,虎年入冬,全球貨幣戰的熱度,還會繼續上升。◇

   

   

   

   

   本文转载自《新纪元周刊》第194期【商管智慧】栏目

   本文连结:http://mag.epochtimes.com/b5/196/8598.htm

(2010/10/25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