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謝田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謝田文集]->[企业民主管理的概念性谬误]
謝田文集
·美国和中国的真假帝国主义
·人们喜欢做、能做、和该做的事
·舍得与舍不得让百姓富起来
·谷歌中国事件的回声和后效
·富豪和悍马并购的战略失策
·雅卡山空洞和鄂尔多斯空城
·高球名人赛中普通人的故事
·中国的变富和人民币的价格
·封侯者的册封令和保护伞
·上海世博对中国的最大益处
·蜗居内的挣扎和权力的挥洒
·希腊和中国的真假共产主义
·为什么非要市场经济的地位
·滑稽而荒谬的中国房地产税
·郭台铭的商道与中共的王道
·举国体制踢足球到底行不行
·中国资本积累该不该受苛责
·美国金融改革缺失重要一环
·外晒汉字和内秀白脸的赏析
·倘若吉米‧霍法生在当代中国
·中国房地产成了社会的毒品
·学位门触动人们心中哪根弦
·中国经济的数据需要保密吗
·新黄海海战的经济民意背景
·年輕美麗的空姐與社會進步
·卖楼拆楼怪象和政府的破产
·海归不归和人类扎堆的缘由
·国家首脑保证你发财的背后
·企业民主管理的概念性谬误
·面向国民宣誓和对政党发誓
·稀罕的土壤與罕有的國策
·全球貨幣混戰中共難辭其咎
·虚拟世界偷菜的现世心态
·人民幣外升內貶的內外解讀
·通货膨胀失控后中国的选项
·通货膨胀失控后中国的选项
·中国企业社会责任从何谈起
·美国量化宽松中国缘何吃紧
·中国收购美国企业拗在哪里
·哈利.波特呼唤内心什么渴望?
·美國小區和中國社區的管理
·卡拉卡斯和中南海的董事會
·中国经济六大矛盾追根溯源
·中国奢侈品消费蕴育的悲剧
·人民币升贬的哈姆雷特问题
·陝西高傑村的管理個案分析
·隐形战机热中相生相克的理
·國宴的政治密碼和觀念轉變
·种瓜得豆和种豆得瓜的年代
·中国经济十大荒谬现象解析
·衰退中的营生和难放下的心
·机器战胜人类究竟是喜是忧
·七轮发财机会和十二五规划
·盛世的帮腔剧和川剧的帮腔
·危难之际意识到诚实的价值
·飞利比亚的战斧是中国买单
·“中国教授”张狂 美国民间励志
·中国的国际话语权与定价权
·金砖五国的清梦与盗梦空间
·美国人为何对高铁兴致缺缺
·中国的市场换技术忽悠了谁
·川普和纪思道看中国的角度
·压垮骆驼还会需要几根稻草
·密西西比洪水与五毛之祸水
·融入美国主流社会知难行易
·以党喻商:血滴子式的宝典
·美国会赖帐拒不偿还国债吗?
·富人外逃给中国带来的影响
·基辛格转向亦或西方的萌醒
·中国为什么有被做空的可能
· 再谈如何融入西方主流社会
·坎昆玛雅古金字塔前的省思
·两百年马桶创新和中国崛起
·国家外储是不是百姓血汗钱
·一个国家的债务和一个世界的忧愁
·孟买市的难题和美国的拆迁
·彼得寇伊救国九策可圈可点
·经济学的能解释和不能预见
·金融武器和航空母舰的短长
·佛蒙特州旅行感受飓风艾琳
·中国的民间信贷和美国次贷
·美国最怕中国的东西是什么
·中国躲过了世界经济危机吗
·美国对华贸易何以得不偿失
·贾伯斯的道家风骨及其佛缘
·一个国家的汇率和一个世界的利益
·三万亿美元瓜分的上中下策
·华尔街占领运动的前世今生
·中国铁公鸡与希腊败家子
·中共政权崩溃会从钱上开始
·中共政权崩溃会从钱上开始
·中国房产降价多少才算合理
·公务员升值状元贬值的门道
·微光的城市与微光下的中华
·欧元危机与中国危机的异同
·世界经济乱象殃及自由贸易
·罗马俱乐部预言与金砖终结
·西方世界的屠龙和抱熊猫者
·中国新富和杰克丹尼威士忌
·白宫差矣 美中分歧不在经济
·富同情心的资本主义在哪儿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企业民主管理的概念性谬误

   企业民主管理的概念性谬误

   企业的所谓“民主管理”,有概念性的谬误。只有在没有真正民主的中国社会,才会出现这样的奇怪现象。图为广东佛山日资市光法雷奥汽车照明系统有限公司,这里今年五月刚刚发生过工人的罢工。(AFP)

   转载自《新纪元周刊》第191期【商管智慧】栏目(2010/09/23刊) 【新纪元】谢田:企业民主管理的概念性谬误

   作者﹕谢田(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艾肯商学院教授University of South Carolina Aiken)

   

   富士康事件引发中国的罢工潮后,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现在又掀起新的波澜。广东省政府最近尝试新的立法,试图抑制工潮、缓解社会矛盾,但引来港商大规模的反对。最滑稽和荒谬的是,广东拟议的新劳工立法中,准备增加员工的工资谈判权,让工人进入董事会,参与企业经营,进行所谓的“企业民主管理”。

   听话的港商愤怒了

   目前,广东《企业民主管理条例(草)》和《集体协商条例(草)》的立法谘询正在进行之中。最令香港商界担忧和最具争议性的,是其中的两个条款:一个,是只要有1/3以上的员工提出工资集体协商的要求,资方就必须展开协商;另一个,是企业董事会的成员,要有1/3来自职工的代表。

   中共似乎忘记了,也许是在GDP“超过”日本的自我薰陶中糊涂了,以为中国企业已经完成了从粗放到集约、从劳动密集到技术密集的转变,可以像西方那样,随意进行劳资的互动。孰不知,劳动力价格低廉仍然是中国产品的最大优势,任何消除这个优势的举措,都是自杀性的。所以港商才说,这些立法如果通过,等于逼死香港的中小企业。

   一向比较听话的港商,现在开始愤怒了。香港四大商会首先联合表达不满,几十个商会随后更是破天荒的联合发表声明,警告可能引发香港企业倒闭和逃离大陆的后果。据说,这些反对声音比起两年前的《劳动合同法》更为响亮,在中南海听来,当是振聋发聩。

   企业的“民主管理”

   中共让广东作为全国的排头兵,尝试在企业内推行“民主管治”。但这个“企业民主管理”从原理上说,就是反民主、反人权和反自由企业制度的。

   员工参与董事会,法律依据何在?董事会是股东选出来的,代表股东的权益,所以董事会才有法律赋予的职能,可以任免公司总裁和经理,指导企业发展。员工参与董事会,制造矛盾不说,生意不好时企业要裁员,员工董事不同意怎么办?香港商界担心的,如工资上涨、成本增加、商业秘密外泄,都完全可能。管理层职能模糊不清,企业决策和营运发展都会受到影响。

   港商的反应,正常而又合理。不合理的,是中共对自由经济体制和法制的根本原则的罔顾和无知。如果 1/3以上的员工提出工资协商的要求,资方就必须展开协商的话,那资方的麻烦会源源不断,不会有一天好日子过。因为任何人都不会觉得自己的薪水太高,人们会先与珠三角的企业比,然后与港台的工资水平比,最后可能跟日本和美国相比。人的欲望是无穷的。

   如果董事会的成员要有1/3来自职工代表, 这些职工及其代表就必须拥有公司1/3的股权才可以,这样从法律上才能说得过去。这些月薪一、两千人民币的民工,能买得起这么多股份吗?如果不能,他们又怎么有资格与其他拥有股权的股东及其代理平起平坐呢?如果没有股份而又强行把他们送上董事的交椅,这岂不是“无产阶级革命”又一次在资本家的头上开始了吗?

   为何出现概念性的错误

   企业的所谓“民主管理”,有概念性的错误;也只有在没有民主的中国,才出现如此奇怪的现象。企业该不该实行“民主管理”,答案是否定的。企业不但不能实行 “民主”管理,它反倒必须实行集中的、统一的、军事化的管理,才能有效运作,为企业的主人创造财富。民主是人们的社会和政治权力,在社会事务、政府事务上,人们才每人一票,有同等的政治权力。在企业内部,雇佣者和被雇佣者,永远是上级和下级、领导和被领导的关系。

   企业不是社会,它其实更像军队。人们说商场如战场,商场上的经理和员工其实也与战场的将军和士兵无异。在军中,如果要讲“民主”,要通过讨论、投票来决定谁上谁不上、谁冲锋谁殿后,这样的军队是根本没有战斗力的。

   中共是保护劳工,还是坑害港商,其“诚意”做个小测验就看得出来。比如在一大型国企中,也增加员工的“工资谈判权”,让工人进董事会参与经营,进行 “民主管 理”,结果会如何呢?如果工人代表在董事会中要求撤除尸位素餐的党委书记,以开源节流,这能行吗?如果工人代表要求公开党委书记和其他高官的持股数量,他们会答应吗?

   抛出假民主的背后

   假民主立法的背后,如分析家所料,或许有十八大前角力的因素。但背后的背后,则是工潮在全中国的连锁反应,其骨牌效应已由外企扩展到国企,由沿海延伸到内陆,在全国蔓延。中国工人日益觉醒,中共的“无产阶级先锋队”,刻下已成为摧毁中共的先锋队,随时威胁中共的政权。

   在广东的香港中小企业,近三年已减少了一半,只剩一万多家;如果实行新的立法,业内人士估计会再丢掉一半。港商的强烈反对,除了经济上的原因,还有政治和心理上的冷颤。香港商界还在琢磨中共首脑单独高规格召见亲共的红顶商人的涵义时,回首之间,脑后就来了这股寒风,红朝已把刀子放到港商的脖子上了。投资中国这些年来,养虎遗患,现在可能是中共卸磨杀驴时刻的开始。

   企业“民主管理”听起来蛮好,按民主方式管理企业,工人当家作主,大家参与管理, 还挺民主的,话语冠冕堂皇,迷惑性极强。这句话在中国大陆没引起什么轰动,人们习以为常,没觉得它有什么不合理的地方。歪理在中国被默默的接受,说明人们 已经不知道正理是什么了。它在香港惹起轩然大波,引起港商的强烈反弹,与中国民众的漠然形成鲜明对比,它正好说明变异了的中国与正常社会的差异。

   广东这个邪门的立法估计很难通过,但假使通过、实施了,港商们需要知道,中共是绝不会允许中国工人自行组织起来的,即使是在外企内,工人自主参与管理也是不可能的。当局筹划“民主管理”的动机,一定是让中共的组织进入外企的核心,参与管理;那些进入外企董事会的,必定是中共的党员和特务,明里和暗里的,实施 红朝对企业的控制。

   当代中国的荒谬事情,真是太多了。该民主的地方没民主,不该民主的地方,总是有人在淌浑水,鼓捣假民主,大玩猫腻和阳谋,愣是把正常社会好好的社会管理的经给念歪了。◇

   

   

   

   

   

   

   

   

   本文转载自《新纪元周刊》第191期【商管智慧】栏目(2010/09/23刊)

   本文连结: http://mag.epochtimes.com/gb/193/8519.htm

   美东时间: 2010-09-26 09:50:27 AM 【万年历】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0/9/26/n3036579.htm

(2010/10/07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