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先强著作
[主页]->[大家]->[王先强著作]->[初恋情人╱散文]
王先强著作
·清明时节的愤慨╱散文
·上海所见所感╱散文
·故乡的万泉河╱散文
·故乡的一条小路╱散文
·霸王岭╱散文
·初中时期的班主任╱散文
·英年早逝╱散文
·尽头悲凉╱散文
·深深的歉疚╱散文
·地主南霸天与红色娘子军──为土改六十周年而作╱散文
·吃肉的故事╱散文
·鲶鱼╱散文
·一个奇异的女人╱散文
·初恋情人╱散文
·四大家族与地主╱散文
·黄昏恋情之谜╱散文
·我爸是地主/散文
·窗外一派绿╱散文
·厨房杂工之死/散文
·河水与井水╱散文
·忘了、忘不了╱散文
·假之类……/散文
·南下扫货/散文
·老爸不是官/散文
·来香港产子的无奈/散文
·香港的秋天/散文
·香港的坚韧精神
·温总高歌政改曲
·永远跟党走?
·如何杜绝毒食品
·杀猪杀狗与杀人
·「六四」积怨 承上启下
·灾民苦得不明不白
·反抗压迫
·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
·特立独行,桀骜不驯
·动车相撞:救人与害人
·罪恶之手,为祸当今
·名牌之烦/散文
·辛亥百年,皇帝猶在……
·中共与辛亥革命……
·畸形的社会
·一张床铺/散文
·中共巨头的心慌
·对门一少年/散文
·对校车惨剧的沉思
·反对独裁,还我人权
·中共的秋后算账
·心系乌坎村
·哑巴吃黄莲/散文
·假与真/散文
·诚实做人/散文
·从王立军事件看共产党
·当今中国有个清亷的大官
·他人之妻/散文
·聊聊贪反贪
·香港唐英年的眼泪
·香港梁振英的忠贞与狡诈
·这也惹祸上身
·何来政改
·特殊党员
·备受欺压,顽强抗争
·香港候任特首梁振英的政治
·百姓撰著春秋
·香港人纪念「六四」
·香港人的良知
·天上地下
·香港人面对的是中共
·香港的梁振英与其班子
·偷情╱散文
·借种╱散文
·香港所谓的国民教育
·如今香港官场漆黑一片
·对连场好戏的浮想
·令人惊讶的周克华
·香港保钓该告一段落
·惬意的一天╱散文
·对钓鱼台还有啥招数
·哪来铁骨,以作铮铮
·无知,不识羞,还是日暮途穷
·一个倔强的女人╱散文
·中共应指令莫言拒绝接受诺奖
·香港人就是怕共产党
·坚决捍卫香港的一国两制
·香港人抗争路上的一大缺憾
·香港当仁不让的也会独立
·挂羊头,卖狗肉
·香港特首梁振英大屋的僭建事件
·香港特首梁振英必须「坦白、认罪」
·莫言带共产党形态到瑞典
·兄妹俩╱散文
·无知,不识羞,还是日暮途穷
·醉╱散文
·习近平走的路
·香港特首梁振英的重中之重
·香港的大危局
·狹窄難走的香港民主路
·香港中联办主任亮出老底
·谁在颠覆中共
·香港人也宣讲爱国爱港
·这样的老司机╱散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初恋情人╱散文

    大年初一,她在客厅里正襟危坐,望一盆黄灿灿的黄菊花出神。这黄菊花是她特意从花市场上买回来,摆设在厅上过年的;近年来她都会买这么一盆黄菊花。别人会以为她是为年而买花摆设花,但在她却不是:到了这年代,她是在过年这时刻,瞪花追怀自己逝去的时光,追怀自己心上的一个人──初恋情人。随岁月无情的消退,年事渐高,她的追怀越加烈,心境也越加波动,常常不由自己,惆怅不已。
    她又为甚么爱黄菊花?那是因为她的小名就叫黄菊;她当年就是一朵黄灿灿的黄菊花。
    黄菊花呀,初恋情人也每每送一朵黄菊花给她。
   
    儿子、媳妇和两个孙子向她拜年,祝愿婆婆快乐、健康!她给他们红封,打发他们走了。

   
    丈夫没有理会她,独自出门去。他可是了解她,知道她心里有那么一个人,老是放不下,爱对黄菊花沉思。心中之事,看不见,摸不,他奈何她不得,只好任由她去。事实上,他也有他的门道;他懒得去理此事!
    她看他消失在门外,也不理会他;她的真情,确确实实的是越来越放在初恋情人身上。
    这是各有各路!
   
    她十八岁时,在中学读书,恋上同班一个同是十八岁的人,那就是她的初恋情人。
   
    都是十八岁,但成熟却不同:她主动,胆大心细,掌控沉浮;他被动,憨态可掬,不敢逾越雷池半步。是她先向他表白:我愿意将我的一切献给你!他想了一会,才大梦初醒,望她傻笑。
   
    他当然也爱她。
   
    那时刻,她爱怎样就怎样,是她说了算,他绝对的不会不服从。她说夜晚要出去漫步,他会紧紧相陪;她病了不能上课,他会去看她;她要他前行,他不会后退;她要他右转,他不会转左;她要他上床,他也必会上床;当然,他们未达上床的地步,但他十足十的是属于她的了。
   
    她心底里万般的庆幸,无比的满足。有一次,她同他于月底下在校园里散步,地上散落淡淡的银光,夜虫就在脚边吱吱的欢唱,渺无人迹;她望他轮廓分明的脸庞,春心止不住的频频的荡漾,终忍不了的第一次伸手去拉他的手;他任由她,甚至也握紧了她的手;于是,这一晚,两人手拉手前行。她感到了他手的柔软、温热,那里释放出一股暖流,直扑向她心窝,使她的心更颤动。他的眼明亮,忽地采了路旁的一朵黄菊花,送到她的另一只手上……他拙于言辞,却只是会送黄菊花;他无数次的给她送了黄菊花……
   
    她与他相恋整整两年。她不知多少次幻想过与他结婚,共处一室,朝夕相对;她也不知多少次幻想生儿育女,相夫教子,与他白头偕老;总之,一个少女的丰富的想象力,在她脑际间浪漫地飞舞,使她心头甜了一回又一回。尽管幻想多姿彩,但因为双方都年少都处于读书阶段,那时代人的思想又较为保守,因而实际上两人自处于一小隅的机会还是很少很少的。平时常,他们至多不过是悄悄的互传一下纸条,假期时则是书信往还。在书纸之上,他们常常都会写上:深爱你,吻你!倾慕你,吻你!然而,实际上他们从来都没有真正的接吻过。到了分手之后,他们才蓦然惊觉:那第一次的手拖手,竟然也是最后的一次手拖手。这无不令人婉惜,但却又教他们回首时对此更感珍贵……
   
    两年后,各各考上了不同的学校;因读书路向不同,她离开了他,分道扬镳。初恋情侣,甜甜蜜蜜,可有几对能坚守到最后,有几对最终能结为伉俪?这真是人的一大憾事!
   
    后来,她结婚了──就是刚才独自出门去的那个丈夫。
   
    再后来,她生孩子了──就是刚才同媳妇孙子一起向她拜年的那个。一切都平平淡淡,庸庸俗俗,没有欢欣,没有激情,要不是社会上有风有浪,那日子就是一潭死水。少女初恋那柔柔媚媚情怀,那彩色缤纷遐想,那风和日丽春光,都随初恋情人的隐去而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初恋情人安在?她有一丝牵挂,有一缕思念,萦回梦境几许挣扎,醒来眼角留痕,然而,她安份守己,没有寻觅,又彷佛静若止水。
   
    事情也许总是要作弄人。有一天,她听闻到了她的丈夫在外面搞女人,藏姘妇,这未免晴天霹雳,但她宁愿不信;不至于如此吧!不过,很快地就有了证据,他的确是包了二奶;她甚至见到了那个女人。到这时候,她已无话可说,只是伤心欲绝。
   
    日子捱得真不快乐;不快乐的日子又总是不愿速速的离去。这真是苦了伤心人!
   
    到了五十岁上,在百无聊赖的日子里,她突然的收到了一个老同学带来的一个小红盒子,打开一看,在雪白的呢绒布窝里,安放一朵由黄金打造的黄菊花,鲜艳夺目;这一刻,她的心狂跳起来,人是痴呆了。稍过片刻,少女时的日子,少女时的浪漫,少女时的馨,一一的回到脑际间…… 「我见到了你的初恋情人;他托我带这个给你……」老同学站在一旁,轻声道。
   
    她这才醒悟过来,连声说:「我知道了,谢谢你,谢谢!」
   
    她获得了一朵永不凋零的黄菊花!她捏了那个小而珍奇的盒子,贴在自己的心头,双手按,贴得紧紧的。
   
    从这天开始,她的心海就刮风下雨,波涛翻涌……全因为那个初恋情人;多少年了,那个初恋情人的心里也装她呀,那一朵永不凋零的黄菊花流淌出多少绵绵的情意呀……
   
    她回忆起他的憨直和木讷,更觉那是多么的惹人喜爱和讨人欢心;她回忆起和他唯一的一次手拖手,更感那是多么的意深情长;要是他做了她的丈夫,想来必定相敬如宾,他必定专一无二;那样,她就不会面对今天这个丈夫,就不会落下今天这个窘境;那样,她就是一个幸福的小女人……
   
    当年,她实在应该勇敢地行前一步,实行她的对爱的表白,勇敢地将她的圣洁的一切,毫无保留的、全部的奉献给他;她应该紧紧的搂抱住他,紧紧的捆绑住他,坚持不渝的把他据为己有;他应该不会挣扎,不会反抗,在她面前,他从来都是服服贴贴的;他时至今日还送来永不凋零的黄菊花呢!
   
    唉,她是错了,大错特错了;这一失足就是千古恨呀!
   
    进一步的想,她欠他太多了,实在的对不起他;余下的日子里,她对他还能有所补偿吗?又该怎样补偿?
   
    反反复覆的想,她心中油然的浮起一层精气,这精气是比初恋时期更凝集的一种精气,这精气之内全是深深沉沉、沉沉实实、实实在在的爱,玉结冰清,晶莹透明……
   
    这个时候,要是他在她身边,要是他在她面前,那她晓得该怎样做了,她不会轻易的放走他了;可惜,他在远方,她无可望更无可及…… 当今,通讯发达;她通过飞电接上了他,无数次的接上了他。她向他诉哀情,她向他道歉意,她要将所欠他的偿还给他,她向他说:「哪一天我们再相逢,那我定将给你留下终生难忘的一刻……」
   
    我定将给你留下终生难忘的一刻──这是不是她对爱的表白的新诠释?这是不是她对爱的更加的坚贞和显示出她孤注一掷的决心?这将怎样去付诸行动?是怎样的一种行动?
   
    他从远方归来了。 在一个房间里,她和他见面了──这是离别数十年后的见面,这是牵肠挂肚、死死追思中的见面,这是艰辛的、难得的见面。房间里没有第三个人,安静得很,煞是当年月白风清一般的场景。她的心在跳,她的脑在胀,她的思维却停留在了一个空白点上,所有原早想好要做的事,这时全然没有了,消散得无一丝痕迹,只剩得一副颤颤巍巍的躯壳。结果,她和他只是握了握手;在握手的瞬间,还是他拉了一把她,把她拉到他怀里,来了一个昙花一现的拥抱。完了,便是完了,再没有发生甚么事。
   
    他又走了,返回远方去了。
   
    他一走,她又陷入苦思的深渊之中,而且比以往更加深沉,也更加惆怅。终生难忘的一刻,就是那一现即逝的拥抱么?当然不是!那还是他的主动呢,怎能算是呢?她要留给他的终生难忘的事,那至少是,至少是同处一室,共度一个良宵吧?要不,她怎么能将她的一些东西献给他,怎么能了自己的心愿…… 然而,当初恋情人站在面前的时候,她又慌了神儿,乱了方寸,甚么也做不出来,甚么行动也没有。为甚么会是这样的呢?
   
    她不忿,她继续的伸延她的思路;她已经六十外了,但她的思路还像十八岁般的清纯和通透,想念那个初恋情人……她又飞电接上他,倾诉她的隐情私意,说她怎样的在心底里拥有他,因此而怎样的感到甜甜蜜蜜;她问他甚么时候再归来,她向他说:「这一回,我一定,一定给你留下终生难忘的一刻……」
   
    外面一阵嘈吵声,像是两个孙子回来了。她从黄菊花上收回神来,望向门外,却没有人……
   
    回转头来,她又瞪黄菊花,这一年一盆的黄菊花呀,没一盆能常生常绿常开花,结局总是枝枯叶残花落去,留下一片空茫,这真叫人伤感……
   
    好在初恋情人送她一朵永不凋零的黄菊花……
   
    她一阵眼晕,那盆黄菊花就旋转起来;她赶紧的将头靠到椅背上,闭上了眼睛。这时,她又悲哀了:此生还能如愿以偿吗?他日魂归西天去,一世情缘更终了,哪里会有甚么一朵永不凋零的黄菊花?
   
    她狠了狠心,要嘱子嘱孙:当盖棺的那一刻,将那朵永不凋零的黄菊花轻轻的、稳稳的放在她心口,伴她──黄菊长眠。
   
    借问世间情为何物?敢说她对初恋情人的爱是升华了的、灵性的爱?
   
    此时刻,她的丈夫早把她抛到九霄云外,正会合了亲亲热热的二奶,正欢欢喜喜庆贺春节,正急急切切要上床纵情泄欲……这却是实实在在的,简单得多的。
   
   
   
    2005年12月
(2010/10/23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