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先强著作
[主页]->[大家]->[王先强著作]->[一个奇异的女人╱散文]
王先强著作
·《故国乡土》二十一、血路
·不欢而散/短篇小說
·笑而不答
·长官的悲哀╱短篇小说
·一只金戒指的故事
·半天逛荡
·《姐妹花》
·一家两制/短篇小說
·山村韵事╱短篇小說
·黑工悲歌╱短篇小说
·牛马婆婆
·特别专用手机里的文章╱短篇小说
·良心╱短篇小说
·烟消云散╱短篇小说
·草根阶层╱短篇小說
·她走的路╱短篇小说
·争吵╱短篇小说
·钱╱短篇小说
·黑……╱短篇小说
·期望╱短篇小說
·穷困愁苦╱短篇小说
·风雨岁月╱短篇小说
·韧╱短篇小說
·官父指路╱短篇小说
·歧路╱短篇小说
·两个女大学生的轶事╱短篇小说
·育儿╱短篇小说
·强奸之事……╱短篇小说
·一个嫁来香港的女人
·官场的烟气╱短篇小说
·一个家╱短篇小说
·那幅土地╱短篇小说
·永无法收到的商铺╱短篇小说
·此等女人╱短篇小说
·高血压╱短篇小说
·激愤╱短篇小说
·一个社会活动家╱短篇小说
·昨夜活得好……╱短篇小说
·一座铁水塔╱散文
·石上的树╱散文
·那个国民党保长╱散文
·荔枝恨╱散文
·钱的情趣╱散文
·一只小牛╱散文
·游行外缘之事╱散文
·钻石山╱散文
·地主的后代╱散文
·铁水塔与安多里╱散文
·做饭与吃饭╱散文
·黄金葛╱散文
·毛泽东思想是不落的太阳╱散文
·香港的鸟╱散文
·桥╱散文
·一个甲子的十、一感言╱散文
·百鸟与苍鹰╱散文
·国民党老兵╱散文
·地主寃魂谁祭╱散文
·死囚示众╱散文
·辣椒盐
·璨烂山花╱散文
·一个老人╱散文
·海湾的变迁╱散文
·人与狗╱散文
·鸡的风波╱散文
·防波堤……
·看更亚伯╱散文
·唱歌╱散文
·昌与娼╱散文
·威尼斯那里的两个中国人╱散文
·梵谛冈╱散文
·比萨斜塔╱散文
·橱窗女郎╱散文
·豪华的坟场╱散文
·到了长城也非好汉╱散文
·游毛泽东故居╱散文
·清明时节的愤慨╱散文
·上海所见所感╱散文
·故乡的万泉河╱散文
·故乡的一条小路╱散文
·霸王岭╱散文
·初中时期的班主任╱散文
·英年早逝╱散文
·尽头悲凉╱散文
·深深的歉疚╱散文
·地主南霸天与红色娘子军──为土改六十周年而作╱散文
·吃肉的故事╱散文
·鲶鱼╱散文
·一个奇异的女人╱散文
·初恋情人╱散文
·四大家族与地主╱散文
·黄昏恋情之谜╱散文
·我爸是地主/散文
·窗外一派绿╱散文
·厨房杂工之死/散文
·河水与井水╱散文
·忘了、忘不了╱散文
·假之类……/散文
·南下扫货/散文
·老爸不是官/散文
·来香港产子的无奈/散文
·香港的秋天/散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个奇异的女人╱散文

    她,头发蓬松污秽,衣衫褴褛泥垢,手脚粗顽,甲缝乌腻;她,脸上偶尔会弥漫一层苦笑,咧开的嘴里没了上排前边的四颗牙齿,开出一个窟窿,舌头在内里卷动,还有的是两颗眼珠茫然的飘移,神情中充满着疑虑,也散播无奈;她,又聋又哑,永不会说话,所思所想深埋心底,无人探得到那潜藏的情怀……
   
    她的奇异之处还在于:每天要吃一至两斤黄土!
   
    十五年前,她因吃黄土被丈夫赶出家门,流落在乡村一条荒凉的公路上,遇上了一个也是蓬头垢面、衣不蔽体的男人;那个男人带她回到半山腰一间破败的小屋里,收留下她来。后来,男人与她结了婚。她大概是吸取了教训,把黄土留到夜里偷偷的吃,不让男人发现。然而,行藏难久掩,男人终是见到了她吃黄土。惊讶之外,男人尽心劝她勿再吃黄土。她恳求男人,说断了黄土她会全身乏力,头晕眼花,下不了床。既是如此,男人只好任由她去,何况看来她吃黄土确实还无大碍。她到后山坡上挖取黄土,那里的黄土最合胃口,累月经年,把那里掏成了一个大大的洞,将那些黄土都送到她的肚子里去。

   
    在方圆数十里的、零落的山村里,村民窃窃私议吃黄土之事;她因吃黄土而出了名。
   
    她跟那个男人生了六个儿女,四个因营养不良、因病而夭逝了,剩下了瘦骨嶙峋的两个,在阴森的山沟里折腾。
   
    一个电视台对她发生了兴趣,要拆穿吃黄土的玄妙,于是拨出专款,带她去医院检验。进医院是要一笔款项的,普罗大众都明晓这回事,电视台就有这个钱。医生盘盘弄弄之后,得出科学的结论:她肚子里长着无数的钩虫和蛔虫,而致贫血,因而她必须吃黄土补充铁质,用以造血……她患的是异食症,须及早治疗。
   
    电视台拿了这个科学结论,欢天喜地的公布于众,完成了寻幽探胜的任务。
   
    她和她的男人难得在别人牵引下第一回走进医院,最终弄了个晕头转向,医生到底做了甚么说了些甚么,他们全不明白;电视台搞的甚么,他们也都不明白。甚么钩虫蛔虫,甚么及早治疗,那都是天外语言,于他们统统的没有关连。他们从医院里出来之后,就再也不会回头、也不可能回头了。离开了华丽的市镇,回到半山腰,会合了两个瘦弱的小孩,他们又围着那半山腰上破败的小屋转……
   
    她依旧的到后山坡上去挖黄土,依旧的吃黄土,依旧咧开嘴后显出一个窟窿,舌头在内里卷动……依旧是一个奇异的女人!
   
    在方圆数十里的、零落的山村里,村民依旧窃窃私论吃黄土之事。
   
    电视台旋风般的一搅后归于平静,那里的一切都依然如故。
   
    她靠的是他;他是她的男人!十多年下来,他每天看着她吃黄土,为她的起居操劳,为她抹脸、洗手、洗脚,照顾得细细微微的,尽了心也尽了力;他是一个好心人,不幸的是,他脸色也黄得厉害,手脚震颤,料必肚里也有无数的钩虫和蛔虫……
   
    他大概也要步上吃黄土之途,大概也要成为电视台追猎的目标,最终当上一个奇异的男人!
   
    同病相怜,天公造美。
(2010/10/23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