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
栏目在征集中 - 用EMAIL告诉你要创建的栏目名称即可:[email protected]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赤裸人生
[主页]->[原创文学]->[赤裸人生]->[挑红线”族窥秘]
赤裸人生
·赤裸人生》__一部人类不能不为之震撼的奇书
·《赤裸人生》
·叶舟:锦 绣 文 章 血 染 成——读庄晓斌的长篇小说《赤裸人生》
·一个真正的独立作家和一部震撼文坛的奇书
·我和文学的不结情缘
·囚犯作家的自白
·献给我的英雄的中国
·自由真是太昂贵了
·自由是种很奢侈的享受
·三十年磨一剑,囚犯作家庄晓斌著《赤裸人生》(全本)出版发行
·作家的内质 余辔扶桑
·《多一点宽容,少一点恶心》
·有感于余秋雨教授“教市长怎么做人”
·人性癌变:小小两垄地
·鹦鹉学舌和痴人说梦
·《赤裸人生》弟二章
·《赤裸人生》弟三章
·《赤裸人生》弟四章
·《赤裸人生》弟五章
·《赤裸人生》弟六章
·《赤裸人生》弟七章
·《赤裸人生》弟八章
·《赤裸人生》弟九章
·《赤裸人生》第十章
·《赤裸人生》第十一章
·《赤裸人生》弟十二章
·《赤裸人生》第十三章
·《赤裸人生》弟十四章
·《赤裸人生》弟十五章
·《赤裸人生》作者敬告读者
·男士悖论――人类理想的生存模式是无性别差异
·我的哥哥庄彦斌
·挑红线”族窥秘
·怒向伪善投刀笔,愤把狼毫做吴钩
· 冷目鄙夷蔑暴虐,热胆刚正对凶奸
·滴滴点点皆血泪,笔端染处是殷红
·我的右派老师赵德通
·在法国看病
·男人说男人
·我的一段越狱经历
·由自留地、厕所和中国人的陋习说开去
·质疑革命
·“极品女人”遭遇“海归博士”:
· 七夕断桥边:一个跨洋越海的亲情传奇
·苍天无眼空垂泪,地狱有门谁作俑?
·科学的盲点
·百合传奇
·浅谈文化批判意识
·卧铺车里的斗鸡族
·北京街头“骗嫂”的“高超”技艺
·“倒掉的王朔和站起来的西蒙”
·除夕夜电话亭旁无家可归的男孩
·抱个日本弃婴回国,爱的天空里有片酸楚的云霞
·风光后的悲凉:权贵二奶:死磕公安局长
·只有婊子才没有敌人
·独拘
·人间真有天堂伞吗
·敢问亿万富姐,大男人当小丈夫的滋味如何?
·只要有勇气告别风尘,就有纯洁的爱恋在后
·四姑娘山绝唱:天堂里也有山峰吗?
·亿万富姐坠海身亡:超豪华的婚姻里有几许情真
·爱不重来啊!在灯清火冷的子夜遥想我妻
·500万打造伊甸园:硕士老总痴情“绝尘之爱”
·京城上访族写真
·下岗了,婚姻也下岗吗?!
·《文章做秀,读者做呕》
·女儿女婿蒸发,高知夫妇和三个外孙绝地呼救
·让爱穿越悲凉的荒漠—— 一位“问题少女”谅解妈妈的心路历程
·京都乞丐面面观
·我给“首骗”牟其中当总管
·劳斯莱斯:我最难侍候的“二爷”
·一个克格勃少校在中国的幸福生活
·一个“东方之子”那颗永远跪着的灵魂
·到天堂里去忏悔:一个女博士的情殇路
·猖狂一贪为红颜:4oo万巨款难偿情债如山
·“歇身”引发的惨剧
·我在《劳改报》当编辑
·我在监狱当“特情”
·监狱里的黑社会
·伊甸园墙
·浅议“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多干实事少折腾
·忏悔
·赤裸人生第十六章
·赤裸人生第十七章
·赤裸人生第十八章
·闹剧、玩偶、及斗士们的无知
· 陈广诚事件一个有不容推诿的法律后果
·由陈光诚事件言及中国的人权状况改善
·道具、托儿,和北京街头的残疾男孩
·《陈广诚事件》的喜剧效果
·《 陈广诚事件》的负面效应
·联想起“美国价值观”助纣为虐的一段惨痛史实
·《 对陈广诚事件再关注一次》
·答任先生质问再谈谈“担当”
·质疑平反
·拷问良知
·赤裸人生第十九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一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二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挑红线”族窥秘

   挑红线”族窥秘
   庄晓斌/文 
   
     人们谋生的方式有各种各样,但基本上都是以付出劳动为代价来获取报酬的。“不劳动者不得食”已经为社会普遍认同,不论是种田、做工还是经商、从政,职业不同但劳动者的特征相同。
     然而,有一类人,他们谋生的手段却与众不同。

   
     他们不劳动,但他们和乞丐、卖淫女、罪犯都不同。他们不是用廉价的眼泪去乞求同情,也不用侮没人格的方式来获取报酬,更不用欺诈、狡黠的手段去蒙骗财物,他们用特殊的方式向社会提供特殊的产品——血。
   
     关注这一类人的生活,是本文展示的目的。
   
     在没有认识张金友之前,我还真不知道“挑红线”这句行话。
   
     张金友是我的邻居,我来到北京后在石景山区衙门口村租住了一间民房。同院三户,我住在最里边,中间一户是位包工头,靠东边那户住的就是张金友。我们都是外地人,都是来北京谋生的。我原先对张金友的了解只知道他特爱喝啤酒,一天三顿离不开啤酒,有没有好菜无所谓。他还有一个嗜好就是吃烟灰,他吸烟时烟灰从不弹掉,而是把烟灰弹到嘴里,随着一口啤酒咽下去。
   
     张金友个头不高,三十岁左右,他脸色苍白,有点驼背。以前我一直以为他是跑保险的,刚来北京,住在一个院子里,有时碰面,彼此点点头,谁还能像查户口似的盘问人家的底细呢?
   
     去年国庆前的一天,张金友的一个寻呼打到了我机子里,我才有了窥视他这一行当秘密的契机。
   
     那天,我正在赶稿,我的呼机响了,我一看,屏幕上显示:“丁老师,请转告我妻子,带上暂住证,速到西直门派出所来接我。您的邻居张金友。”
   
     我收到信息后,赶忙把这个信息告诉了张金友的妻子。
   
     张金友的妻子是一位不到三十岁的年轻妇女,听完我的转告,收拾了一下就走了。几天后,他们才回来。
   
     我惦记着那次呼机的事,当晚便来到他们住的屋子。未待我询问,张金友便坦诚地说:“丁老师,不怕你见笑,其实我是挑红线的。”
   
     “挑红线?”
   
     “不懂吧?”张金友笑着说:“这是句行话,说白了,就是卖血的。”
   
     “卖血?”我闻声一震,不禁问了句:“卖血犯法吗?”
   
     “倒不是犯法,国庆节前北京盘查得特严,我原以为拿了暂住证就能放了我,但还是把我送到昌平遣送了。这不,我今天才从老家回来。”
   
     因为我是搞写作的,有一种好奇,便想和张金友深谈下去。
   
     我说:“靠卖血能养家糊口吗?”
   
     “你看,我活得不也挺好吗?”张金友说:“我入此道快十年了,上海、广州等许多大城市我都去过,我的钱包就是我的血管,生命不止,血流不断,我就是一具造血的机器。”
   
     “你还觉得挺美呢?”张金友的妻子插话说:“你也不怕丁老师笑话。”
   
     张金友一脸肃然地说:“鲁迅不是说过,‘从血管里流出来的都是血’吗?干我这行的,钱来得干净,比那些卖假货的蒙人坑人好多了,有什么可耻的?”
   
     张金友的话语里真的使我感受到了一种凛然之气。这以后,我才了解到张金友和那年轻女人并不是合法夫妻,他们只是姘居。用张金友的话说他们实行的是AA制,房租由他付,伙食费各付一半,啤酒是他自己买的。
   
     有这样的邻居我倒无所谓,妻子倒警惕了。她首先郑重地告诫我,不能再到那屋里去与那种人打交道。我并不鄙视张金友,我想更透彻地了解他们那个行当里的鲜为人知的事。
   
     一天,我把张金友邀进了一家小饭馆里。张金友饮完了一杯啤酒对我说:“丁老师,你拿我当朋友,我也就把我们这一行的秘密说给你听吧。”
   
     “10年前,100CC血才几十块钱,那时也比现在好混多了。现在100CC血涨到好几百块钱,但我却觉得现在难过多了。像我这种身板,一个星期挑一次不成问题,如果流量大点,一个月也有一两千元的收入,应该是活得挺舒服的,可是血头、血霸、血虫们层层盘剥,我得到的就很可怜了。”
   
     “感到震惊吗?”张金友接着说:“这不奇怪,干哪行都有一套体系,广州的血价高,但那里的血头儿太黑,半劈都不行,几乎是倒四六分成。上海的地盘太紧,外来的、新出道的又很难进去。北京还好一点,三七分成,我们是拿大头的。我们得通过血头才能卖血,大头儿有地盘,小头儿有名单,血虫要推荐费,血托儿收烟酒钱。我一年至少能挑出几十斤血,按现今的时价,要值四、五万元,要是没有这几层盘剥,我现在可能都成了个小款爷了。”
   
     “你看,”张金友把袖子一撸,胳膊上露出密密麻麻的针眼,“不知道的,肯定会认为我是扎白粉的,血站和医院的人见了我这种人都知道是干这行的。”
   
     我盯着张金友的胳膊,那密密麻麻的针眼竟像要往外冒血似的,我心里一阵阵颤抖。“你可以带我去认识几个卖血人的吗?”张金友思考了一下说:“可以。不过,你得换换行头,你披着这样好的风衣,还不把我的弟兄给吓着。”我只好到市场上去借了一件卖菜人穿的棉大衣,和张金友一道坐上了公共汽车。
   
     在南苑机场附近一个村的菜地里,有一溜用砖头砌起来的简易房,这里像是个废品收购站,简易房的门前,堆放着废易拉罐、旧纸箱、破塑料布等杂物。在这些简易房里,我见到了张金友的一帮兄弟,他们是大老程、张德儿、于猴子等几个。大老程是个年过四十了的关东大汉,身体健壮,不像是卖血的,倒像是个装卸工似的;张德儿是位一只手有残疾的年轻人,年龄不会超过25岁,于猴子是个瘦小单薄的三十多岁的小伙子。
   
     这几个人见张金友领着我来了,劈头就问:“怎么?又新来了个稚儿?”
   
     张金友说:“不是的,这是我表哥,不是咱这行的。
   
     他在新发地卖菜,跟着我来玩的。”
   
     哥几个没了戒心,大老程张嘴就嚷道:“胖头来过话了,从下个月起,三七开不行了,要四六开了。胖头说,血站的提成加码了,下个月他也要压压价了。”
   
     大老程又说:“照这样,我还不如回东北呢。我们那虽然没有这儿价高,可也不受这份气。”
   
     我细心观察,原来这伙人的公开职业是收破烂的,这几个人吸烟也是把烟灰弹在嘴里,我领悟到,这喝啤酒、吃烟灰当必是他们生血的诀窍吧?
   
     在回来的路上,张金友感慨地对我说:“丁老师,你如果真的要写文章,能呼吁一下让干我这行也像市场上卖菜的一样公平就好了,明码实价,没有了血头、血霸、血托、血虫,你可就积了阴德,立了大功了。”
   
     我凝视着张金友这张并不丑陋的脸,心里为他产生了一种强烈的悲鸣。我禁不住劝他:“我觉得你应该干点别的,你干这行,无异于自掘坟墓。”
   
     “没事,真的,我一个星期抽500CC血一点都没事。”张金友说:“习惯了,像我们这些人要是不常放放血,还真不行呢。有个十天半月的不挑一回,还真的觉得血管里像要爆炸了似的。”
   
     我说:“那你就真的成了造血机器了。”
   
   收藏 分享
   

此文于2010年11月21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