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盛雪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盛雪文集]->[我为刘贤斌绝食]
盛雪文集
·北明:丢失后的残字 --读盛雪《觅雪魂〉
·陈破空:在文学与信念之间 (图)
·刘真:《觅雪魂》的另一种荣幸
·黄河清:四美俱,二难并
·阿海: 盛雪詩集《覓雪魂》出版散記
·黄河清:盛雪《觅雪魂》诗集成为大陆禁书的事实证据
·黄河清:且觅丁亥雪魂,聊述戊子衷肠
·盛慧:盛雪诗歌的兵器谱
·费良勇:《覓雪魂》就是自由魂
·胡平:推薦盛雪詩集《覓雪魂》
·野火:捕捉詩性的灵光1
·东海老人: 聯賀盛雪詩集《覓雪魂》出版
·刘路:败仗
·文婧: 尋覓圣雪的灵魂1
·三妹:读盛雪诗文随想
*************
友人赠诗赠文
*************
·黄河清:俚词贺盛雪获英女王颁发钻石勋章
**************
百年不风流 千古人传颂
·
**************
·超越时空的对话
·迟了半个世纪的臧家祭奠
·百年滄桑夢頻碎 風雲人物青史垂(图)
·朱学渊:东北大学的人物踪迹——也纪念臧启芳先生
·追尋英魂 還原歷史(多图)
·歷史長河 百年一瞬——《百年不风流》编后
·千古啟芳 傲立蒼茫——《千古人传颂》前言
·追怀昔日的“大学精神”
·直书信史在民间 (上)
·代理天津市长——臧启芳雄才难展的从政之路
·張學良內定的天津市長到底是此臧還是彼臧
***************
加拿大“十元人道救助”计划
***************
·愿帮助你的 也都平安
·呼唤人性的温暖 ——记“10元人道救援行动”
·"不要讓好人孤單"
·“十元人道捐助”计划年会
·十元人道捐助计划 资助维权大陆人
·多倫多10元救助 7年來籌逾4.5萬 捐贈中國逾20名繫獄維權人士
·10元人道捐助 7年籌款4.5萬元
·十元计划及海外救助中国良心犯行动
·中共人权迫害加剧 民运人道救援先行
****************
自由亚洲电台报道选编
****************
·刘淇昆评炉霍事件
·加中国人权联盟呼吁哈柏关注中国人权
·加朝鲜人权协会呼吁救助将被中共遣返难民(图,视频)
·藏人新年绝食抗议 民阵呼吁华人声援
·韩广生谈王立军其人及对中共政局的影响(图)
·李竹阳:理解父亲秦永敏的政治理念
·悼六四 李必丰儿子到多伦多朗誦父亲詩歌
杂项
*****************
·Ben Arnold《真正的名扬四海:硬盘!》
杂议万象 历史留痕
******************
·為一個獄中政治犯舉行作品朗誦會引發的爭論和攻擊
·关于中国——和某留学生的电邮通信
·黄河清:盛雪成了一具牺牲!
·岁月留痕——一封旧信
English articles
·
·The Struggle of Three Books
·Edmonton is home
·Tiananmen, 25 Years Later: What I Saw
·Ottawa’s Victims of Communism Memorial Site Is Fitting, Says Chinese
·SHENG Xue: Subcommittee on International Human Rights Committee
·Tiananmen, 25 Years Later: What I Saw
·Steamed up about censorship
·加拿大國會山的國際人權日
·You -I-Sense-Black
·Your Red Lips, a Wordless Hole
·Even the Moon Would Weep
·Chinese-Canadians Fear China’s Rising Clout Is Muzzling Them
·At Bloody Dawn
·Chinese Writers: Organ Harvesting Atrocities Will Stop Only with the E
·The Sea and Its Shore
·VISION TINES: Interview With Chinese Dissident and Her Account of the
·The TAXI Stand Jam
纪念妈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为刘贤斌绝食

   
   在加拿大绝食六次,应该算有经验了。可是还是挺难受的。
   1989年5月,因为我家住在离天安门广场只有六七分钟走路的距离,每天听着急救车的呼啸声在窗前刮过,好像每一声都刮过我的胃,难忍的疼痛与揪心。我对自己发誓说,我愿意用任何方式抗争,但是不绝食。
   
   1991年1月吧,第一次绝食,声援当时在狱中绝食的王军涛、陈子明。那天冷的风都蓝得透明了,我们在领事馆前不停的转圈,那次夜里冷到零下20几度。

   2006年2月6日和3月6日为高智晟绝食两次。2月那次更是冷得牙都不能碰一块,碰一块就咯咯响。在领事馆前用衣服包了好几层,活像北京上访户。
   
   这次可以算最“舒服”的了。天气不错,在市政府前广场,除了饿着肚子,还真像是散心放松。我和一起绝食的吴嗣瑜说,有点内疚。因为和刘贤斌他们的境遇反差太大了。
   
   
我为刘贤斌绝食

   2010年8月24日在認駐市作家的城市——加拿大西北的埃德蒙頓和吳春夫一起為劉賢斌絕食
   
   我怕饿,我有胃病、血压低、血糖低,现在加上个甲低,都不适宜饿。可是在加拿大却破了我自己的承诺,先后六次绝食。不过都只是24小时而已。象征性的也好,动真格的也罢。我用心体会所投注的情感和所坚守的信念。人总是要为自己所信的东西付出行动的。并不是每一次行动都能到达终点,事实上到达终点之前的所有步伐都是过程,但都必须要走。
   
   而且,有些中国人太聪明,总是想计算好了结果再做,结果就是不做。因为绝大多数事情无法确切计算好得失。如果都计算的话,西方的大赦国际、百万行、环保人士都是傻子,都万分可笑,都搞的是没有意义的形式,都是自欺欺人。因为他们每天写关注信、募集分分毫毫的捐款,保护一个湖泊不被污染,几乎都是无法看到结果的行为,甚至有些做法确实无法产生结果。但是,这就是一个人的社会所应有的守望相助、我为人人,人人为我的链条关系。
   
   而且,人应该有一种高贵的情感,那就是为贫弱者争取权益,为受难者背负十字架,不管所能做的是一次祷告还是一万里死亡威胁的行程。人既不应该嘲笑祷告者的微弱,也不应该面对万里险途感到无能。
   
   刘贤斌我不认识,在此之前甚至没有多关注过。杨建利来电话介绍刘贤斌的情况,感动于他的不放弃,感动于他的平和而坚韧。决定采取些行动。看了刘贤斌妻子的文章,更觉得不做些什么心里难受不安。这就是一份简简单单的人情味和同情心吧。一个社会如果连表达人情味和同情心都需要算算得失和成果的话,那这个社会是多么可怕而势力。
   
   
我为刘贤斌绝食

   在埃德蒙頓市政府廣場絕食,巧遇市長。這位市長曾主持了我的駐市作家開幕式。
   
   一次绝食只占20多年民运活动的几百分之一或千分之一,但是20多年推动中国民主的信念和行为,就是这样一寸寸走出来的。如果把每一寸看起来不那么重要,没有意义,甚至有些可笑的里程都删除的话,那么脚下的路和前面的方向也就都消失了。
   
   (8月25日)
   
   原載《北京之春》2010年10月号
   

此文于2012年01月06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