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悠悠南山下
[主页]->[大家]->[悠悠南山下]->[身上流著中越兩種血液 :我們是甚麼人?(重發)]
悠悠南山下
·亨利-基辛格的罪行 ( 一 )
·北越“並沒有對美國戰艦攻擊”
·一九七三年巴黎協議簽訂35週年
·越戰中的“秘密”蘇軍戰士
·1968年戊申新春順化戰役演變和後果
·美國在越戰中曾三次擬定使用原子彈
·約翰遜總統與越戰的錄音解密
·越共政治局內對戊申新春戰役的爭論(一)
·越戰視頻片段
·越戰美軍拍攝的南越西貢(1)
·越戰美軍拍攝的南越西貢(2)
·越戰美軍拍攝的南越西貢(3)
·看美國是如何出賣越南和台灣
·尼克松對西貢逼簽1973年巴黎協議
·前南越駐美大使對最近解密尼克松資料的表述
·越戰“美萊大屠殺”軍官首次道歉
·南韓關於越戰的爭議
·越戰紀錄片(視頻)
·關於越戰間諜大師的新書出爐
·美國的“越南教訓”
·美國名導演約翰-福特越戰紀錄片《越南!越南!》
·美國人帶你遊歷西貢今與昔的旅程
·尼克松和基辛格越戰時期的反間計
·北韓兵士和越南戰爭
·1973年巴黎協定卅九年後
·美國人筆下的巴黎和平協定
·美國錯估1968年前中國對越的援助
·‘河內之戰爭’
·中共大使奠祭越戰陣亡中國士兵
·重現越戰(圖輯)
·1975-4-30:勝利或罪過
·為何要逃離和平?
·美國越戰紀錄片:1968年新春西貢順化戰役
·日本紀錄片:胡志明小道
·美國和1961年美國派兵抵越的問題
·越戰最後一名CIA情報員離世
·1975年4月:南越瓦解
·各方領袖與越戰(圖輯)
·從水門事件至西貢崩潰
·一名美國中央情報局人員在越南
·珍-芳達後悔無限
·為何北越可以勝戰?
·戊申戰役英文新書與美國讀者見面
·4-30:未完成的勝利
·關於越戰情報資料解密
·1973年巴黎協議:南北越皆有叻矗�
·“第三力量希望為越南帶來和平”
·南北韓與越南戰爭
【 紀念越戰結束卅五週年文章 】
·CIA與南越的將領們(一)
·CIA與南越的將領們(二)
·CIA與南越的將領們(三)
·CIA與南越的將領們(四)
·CIA與南越的將領們(五)
·CIA與南越的將領們(六)
·CIA與南越的將領們(七)
·CIA與南越的將領們(八)
·CIA與南越的將領們(九)
·CIA與南越的將領們(十)
·CIA與南越的將領們(十一)
·中國援越抗美(1964年-1965年)
·卅五年後越南人對越戰的認識
· 兩大國握手,越戰便結束?
【 越戰:紀念巴黎協議四十週年專輯 】
·越戰:驚恐的聖誕時節已是四十年
·昔日的光環不可使經濟轉好
·河內重溫抗美勝利
·越戰時期和現今的越中蘇關係
·究竟河內擊落多少架B-52型美機?
·可怕的尼克松遺產
·安全逃遁之距離:1973年巴黎協議的醜陋真相
·巴黎協議:黎筍的失敗
·巴黎和談之歷程
·巴黎和談之歷程(續完)
< 紀念越戰結束四十週年文章 >
·四月三十日的代價
·四十年後的越南還存有幾分共產?
·“不要幻想美國保護”
·也許你不知道的越戰(資料)
·為何美國在越南失敗?
·美國最新越戰紀錄片:《在越南最後的日子》
·前南越總統阮文紹訪談錄:和平的墓地
·美國在越戰如何戰敗?
3.第一次印度支那衝突 ( 法越戰爭 1945 - 1954 )
·中國與奠邊府戰役 --- 武元甲回憶錄中的記載
·中國軍事顧問在奠邊府 ( 1950—1953 )
·引向日內瓦之路
·日內瓦會議之演變
·印度支那戰爭大事記 ( 1946 – 1954 )
·美國對印度支那戰爭之態度
·美國試圖在印度支那移植“朝鮮模式”
·奠邊府戰役以及其他視頻選輯
·讀《1946年之越南:戰爭是如何開始的》
·關於《中國援越抗法軍事顧問團史實》所引起的爭議
·越南軍隊自從奠邊府後之轉變
·美國在奠邊府戰役中做了甚麼?
·奠邊府戰役中的德國士兵
· 1954年日內瓦協議的歷史教訓
·日內瓦會議留下什麼教訓?
【 越南縱橫 】
1.越共政務人物探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身上流著中越兩種血液 :我們是甚麼人?(重發)

   

作者 :林煌猛 ( Lâm Hoàng Mạnh )

   
   
   

   
   BBC廣播電臺2009年7月19日報道了廣東省英德英紅農場越裔中國人 ( Vietnamese-Chinese ) 與當地政府發生衝突的訊息。 就此,我想表達對“我是誰”的幾點意見, 讓人們多點認識像我那樣身上流著中越兩種血統的人的情況, 以供各位討論。
   
   
   许多我們現生活於倫敦的華裔越南人都曾互問: 我們是誰 ?可至今仍未找到一個合意的答案, 問題仍處於沉默中, 由此,值talawas 網站登載了《 我是誰 》的文章, 我想有哪位高人為我解答: 我們是誰 ?
   
   
   我的家人屬華裔越南人,在海防市已居住了三代( 如許多人一樣 )。諸多年來,我們和其他越南人一樣,在同一地方生長,同一所學校學習和同一個單位工作……。作為國民, 我們按照政府的要求,執行公民的義務,即是說極多的華裔越南人曾( 為抗法、抗美戰爭 ) 參加部隊, 曾進入南方,去寮國和柬埔寨戰鬥……, 許多人都已犧牲,也有成為傷殘人士。 就是說我們華裔越南人曾盡責完成了作為過去的越南民主共和國和現在的越南社會主義共和國公民的義務。
   
   我相信,諸多在第一和第二共和制度( 指越南共和國,即南越,譯者注 ) 下的南方華裔越南人像北方華裔越南人一樣,既不多也不少,已經完成其公民的義務。
   
   
   很久以來,直至1978年,我們仍然( 幻 )想著“我們是越南人”, 由此我們就讀於越南的小、中學,越南的各大學和中級專業學校。結業後按照越南政府的分配工作和嫁娶越人為夫、為妻, 给孩子取越南名字。 也是說我們自認,我們的同事們都視我們為越南人。突然1978年, 特別是1979年2月17日後,鄧小平發動在邊境六百公里上出兵“教訓黎筍”一战,黎筍卻決意動用越南社會主義共和國政府的一切宣傳手段加以報復, 公開地進行排斥華裔越南人的戰役:推出禁止華裔在七種行業中工作,正在工作中的也要辭退。可謂城門失火,殃及魚池,“ 恨其父卻打其兒” ( 真可恥 ! ), 越南社會主義共和国政府在一切的宣傳機器上公開地展開誣蔑華裔越南人的戰役。 一些機關團體“邀請我們談話 ” ( 騷擾 ? ) 要求我們“停職”,若我們在醫療、外交、經濟、文化、教育、運輸( 包括水路和陸路,還沒有航空業 )和商業七個行業之一中工作的話。誰是黨員的就要申請退黨, 擔任官職( 不管大小 )的人就要辭退。 醫生、工程師失業, 從小學到大學的教師放下教鞭, 強逼退辭的還有印刷廠、百貨公司、米鋪的人員等等。 許多人要逼進入黑市做工 ( 不作投機倒把就餓死啦, 連喂養家禽吃的飼料也難買到下鍋 )。同時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也在一切的宣傳機器上“突然為我們披上新衣 :愛國華僑”,呼籲我們 ( 正如目前的越南政府 )回國,為“偉大的中華祖國”貢獻一份“熱光”( 那時我們沒有“金光”[ 指金錢,譯者注 ])。
   
   
   
   究竟甚麼一回事呢 ? 幾多年了,我們從未得到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關心和披上“愛國”的( 錦 )衣裳, 可突然在那個時刻,北京電臺( 越南語 )日夜不斷高調把我們稱為“骨肉同胞” ( 正如目前越南一樣 )。 當( 或被 )披上“愛國華僑”的外衣,我們可得到甚麼呢 ?而那時越南政府逼我們辭職 ( 斷生計 ), 公安人員常來家中拜訪 ( 說其好意是為保護華人,把我們帶到林同( Lâm Đồng, 南方中央高原山林省份,譯者注 )的集中營 ? ) 此外很多( 無知和無文化的 )越南人踴躍參與由黎筍集團執棒的排華戰役的“反抗大漢擴張主義”大合唱,消滅那些如我們“無縛雞之力”的人 ( 醫生、工程師、教師等 )。
   
   
   在那些痛苦的日子裡, 上壓下逼, 我們悟到,我們正處於兩位“共產黨同志”為爭做東南亞 ( 主要在柬埔寨 )霸主的兩道彈火之中。自求多福,唯一可走之路是“遠走高飛”, 辭別那個長期以來誤認為“祖國”的“鳥巢”!
   
   
   我們同胞中的一些人輕信那些甜言蜜語,北上邊界回到“偉大的中國”。 他們得到“熱情”的歡迎, 被載到荒山野嶺, 實行“一視同仁”的對待 ( 不分玉與石,全部放進“歸國華僑”的大蘿裡 ); 不管是工程師或醫生或教師, 每人分給一把鋤頭,清一色的藍衣服, 全體生活於一個區,稱為集體屋舍,又配予其新稱“ 農場工人”,實行多勞多得,少勞少得, 不勞……就停口免食 !
   
   
   有的人乘船出海, 把命運交給幸運之神, 我家人就是那些人。 信是海神爺棄嫌我們過於皮瘦包骨, 故此歷盡幾次暴風雨 ( 水神的探訪 )之後, 我們的船隻幾受故障和破壞,修補復修補後,最終一家人,除了身上的衣衫襤褸之外,又抱又拖著年幼的孩兒,兩手皆空抵達香港上岸。
   
   
   當我們的船離開海防玻璃廠碼頭,去作遠居者之時, 我們從未想過會返回的一天和也不曾想到我們是越南人。 1979年6月16日約十七點在零號碼頭,代表越南社會主義共和國政府的人是( 外僑局 )大尉、名叫阿雄的人,搜索了我們餘下的越幣 ( 對於我們毫無價值的了,但對他很有用 )後, 切斷船纜時,他口吐一句毒言 :“祝全體同胞 ( 誰是他的同胞啊 ? )有魚吃,而不是被魚吃 !”。 那夜, 約十點三十分, 大概有六、七個玉島( Đảo Ngọc )邊防軍的軍官和兵士,手緊握K 54型槍, 走下船機艙; 一個拿著電筒的人跳上船,照著我們每人的臉, 冷漠地叫喊:“ 我們剛收到急令, 有三艘船非法出海, 全部人坐下,不要動, 反抗者將被槍斃。現在我們檢查證件。”
   
   在上船前, 那個大尉雄和另五個同伙已沒收了我們的戶口簿、米糧簿、副食品配級票、出生紙、大學畢業文憑 ( 紅色的)等,全扔進枱上的一個竹帽內 ( 像一堆廢紙 )。 即是說,上船之前,我們是零 : 無姓無名,無歲數,無祖國,無職業,我們只是被越南社會主義共和國政府拋出海上的垃圾, 我們還存有甚麼證件啊 !
   
   
   船主 ( 一名無賴同胞, 曾利用這時機在我們這些人的身上刮取脂膏 ) 前去對那批邊防軍官和士兵討說,而“吐出了五錢金” ( 船主後來又向我們搭船人勒索 ), 如此我們像獲取了“合法通行證”上路。 翌日早晨 ( 1979-6-17日 ), 我們離開越南的領海,並成為了“船民” ( Boat People )!
   
   
   在英國定居六年後, 我們獲許加入英籍,成為英國公民,至今已經做了三十年英女皇的臣民,可是在諸多的證件申請表,從醫療至房屋、退休福利等都有一欄問及來源地:黑人 ( 非洲、加勒比海 )亞洲、中國人……, 而我們常歸劃入“越南人”一欄。
   
   
   二十五年後, 2004年我們返回越南出生地探親訪友和掃墓拜祭祖先。我們被披上“越僑” ( 愛國 ?)的外衣, 但我自稱為“鴨僑”( Vịt Cừu,越南語讀鴨Vịt 和越Việt的近音,譯者注 ),不( 敢 )認作“ 越僑”( 又怎可稱為越南人呢 ? 因為若是正宗的越南人,又怎被排斥、驅趕啊 )! 正如作家陳啟清水 ( Trần Khải Thanh Thuỷ )寫道:
   
   
   離開那日,黨稱我們為漢 ( 越 )奸
   回來之日, 黨又改口叫越 ( 漢 )僑
   未去之時,你事事都犯罪
   去後卻是萬千寵愛一段腸 ( 就算有臭味都愛 )
   
   
   昔日在越南我是個越南( 國籍 )的華裔越南人, 今日我是英國國籍的越裔 ( 不是華裔 )英國人, 因為申請入英籍時,我們申報來自越南 ! 三十年的生活, 我們得到英國政府和人民無限和無條件的幫助。 我的兒子們學業功成,有當解剖醫生、物理學博士、電腦碩士、藥科碩士等; 他們工作穩定, 有 ( 幾間 ) 房屋, ( 幾部 )房車,有妻有兒, 生活較上好, 有個兒子還在機構任主管科長。 他們都自認為是越裔英國人, 像其他族裔印度裔、韓裔、華裔、泰裔、非洲裔一樣, 而發誓從不會回歸 ( 為何要回歸 ?)越南或中國 !儘管我的兒孫們都保留越南名字,但他們從不會想到要回歸那事。 他們不想,也從不存意改名為英美名字 ( 為何要改呢 ? )。我認為, 就算是叫占美、 邁克、亨利或瑪麗 ,海倫林……, 仍然是扁鼻黃皮膚, 就算染了金髮也不是歐洲人。
   
   
   而我的一些“同鄉”返回“偉大的中國”後的情景更悲慘。 三十年了都不能入籍,而他們的鄰居都稱其為“越南人”。 在BBC 越南語組所報道的那段新聞,“ 偉大中國”的政府和同胞們在當初他們回歸祖先的國家時都稱其為“愛國同胞”, 現又“榮譽”地賜以“越裔華人” ( 在越南土地上被稱為“華裔越南人” ) ! 為何又這樣呢 ?
   
   
   我本人仍然 ( 深刻地 ) 記得偉大的毛主席曾“教導”: 知識不如糞土! 我自知自己不如糞土,故跑到歐美國家 ( 定居 ), 不敢回歸“偉大的中華”祖國被用作田中肥 !
   
   
   順提一題外話 :
   
   1, 從泰國和新加里多尼 ( Nouvelle-Calédonie,法國海外省,越南人俗稱新島Tân Đảo,譯者注 ) 歸國( 北越 )的越南人,自1960年返回後,儘管返國已五十年了,全體那些人被現時的北越人稱為“ 泰佬或新島佬 ” !
   
   2, 為分辨正統的南、北人,1954年南遷的、現居於倫敦的北方人,被 ( 純粹 ) 北方人稱其為“五四南人”,而 ( 純粹 )南方人稱其為“五四北人” !
   
   為何這樣呢 ?
   
   
   出生自兩種 ( 或多種 )血統的家庭的人並非是罪人, 為何不公平地對待他們呢 ?
   
   那麼,我們屬於( 舊 )華裔 ( 越南國籍 *)越南人,現時是 英( 國籍 )越南裔、正生活於英王國已經三十年的人,( 按正確的定義來說 )應該屬於甚麼人呢 ?
   
   有哪位高人請為我們指點 ?!
   
   致謝。
   
   
   
   2009年夏, 紀念已為三十年之遠居者
   
   
   
   全文完
   
   
   

嶺南遺民譯

   
   2009/7/29日
   
   
   * 此處作者將國籍兩字用南部音偏讀cuốc tịt,譏為國已滅絕之意,譯者注。
(2010/10/19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