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八)]
拈花时评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4)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7)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8)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0)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2)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3)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4)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7)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0)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1)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4)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7)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0)
·亡党已成不归路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终卷)
·zt——可怜我被蹂躏的祖国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1(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2(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3(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4(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5(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6(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7(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8(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9(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10(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11(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zt-关于腐败
·晚年周恩来(一)(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 (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三)(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四)(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五)(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六)(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七)(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八)(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九)(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十)(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一)(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二)(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三)(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十四)(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五)(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六)(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七)(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十八)(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九)(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从乌坎村起义看国人的实用主义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十一)(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二)(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三)(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四)(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十五)(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六)(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七)(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八)(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十九)(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六四惨剧会再上演一次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八)

好,演得很好。你过去是演包公的嘛。胡司令是怎幺唱的?老子的队伍才开张,十几个人来七八条枪!很好,彼此彼此,也是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嘛!
   
   毛泽东又把演员们说笑了。
   
   中央首长们跟全体演出人员合影时,江青把扮演女主角阿庆嫂的演员安排在毛泽东身旁。那女演员一手紧紧握住毛泽东的手掌,一手紧扶住毛泽东的胳膊,激动地把半个身子都贴在伟大领袖胳膊上。毛主席问:

   
   多大岁数了?演了几年戏了?
   
   报告主席,咱二十几岁了。十三岁进戏校,十五岁上台演出。
   
   很好,很好。阿庆嫂,有个性。你知道有位快嘴李翠莲吗?
   
   戏校老师上课时给我们讲过。
   
   不错。《红楼梦》里还有位王熙凤,能说会道,爱讲笑话,作风泼辣,很得贾母欢心,你演阿庆嫂可以借鉴她。
   
   是,主席,咱记住了。
   
   由于摄影队要临时架设灯光器材,中央首长们都跟各自身边的演员们交谈着。
   
   周恩来是个老戏迷,跟团里的许多男女演员都相识。忽然机智地喊道:
   
   江青同志!江青同志!你是今天晚会的主人。我们都沾了你的光了。照像时,你要站到主席身边去!
   
   江青正在跟康生讲述着甚幺事,听到周恩来这聪明的提议,连忙笑着过来了:
   
   谢谢,总理,你是最忙的人,也来支持京剧革命……
   
   应当是我来感谢你们!文艺革命,工农兵英雄形象占领舞台,是全党的大事。
   
   刘少奇也过来跟江青握手,祝贺演出成功。
   
   照像时,经周恩来安排,江青站在了毛泽东身边。
   
   毛泽东却没有忘记彭真。
   
   彭真!你也过来,不要离我们那幺远嘛!
   
   当天晚上,由新华社向国内外邮发特急传真稿。第二天,中国大陆的所有报纸,以及香港《文汇报》、《大公报》等,都以头版头条位置,刊登了毛泽东率领党和国家领导人出席观看大型革命现代京剧《芦荡火种》的内容,并刊登了大照片:《毛主席偕夫人江青及党和国家领导人亲切地同全体演员合影》。
   
   此后成为定例。每逢江青抓了新的现代京剧剧目,毛泽东必定带领政治局全班人马出席观看,并接见演员,合影留念。每次合影,江青必定站在毛泽东左边。右边则是剧中女主角。再过去才是刘少奇、朱德、邓小平、彭真等人,跟演员们插花而立。
   
   江青正式成为中共政治舞台上的重要人物。他比之于刘少奇夫人王光美高出一头了。
   
   第五十一节 大比武
   
   一九63+1年秋,经过中央军委主持日常工作的贺龙元帅、罗瑞卿大将的一再敦请,毛泽东终于同意视察部队,并出席观看全军大比武表演。一次是在北京军区某部,一次是在济南军区某部。
   
   贺龙生性豪侠,向来只把毛泽东当统帅,把周恩来当恩师,而不大把那体弱多病、性情消沉的国防部长林彪放在眼里。国民革命军北伐时候,贺龙已是军长,林彪不过是一名连长呢。他曾经跟自己的部下们打哈哈:
   
   一个人到了怕见光、怕见风、怕见水的田地,还怎幺能带兵打仗?打蚊子都不行喽!四九年之后,他不是到了苏州去治病?回国后就住在苏州的花园里养病,哪里好好工作过?官倒是越做越大了!
   
   罗瑞卿在井冈山武装割据期间,本在林彪手下做过保卫局长。到达陕北后他跟林彪分了手,率部开辟太岳根据地,后来发展成太岳兵团,独挡一面了。四九年之后,一直任中央保卫局局长兼公安部长。一九六二年起,他接手中央军委秘书长兼总参谋长后,发觉林彪抓军队工作,只抓政治挂帅,其它则概不过问。他长期住在苏州,很少回北京,也很少出席军委会议。但是对于军队高级干部的任免、调动,却死死抓住不放,而不信任其它军委常委的任何建议。他说他只服从军委主席毛泽东。
   
   罗瑞卿对于林彪的一套,日久生厌,渐渐疏离,进而反感。另外他的作风干练、勤勉,坦率敢言。他曾在军委学习会上直言不讳地说:
   
   光凭政治挂帅,靠主席著作就能打胜仗?政治挂了帅,战士就会放抢?就能打炮?开坦克、驾飞机?工作还是要脚踏实地,不能搞花架子,耍嘴皮子。不能讲大话,吹牛皮。再说,把毛泽东思想说成是最高最活的马列主义,难道还有次高次活的马列主义?不通嘛,毛主席本人也不会同意这种说法的!
   
   贺龙、罗瑞卿二位在全军推广郭兴福教学法。郭兴福本是南京军事学院一名军事教官,
   
   他要求每个战士都要练就一身过硬本领,当神枪手,全能标兵,敢于刺刀见红。随着郭兴福教学法的推广,全军掀起了大练兵、大比武的热潮。这一来,无形中对林彪号令全军干部、战士学毛着、搞领袖崇拜运动,起着某种程度的淡化和抵消作用,也就无形中符合了刘少奇、周恩来、陈云等人的务实路线。
   
   贺龙、罗瑞卿并没有投靠谁,只凭了他们的军人的责任感工作着。而且在中共高层,包括刘少奇在内,也从未有人侧目窥视过毛泽东的最高领袖地位。
   
   毛泽东对全军大比武、大练兵活动,甚为赞赏。他倒是乐于看到林彪跟贺龙、罗瑞卿之间,在治军问题上有所岐见,才需要自己这个军委主席来搞平衡、做仲裁。
   
   在济南军区某部观看大比武时,毛泽东由贺龙、罗瑞卿陪同,加上刘少奇、朱德、邓小平,再加上七位帅(因十位帅中,林彪在苏州养病、罗荣桓去世、彭德怀被撤销职务),大家气氛融洽。比武之前,部队搞阵列操练,方阵行经检阅台前,战士们高声呼喊:
   
   毛主席好!中央首长们好!
   
   毛主席和刘少奇、朱德等,都站起来回礼;
   
   同志们好,同志们辛苦了!
   
   在操演过程中,由贺龙向毛泽东介绍情况,罗瑞卿向刘少奇介绍情况,济南军区司令员向朱德介绍情况。
   
   毛泽东留意到罗瑞卿跟刘少奇相谈甚欢。根据中共宪法,国家主席为全国武装部队最高统帅。由于毛泽东亲任军委主席,刘少奇倒是自觉地很少过问军队工作。这两年,由于毛泽东经常出巡,住在南方,多数时间不住北京,刘少奇才代表党中央出席会议,也只是听听汇报而已。
   
   在北京军区某部观看大比武时(又称华北大比武),毛泽东心里却埋下了阴影。事出贺龙、罗瑞卿请来了彭真。彭真一直做地方党的工作,他从来没有插手过军队工作。按照中共中央
   
   政治局委员们的分工,彭真跟军队工作风马牛不相及。把他请来看大比武,甚幺意思?
   
   毛泽东嘴上不说,心里不悦。这几年来,彭真已成了刘少奇的重要帮手,有时都胜过了邓小平三分。看来,自己最信赖的军队工作,敢不是没有问题?他们没有某种默契?或者达成某种可能:刘、彭、邓,加上贺龙、罗瑞卿二位,暗中形成另一个司令部?那样一来,情势就很糟糕了。
   
   难怪了,九月间,刘、彭、邓三位,未征得自己同意,便以中央名义修改并颁发了领导四清运动的《后十条》。这《前十条》,原本是由自己亲笔审定的,强调了农村的阶级和阶级斗争,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两条道路斗争,强调了阶级斗争,一抓就灵。更演一层的意思,就是要堵死党内某些人一直图谋为彭德怀翻案的口子。可是《后十条》经刘、彭、邓他们一修改,又改成当前农村中的主要矛盾,是广大农民群众和四不清干部之间的矛盾,把矛头指向基层干部了!
   
   看来,刘、彭、邓诸位,确实是在相濡以沫了。好家伙,一个国家主席,一个总书记,一个北京市长大人,朱德多半也支持他们,再加上一个游刃有余的国务院总理……如今又添上主持军委日常工作的贺龙、罗瑞卿,文武合璧,把持京津防卫……
   
   也许未必,也许是过虑吧。
   
   毛泽东从来多疑,他不相信军队会跟了人家跑。看起来,这几年让林彪放手在全军开展大学习运动,抓政治挂帅,是抓对路了。林彪虽然长期养病,却又立下了大功劳……
   
   第五十二节 警惕中央出修正主义
   
   十月,在中国南方称为小阳春。秋高气爽,蓝天高洁。
   
   毛泽东又一次决定南巡。离京之前,他把少奇、恩来、陈云、小平、彭真诸位,请来丰泽园共进晚餐。他向诸位说明:自己的健康状况越来越差了,自己明白,去见马克思的日子不远了。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马克思主义者是彻底的唯物主义者,就那幺回事嘛。中央的工作,国事党务,有劳各位了。自己到南方去,一边疗养,一边听些汇报,了解一些下面的情况,对与不对?好歹给各位做个参考……
   
   毛泽东说的灰头土脸、酸溜溜的,神情十分沮丧。
   
   他又一次成功地放出了烟幕,在同事们中间造成了体弱多病、每况愈下、胸无大志的印象。纵使有人怀疑他,也不碍事。他本来就是个病号,只比长期养病的林彪要好一点。况且他料定了,刘少奇、彭真诸位,也还不至于冒天下之大不讳,公开勾结起来谋反他。自己不是汉献帝,刘、彭也不是董卓、曹孟德之流。
   
   毛泽东领着张毓凤,乘坐专列,第一站抵达南京,住在南京军区司令员许世友上将专为中央首长特设的小招待所里。
   
   许世友亦是中共军队中的传奇人物。少林和尚出身,十八般武艺俱精。十几岁投奔到红军里,由战士、班长、排长、营长、团长、旅长、师长一路提拔到上将,全凭着战功,一直做到陈毅、饶漱石的华东野战军的兵团司令。一九五五年授军衔时。由军委主席毛泽东授予他三星上将军衔。
   
   在中共军中,关于许世友的传说甚多。说许的枪法神奇。说他能背着目标,从肩后射击,且百发百中。说他坐镇南京军区的司令部办公室,大办公桌背对着房门,房门总是紧闭着,任何人求见他,都必须先敲门,大声通报。擅自推门而入者,一定毙命。说是他的一位跟随多年的秘书,一个年轻貌美的妻子,都是因为忘了规矩,也是为着不打扰他,而轻轻地推门而入。可许世友对于房门的任何动静都能警惕地察觉,且并不回头,只举起手枪从肩后射击。结果,都毙了命。说许司令因此颇为伤感,却不后悔。相对地,他的威名却越来越重了。
   
   据传,在五十年代初叶的某天,他的老上级华东野战军司令员陈毅,为人随和而风趣,事先没有通知,顺道来看望他。走至许世友办公室门口,竟忘了许的规矩,也是推门而入。但陈毅十分机警,门推一半,停住了。说时迟,那时快,一粒子弹已经射进了房门的铁皮里。陈毅拉上门,以四川口音大声叫喊:
   
   许世友!你家伙的枪子儿可真是长了眼睛,没有射到我陈毅身上,看你家伙拿老子咋办?
   
   许世友一听是陈司令员的声音,吓出了一身大汗,连忙开了房门,扑通一声跪了下去:
   
   司令员!世友不敢,世友不敢……
   
   起来,起来。当了大军区司令员,还来这一套?老子倒是要考虑考虑,是不是该把你的手枪缴了。
   
   许世友从地上爬起来,立下保证:他的大办公桌不再背着房门,他的手枪也不再上子弹。
   
   但他仍不失为中共一员忠心耿耿、能征惯战的剽悍将领。
   
   毛泽东十分欣赏许世友的江湖义气、豪侠心性。他一路南巡,首站就到了南京,来找他许大司令员,为的是问问他: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