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胡锦涛传(二)]
拈花时评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28)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29) 高华
·网友的起诉书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30) 高华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31)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32) 高华
·zt-上访市长女儿的实名微博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33)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33)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34)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35)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36) 高华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37)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38)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38)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38) 高华
·成都三医院把我变成了活死人!-活死人任邵芳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39)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40)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41) 高华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42)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43)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44) 高华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45)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46) 高华
·自由民主行动的新思维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47)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48)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49) 高华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50)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50)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51)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终卷) 高华
·讨伐中宣部(1)-焦国标
·拈花双周微
·讨伐中宣部(2)-焦国标
·讨伐中宣部(3)-焦国标
·讨伐中宣部(4)-焦国标
·拈花一周微
·讨伐中宣部(6)-焦国标
·讨伐中宣部(7)-焦国标
·讨伐中宣部(8)-焦国标
·拈花一周微
·讨伐中宣部(终)-焦国标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1)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2)
·拈花一周微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3)
·尔巴乔夫回忆录(4)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5)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6)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7)
·拈花一周微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8)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9)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10)
·拈花一周微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11)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12)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13)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终)
·拈花一周微
·请声援刘本琦一家
·往事并不如烟(1)(章怡和)
·往事并不如烟(2)(章怡和)
·往事并不如烟(3)(章怡和)
·拈花一周微
·往事并不如烟(4)(章怡和)
·往事并不如烟(5)(章怡和)
·往事并不如烟(6)(章怡和)
·拈花一周微
·往事并不如烟(7)(章怡和)
·往事并不如烟(8)(章怡和)
·往事并不如烟(9)(章怡和)
·丰台法院院长何其高贵?写给院长的约见信
·拈花一周微
·往事并不如烟(11)(章怡和)
·往事并不如烟(终)(章怡和)
·“死刑犯”撑不起中国器官移植市场上的蘑菇云(1)欧阳非等
·拈花一周微
·“死刑犯”撑不起中国器官移植市场上的蘑菇云(2)欧阳非等
·“死刑犯”撑不起中国器官移植市场上的蘑菇云(3)欧阳非等
·“死刑犯”撑不起中国器官移植市场上的蘑菇云(4)欧阳非等
·“死刑犯”撑不起中国器官移植市场上的蘑菇云(5)欧阳非等
·拈花一周微
·“死刑犯”撑不起中国器官移植市场上的蘑菇云(6)欧阳非等
·蒋经国日记(一)
·蒋经国日记(二)
·蒋经国日记(三)
·拈花一周微
·蒋经国日记(四)
·蒋经国日记(5)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胡锦涛传(二)

2:绩溪是胡锦涛的祖籍
   
   
     ●许多通讯社和报刊依照中共中央所公布的胡锦涛的籍贯,以为他是在这里出生。实际上,绩溪只是胡锦涛的祖籍,他并不出生在这里。向上追溯一百来年,胡锦涛的太祖父胡勇源就走出了绩溪县
   

     清代以来,这里学术大师迭出。出生于徽州休宁县的戴震,字慎修,又字东原,他以经学为中心,旁及小学、音韵、史学、天算、水地等等。他主张实事求是,认为“理存于欲”,抨击程朱理学是“以理杀人”。一七七三年,乾隆皇帝下诎命令设立“四库全书馆”,任命纪昀(纪晓岚)为总裁,戴震作为一代学术宗师,也被延聘入馆编核。他及他门下的段玉裁、王念孙等弟子,开创了皖派考据学,作为一种著名的地域性的学派,享誉国内外,影响深远。
   
     近代人中也是名人辈出。教育界有被宋庆龄称赞为“万世师表”的陶行知,音乐界有与聂耳齐名的张曙,美术界有号称“南黄北齐(白石)”的黄宾虹,新闻界有辛亥革命先驱、《神州日报》主笔汪允宗……尤其是中国新文化运动的主将之一、后来曾任中国驻美大使、北京大学校长和台湾中央研究院院长的胡适,其家乡也正在这里。
   
     徽州文化,不论是画派、医学、雕刻、建筑、园林、饮食、盆景,在全国都独树一帜,自成流派。有人夸说:村村镇镇,都有古迹可看;山山水水,都有名胜可览。行商坐贾囊中元宝的磕击,交织着乡儒学究的吟哦;牌坊和民居上精工细作的木雕砖雕,映衬出云影林涛。在皖南景区每年接待的三四百万游客中,有一百万是文化旅游者。徽州的州府所在地歙县,被定为全国文化名城之一。
   
     ●绩溪是胡锦涛的祖籍
   
     就在黄山、九华山、齐云山的紧侧,徽州属下有一个绩溪县。
   
     绩溪县,原来是徽州府的一个镇:华阳镇。据《徽州府志》记载:南北朝时“ 萧梁初建良安县,旋废;唐即其地,建绩溪,为中下县。宋为望县,明为中县。” 还解释县名的由来说:“以界内乳溪与徽溪相去一里,离而复合,有如绩(“绩”
   
     字的原义是将麻纤维披开接续起来搓成线)焉,故名。”
   
     绩溪县毗邻黄山风景区和清凉峰自然保护区,层峦迭嶂,逶迤连绵,有“百里花园”之称。如果只看自然风光,确实是相当迷人的,但是风光好的地方,往往贫穷。这里直到八十年代后期、九十年代初期,还是“扶贫县”。
   
     九十年代初,香港某报有篇文章绘声绘色地写道:一九四二年十二月的一天,在绩溪县城东南十多里,古称为龙川村的瀛洲乡大坑口村里,婴儿的啼哭划破了冬日暮霭。在这个被誉为“十家之村,不废诵读”的农庄里,一位叫胡增玉的村民家里,增添了一个男孩……云云。
   
     这个男孩,作者指的就是日后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胡锦涛。不过,这段追述,却只是作者想当然而已。许多通讯社和报刊,依照中共中央所公布的胡锦涛的籍贯,以为他是在这里出生。实际上,绩溪,只是胡锦涛的祖籍,他并不出生在这里。
   
     由现在向上追溯一百来年,胡锦涛的太祖父胡勇源就走出了绩溪县。正如前面所述,徽州一带,土地不多,经商成风,人们谋生方式相当多样化。胡勇源来到江苏泰州,开了一个小店,经营山区出产的茶叶等土特产。到胡锦涛的曾祖父胡树铭时,已经小有规模,又在上海、浙江等地开设了七家分店,还从事茶叶进出口生意。据说兴隆时还聘雇了好几位英语翻译呢。
   
     上海在一个多世纪的岁月里繁荣起来,徽帮商人起了很大的作用。上海开埠前人口有五十来万,开埠后全国乃至国外各色人等大量涌进,到抗日战争胜利时,已经增至五百来万。公认对上海发展有影响的首推徽商,开埠前徽商已经活跃于沪上,经营业务首先是渔盐,其次是布帛,但实际上远远不仅于此,还掌握了造船业,垄断了典当业。上海开埠以后,徽商的比重有所下降,但是仍然主导上海的茶与丝绸。徽商会馆、会所也陆续建立。据逯耀东《上海的海派菜》(载《中国时报》)文中提到:清道光年间,徽帮商人叶同联合十二家商号在大东门外创立会所,公积金就达一千二百万两,徽帮的菜馆、茶馆在上海也遍地开花。
   
     胡锦涛的曾祖父胡树铭,正是这众多徽商中的一员。据胡锦涛家乡的堂姐胡锦霞介绍,胡树铭后来是个四世同堂的大家庭。他的两个儿子,胡炳华和胡炳衡,各生了两个儿子:其中老大增鑫和老四增金,是胡炳华生的,老二增麟和老三增玉,是胡炳衡生的──在中国的旧式大家庭里,像这样将堂兄弟连起来算排行,是很常见的。四个兄弟基本上在上海做生意,有时回泰州。
   
     老三胡增玉后来改名为胡静之,五十多年前在上海结了婚,也是在上海生了老大,是个儿子。这个独生子就是胡锦涛──所以说,胡锦涛的出生地应该是在上海(也有材料说,胡锦涛生在江苏泰州。我们推测,“出生于上海说”较为可信,理由下面再谈。但到底是出生于上海还是泰州,待最后查证落实)。胡静之后来又生了两个女儿,胡锦涛的这两个妹妹,后来并未因为他“一人得道”而“全家升天” :一个叫锦蓉,九十年代末在江苏泰县房产开发公司工作;一个叫锦莱,在泰县从事商业工作。胡锦涛的母亲在中共建国之前就去世了,他与两个妹妹住在泰州由祖母(即胡炳衡的夫人)带大。后来姐妹俩下放到泰县,于是胡静之也就随之从泰州调到泰县,离女儿们可以近一点。他是在文革后期病逝的,当时胡锦涛正在甘肃工作,赶回来办理了后事。
   
     胡炳鑫的儿子、胡锦霞的哥哥胡锦江,现在是南京师范大学附属幼儿师范校长,他介绍说:胡锦涛小学是在泰州大浦小学念的书,高中是在泰州中学念的书。胡锦江还提供了一个重要情况:“原来他将籍贯都填成上海和江苏泰州,后来他看见我的籍贯都填成安徽绩溪,就问我:江哥,你怎么填籍填成安徽?我说,我们老家是绩溪人,你出生在上海,长在江苏,但是祖籍还是算安徽绩溪。锦涛后来填籍贯也就改成安徽绩溪了。后来,在一次全国团代会上,胡锦涛对来自安徽的代表说,我也是安徽人,我的老家在徽州地区,我是绩溪人。”
   
   3:胡锦涛与胡适是否是本家?
   
   
     ●人们很自然要提出一个问题:绩溪在近代出了一大批姓胡的名人,胡锦涛与他们是否是一个胡?胡适的北胡是皇胄苗裔,而胡锦涛这个南胡,也不是等闲之辈,他的祖上可以一直追溯到东晋年间
   
     ●与胡适是否是本家?
   
     从胡锦江所回忆的情况来推断,胡锦涛并没有到访过他的原籍家乡,而且他与原籍家乡族人的私人、亲属联系近乎零。他的较近的亲属,除了在江苏的泰州、泰县,就是在上海。
   
     但是,是不是能够由此得出结论说,胡锦涛在胡锦江告诉他其原籍是安徽绩溪之前,对这一点完全一无所知呢?这又似乎有悖常理──胡静之先生的爷爷是从绩溪出去的,他怎么会完全不告诉小锦涛这一点?
   
     我们分析,胡锦涛此前也知道自己祖上(爷爷的爷爷)出自安徽绩溪,只是不知道自己在填报籍贯这一栏时,应该填安徽绩溪而已。怎么解释此前他有时填“江苏泰州”,有时填“上海”?一种较合情理的推断是:他填江苏泰州,是将之当成自己的“原籍”来填,他填上海,是将之作为自己本人的出生地而填──这正是我们推测他出生于上海的原因。因为他的祖父祖母、父亲都在泰州,如果不是他自己出生于上海,他填写籍贯时填写“上海”就完全没有理由了。另一个旁证,就是上面所引的胡锦江的回忆:“你出生在上海”。
   
     胡锦涛虽然没有到过安徽绩溪,但是从他一听堂兄说籍贯要这么填,马上就从兄,改了过来;而且后来对安徽的团代表这么宣称,可见他对徽州引以为荣,对绩溪引以为荣。不论怎么说,徽州不论是商业还是文化,都是具有很高成就、很大影响的地区,是值得人为之自豪的。
   
     人们很自然要提出一个问题:绩溪在近代出了一大批姓胡的名人,以徽墨著称的胡开文,以徽商闻名的胡雪岩,尤其是新文化运动创始人之一的胡适……都姓胡;胡锦涛与他们是否是一个胡?
   
     查绩溪胡氏确实是大姓──在整个徽州都是大姓:翻开《徽州府志》,古往今来的修学、道德、经济、武略等各方面名人,最多的正是胡、汪等姓。
   
     胡适与胡锦涛是否一个胡呢?据绩溪中学对胡适家谱颇有研究的徐子超先生介绍,绩溪县一共有三个胡,胡适家的胡,是“李改胡”,来源于后唐时期,唐昭宗落难,在兵慌马乱中逃跑时,他的一个儿子被奶妈带走,奶妈的丈夫姓胡,为避祸就将这个皇子改为胡姓,先逃至婺源,后迁至绩溪。胡适在与《胡适口述自传》的作者唐德刚教授讲话时,也吐露说,自己是唐代李姓皇帝的后裔。胡适的家乡在绩溪县西北方向的上庄镇,他与胡开文、胡雪岩是一个胡。绩溪县城中还有一个“金紫胡”,得名于先人曾在宋朝任金紫光禄大夫,这家胡姓在这里算是最土生土长了──据传在尧时就来此定居。胡锦涛家这一个胡,是在县城东南面的大坑口村,离胡适家乡正好处于绩溪县界的大对角,相距足有上百里地。所以人们一般叫胡适家的胡为北胡,胡锦涛家的胡为南胡。还因为胡适家原不姓胡,是李改胡,所以称之为“假胡”,而其它两个胡称为“真胡”。
   
     南胡北胡之间,有个翚岭,山虽然不高,却是一道分水岭,它分开了长江水系和新安江水系。胡适的北胡,属于长江流域,胡锦涛的南胡,属于新安江流域。 
   
     ●胡氏宗祠
   
     胡锦涛跟胡适不是一个胡。胡适的北胡是皇胄苗裔,而胡锦涛这个南胡,也不是等闲之辈,他的祖上可以一直追溯到东晋年间。
   
     绩溪县的龙川村,有一个胡氏宗祠,一九八八年元月十三日──那时胡锦涛正在当贵州省委书记──中国国务院公布其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胡锦涛的家族来历,根据龙川村这个胡氏宗祠的记载如下:东晋散骑常侍胡炎镇守歙州,游华阳(绩溪县城)、羡龙川,“东耸龙峰,西峙鸡冠,南则天马奔腾而上,北则长溪蜿蜒而来”,遂于东晋成康三年(公元三三七年)举族从青州(今山东省)濮阳迁此定居。宗祠始建于宋,明嘉靖年间,里人中兵部尚书胡宗宪倡导并捐资扩建,后历经修葺。其主体结构、艺术雕饰,仍保留明代风格,总建筑为一五○○平方米,由影壁、露台、门楼、庭院等九部分组成,集木、砖、石雕、彩绘为一体,有“木雕艺术博物馆”之美誉,深受中外游客青睐。宗祠对面的高大牌坊,上书奕世官保、太子少保胡富、太子太保胡宗宪(所谓“奕世”,指的是其间相隔一甲子)。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