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胡锦涛传(一)]
拈花时评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 李志绥(9)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10)
·钱云会是被政府杀害的吗?
·我已经很久无法收到网友的来信了
·国内有多少朋友愿意参加和平请援
·有兴趣交流讨论的朋友请加入脸谱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1)
·《中国“茉莉花革命”各大城市集会地点》
·今天在广州,茉莉花没能开放
·拈花十五日囚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1)
·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3)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4)
·春暖花开
·拈花一月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5)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6)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7)
·踏花归去马蹄急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8)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9)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0)
·反核声明--------要和谐,不要核泄漏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1)
·艾未未母亲:“我的儿子是有人性的人”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2)
·论治理腐败的系统工程
·紫荆花开了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3)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4)
·韩寒:再见!艾未未
·拈花一周推
·502万“中字头” 三一重工行贿门
·拙劣的表演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5)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6)
·中共和中国政府为什么不感到羞愧?
·也谈温家宝和他的“制高点”
·中共和中国政府为什么不感到羞愧?(2)
·令人难以置信的历史真相
·拈花散步记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7)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8)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最终)
·中国农民调查(1)(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2)(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官员们贪污腐败的钱都是国家的,与我等何干?
·拈花一周推
·“中国农民调查(3)(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4)(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5)(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滕彪:夏俊峰案二审辩护词(新版)
·拈花一周微
·中国农民调查(6)(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7)(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8)(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拈花一周微
·看看共产党那肥硕的身躯
·中国农民调查(9)(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10)(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拈花一周微
·zt-前苏共腐败没落的内幕
·走在内乱边缘的中国
·中国农民调查(11)(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他们终于又开枪了
·拈花——好一个”天下未乱蜀先乱“
·拈花一周微
·哈哈,维基泄密说胡锦涛搞过小三
·中国农民调查(12)(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拈花一周微
·便纵有GDP第一,更有何用处?
·中国农民调查(13)(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完结篇)(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拈花一周微
·读《容斋随笔》一则有感
·中苏关系内幕记事-彼德琼斯(1)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2)
·拈花一周微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3)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4)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4)
·拈花一周微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最终篇)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最终篇)
·中共壮大之谜(1)(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2)(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3)(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拈花一周微
·中共壮大之谜(4)(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政府已经成功地转型为牟利型政府
·中共壮大之谜(5)(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6)(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拈花一周微
·中共壮大之谜(7)(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8)(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胡锦涛传(一)

简 介
   目 录
   导 言 熟悉的陌生人
   第一章 物华天宝 人杰地灵(1942——1959)
   1:中国名胜密度最高的地方

   2:绩溪是胡锦涛的祖籍
   3:胡锦涛与胡适是否是本家?
   4:胡锦涛重视绩溪乡情
   5:胡锦涛父亲是茶叶店小业主
   6:胡锦涛为何避谈泰州
   第二章 工程师的摇篮(1959—1968)
   7:“红色水利专家”梦
   8:在唱歌跳舞中经受革命锻炼
   9:见到了心中的红太阳毛主席
   10:结识了《光明日报》前总编辑
   11:中国政坛上的“理盛文衰”
   12:蒋南翔扮演了清华帮教父角色
   13:唯一能在中南海举行活动的校友会
   14:影响胡锦涛仕途的清华人
   15:胡锦涛重视清华校友人脉
   16:清华给胡锦涛从政储备了丰富资源
   17:从“接班人”变成“保皇派”
   第三章 西北望长安(1968—1982)
   18:挖土砌墙的清华高材生
   19:技术干部改吃政治饭
   20:告别单身汉生涯
   21:咬定青山任尔东西南北风
   22:赶上了中共新老交替第一波
   23:政坛伯乐到科技专家中挑人材
   24:当面汇报赢得宋平爱才之心
   25:李登瀛是否有权破格提升胡锦涛?
   26:甘肃出来的官员清廉实干
   27:温家宝与胡锦涛仕途你追我赶
   28:重返京华感受思想解放之风
   29:胡锦涛进党校天时地利人不和
   30蒋南翔是否在党校提携胡锦涛?
   31:年轻是年轻者的通行证
   32:乌纱帽不由分説扣上头来
   33:中央委员会最年轻成员亮相
   第四章 最佳第二小提琴手(1982—1985)
   34:胡锦涛当上团中央第二把手
   35:团中央书记处摆开新阵容
   36:三头六臂一肩挑
   37:前任班子的前车之鉴
   38:空降“太子党”的风波
   39:王兆国是被邓小平亲自选中
   40:最后一刻中央才决定高占祥离开
   41:撤销少工委之争
   42:团中央机关的四部分力量
   43:太子党擒贼先擒“王”
   44:左右为难吃喝风
   45:卫生值日从不参加打扫
   46:王兆国先盛后衰 胡锦涛后来居上
   47:时时处处突出一把手
   48:官场上的期货行情
   49: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
   50:从两条战线建立自己的班底
   51:与各地各界明日之星建立联系
   52: 胡锦涛与军方怎样接上线?
   53:踏破铁鞋寻觅四有新人
   54:抓出了一个轰动全国的大典型
   55:开动团的机器配合“清除精神污染”
   56:正式成为团中央一把手
   第五章 外放夜郎(1985—1988)
   57:是“下放镀金”还是“打入冷宫”?
   58:进入中央委员会
   59:一张白纸好画图
   60: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
   61:风浪骤起掌稳舵
   62:天高皇帝远
   63:寒潮当中的暖流
   64:对异议人士恩威并用
   65:不能“夜郎自小”
   66:争取外援,开拓潜力
   67:从不吸烟的胡锦涛看上了烤烟
   68:治穷大计,教育为本
   69:惩处残害教师的官员子弟
   70:平息夜郎国学潮
   71:着手政治体制改革外围战
   72:主政时间短,改革难收效
   73:谨言慎行,循规蹈矩
   74:“不适当报导只能加速我垮台”
   75:化解省长的戒心
   76:三匹“马”拴到了贵州马槽上
   77:八十年代中期的污染与二十一世纪初的
   78 没有阳光的天空
   79:一个错误决策造成恶性循环
   第六章 世界屋脊天外天(1989—1991)
   80:版图分裂的“达摩克利斯剑”
   81:第八任驻藏党魁
   82:中共治藏方略屡次改弦更辙
   83:胡耀邦治藏怀柔绥靖事与愿违
   84:动乱进入了倒计时
   85:胡锦涛受命于危难之际
   86:世界人权日接到中央加急电报
   87:稳定是基础 发展为主导
   88:两手抓的先后顺序大有讲究
   89:中共对西藏方针再次大转弯
   90:陪同江泽民巡视西藏
   91:胡锦涛也患了“高原病”
   92:滞留北京养病读书思考
   第七章 火箭第二次起飞(1992年)
   93:改革号再次启动
   94:江泽民担心阵前换将
   95:改革声浪中再次露面
   96:元老们最后一次施加影响
   97:晋升的黑箱作业
   第八章 高处不胜寒(1992—1997)
   98:政绩如何难打分
   第九章 从后台来到前台(1998—2002)
   99:从政治后台走向前台
   100:四声巨响,三条人命,一场风暴
   101:推行江泽民想法,赢得江泽民信任
   102:到欧洲舞台上亮一亮相
   103:胡锦涛访美机会是布什为他争取到
   104:“贫困地区人民笙歌劲舞迎锦涛”
   第十章 共青团派的新掌门
   105:共青团派的三个梯队及其核心
   106:无可选择将共青团派作为主要权力渊源
   107 团派“嘴上无毛,办事不牢”?
   第十一章 接班人还是掘墓人?(2002)
   108:共产党接班人
   第十二章 胡温新政赶考一年(2003—2004)
   109:中外评论界为胡锦涛赶考一年打分
   不是结语:平衡木上的马
   附:我的学长胡锦
   
   简 介
   
   
   2006 年4月胡锦涛访美,再一次引起人们对胡锦涛全面认识和重新认识的兴趣。这本书可以帮您解读胡的所作所为。
   
   掌权以来,让海内外刮目相看,甚至有了“胡温新政”的美誉。 “胡温新政”“新”在何处?是权宜之计还是根本之策?是否意味着中共“和平演变”新阶段?要把握这一动向,不能不从胡锦涛的生平经历去找出脉络——胡锦涛是被调入共青团系统提拔考察的,是声势浩大的“清华帮”一员,是在西北和西南边远艰苦地区奋斗多年,是被邓小平隔代钦定为江泽民的接班人……这些岁月给他的人生理念、治国方略、领导风格打下独特印记。
   
   本书两位作者之一曾在胡锦涛手下任职,与胡有过工作接触。他们遍访在胡锦涛手下工作过的人士,在海内外广集各种资料,历时七年,写出迄今资料最为翔实、分析最为客观的胡锦涛传记;在胡锦涛执掌中共党政大权一年后,作者又做了大量重要增补和勘正。
   
   本书试图揭示:胡锦涛是怎样被选为中国这艘巨舰的新领航员?面对中国和世界变局他将如何面对?
   
   围绕胡锦涛的轨迹,本书还勾勒了“共青团派”重新崛起,政坛“清华帮”盛极而衰等等读者异常关心的问题。
   
   目 录
   
   
     导言 熟悉的陌生人
   
     胡锦涛属马。十年前,五十岁的他,是一匹雪山上跑出的“黑马”;十年后的马年,六十岁正逢本命年的他,已经成了一匹识途的 “老马”。贵为中共中央新的掌舵人,人们还是问:他会“春风得意马蹄疾”,还是会“雪上空留马行处”?
   
     第一章 物华天宝人杰地灵(1942-1959)
   
     胡锦涛填报籍贯避谈生活了十七年的江苏泰州,而强调是安徽绩溪人──近六百年来徽商与徽学的发源地徽州,不仅是中国风景名胜密度最高的地区,更诞生过那么多姓胡的名人。
   
     第二章 工程师的摇篮(1959-1968)
   
     清华大学,与其说是“工程师的摇篮”,不如说是“政坛领导人的摇篮”。从这里走出的从政者如过江之鲫,注定为胡锦涛提前几十年准备好了政坛的关系网。
   
     第三章 西北望长安(1968-1982)
   
     一名房建工,一个小秘书,一位副处长……如果他没有遇到宋平,他是会终老于塞外的漫漫黄沙之中,还是终将磨砺生光,脱颖而出?
   
     第四章 最佳第二小提琴手(1982-1985)
   
     进入北京前门东大街十号团中央的十二层淡黄色大楼,就进入权力的角斗场,就意味着接受被派定的角色──命运就是一个最难把握的词了。
   
     第五章 外放夜郎(1985-1988)
   
     古来留下两个与贵州有关的成语,都是讽喻讥刺。胡锦涛对这两个典故推陈出新“反其意而用之”:“夜郎自大”不对,但是“夜郎”也不能“自小”,自卑自贱;要脱贫致富,“黔驴”技不穷!
   
     第六章 世界屋脊天外天(1989-1991)
   
     他被赵紫阳为贯彻对西藏怀柔政策而选定,执行的却是江泽民对西藏强硬政策。《西藏日报》上刊出了新任自治区一把手头戴钢盔,检阅戒严部队官兵的照片。
   
     第七章 火箭第二次起飞(1992年)
   
     从权力游戏看,是出乎意料的晋升;从代际交替看,是合乎逻辑的飞跃。
   
     第八章 高处不胜寒(1992-1997)
   
     他在推动党的改造,党也在改造他──人们说他成熟了,这是赞扬,还是批评?
   
     第九章 从后台来到前台(1998-2002)
   
     谦虚,温和,文雅,友善,与总统握手,对华侨鞠躬,向记者问候……一年到头奔波于各省市和各首都──他到底在忙些什么?
   
     第十章 共青团派的新掌门
   
     不论本人是否愿意承认,年龄规则或曰自然规律,总要重新呼唤出一批“共青团派”。
   
     第十一章 接班人还是掘墓人?(2002)
   
     或许,他协助总书记确立“三个代表”,并不是再一次推动注定推不上山的西西弗斯之石,而是助了一臂之力从山头往下推石头──有了第一推动力就再也止不住它了。
   
     第十二章 胡温新政赶考一年(2003-2004)
   
     “十年磨一剑,霜刃未曾试。今日把示君,谁有不平事?”胡锦涛十年韬晦,终于轮到了自己的上场机会。二OO三年在中国改革历程中,成了一个致力人心重整、扭转历史惯性具有标帜性意义的“拐大弯”年份。
   
     不是结语 平衡木上的马
   
     不继续进行被中断的政治改革,他就等于丢了魂。有“魂”还得有“魄”。胆魄不是天生的,既靠练出来,也靠逼出来!
   
   
   导言 熟悉的陌生人
   
   
     胡锦涛属马。十年前,五十岁的他,是一匹雪山上跑出的“黑马”;十年后的马年,六十岁正逢本命年的他,已经成了一匹识途的“老马”。贵为中共中央新的掌舵人,人们还是问:他会“春风得意马蹄疾”,还是会“雪上空留马行处”?
   
     二OO二年十一月十五日,临近正午,笔者之一在北京同全中国数以亿计民众一道,从电视屏幕上看到胡锦涛向我们招手。我们知道了:今后,该叫他“胡总书记”了——在那一天,他在中共十六届一中全会上,当选为中共中央总书记。老百姓对他的期待并不强烈,名义上,他是中国这艘巨轮的第一掌舵人了,但是兵符却仍然紧攥在江泽民手中。
   
     期待是在二十天后开始唤起的。十二月五日,刚满花甲、一头乌发的胡锦涛与他在最高领导层分管党务的几个同事: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书记处书记曾庆红,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刘云山、贺国强,中共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王刚,中央书记处书记徐才厚、何勇,在中共河北省委书记白克明、省长钮茂生等陪同下,出现在位于河北省平山县境内,太行山东麓、滹沱河北岸的西柏坡。
   
     ●朝拜红色圣地的执政定调之旅
   
     西柏坡在中共历史上名列“圣地”,甚至被称为中国五大红色圣地之一,“文革”期间名气不如更带毛泽东个人色彩的瑞金、延安、井冈山和遵义,但是近几年来,逐渐后来居上,仅在中共第三代领导人执政期间,就已经有许多中央大员前来参观,他们的到来,被西柏坡纪念馆列为骄人的记载: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