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最终)]
拈花时评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13)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14)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15) 高华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16)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17)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18)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19) 高华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20)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21)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22)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23)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24) 高华
·拈花一周微
·zt-(图)山东农民代表起义缴获内裤、警察证等战利品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25)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26)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27) 高华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28)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29) 高华
·网友的起诉书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30) 高华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31)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32) 高华
·zt-上访市长女儿的实名微博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33)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33)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34)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35)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36) 高华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37)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38)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38)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38) 高华
·成都三医院把我变成了活死人!-活死人任邵芳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39)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40)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41) 高华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42)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43)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44) 高华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45)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46) 高华
·自由民主行动的新思维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47)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48)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49) 高华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50)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50)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51)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终卷) 高华
·讨伐中宣部(1)-焦国标
·拈花双周微
·讨伐中宣部(2)-焦国标
·讨伐中宣部(3)-焦国标
·讨伐中宣部(4)-焦国标
·拈花一周微
·讨伐中宣部(6)-焦国标
·讨伐中宣部(7)-焦国标
·讨伐中宣部(8)-焦国标
·拈花一周微
·讨伐中宣部(终)-焦国标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1)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2)
·拈花一周微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3)
·尔巴乔夫回忆录(4)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5)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6)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7)
·拈花一周微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8)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9)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10)
·拈花一周微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11)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12)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13)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终)
·拈花一周微
·请声援刘本琦一家
·往事并不如烟(1)(章怡和)
·往事并不如烟(2)(章怡和)
·往事并不如烟(3)(章怡和)
·拈花一周微
·往事并不如烟(4)(章怡和)
·往事并不如烟(5)(章怡和)
·往事并不如烟(6)(章怡和)
·拈花一周微
·往事并不如烟(7)(章怡和)
·往事并不如烟(8)(章怡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最终)

一九七五年初期,矮个子邓小平挟党中央副主席、国务院第一副总理、中央军委副主席兼总参谋长的重威,开始着手军队、工业、农业、文化教育各行各业的全面整顿。他大量起用自己的旧部属职掌党、政、军的要害部门。他提出安定团结、全面整顿、提高生产的三项方针,力图恢复被严重破坏了的生产、生活的正常秩序。他竟然忘记了毛泽东的以阶级斗争为纲、
   
   反修防修、文化大革命!
   
   一九七五年七、八月间,毛泽东跟他的文学朗读人卢荻小姐谈起了古典小说《水浒传》和《红楼梦》。《水浒传》是毛泽东青少年时期的革命教科书,他从小就羡慕书上描写的绿林豪杰们打家劫舍、杀富济贫的传奇生活。如今,他却极力赞扬《红楼梦》,称其为一部阶级斗争的教科书,书里有三十二条命案。他于三年前就号召全党的高级干部都要读《红楼梦》,要读五遍。还在政治局会议上问草莽英雄出身的许世友读了《红楼梦》没有?要读五遍才能懂。

   
   这天,年老的毛泽东一边摩挲着卢荻小姐柔嫩的手一边说:
   
   《水浒传》艺术上不及《红楼梦》,写了一批大男子主义的英雄,没有写出一个像样的女人。孙二娘、一丈青也都是男性化的女人,只有个淫妇潘金莲还算是个女人。
   
   毛泽东还说:
   
   《水浒传》露骨地描写了男女性事,西门庆跟潘金莲,杨雄的妻子跟秃头和尚,只有色,没有情。比之《红楼梦》差远了。你看《红楼梦》写贾宝玉自己的小娘秦可卿的那段乱伦情事,写得多幺的诗情画意?安排贾宝玉游太虚幻境,跟一个像秦可卿的仙子,似梦非梦地云雨一场,贯彻色空思想,色而不淫,真是妙笔。
   
   毛泽东又说:
   
   《水浒》这本书,好就好在写投降。做反面教材,使人民知道投降派。《水浒》只反贪官,不反皇帝。摒晁盖于一百零八人之外。宋江搞投降,搞修正主义,把聚义厅改为忠义堂,被主人招安了。宋江跟高俅的斗争,是地主阶级内部这一派反对那一派的斗争。宋江投降了,就去打方腊……
   
   毛泽东的确是老了,却仍然充满性意识,且念念不忘他的阶级和阶级斗争学说。他用了左倾实用主义的观点来批判《水浒》。其实《水浒》是一部经历了时间考验、进入了世界文学宝库的辉煌巨著。毛泽东视它为反面教材,这真是蜀犬吠日、不自量力了。
   
   毛泽东的文学朗读人卢荻颇有心计,她每天记录下毛的谈话。她原是北京大学中文系的一名讲师,十分喜欢姚文元的文学评论文章。一九七五年八月十四日,卢荻将毛泽东有关《水浒》的谈话整理成文,呈送给姚文元看。当日,姚文元写信给毛泽东,表示拥护毛的指示,并就解放以来有关《水浒》的评论情况谈了自己的看法,提议利用报刊重新开展对《水浒》的讨论。毛泽东阅信后,随即指示:同意。
   
   于是借助毛泽东的批示,文革派的江青、张春桥、王洪文、姚文元等,利用手中控制着的宣传舆论大权,在全国范围内掀起了一场评《水浒》、批投降的运动。用宋江架空晁盖来譬谕、影射周恩来、邓小平架空毛泽东。
   
   周恩来、邓小平经历了一系列挫折之后,利用毛泽东的又一次右倾指示,才渐渐抬头。他们便于当年的九月间,走出了一步关键性的臭棋,巧妙地安排毛泽东的亲侄儿毛远新,来到毛的身边工作,担任毛泽东与周恩来和毛泽东与政治局之间的联络员。毛远新是毛泽东的兄弟毛泽民的儿子,一九四O年出生于新疆乌鲁木齐市。毛远新三岁那年,父亲被反复无常的军阀盛世才杀害。母亲不久即改了嫁。他被送到延安,由江青扶养长大。文化大革命前夕,毛远新毕业于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是东北地区著名的红卫兵造反派领袖。一九七五年九月调来毛泽东身边工作时,已经当了辽宁省委书记、沈阳军区政委,是新一代的东北王。他认为江青、张春桥、王洪文、姚文元等为文化大革命的亲密战友,视邓小平、叶剑英、李先念等人为死不悔改的、正在走着的走资派,是文化大革命最危险的潜在敌手。据说邓小平在获知毛远新的政治倾向后,曾经极力反对调毛远新进京,但毛泽东本人点了头,江青又跑去医院请求周恩来出面和稀泥,邓小平才没有阻拦成功。
   
   骁勇好斗的矮个子邓小平再次遇上了政治上的克星。周恩来已经奄奄一息,再无力给他以必要的保护。加上他重返权力舞台之后,大量提拔重用亲信,日益显露出独断专行、排除异己的本性,跟文革派闹的水火不容。以致毛泽东再次对他起了疑心:自己去世后,矮个子可能
   
   成为独揽大权、否定文革的大野心家,他的永不翻案的保证是假的,他是个爱讲谎话的人!难得他在关键时刻对刘少奇反戈一击……难保他再来一次反戈一击!
   
   一九七五年九月后的毛泽东,已经不便于行走。他不再离开自己的住处。他十分偏爱、器重自己的侄儿毛远新,认毛远新为毛家年轻有为的传人。毛泽东因一直病着,手已不能握笔,讲话口齿不清、语言含混。他对党中央政治局所作的一切指示,只得由毛远新、张毓凤记录下来,交毛本人核准后,再由毛远新去向政治局做传达。政治局讨论的结果亦由毛远新向毛泽东转呈。毛远新成了真正的龙的传人。一时间,所有的政治局成员,包括江青、张春桥、邓小平、叶剑英等人在内,无不对三十六岁的毛头小伙子毛远新毕恭毕敬,极力奉献各自的笑容,以获取他的欢心。
   
   由于毛远新有着鲜明的文革激进派色彩,他向毛泽东汇报的情况,提供的情报,自然是大大不利于邓小平们。十一月初,毛泽东开始就清华、北大的教育革命问题严厉斥责邓小平。指出:
   
   一些同志,主要是老同志的思想还停留在资产阶级民主革命时期,对社会主义革命不理解,有抵触,甚至反对,对文化大革命有两种态度,一是不满意,二是要算账,算文化大革命的账。
   
   这无疑又一次敲响了邓小平的政治丧钟。文革派大员如获至宝,开始在全国上下布置反击右倾翻案风的运动。
   
   一九七六年一月八日,周恩来因癌症不治逝世。中共高层统治集团派系之间,又陷入新一轮的无情争斗的泥沼之中。左派和右派双方均磨刀霍霍,准备大打出手。毛泽东作为一代政治伟人,痛苦的辗转于病榻之上,头脑却十分清醒。他决定采取平衡术,对左派、右派各打四十大板。一月二十一日,毛泽东指定华国锋为国务院代总理。主持中央日常工作和中央军委的日常工作。以上两项指示,均立即获得中央政治局一致通过。二月二日,中共中央正式颁
   
   布文件,将上述两项指示公诸于世。
   
   毛泽东的决定,看似不偏不倚、中间路线,实际上却是元老保守派的大挫败,激进文革派的大胜利,毛远新的大胜利。邓小平、叶剑英等人被解除已经到手的党、政大权。而文革派则从未掌握过控制党、政、军的巨大权力。此时刻,毛泽东发出了他最后的英明指示:
   
   搞社会主义革命,不知道资产阶级在哪里?就在共 X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走资派还在走。
   
   于是以批判邓小平为目标的反击右倾翻案风运动立刻兴起。经历了近十年的文化大革命运动,中国知识分子中不乏清醒者,痛恨中共高层的又一次狗咬狗的斗争,工人、农民、士兵则天天召开痛打落水狗的会议,声讨邓小平的滔天罪行。
   
   一九七六年四月初,中国人民的传统节日清明节前后,全国各地均有军民自发悼念周恩来的活动。在北京的天安门广场,更酝酿成一场声势浩大的抗议活动。抗议活动的初衷是广大民众对中共年复一年的政治运动的厌弃。却很快被中共元老派系们所利用,变为一场替邓小平鸣冤叫屈的抗议运动,变成一场有计划、有组织的反文革派的示威。这场示威很快被华国锋联合文革派以革命的名义施以残酷镇压。四月五日凌晨,数万名手持棍棒的郊区民兵对天安门广场实行了血腥清理。据事后透露,不下千人被殴伤,数十人死亡。中共出动上百部消防车清洗广场上的血污。
   
   四月七日,中共中央同时颁布了两个重要文件。
   
   第一个是:根据伟大领袖毛主席的提议,中共中央政治局一致通过,华国锋同志任中国共X党中央委员会第一副主席、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总理。
   
   第二个是:《中共中央关于撤销邓小平党内外一切职务的决议》。
   
   毛远新初尝权力禁果,就表现出了他不凡的野心、胆识和魄力。他明白,不将邓小平这些对手关进牢笼,到手的果实也可能随时丢失。他曾经多次对伯父大人毛泽东建议,批准他从沈
   
   阳部队调来一个部机械化部队控制北京。毛泽东却让他去找主持军委的老上级陈锡联。陈锡联却临阵胆怯,去请示华国锋,华国锋却求稳怕乱,含糊其词。毛远新急的跳脚骂娘。再次试图说服伯父大人直接下令调兵。而伯父大人却对北京卫戍区、中南海警卫师的负责人汪东兴十分放心:从井岗山起就跟着我了,跟了几十年了,汪东兴是大忠臣,忠心耿耿。
   
   就在这时,邓小平这只久经风浪的政治老狐狸精,却趁着毛泽东久病卧床,对于军队的控制已有所松弛的时机,偷偷地溜出北京,跑到广州,被他的老朋友、老下级的广州军区司令员许世友上将保护了起来。据说,王洪文、江青、张春桥,通过毛远新又力图说服毛泽东,下令广州军区将邓小平押解回北京。毛泽东犹豫了好些天。他又一次对矮个子动了恻隐之心,始终没有首肯。毛泽东还下令汪东兴,要保住党中央安定团结的局面,不要扣人。北京的驻军要严守纪律,不要被任何人利用。
   
   毛泽东是清醒的,又是糊涂的。他不愿为了一个被剥夺了权力的邓小平,而过早地激起军队对抗的风险。他却也就断送了自己的夫人江青、侄儿毛远新及其战友们的前程。
   
   第七十九节 奉陪到底 周旋到死
   
   在毛泽东政权里,周恩来是唯一的跟毛氏奉陪到底,周旋到死的人。
   
   周恩来的去世使中共党内失去了一根富于智能的平衡支柱。后世的人对于周恩来能够跟反复无常、老谋深算而又怀疑成狂的毛泽东共事到头,没有像王明、博古、李立三、张闻天、彭德怀、刘少奇、林彪们那样遭受不测之祸很不理解。周恩来能跟毛泽东长期相安无事,真要叹为观止了。谁都没有像周恩来那样善于变化、善于生存。
   
   当然,也不乏人指责周恩来为当代儒家的总代表,为政治机会主义的典范,出卖良心,助桀
   
   为虐,为毛泽东翻云覆雨、祸国殃民的帮凶,而在毛泽东面前愚忠到了奴颜婢膝的地步。这些指责自然不是空穴来风。
   
   应当说,在中共的历史上,周恩来与毛泽东两人是结怨最深的一对。周的神奇本领在于,直至七十七岁临终前,毛泽东都未能找到口实,或者是毛泽东未能下定决心,跟他撕破一张维系了数十年的虚假不实的脸皮。
   
   周恩来祖籍浙江绍兴,一八九八年出生于江苏淮安一个书香世家,或称为大官僚地主家庭。一九一七年留学日本。一九二O年随勤工俭学团赴法国留学。一九二一年组织中共旅欧支部,属下的成员有邓小平、李富春、蔡和森、陈毅、聂荣臻、李维汉、刘伯承等。后来都成为中共的极为重要政界人物、军事将领,亦是他在党内的权力基础。一九二二年,他在德国柏林介绍朱德入党。一九二四年回国。时值国共两党合作,周出任黄埔军校政治部主任,与军校教官叶剑英结为磨逆至交。一九二六年起,出任中共中央军事部长,开始执掌中共军事指挥权,成为中共早期的实权派人物。一九二七年八月一日,跟朱德拉拢贺龙一起组建中国工农红军,发动南昌起义,成为中共红军的创始人。中共后来把八一定为建军节,它比毛泽东领导的湖南秋收起义,时间上早了一个多月。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