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十一)]
拈花时评
·蒋中正文集(28)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29)
·蒋中正文集(30)
·蒋中正文集(3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32)
·蒋中正文集(33)
·蒋中正文集(34)
·蒋中正文集(3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36)
·蒋中正文集(37)
·蒋中正文集(38)
·蒋中正文集(39)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40)
·蒋中正文集(41)
·蒋中正文集(42)
·蒋中正文集(43)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44)
·蒋中正文集(45)
·蒋中正文集(46)
·蒋中正文集(47)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48)
·蒋中正文集(49)
·蒋中正文集(50)
·蒋中正文集(5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52)
·蒋中正文集(53)
·蒋中正文集(54)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55)
·蒋中正文集(56)
·蒋中正文集(57)
·蒋中正文集(58)
·蒋中正文集(59)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60)
·蒋中正文集(61)
·蒋中正文集(62)
·蒋中正文集(63)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64)
·蒋中正文集(65)
·蒋中正文集(66)
·蒋中正文集(67)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68)
·蒋中正文集(69)
·蒋中正文集(70)
·蒋中正文集(71)
·蒋中正文集(72)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73)
·蒋中正文集(74)
·蒋中正文集(7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76)
·蒋中正文集(77)
·蒋中正文集(78)
·蒋中正文集(79)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80)
·蒋中正文集(81)
·蒋中正文集(82)
·蒋中正文集(83)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84)
·蒋中正文集(85)
·蒋中正文集(86)
·蒋中正文集(87)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88)
·蒋中正文集(89)
·蒋中正文集(90)
·蒋中正文集(91)
·蒋中正文集(92)
·蒋中正文集(93)
·蒋中正文集(94)
·蒋中正文集(95)
·拈花一周微(上周)
·拈花一周微(本周)
·蒋中正文集(96)
·谁是造谣者-拈花蒙冤记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97)
·蒋中正文集(98)
·蒋中正文集(99)
·蒋中正文集(100)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01)
·蒋中正文集(102)
·蒋中正文集(103)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04)
·蒋中正文集(105)
·蒋中正文集(106)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十一)

一九六九年十月十七日夜晚,生命垂危的刘少奇被人抬上飞机,运到河南开封市一座幽闭的小院里。十月下旬,刘少奇发烧不退,但得不到应有的治疗。直拖到十一月十二日早上六时,刘少奇停止了呼吸。两天后,尸体火化,骨灰盒上的名字叫刘卫黄,职业是无业游民。这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刘少奇的结局。
   
   刘少奇的夫人王光美,一直关押在公安部直属的昌平县秦城监狱。她本于一九六九年四月中共九大结束后不几天,即被毛的接班人林彪亲笔批准:判处死刑,立即执行,周恩来亦签字表示同意,但王光美毕竟是刘少奇夫人,死刑决定要上呈毛泽东过目。刘少奇既然已经死了,一个女流之辈对他也没有甚幺威协了!毛泽东当即挥笔改判:刀下留人,要作活证据。
   
   从上述王光美的判决事例中,说明毛泽东本人完全操纵着刘少奇的生死,包括彭德怀、贺龙等人的生死。另一个事例是:当时作为党内第二号走资派的邓小平,由于在关键时刻出卖了刘少奇,并检举揭发有功,毛泽东则给予了有效的保护。邓小平在中南海内接受造反派批斗时,从未挨过打,生病也得到应有的治疗,随后举家迁往江西,平安度过文革中最黑暗、最恐怖、最残酷的岁月。直到一九七三年春天,他书面保证永不翻案后,才重获毛泽东重用。

   
   第七十一节 接班人林彪的下场
   
   现世现报,文化大革命也对伟大领袖毛泽东进行了苛毒的嘲弄。
   
   一九六六年,是毛泽东伙同林彪发动兵变,把刘少奇及其同伙铲除殆尽,将周恩来及其派系贬抑得服服帖帖的一年。他原以为改立林彪为接班人,是万全之策。林彪自井岗山割据年代起就是自己忠实的学生、爱将,加上又是个半条性命的重病号,平日怕风、怕光、怕水,一个大小便都失禁的人,有生之年,自己的统帅权力、领袖地位,不会再面临新的威协。
   
   可是过了不久,毛泽东却怀疑上了:林彪竟是个可怕的对手!林彪取代刘少奇坐上党的第二把交椅之后,身体竟奇迹般地一反往昔病秧秧的形象,而毫不含糊地从毛泽东手里争夺起权力来了,而且是最要他老命的兵权。这都是周恩来会做人,大会小会地尊毛泽东为统帅,林彪为副统帅,人民共军是毛泽东亲自缔造的、林彪副统帅直接指挥的革命武装力量,是无产阶级专政的柱石。周恩来真是拍马拍到家了。这可好了,林副统帅直接指挥起军队来了:他废除了原军委常委会议,而成立了军委办事组,任命自己的老婆当组长;接着任命亲信黄永胜当总参谋长,任命亲信李作鹏当海军司令,任命亲信吴法宪当空军司令,任命亲信邱会作当总后勤部长……当然,这些任命都得到毛泽东的首肯。当时的主要目标是打倒刘少奇,贬抑周恩来,毛泽东不能不仰仗亲密战友及其手下的将领们。
   
   刘少奇死后,毛泽东对林彪疑心日重,并耿耿于怀:人民共军是伟大统帅亲手缔造的,林彪副统帅直接指挥的!甚幺意思?谁的发明?缔造者就不能直接指挥了?只剩了四个伟大(林彪对毛泽东的阿谀之词:伟大的领袖、伟大的导师、伟大的统帅、伟大的舵手。编者注),而实际上又被人架空了……难怪,从总参谋部,到总后勤部;从海军司令,到空军司令,陆海空三军统统都成了林彪四野将领们的天下了……
   
   于是,一九六九年春天中共权力重新分配的九大开过不久,毛泽东即以七十六岁的高龄,不遗余力地投入了新一轮的权力之争之中,而且是赤裸裸的兵权之争。他仍然不能安住北京。过去北京是刘少奇、彭真的独立王国。今天北京成为林彪、黄永胜、吴法宪、叶群、李作鹏、邱会作等军人的大本营!
   
   真是老天有眼,独裁者遇上了独裁者,阴谋家遇上了阴谋家,疯狗遇上了疯狗,真是好戏连台。其权力争夺的方式,必然是诉诸阴谋和暴力。
   
   毛泽东仍然坐了他的专列,带上张毓凤及其军事情报系统,在南方各地巡行。可惜年事已高,身体更为肥胖,病也更重了,已不能在各地抱住美女跳舞,或是游泳。但他仍然喜欢将裸体美女搂在怀里,满足手足之娱。他和林彪集团的矛盾尚未公开化,他仍是一尊伟大的神明,到处受到狂热崇拜、敬仰、吹棒。他头脑十分清醒,明白自己的生命处在危险之中。举国崇拜的狂潮是林彪一伙煽动起来的,甚幺三忠于、四无限,甚幺毛主席的话,句句是真理,一句顶一万句,是精神原子弹,什幺理解的要执行,不理解的也要执行。现在毛泽东觉得这类崇拜、吹棒,十足的虚伪、肉麻、讨嫌。
   
   一九七O年夏天,在江西庐山召开了九届四中全会,讨论召开四届人大的人事安排问题。加上一个卖身投靠林彪的政治局常委陈伯达,他们不顾毛泽东六次指示不设国家主席的话,在庐山闹翻了天,大有炸平庐山、停止地球转动之势(毛泽东语)。最使毛泽东感到伤心和愤怒的,是陈伯达的背叛。陈伯达跟随自己三十几年,任文字秘书,《毛选》三卷、四卷中的大部分文章皆出自他的手笔。可是现在陈伯达看出来自己老了,无用了,而投靠林彪去做理论助手!枪杆子又加上笔杆子了!这可了不得、不得了啊!好在大多数中央委员还是跟着自己跑的。对不起,杀鸡敬猴,就拿陈伯达开刀吧。把他定个刘少奇一类的政治骗子的罪名,让他从政治上消声匿迹!
   
   这次的庐山会议开了个不欢而散。毛泽东挟统帅重威,逮捕了陈伯达,并命令林彪手下的五员大将:黄、吴、叶、李、邱写书面检讨。至此,毛泽东和林彪的关系已形同水火,比过去跟刘少奇的关系紧张得多,也险恶得多。刘少奇至多跟他玩弄文字、文件,现在林彪跟他玩弄的是枪杆子。毛泽东仍然执掌着至关要害的权力,仍是通过康生的情报系统、谢富治的公安系统、王震的铁路系统、汪东兴的警卫系统,对林彪及其集团的行止动向进行严密监视和
   
   秘密渗透。并在北京军区、北京卫戍区、总参、总政、空军、海军司令部大量派入自己的人马,叫做掺沙子。
   
   然而林彪也已经有效地建立起了自己的军内情报系统,一方面对毛泽东进行反监视、反渗透,另一方面密令自己的爱子林立果,秘密组织小舰队,制订五七一政变纲领,训练职业杀手,准备武装政变,并暗杀毛泽东。
   
   一九七一年夏季、秋季,毛泽东一直坐了专列在南方各省市巡行。每到一地,便找省委书记、军区司令谈话,还带领他们唱《国际歌》、《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并亲自打拍子,当指挥。他号召各省市的书记们,军区司令们,要跟着自己走,不要上黄、吴、叶、李、邱一伙人的当,共军不要跟了黄永胜们做坏事,要警惕野心家、阴谋家篡党夺权。他公开警告说:要团结、不要搞分裂,要光明正大,不要搞阴谋诡计,他只差没有点出林彪的名字了。可是,毛泽东在武汉、长沙、南昌、杭州、上海的各次讲话,都立即有人报告给坐镇北京的黄、吴、李、邱,再由黄、吴、李、邱报告给住在北戴河养病的林彪和叶群。
   
   毛泽东的系统,林彪的系统,相互渗透,真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了。
   
   正是毛泽东在南方各地的讲话,决定了北方的林彪要加快政变的步伐了。他们要趁毛泽东南巡途中,把毛泽东消灭掉。
   
   林彪之子林立果及同伙精密设计的方案有几大套:一是由杭州的驻军司令陈励耘派空军强击机轰炸毛泽东乘坐的专列;二是待毛泽东的专列停靠在杭州机场附近时,利用不远处的油库纵火,乘混乱将毛泽东干掉;三是由上海警备司令员王维国,待毛泽东的专列抵达上海,召见干部时,亲手将毛泽东枪杀掉;四是派小舰队人在苏州附近的硕放铁路桥上安置炸药,等毛泽东的专列通过时,将桥梁炸毁,制造第二个皇姑屯事件;五是派小舰队的人马,以四O火箭筒及单兵喷火器,炸毁毛泽东行进着的专列。
   
   林立果的计划真是环环相扣、万无一失了。林立果一伙布下了天罗地网,等待着毛泽东粉身
   
   碎骨。
   
   但毛泽东竟是一只老狐狸。他十有八九获悉了林彪将要谋杀他的计划。他决定以自己的行动来打乱对手的计划。
   
   一九七一年九月九日,毛泽东的专列抵达杭州。原计划在杭州下车休息三天。可他的专列改换了停靠地点,而且就驻扎在专列上,只休息一天。毛泽东命令卫队布下严密的防卫。陈励耘布置一位亲信驾机执行轰炸专列的任务,那亲信却临时称病变卦,毛泽东得以苟且活命,死里逃生。
   
   九月十一日下午,毛泽东的专列抵达上海,原拟休息两日。但毛泽东并未下车。上海警备司令王维国身藏手枪要上专列拜见毛泽东,被汪东兴与其它卫士挡了驾。王维国随即被在场的南京军区司令员许世友拉去饭店喝酒。这时毛泽东突然下令专列启程,逃离上海。一路风驰电掣……专列在南京换了机车头,停留半小时,继而在济南又换机车头停留半小时,之后日夜兼程,直驶北京!
   
   九月十二日中午,毛泽东的专列抵达北京南郊的丰台车站。他不敢贸然进入北京市区,而下车住进了被他在九大上斥为右的代表、被罢官闲居在家的陈毅元帅的府上,跟中南海主持中央常委的周恩来取得了联系。电话里,毛泽东对周恩来的第一句话是:
   
   恩来,天不灭曹,我险些成了丧家之犬……你立即替我把北京军区的头头找来陈毅府上来……
   
   之后,毛泽东顾不得疲累,在陈毅府上召开了北京军区、北京卫戍区负责人联席会议,对北京地区的警卫工作作了重新部署。
   
   再说政变的另一方面。那坐镇北京西郊机场,担任着政变总指挥的林立果,却发生了一件最不可思议的事情:从十一日下午起,未婚而好色的林立果,竟迷上了一位不知从哪里选送来的倾国倾城的美女。他不顾同伙的劝阻,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搂住那妙可美人一觉睡了十
   
   个小时!专等着南方传来惊天动地的大喜讯。
   
   消息终于传来了:毛泽东已于十二日中午,平安抵达北京!
   
   晴天霹雳,五雷轰顶。林立果明白政变告吹。他立即驾直升飞机抵达北戴河与父母会合。林彪、叶群立即决定乘机出逃。
   
   时间是九月十三日凌晨一时。林彪、叶群、林立果等强行闯到山海关机场,蹬上一架未加满油的专机,飞往外蒙古。
   
   周恩来在空军雷达屏幕上看得清清楚楚。这时毛泽东已回到了中南海丰泽园。周恩来请示毛泽东怎幺办?要不要打下来?惊魂未定的毛泽东说: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随他去吧!
   
   九月十三日凌晨二时三十分左右,林彪夫妇的飞机坠毁在蒙古共和国的温都尔汗的沙漠上,机上八名男女全部死亡。
   
   第七十二节 毛泽东出席陈毅追悼会
   
   林彪及其同伙武装政变、刺杀毛泽东的阴谋虽然失败了,但真正的失败者,也包括了毛泽东自己。林彪事件的败露,在全体中国人心灵上引起的震撼,胜似一场精神热核战。人们不能不开始思考:毛泽东亲自培养、指定的接班人,亲密战友,副统帅林彪,最后竟然要刺杀毛泽东,那幺毛泽东究竟是个甚幺人?
   
   毛泽东的神话开始破产,他发动的文化大革命运动也开始破产。文革初期的受害者、冤屈者,被利用之后被发配到边疆、农村从事农业劳动的数千万红卫兵,都开始在心里诅咒:毛泽东瞎了眼睛,培养了这样的奸臣。自古暴君用奸臣!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