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十)]
拈花时评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28)
·蒋中正文集(129)
·蒋中正文集(130)
·蒋中正文集(13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32)
·蒋中正文集(133)
·蒋中正文集(134)
·蒋中正文集(13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36)
·蒋中正文集(137)
·蒋中正文集(138)
·蒋中正文集(139)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40)
·蒋中正文集(141)
·蒋中正文集(142)
·自由亚洲电台对我的采访和报道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43)
·蒋中正文集(144)
·蒋中正文集(145)
·各地媒体对我案件的报道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46)
·蒋中正文集(147)
·蒋中正文集(148)
·蒋中正文集(149)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50)
·蒋中正文集(151)
·蒋中正文集(152)
·蒋中正文集(153)
·蒋中正文集(154)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55)
·蒋中正文集(156)
·蒋中正文集(157)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58)
·蒋中正文集(159)
·蒋中正文集(160)
·蒋中正文集(16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62)
·蒋中正文集(163)
·蒋中正文集(164)
·蒋中正文集(16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66)
·蒋中正文集(167)
·蒋中正文集(168)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69)
·蒋中正文集(170)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71)
·蒋中正文集(172)
·蒋中正文集(全文终)
·拈花一周微
·阴阳陌路-严正学(1)
·阴阳陌路-严正学(2)
·阴阳陌路-严正学(3)
·阴阳陌路-严正学(4)
·媒体对我的案件的报道和事实真相揭露
·媒体对我的案件的报道和事实真相揭露
·拈花一周微
·阴阳陌路-严正学(5)
·阴阳陌路-严正学(6)
·阴阳陌路-严正学(7)
·媒体对我的案件的报道和事实真相揭露
·拈花一周微
·阴阳陌路-严正学(8)
·阴阳陌路-严正学(9)
·阴阳陌路-严正学(10)
·拈花一周微
·阴阳陌路-严正学(11)
·阴阳陌路-严正学(12)
·阴阳陌路-严正学(12)
·阴阳陌路-严正学(13)
·阴阳陌路-严正学(14)
·拈花一周微
·阴阳陌路-严正学(15)
·阴阳陌路-严正学(16)
·阴阳陌路-严正学(17)
·阴阳陌路-严正学(18)
·阴阳陌路-严正学(19)
·拈花一周微
·阴阳陌路-严正学(20)
·阴阳陌路-严正学(21)
·阴阳陌路-严正学(22)
·阴阳陌路-严正学(23)
·拈花一周微
·阴阳陌路-严正学(24)
·阴阳陌路-严正学(终)
·半个世纪的历史真相-谢强(1)
·半个世纪的历史真相-谢强(2)
·拈花一周微
·半个世纪的历史真相-谢强(3)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十)

第六十五节 湖南骡子山西驴
   
   毛泽东的学生、密友的林彪有一句名言:枪杆子,笔杆子,夺取政权靠这两杆子,保卫政权,也靠这两杆子。
   
   毛泽东和林彪这两个病夫,以养病做掩护,实际上已在南方另立党中央,跟北京的刘、彭党中央相对抗。他们以突然袭击手段,在军队高层剪除异己,在牢牢抓住枪杆子的同时,也狠抓了笔杆子,以制造革命舆论。为在党内大动干戈做着思想上、理论上的准备。

   
   前文已经说过,早在一九63+1年底,康生、江青便决定以吴晗的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做突破口,来层层上揭,动摇彭真、刘少奇在京津地区的权力基础。但彭真不是等闲之辈,十几年的惨淡经营,他把北京治理的水泼不进、针插不进(毛泽东语)。康生、江青极其秘密地采用迂回战术,在上海组织姚文元撰写《评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一文,前后八易其稿,历时大半年之久,做得神不知、鬼不觉,把刘少奇、彭真等人蒙在了鼓里。
   
   一九六五年十一月十日,姚文元的文章在上海《文汇报》上发表。用毛泽东本人的话说,这是打响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第一炮。毛的此说并不准确。他批准林彪诱捕罗瑞卿大将,才是真正的第一炮。姚文元的文章,只能算是第二炮,是先动武,后动文罢了。
   
   事出突然,占中共中央政治局七位常委绝对多数的刘少奇、周恩来、朱德、陈云、邓小平等五人,吃惊之余,竟丝毫不知姚文元是何方神仙?何种背景?他们当然不能同意姚文元的观点:把历史剧《海瑞罢官》瞎扯为彭德怀右倾机会主义路线招魂、翻案,纯属瞎扯淡、乱上纲!最为反感不满的,又是身为中共北京市委第一书记兼市长的彭真了。上海方面事先不打招呼,就点名批判北京市副市长吴晗,太莫明其妙,太岂有此理了!上海批北京,共X 党办事,还讲不讲个规矩?
   
   只有毛泽东本人心里有数。他等待着全国所有的重要报刊转载姚文元的文章。但因政治局常委的刘、周、陈、邓,以及中央书记处主持全国意识形态工作的常务书记彭真,掌握着中宣部的陆定一等人,都摸不着毛泽东葫芦里装得甚幺妙药,便没有向各省市自治区党委发出转
   
   载姚文元文章的通知。两个星期过去,毛泽东见北京市及全国各地的报刊毫无动静,采取沉默对抗,便十分震怒。他渐渐露出隐忍了两三年的真面目,以湘潭土语斥骂北京成了独立王国,中宣部成了阎王殿。发誓要推倒阎王殿,摧毁独立王国。毛泽东下令,报刊不转载姚文元的文章,就令新华书店出小册子,全国发行。并于十二月二十一日,在杭州会议上对陈伯达说:戚本禹的文章(戚本禹,原中共中央办公厅一般干部,文革初期紧跟毛氏极左疯狂,成为红人,不久即成中共高层派系斗争的小牺牲品。)写得好,缺点是没有点名。姚文元的文章好处在点了名,但没有打中要害……《海瑞罢官》的要害是罢官。嘉靖皇帝罢了海瑞的官,一九五九年我们罢了彭德怀的官。彭德怀也是海瑞……
   
   十月二十二日,毛泽东又亲自把上述讲话,对彭真、康生两人说了。康生自是成竹在胸。彭真却为自己的老友、副市长吴晗仗义执言,说:
   
   我们已经调查过,没有发现吴晗和彭德怀有甚幺组织上的联系。
   
   湖南骡子遇上山西驴(彭真原籍山西),拗脾气碰上了犟脾气。彭真自知没有退路,表现了一种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气度。
   
   这还不够,二十三日,彭真要求单独向毛泽东汇报。他在毛泽东面前据理力争,申述吴晗是响应了毛泽东一九五九年四月在上海会议上发出的学习海瑞精神的号召,又经胡乔木同志找吴晗本人谈话,请他写有关海瑞精神的文章之后,才动笔写历史剧《海瑞罢官》的。该剧由马连良主演,主席也曾热情地肯定过……这整个过程,跟五九年的庐山会议毫无关系嘛。
   
   彭真的申述,虽然说得十分委婉、恭顺,却无形中揭了毛泽东的老底细。言下之意,毛泽东是翻脸不认账、嫁文祸于人的小人。彭真是吃了秤砣铁了心,死硬到底了。毛泽东恨透了彭真,却又不得不暂时强咽下这口恶气。他口头上答应彭真:那就先开展学术争鸣吧,吴晗的问题,两个月之后再做政治结论。
   
   而在十一月二十日,上海新华书店奉命向全国各省市自治区征订姚文元批判《海瑞罢官》单行本的订数。北京市新华书店奉市委之命不表态,上海方面长途电话多次询问也不予理会,一直拖到一个多月之后。迫于来自南方中央的压力,勉强同意接受四千册,但拒不发行。
   
   至此,为了姚文元的文章,上海、北京壁垒分明,形同两军对垒,剑拔弩张,气势吓人。中共高层自一九三四年长征途中的遵义会议以来,从未出现过如此紧张的局面。政治空气中充满了火药味。南、北两个党中央陷入了僵持状态。皆因毛泽东、林彪尚未完成军事部署,故未敢轻举妄动打草惊蛇。刘少奇、彭真则自认在政治局和政治局常委占绝对多数,有持无恐。他们天真地要在军事独裁体制内行使政客政治。妄图以多数票取胜。
   
   过了两天,又是由周恩来这位当代中国(大陆)政府的超级政治泥瓦匠出面和稀泥,搞调停。说服彭真让步,以避免南北两个党中央为区区一篇报纸文章震动太大,牵涉太广。于是一九六五年十二月二十九日,中共北京市委机关报《北京晚报》,中共共军总政治部辖下的《共军报》,全文转载了姚文元的文章。三十日,中共中央机关报《人民日报》也予全文转载,但只放在《学术研究》版,并冠以一个温和的按语,指出:我们的方针是,既然容许批评的自由,也容许反批评的自由;对错误的意见,我们也要采取说理的方法,实事求是,以理服人。此按语由周恩来亲自修改审定。真可谓委曲求全、用心良苦了。
   
   至此,紧张的局势有所松弛。北京、上海两地的报刊对姚文元的文章进行公开的辩论。一方面是姚文元、关锋、戚本禹、王力,揪住吴晗的《海瑞罢官》,大骂其是为彭德怀翻案,是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大毒草;另一方面是邓拓、周扬、李琪、廖沫沙,坚持《海瑞罢官》属于学术思想问题,就应当态度公正地进行讨论。
   
   虽然阻力如山,但毛泽东的这一炮终于打响了。
   
   毛泽东心里明白,他面对着强敌。要幺乘风破浪、克敌制胜;要幺一败涂地、粉身粹骨。
   
   他要采取非常手段,对付非常之敌。他认定:从来的政治权力斗争,都只有目的,没有手段,
   
   为了达到目的,而必须不择手段的。自古政治权力的争夺,遵崇的是成者王侯败者寇和窃铢者盗、窃国者王的规律。
   
   第六十六节 又食武昌鱼
   
   一九六六年元旦和春节,毛泽东是在杭州度过的。刘少奇、周恩来、朱德等,多次恭请他回北京,他都以身体不适、北京天气太冷等为由,继续请假养病。
   
   多年来,毛泽东一直爱好乘坐火车专列,悠哉游哉地在南方各地巡行。他一路呼风唤雨、笼络军人。他讨厌透了北京。
   
   这时刻,他更不能回北京去。北京处于刘少奇、彭真的控制之下。他回去当苏加诺第二?当拿破仑第二?当光绪皇帝第二?他住的丰泽园倒是离开当年囚禁光绪皇帝的赢台不远……刘少奇跟苏加诺称兄道弟,刘少奇倒是应该在北京,当中国的苏加诺做一个被陆军部队包围、软禁的国家元首。
   
   毛泽东和林彪已经密令驻守在山海关的三十八军悄悄进关,悄悄向北京靠拢,做好了随时进驻北京的准备。三十八军原是林彪手下的王牌军,亦是五百万人民共军中唯一的由总参谋部直属的部队,天天忙于大会小会地揭批、清算罗瑞卿的反社会主义罪行。正在乱哄哄地吵着闹着,群龙无首的北京党中央,对于三十八军的动向,竟茫然无知。
   
   一九六六年春节刚过,毛泽东离开杭州西子湖畔,移居武汉东湖别墅。毛泽东一生喜好依山傍水。古人说智者近山,仁者近水。他认定自己即是智者,又是仁者。东湖水面宽阔,园林幽静。他又喜食武昌鱼。早在一九五九年,他有词云:才饮长沙水,又食武昌鱼。万里长江横渡,极目楚天舒……
   
   毛泽东在杭州过了三个月的紧张日子。离开杭州时,他没有忘记把小同乡、按摩护士杨丽清带来东湖别墅。张毓凤甚是听话,也很懂事。只要是杨丽清来到毛的书房,她便悄悄地自觉回避,决无醋意。因此她跟杨丽清相处得很好,亲如姐妹。她明白毛主席不管迷上了怎幺样的女子,日子都不会太长久。而在日常生活上,事事离不开的,只有她张毓凤。当然,她也有些担心,杨丽清体态妩媚,风情万种,是那种男人见到她都想搞到手的妖精。而且又正在如狼似虎的年岁上,如今像块磁石似的吸住了毛主席,可不要把主席的身子吸干了啊!
   
   奇怪的是,自从有了杨丽清做按摩,也没少做那事儿,主席的身子反倒是一天天地硬朗了起来?张毓凤许多日子没听他喊过腰腿痛。有天,她趁着毛主席在睡午觉,悄悄把杨丽清拉到自己的房里,问她是怎样调理主席的身子的。杨丽清开始不肯启齿,后来见张毓凤诚恳地再三请问,才熬不过情面,说:
   
   天天给他做按摩,找准了穴位,他就通了……过去,他是不是射放的时候有些困难?
   
   张毓凤红了红脸,点了点头。
   
   有时真不行哩……只一会儿功夫……他又懒,总叫咱在上面……
   
   年纪老了,就这样,他算很行的了……以后那些药,尽量少用……
   
   他自己要用……他有不少专家朋友,依了从前的宫廷方子配制……
   
   用多了,烧身子。七十几岁的人了,还能像根棍子一样硬吗……
   
   呸呸!没的羞……你才说甚幺通,甚幺不通?
   
   我是说,男的有时候也跟女的一样,到了年纪,可能停……但男的能通,能恢复,七十岁还有生育……
   
   你,也有了?
   
   还说不准…… 这几天心里有些作反胃,想吃些酸辣东西……
   
   哎呀,可要当心啦!你还是头一次吧?
   
   在这里,是头一次……你从前,是怎样过来的?
   
   他只让咱生了一胎……他嫌麻烦。全国的领袖,党的主席,他要顾及影响……他让咱服那些药丸……有时也不管用,只好请医生处理……
   
   他也叫我服了药丸,也不管用……
   
   你身子太好了……他这两月,都被你占了……
   
   我想替他生下来……你知道,一个女子,不能总是被人玩来玩去……
   
   说着,杨丽清眼睛红了。
   
   张毓凤也眼睛红了。
   
   这可要小心了……你也看得出来,这两月,情况有些紧张,他忙于调兵遣将的,可能更不愿添麻烦。
   
   我不管。要是真的怀上了,我就请假回部队上去……反正要生下来,不能去做手术。有了他的骨肉,别的首长或许会尊重人一些……
   
   话说到这里,张毓凤更是替杨丽清担心了。
   
   墙上的电话叮铃铃响了,她们知道毛泽东已经醒了。下午还要找武汉军区的负责人谈话,她便赶快前去服务。
   
   张毓凤记得清楚,杨丽清又在主席的房里过了三晚。一星期后,杨丽清就眼泪含含地要回杭州去。是她自己要求回去的。她大约以为:自己生下龙种之后,还能回到主席身边来的。一个人再伟大,哪能不认自己的亲骨肉?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