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九)]
拈花时评
·中央直属企业的违法经营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七)
·新闻评述:三鹿破产 结石患儿获赔无望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八)
·重庆的文强同志将我党的反廉倡腐工作做到了极致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九)
·ZT-中共要将中国的互联网变成中国局域网
·广电总局的功能是做道德法官?
·李荣融同志的逻辑思维能力
·国家寄生虫知多少
·国家蛀虫知多少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十)
·薄熙来是个弱智还是神经病?
·英媒:北京系统性地破坏哥本哈根协议
·什么是中国共产党的核心利益
·中共破坏哥本哈根会议的动机何在?
·ZT-零八宪章签署人:我们愿与刘晓波共同承担责任
·致刘晓波
·中国二十年最黑暗的一天,中共之殇-刘晓波被重判十一年监禁
·zt-税赋全球第二,居民怎敢消费
·共产党官场浮世绘-县机关抓空了
·中国政府今年要花一千亿买公车,去年花了八百亿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最终篇)
·新年第一帖:哈哈哈(注意看音译)
·抑制房价有什么灵丹妙药?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一)
·我们不仅仅需要独立的法院,同样需要独立的检察官
·温家宝其人其事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二)
·我党中央不是反复强调过不存在特供吗?中央军委这是在做什么?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三)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四)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五)
·新闻文摘并评论:中移动称转发“黄段子”短信功能将被停
·中国共产党及其政府略等于地痞流氓与谷歌的也许离开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六)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七)
·真的有七成以上网民支持网络信息过滤?
·中国人权的国进民退
·死猪不怕开水烫?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八)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九)
·新闻摘录并评论:俄将烧毁10万吨华商货物 被指诋毁中国制造形象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十)
·迟到的正义=变馊了的正义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十一)
·论人民的政党和权力是人民给的
·ZT-世界媒体自由榜中国排行倒数第八
·抓手机黄段子正显示了中共的无能与作秀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十二)
·zt-黄光裕背后的网络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最终卷)
·新闻摘录并评论:毒奶粉无人去监督企业销毁
·墓  碑(一)
·墓碑(二)
·墓碑(二)
·墓碑(二)
·墓碑(三)
·墓碑(3-2)
·墓碑(4-1)
·墓碑(4-2)
·温家宝与楼价
·温家宝与愚蠢的保8游戏
·墓 碑(5-1)
·墓 碑(5-2)
·《出师表》文白对照(哈哈,笑死我了)
·谁给赵本山们戴上了镣铐
·墓 碑(六)
·墓 碑(七-1)
·李源潮同志的梦呓:3年内将有效遏制买官卖官等不正之风
·网友来信照登
·墓 碑(七-2)
·墓 碑(八-1)
·墓碑(八-1)
·墓碑(九-1)
·墓碑(九-2)
·温先生是演技派还是偶像派?
·中共政府有打击楼价的诚意吗?
·白痴外长-杨洁篪
·中国地产业存在大崩盘的风险吗?
·墓碑(十)
·墓碑(十一之一)
·墓碑(十一之二)
·与“爱国就必须支持共产党”论道
·墓碑(十二之1)
·墓碑(十二之2)
·墓碑(十三)
·中国的法律是常备用品?
·再登网友来信,关于陈美含
·再贴关于陈美含和陈雪华母女的来信
·墓碑(十四之1)
·墓碑(十四之2)
·谷歌就这么走了?
·zt-你以为你是驴子啊
·新闻摘录并评论:十大地产公司土地储备之和已达3.05亿平方米
·墓碑(十五-1)
·墓碑(十五-2)
·三贴关于陈雪华陈美含母女的来信
·囤地的国家风险与公司风险
·《网络神兽古鸽迁移记》(转载)
·墓碑(十六之1)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九)

经过大半天的行车,毛泽东又热又累。他身上的汗衫都湿了,还是强打起精神,问了问县里的耕地面积、山林面积、人口数字、党员数字、粮食产量、平均口粮等等。这时,工作人员来报告张毓凤,主席的卧室已经安排妥当,是不是请主席先去洗浴、休息。
   
   县委书记停止了汇报。张毓凤扶主席洗浴更衣去了。张平化则把县委的七个常委召集到一起,询问了保密问题、安全警卫问题。然后通告他们,今晚上辛苦各位,都留在楼内值班,随时听候主席传唤。县委头头们连声点头遵命。毛泽东这晚上却吃饭颇早,睡得也早。整个茶陵县城十分清静,鸡不乱啼,狗不乱吠。县委书记亲自陪着三位戴大口罩的医务人员,来到县食品公司割去了十多斤瘦肉。瘦肉自然是按平价交款子,并不白拿。
   
   第二天,毛泽东起的颇早,由张毓凤扶着,在院子里散了散步。其实,毛泽东体魄高大,张毓凤身材娇小,与其说她扶着毛泽东,不如说张毓凤吊着毛的膀子,相偎相亲。

   
   茶陵县委书记是个有心人,他发现工作人员正在收拾主席的卧室。原来主席睡硬板床,垫厚棉被,铺竹凉席,盖毛巾被,挂黑绒布窗帘,一如乡下老人的习惯。他默默记在心里,待主席离去后,要把这栋楼房办成纪念馆,供本县及外县革命干部、群众前来参观、瞻仰。
   
   毛泽东的早饭很简单,请了县委书记、县长作陪。言传身教,党和国家领导人生活朴素,并非甚幺大鱼大肉,山珍海味。
   
   经张平化提议,临行前,毛泽东在住处楼前,跟整整打熬了一夜的县委常委们及服务人员合影留念。
   
   而后,车队悄悄地告别茶陵县城,向东而去,直驶井冈山。茶陵县城的居民们,直到当天下午才传遍了一个消息:伟大领袖昨晚上住在县委大院里,怪道城里城外来了那幺多共军哩!
   
   早有江西省委书记、省军区司令员一行人,在省界上恭迎毛泽东驾幸,这时已形成了一支十多辆汽车组成的车队,上黄洋界,下茨坪当年中央苏区政府所在地。
   
   旧地重游,毛泽东感叹良多。昔日武装割据,形同草寇;今日江山一统,尊过帝王。他自然看不到井冈山区的劳苦大众仍在贫困线上为缺衣少食而挣扎。他看到的是到处莺歌燕舞、更有潺潺流水,沿途阳光普照,形势一片大好。他写下了一首词:《水调歌头·重上井冈山》
   
   久有凌云志,重上井冈山。千里来寻故地,旧貌变新颜。到处莺歌燕舞,更有潺潺流水,高路入云端。过了黄洋界,险处不须看。
   
   凤雷动,旌旗奋,是人寰,三十八年过去,弹指一挥间。可上九天揽月,可下五洋捉鳖,谈笑凯歌还。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
   
   第五十八节 井冈山投影
   
   坐镇北京的刘少奇、周恩来、邓小平、彭真诸人,是在毛泽东下了井冈山,又上了避暑胜地庐山之后,才得知他已经旧地重游。
   
   毛泽东事先不打招呼,而重上井冈山这件事,不能不在他们心里投下阴影。最为敏感的,又要数刘少奇、彭真二位了。毛泽东与党中央主持工作的同事们,关系日渐冷淡、疏离,有时
   
   真到了格格不入的田地。是毛泽东一意孤行,发动了一九五八年的大跃进,一九五九年的反右倾,导致了国民经济的大崩溃,导致了一九五九年至一九六一年的大饥荒,全国饿死人口达五千万以上;而刘、周、陈、邓、彭诸人力挽危局,收拾了烂摊子,稳住了阵脚。毛泽东被迫放弃了党和国家日常工作的指挥权。但却牢牢控制着军事统帅权和内务情报系统不放手。他素来以此为看家本钱,并用此来无情镇压一切异己分子,谁也不敢哼一声;同时驱使报刊舆论,煽动全国军民的领袖崇拜狂热、个人迷信浪潮,把自己塑造成高居于党和国家、人民之上的伟大神明,而立于不败之地。
   
   毛泽东主席正事不做,玩党和国家于股掌之上!
   
   曾经一度是毛泽东主席最器重的秀才、中央办公厅副主任田家英,曾经忧心如焚地哀叹。可是他只是一介书生,只是整部隆隆运转的大机器里的一颗小小的螺丝钉。他孤掌难鸣。活得清醒,也就是活得痛苦了。
   
   毛泽东重上井冈山,是他早在一九五九年的庐山会议上就发出过的威胁,你们要是依了彭德怀路线,就是依了党内右倾机会主义,就是依了社会上的地富反坏右,就是依了国际上的资本主义道路。那我就走,上井冈山去找红军,下乡去发动农民,来打倒政府!
   
   这次,是毛泽东不久前在中央政治局会议上碰了软钉子,他的全球战略高论和国内斗争学说无人响应之后,愤而上井冈山的。他需要当年井冈山搞武装割据的雄心来激励自己。
   
   刘少奇虽然忧心忡忡,牢骚满腹,却也安于做他的国家元首,满足于他一呼百应的现状。他为自己定下的策略是:任何情况下不跟毛泽东翻脸,而让中央政治局、中央委员会来集体决策,以制衡毛泽东。他相信自己能够掌握多数。同时,他对于毛泽东的喜怒无常、好恶无常的脾性一点也不摸底。他认为:毛主席已经老了,病魔缠身,活不了多久,所以有一些奇怪的言论和行动。
   
   确曾有人对刘少奇暗示过,甚或提醒过,毛泽东大智大勇,神出鬼没,不可不防。应当跟周、
   
   朱、陈、邓、彭诸人以某种形式联合起来,才能对付。刘少奇却默不吭声。他有他的韬略:
   
   不出面,不牵头。毛泽东太可怕。你们要有所动作,尽管动作好了,成了,自然由他来主持一切;败了,跟他扯不上干系……刘少奇最感畏惧的,是康生的情报系统。早在延安时期,他就厌恶康生,朱德、周恩来、陈云、邓小平,人人都厌恶康生。可是康生却一次又一次地被毛泽东保护了下来。康生成了毛泽东的禁脔,谁都动弹不得。使刘少奇颇具信心的却是:林彪半条性命,长期养病,中央军委实际上由贺龙主持日常工作,加上总参谋长罗瑞卿,二位都是正直忠诚之士,京津地区的军事防务完全掌握在他们二位的手里,应该是万无一失的了;再说中央书记处有邓小平揽总,中央办公厅有杨尚昆主管,中央组织部有安子文执掌,中央宣传部有陆定一坐镇,新华社由吴冷西任社长……可以说,这国家机器的要害部门,都掌握在他刘少奇的一班人马的手里了。
   
   刘少奇不愿牵头对抗毛泽东,还有他对自己号召力的冷静估量:他的威望停留在中央委员、省委书记们一级。且这种威望在某种程度上是因为他在党的七大上,首先提出毛泽东思想这一概念而起的,他成了毛泽东思想的权威解释者。也就是说,他在党内的地位是从属于毛泽东主席的。一旦分开,自己必然大受影响。且他说不动朱德,也说不动周恩来、陈云,甚至说不动邓小平。真要反起毛泽东来,贺龙、罗瑞卿二位也未必就肯答应死心塌地跟他走的。大约只有彭真、安子文……
   
   刘少奇明白,曾经有过两次战胜或者排除毛泽东的机会,一次是一九五九年七、八月间的庐山会议,一次是一九六二年一月的七千人大会,可是白白放过了。时机不再,后悔何益?到了一九六五年,全国上下的领袖崇拜狂热已经煽动起来,他刘少奇本身的行止都大受限制,只能以不变应万变了……
   
   回头另说八月间,毛泽东领着张毓凤在庐山避暑,整座庐山又成为军事禁区,非除经特殊批准外,任何车辆、游客均不得上山了。怪不得老百姓私下里发牢骚:古代是天下名山僧占
   
   多,民国是天下名山官占多,现在是天下名山军占多了。
   
   毛泽东仍住在牯岭的美庐别墅。中午去庐林一号游泳、小憩,晚上有服务组的美丽姑娘陪着跳舞。舞会是小型的。有时男士只有伟大领袖一个,姑娘们却有十来位之众,轮流上阵,陪他跳舞和供他玩娱。
   
   毓凤,还是庐山好!是不是?清凉世界,世外桃源……
   
   夜深了,毛泽东搂住张毓凤,睡在蒋委员长留下的大床上,正是游龙戏凤了。
   
   主席,您近来身体壮些了。前一段,是上海大美人,还有杭州的,长沙的,井岗山的,都快把您身子陶空了……咱心疼。
   
   嗬嗬,你都记着账哪。
   
   南方的女子身子火燥……您不信?
   
   北国佳人呢?
   
   您笑话人,咱不说了。
   
   你就不会陶空我身子?
   
   咱不会。咱老家也很清凉,又出山参。人家说,咱老家的女子受山参地气养育,身子能补男人……
   
   嗬嗬,都扯上山川地理了……妙,妙,妙,凤凤……啊,啊,啊,……咱不动,不动,再停一会……
   
   毛泽东累了。可是他精神仍然清爽:
   
   凤凤,上回要你读的那篇《桃花源记》,读了吗?
   
   敢不读?咱都能背下来。
   
   好,好。其实,陶渊明这人,只是不愿做小官,又做不到朝庭大官,才跑到庐山来当隐士,结庐而居……他的《桃花源记》,写的应当是庐山脚下的事……却被我们湖南桃源县的桃花
   
   源对上了号……陶渊明从来没有到过桃花源……还有范仲淹写《岳阳楼记》,也从来没有到过岳阳……他在延安做封疆大吏,文人领兵。史书上称他手无缚鸡之力,胸有雄兵百万……
   
   毛泽东睡着了。
   
   过了两天,他秘密传唤康生上山汇报情况。康生却给他带来了一个颇为突然的消息:
   
   主席,据我的手下人报告,少奇、彭真同志他们,对您前些时候上井岗山,只是佯装不知。但中央办公厅机要处,每天都详细记录下您的行止……
   
   毛泽东有些谔然,但又半信半疑:
   
   你的意思是我身边的人……
   
   我只是提请主席留意,现在北京发生了许多鬼里鬼气的事情,比如林彪同志家里收到一封匿名信……中央办公厅托人从国外买回几套窃听装置,也去向不明……
   
   听完汇报,毛泽东并无指示,只是点了点头。过了一会才说:
   
   即来之,则安之。你也在山上休息几天,散散步,读读书。今后,你干你的,不必事事找我请示,烦人的事情够多的了。
   
   最后,毛泽东问起蓝苹(即江青)在北京抓现代京剧剧目的事来。
   
   康生报告说:
   
   情况很好,成绩很大。京剧革命已经带动了整个思想文化战线的反修防修、兴无灭资的运动。蓝苹同志深入基层,实行领导出思想、群众出生活、专家出技巧的三结合创作方法,已经抓出了六个大型剧目。
   
   哪六个?
   
   北京京剧团的《红灯记》、《沙家浜》,上海京剧院的《海港》、《智取威虎山》。即将上演的还有北京的《杜鹃山》,上海的《龙江颂》。还有准备搞现代巴蕾舞剧《白毛女》、《红色娘子军》。
   
   三结合的创作方法好。蓝苹他们有甚幺困难没有?
   
   最大的困难,莫过于北京市委不支持,京剧界的权威们不支持,包括梅兰芳、程砚秋这些大师们在内,说现代京剧是话剧加怪唱、不伦不类……
   
   不要紧。新生事物嘛,要允许人家反对。彭真在庐山会议上立过功,有组织才能,直比邓小平嘛。北京市整个情况也是好的。有些问题,要一步一步来解决……
   
   毛泽东对于亲信康生也不露底。他只让这个情报系统的头领去窥视领悟自己的意向。
   
   第五十九节 柯庆施神秘死亡
   
   毛泽东在庐山避暑、疗养,过的仍是上午睡觉,下午游泳,黄昏散步,晚上跳舞的悠闲日子。
   
   一天,随行机要秘书将一份专线电话记录稿呈送给他。电话是中央办公厅打来的,向他报告:中央政治局常委、华东局第一书记、南京军区第一政委、上海市委第一书记兼市长柯庆施同志,于日前在四川成都因病去世。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