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井蛙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井蛙文集]->[不自由的闲逛]
井蛙文集
孩子的语言
·童诗系列:春田花花和秋天的苹果树----给天才儿童依诺
·童诗系列:看海的狗
·一只斑点狗很想搭火车
·童诗系列:孩子张开口
·童诗系列:红翅膀鞋子
·童诗系列:爸爸和笨笨鸡
·童诗系列:春天鸟的苦恼
·童诗系列:翘鼻子
·童诗系列:爷爷,我也老了--献给安徒生
·童诗系列:童年的战争
·童诗系列:一只猫的困惑
·童诗系列:虫子的监狱
·童诗系列:六一猪油糖
·童诗系列:麦当当里快乐的一秒
·童诗系列:旺旺和友友
·童诗系列:拉毛的小脚
·童诗系列:儿童节献礼:《阿巫》
·童诗系列:南瓜爸爸和麦田里的乌鸦
·童诗系列:亲爱的小孩--给自己
·童诗系列:棒棒糖
·童诗系列:蚂蚁的狂欢节
·童诗系列:三个坏小孩
·童诗系列:朵朵的礼物
·童诗系列:干嘛拿走我的礼物
·童诗系列:小黑咪的伙伴
·井蛙童诗三首:向日葵在做梦
·童诗系列:蒲公英
黑人俱乐部
·疯子与稻草
·复活的爱尔兰
·乡下跳蚤集市
·伊豆敌人
·X花纹领带
·吞下这一棵罂粟我们就自由了
·苦蜻蜓的祈祷
·一棵不打算叛逆的云尼那草
·索诺玛
·不要诅咒蝴蝶
·HOPSKIN街道
·??但丁的地?
·陪葬罂粟花
·你不该看不见你看见的
·不让你下沉
·北京
·诗人老人
·左倾的脖子
·约鲁巴人的木琴
·小鱼和大鱼说
· 致风中的你
十八街麻花
·黑皮书与红苹果
·黑皮书与红苹果
·粉红食指------ 悼狂风卷走的美丽少女
·十八街麻花
·天津,我不能旋转
·今夜澜沧江无酒
·鸟留下的痕迹
·九点钟的天津新闻
·从生至死的天津卫
·◎ 告别水手
· 北京和天津一起下雨
昂山素姬的牢房
·昂山素姬:铁窗没有季节 (井蛙译)
·昂山素姬(井蛙译)
·昂山素姬:也许我们能够团结一致向前进(井蛙译)
·昂山素姬:开放--市场经济的成功之门(井蛙译)
·恐惧与自由---昂山素姬著 井蛙译
·昂山素姬:非暴力民主之路(井蛙译)
·昂山素姬著 泼水节(之一)井蛙译
·昂山素姬著 泼水节之二(井蛙译)
·昂山素姬著 泼水节(之三)井蛙译
·昂山素姬:人民需要自由
·昂山素姬:致国际大赦两封信
只有我懂得牦牛的哭泣
·井蛙摄影:藏人在伯克利的游行队伍
·童年
·只有我懂得牦牛的哭泣(组诗)
·献给洛桑多吉的情话 (组诗)
·西藏,再给你写一首情歌
·顿珠家的糌粑(游记散文)
·不能遗忘,达赖喇嘛(诗歌)
·一头扎着辫子的牦牛(游记散文)
·那曲医生(游记散文)
·拉萨的阿里巴巴(游记散文)
·我的旅行者酒吧 (游记散文)
·沙漠日记(游记散文)
·索南喇嘛呢 (小说)
·格勒巴桑的外祖母(散文)
·把你的手伸出窗外,洛桑丹增 (小说)
·埋葬在草原上的爱情(小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不自由的闲逛

   
   不自由的闲逛 井蛙
   
   
   1.

   
   我若还有你我就应该还有我
   摘下帽子拉下围巾去敲市立图书馆的大门
   
   文革的朱红法国工人大罢工午后的咖啡
   我把脚步特意抬高一寸证明时间已过了一年
   
   柏林墙下大概长不出好看的玫瑰给冷清的遗址
   一棵芭蕉树长着未熟的芭蕉只是爱情的半路夭折
   
   我花很多时间夜里与很多人一起狂跑
   他们张开大大的嘴巴声音却很细小
   
   像是从来没有过语言
   
   
   2.
   
   油价开始上扬时年轻人就感到身体的骚动
   他们烧掉国旗但巴黎只是个公社
   
   有多少波德莱尔的忧郁就有多少吵杂肮脏的红灯区
   我的鞋露出脚趾但我还到处闲逛
   
   在每个读者的耳旁我大声发言:早上好和晚安
   这里的藏书七十万但昨天游行的工人照样反对年老
   
   3.
   
   梦见庞德中午进了疯人院
   还把凉凉的花瓣揉成纽约地铁站最色情的广告词
   
   南北路线的交叉互换只有一个乡下人站着不动
   冬天身影保持五分钟一班的相爱和离别
   
   匆匆穿过人群的路灯
   我看不见你的脸色在火车奔跑时皱纹越来越模糊
   
   男人帘布下与女人的动作却波澜不惊
   其实诗人的叛国还剩一分钟就无罪释放
   
   哈德逊河上的落日透过西点军校操场上的旗帜
   伙房傍晚的炊烟随风升起也无奈落下
   
   可是,去赞美一只蝴蝶对草叶的虔诚
   一个国家沦丧为日暮下点点移动的黑色记忆
   
   4.
   
   我家墙上的静物就长出了嫩芽
   四周青红蓝紫的手指伸向雪白的裸体
   
   她离家已一个礼拜
   而下礼拜将回到空旷的广场
   
   一个没有人往来的城市
   一个没有人民的集中营
   
   几只闲聊的燕子
   抖动着尖尖的尾巴
   
   春天去了冬天还冒着伦敦晚归的雾气
   
   5.
   
   我若还有你我也还有我
   我把所有的扣子拆掉把门打开
   
   让参加跳舞的人快点逃跑
   疯人院住着那么多不能写诗的诗人
   
   他们踩在名单上陆续走回家
   他们都进了地狱
   
   都在地狱里喝着冒烟的咖啡
   
   
   2010/10/29
   CHINA HILL
(2010/10/30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