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井蛙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井蛙文集]->[旧金山中领馆前庆祝刘晓波荣获2010年度诺贝尔和平奖(文) ]
井蛙文集
·我的童年玩伴
·陛下和仆人的早晨
·离岛往事
·无聊的死亡
·水流动的感觉
·疯子遇上疯子
·内疚
·隐藏的花裙
· 罂粟与蝴蝶
·荷兰的风车
·荷兰冷却的火焰
· 在塞纳河延伸的地方
·巴黎日记
·她们的儿子
·想念老太太
·姐妹
·尴尬
·夜半风吹
·书评:《追风筝的人》
·一套被极力推荐的童书
·井蛙云抱:诗人对话录
·生命的地图
·男人的内衣
·《芬芳之旅》的激情与绝望
·《人皮客栈》的色情与无聊
·《三月的企鹅》:冰川上的抒情
·另一种囚禁——《凡高之眼》艺术评论
·诗人的年龄
· 异端的命运
·蒙克夕阳下的精神地狱 艺术评论
·从凡尔赛到路维希安的道路
· 艺术与瑜伽
·书讯:井蛙新著付梓
·塞尚的苹果
·修拉的十年光色分割
对话筒
·老共产党高级干部的反动后代-----郭小川之子郭小林的六四狱中记(访谈
·访谈诗人吴非——上海作家的牢狱史记(之1)——
·访谈诗人胡俊──上海作家的牢狱史记(之2)──
·民运人士何永全──上海作家的牢狱史记(之3)──
·民运领袖杨勤恒──上海作家的牢狱史记(之4)——
·诗人林牧晨──上海作家牢狱史记(之6)——
·人民广场运动斗士魏全宝---上海作家的牢狱史记(之7)
·访流亡作家张先梁(沈默)──上海作家牢狱史记之八──
·流亡诗人孟浪──上海作家牢狱史记(之9)——
·对抗是知识分子最舒服的姿态——异议作家刘水访谈(上)
·从佛国流亡到佛国--西藏诗人东赛访谈录
·Interview poet Dongsai
·穆文斌狱中生活访谈录
·俞心焦访谈录
孩子的语言
·童诗系列:春田花花和秋天的苹果树----给天才儿童依诺
·童诗系列:看海的狗
·一只斑点狗很想搭火车
·童诗系列:孩子张开口
·童诗系列:红翅膀鞋子
·童诗系列:爸爸和笨笨鸡
·童诗系列:春天鸟的苦恼
·童诗系列:翘鼻子
·童诗系列:爷爷,我也老了--献给安徒生
·童诗系列:童年的战争
·童诗系列:一只猫的困惑
·童诗系列:虫子的监狱
·童诗系列:六一猪油糖
·童诗系列:麦当当里快乐的一秒
·童诗系列:旺旺和友友
·童诗系列:拉毛的小脚
·童诗系列:儿童节献礼:《阿巫》
·童诗系列:南瓜爸爸和麦田里的乌鸦
·童诗系列:亲爱的小孩--给自己
·童诗系列:棒棒糖
·童诗系列:蚂蚁的狂欢节
·童诗系列:三个坏小孩
·童诗系列:朵朵的礼物
·童诗系列:干嘛拿走我的礼物
·童诗系列:小黑咪的伙伴
·井蛙童诗三首:向日葵在做梦
·童诗系列:蒲公英
黑人俱乐部
·疯子与稻草
·复活的爱尔兰
·乡下跳蚤集市
·伊豆敌人
·X花纹领带
·吞下这一棵罂粟我们就自由了
·苦蜻蜓的祈祷
·一棵不打算叛逆的云尼那草
·索诺玛
·不要诅咒蝴蝶
·HOPSKIN街道
·??但丁的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旧金山中领馆前庆祝刘晓波荣获2010年度诺贝尔和平奖(文)

   旧金山中领馆前庆祝刘晓波荣获2010年度诺贝尔和平奖 井蛙
   
   
   今天是2010年10月8日,著名诗人、学者、中文独立笔会前会长刘晓波博士荣获诺贝尔和平奖的日子。我们普天同庆。我们为这位此时此刻仍系狱的中文诗人获此荣誉而喜悦,更为他丧失自由的每一个黑暗时刻而悲伤。诺贝尔和平奖,相信不是诗人刘晓波的特殊符号,我相信,争取民主自由为终生信仰的精神才是这份荣誉所带来的真正意义。因为,世界上大部分诺贝尔和平奖,都包含着流亡、苦难、以及血泪的成分。尤其在我们亚洲。前得主西藏流亡精神领袖达赖喇嘛大半辈子不能重踏家门、缅甸女英雄昂山素姬获此奖时与现任得主刘晓波一样都在狱中。我们真正渴望的是和平,而非诺贝尔和平奖。
   今天,六四民主运动学生领袖封从德、周封锁、方政等;资深民主斗士王希哲;各界学者赵京;诗人、美国资深图书馆学学者麦克.杜利(Michael Dooley);中国民主党领袖葛旬、穆文斌、郭保胜;资深人权律师刘俊国,还有许多我不知晓姓名的朋友,以及各大媒体都参与了这个特殊而令人激动的活动。

   我们本可以为刘晓波,中国唯一居住故土的中文诗人获此荣耀而热烈庆祝,可是,我们却心怀悲伤来到中国驻旧金山领事馆,为他重获自由而呼吁:“释放刘晓波(Free Liu, Xiao Bo)、释放所有政治犯人”是今天这次活动的主旨标语。
   尽管爱尔兰诺贝尔文学奖得主 谢莫斯.稀尼 (Seamus Heaney)说过:“从来没有一首诗阻止过一辆坦克。”我们还是有无数以诗歌抵挡坦克的诗人们在为民主自由而牺牲他们的自由、甚至奉献出自己的生命。因此,诺贝尔和平奖是一面旗帜,是一种姿态,是一首抵抗集权暴力的诗歌。
   有西方学者朋友问我,刘晓波是否因此被释放?我说:“应该。”可是,这“应该”却只是一种希望。因为,我希望,如果能换取他个人的自由,更多系狱政治犯的自由,或者整个中国的自由,我们不要诺贝尔奖。
   我记得,我最后一次见晓波,是在2003年,大雪纷飞的冬夜,已过凌晨十二点,背后跟着秘密警察,他当时正上任国际笔会中文独立笔会会长。我们谈论为另一位著名异议作家逃亡的事情,秘密警察坐在我们身旁不远处。我们花了16元人民币,两瓶啤酒,一碟小炒,那是一次像逃亡的会面。惊险但快乐。当时的晓波,年轻、英俊充满传统诗人风度。我深深为中文独立笔会有此领袖而高兴。
   不管何时,我也为我们拥有这样一位深明大义的朋友而高兴,为他的荣耀而荣耀,为他的苦难而苦难。我们衷心希望,就在今天,他获得了自由。而中国,再也没有碾过诗人肉身的坦克。
   2010年10月8日
   于美国旧金山
(2010/10/11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