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江中学子
[主页]->[现实中国]->[江中学子]->[中共线人吴氏夫妻开赌场(图)]
江中学子
·(图文)宜黄官员姜明阴险毒辣
·(图文)江西母子继续上访将死于非命
·江西宜黄再现“钓鱼岛、南海争端”(图文)
·(图文)江西宜黄对比新闻(一)
·(视频,图)江西宜黄对比新闻(二)
·(视频,图)江西宜黄对比新闻(三)
·告宜黄酷吏书(图)
★★★★★
·(视频,图)江西宜黄官员知法犯法
·(视频,图)江西宜黄官员知法犯法1
·(视频,图)江西宜黄官员知法犯法2
·(视频,图)江西宜黄官员知法犯法3
★★★★★
民事起诉书
·(图)宜黄一中
·(图文)民事起诉书
·(视频,图)江西宜黄官员知法犯法1
·(视频,图)江西宜黄官员知法犯法2
·(视频,图)江西宜黄官员知法犯法3
·(图文)江西宜黄官员知法犯法4
·(图文)江西宜黄官员知法犯法5
·大图:宜黄“民生工程”暗藏杀机
·大图:江西宜黄官员花招多(十)
·大图:江西宜黄官员知法犯法5
·大图:江西宜黄官员李惠兰
·大图:宜黄官员设“美人计”暗算访民
·大图:他们热烈地谈论“翻墙和上访”
·大图:江西官员传授访民“致富捷径”
·小图:江西宜黄官员知法犯法5
·(图文)江西宜黄官员知法犯法4
·小图:宜黄“民生工程”暗藏杀机
·小图:江西宜黄“杀人工程”
·宜黄“民生工程”暗藏杀机(2)
·宜黄“民生工程”暗藏杀机2
·小图:宜黄“民生工程”暗藏杀机1
·图:当局指使人拔邹引娇种的菜
·(慎入/视频,图)邹怀钢神侃1
·图:江西宜黄官员李惠兰假装打电话
·小图:江西下放知青邹引娇的遭遇2
·小图:江西官员传授访民“致富捷径”
·小图:江西官员传授访民“致富捷径”
·小图:江西官员传授访民“致富捷径”
·小图:江西官员传授访民“致富捷径”
·图:江西官员传授访民“致富捷径”
·小图:宜黄官员设“美人计”暗算访民
·小图:宜黄官员设“美人计”暗算访民
·大图:江西下放知青邹引娇的遭遇(二)
·小图:江西下放知青邹引娇的遭遇(二)
·(视频,图)邹引娇县城房产既被霸占又面临被政府强拆1-2
·(慎入/视频,图)邹怀钢神侃2
·(视频,图)大陆首家官办赌场
·(视频,图)邹引娇县城房产既被霸占又面临被政府强拆(二)
·小图:江西下放知青邹引娇的遭遇(二)
·图:江西下放知青邹引娇的遭遇(二)
·3
★★★★★
·(视频,图)我的辟谣书
·抚州爆炸案一周年 物是人非
·抚州悲曲:钱明奇的拆迁 败诉与信访
·凤凰周刊:抚州爆炸案制造者的上访人生
·小图::宜黄官员花招多(十)
·(视频,图)江西宜黄县信访局罗文利局长回的短信
·(视频,图)邹怀刚夫妻已办理假离婚
·(视频,图)江西房霸邹怀刚夫妻
·江西宜黄官员知法犯法5
·(视频,图)庆安子弹飞,宜黄石头飞
·大图:江西下放知青邹引娇的遭遇(二)
·李惠兰开车来邹怀刚家
·(视频,图)大陆首家官办赌场
·(视频,图)李金珠等人疯狂盗摘邹引娇种的菜
·(图)宜黄县经适房和廉租房
·(视频,图)宜黄县经适房和廉租房
·(视频,图)邹引娇菜地被征未赔分文
·(视频,图)邹引娇菜地被征未赔分文
·(视频,图)李金珠等人疯狂盗菜
·小图:江西下放知青邹引娇的遭遇(二)
·(视频,图)江西宜黄县信访局罗文利局长回的短信
·邹怀刚夫妻说李惠兰要升镇长
·小图:宜黄官员花招多(十)
·(图)邹引娇母子种的菜00
·(图)邹引娇母子种的菜01
·(图)邹引娇母子种的菜02
·(图)邹引娇母子种的菜03
·(图)邹引娇母子种的菜04
·(图)邹引娇母子种的菜05
·(图)邹引娇母子种的菜06
· 县里给了邹国宏“101万拆迁款”
·宜黄官员用挖掘机等谋杀访民
·江西宜黄“翻墙”镇长李惠兰
★★★★★
·潘洪其:“强拆”不可能“有理”
·评论:非法强拆才可能导致“国将不国”
·离谱的“以强拆带动自愿拆迁”
·(图文)江西宜黄邹引娇房屋进入强拆倒计时01
·(图文)人生路上风雨兼程
·(图文)养兔兼钻研中草药
·(图文)江西邹引娇房屋进入强拆倒计时02
·(图文)江西宜黄邹引娇房屋进入强拆倒计时03
·(图文)宜黄官员设套绑架和从楼顶偷袭
·(图文)邹怀刚:你全家都会死在这里,不晓得怎么个死法
·(图文)江西宜黄邹引娇房屋进入强拆倒计时04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线人吴氏夫妻开赌场(图)

   
中共线人吴氏夫妻开赌场(图)

附文

    08年奥运前夕,当地政府将我俩截回后派人24小时驻守门口,凤冈镇、计生委、建设局、公安局等部门的监控人员混在隔壁二楼麻将馆打麻将,麻将机使用费每台10元/小时;又拉拢收买周围邻居、低保户、失业人员等严密监视我母子俩的一举一动。为了让他们安心打麻将,租赁隔壁二楼麻将馆的张氏夫妇全家(低保户)严密监视我俩。麻将馆女老板的亲戚(凤冈镇人民政府工作人员袁某的老婆)也边帮忙张罗生意边严密监视我俩,公安也从不来查封。

    08年12月4日隔壁杂货店被方氏夫妻(低保户)以500元/月高价租赁(之前租金仅为300元/月),在杂货店凉棚下打扑克,场子费6元/桌。监控人员混在低保户、失业人员等人中打牌,杂货店方氏夫妻严密监视我母子俩。09年两会期间建设局派来的监控人员正在打麻将,方氏之妻站在凉棚下发现我俩出门,就大叫:“他俩跑了!二楼打麻将的快下来,快追!”;09年3月14日下午方氏之妻跟踪我俩到车站附近、集贸市场等地方。

    在我母子俩多次披露后,2010年3月5日江西抚州市宜黄县官员又安排吴氏夫妻接替方氏、张氏夫妻租店监控。在杂货店外摆桌子打扑克牌(6元/桌),店内藏有2台麻将机(麻将机使用费每小时10元/台)、1台老虎机,赌博月收入数千元,名为杂货店实为赌场。我俩未被监控时,县公安局经常突袭赌博窝点,收缴赌具没收赌资,对赌博人员进行罚款、拘留。现在,监控人员(线人)领着政府发的“监控工资”天天在此赌博,故意拍桌子大声喧哗赌至深夜,甚至通宵,县公安局却“视而不见”。


此文于2011年01月25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