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温家宝为什么不给刘杰作主?]
姜维平文集
·李修武狱中家书(3)
·习近平吃包子,下级吃什么?
·“堰塞湖”顶在黄奇帆的头上
·李修武狱中家书(4)
·王歧山打老虎,动了真格的
·清除薄一波题词理所当然
·司法腐败是最大的腐败
·李修武狱中家书(5)
·不要叫企业家走在监狱的路上
·李修武狱中家书(6)
·重庆的冤假错案能平反吗?
·重庆平反冤案,应从李修武案开局
·李修武狱中家书(7)
·重庆遭受“黑打”的民企有望翻身
·孙政才哄民企,遮遮掩掩云雾里
·薄熙来对不起崔荣汉
·程毅君给薄家唱的一首挽歌
·薄熙来政变记(1)
·重庆民企老板为什么怀念汪洋?
·从春晚小品看北京政局走向
·黄奇帆把“吊炉饼”烤糊了
·重庆新郎挨棍子,但愿打疼张国清
·重庆高院避谈“黑打”失良机
·重庆监狱情人节,情何以堪?
·何来重庆民企“出海潮”?
·从李俊到王石,一个时代的跨越
·超期羁押的典型案件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活着真好
·黄奇帆的阴阳八卦
·周永康案是薄熙来案的升级版
·黄奇帆是“鱼”,谁是“水”?
·原加拿大总督伍冰枝印象记
·黄奇帆向富豪宣战为哪般?
·顾雏军案是司法不公的恶果
·黄奇帆与神医骗子
·重庆“打黑功臣”为什么自杀?
·习近平有点烦,胡锦涛下湖南
·陈政高不是薄熙来的盟友
·女记者验尿,验出警方的霸道
·“浙江叔侄案”责任人已蒙混过关
·孙政才应当学习成师傅
·阔别5年,兄弟重逢
·阔别5年,兄弟重逢
·重罪轻判,孙政才玩弄平衡术
·拘捕王建民,王荣讨好江泽民
·我见到的两任加拿大移民部长
·黄奇帆与“奔驰哥”
·由失联乘客翁美玲想到影星翁美玲
·暴力不能救中国
·王建民能判刑吗?
·王荣拉提琴,王建民的心弦断了
·王荣拉提琴,王建民的心弦断了
·徐才厚落马,王建民遭报复
·深圳,没有dad的父亲节
·习近平打老虎,何以步步升级?
·王建民被批捕,逃不过“口袋罪”
·习近平打老虎,一切都是铺垫
·记者刘虎获释,但愿是个信号
·徐才厚与周永康的结局
·王歧山打老虎,注意点策略
·周永康是怎么爬上来的?
·达赖喇嘛向习近平释放善意
·越狱谜团与司法腐败
·周永康前妻车祸死亡案必须彻查严办
·要警惕薄周余党的“断头蛇”咬人
·“漏网之鱼”,我想起了黑龙江的杨信
·释放王建民,救人也救己
·我建议学生们立即撤离
·爱财如命,守身如玉?
·重庆法院向“钱”看,激化社会矛盾
·范曾对习近平是虚情假意吗?
·梁振英给我的第一印象
·扑朔迷离的王建民案
·感恩节:失而复得的锁钥
·薄熙来的尾巴,钱锋的骗局
·周永康判死刑的可能性较大
·孙政才应把握机遇,平反冤案
·薄熙来把赵本山惯坏了
·可能重判,王建民案进一步升级
·薄熙来赃款应归还大连人民
·习近平打老虎,左右开弓
·韩正应对上海外滩踩踏事件负责
·新华社找到了回“家”的路?
·平反冤假错案,重在追究责任人
·重庆转移对“黑打”冤案的关注
·六人自尽,台湾监狱丢光了脸
·习近平下延川,但愿不仅是寒暄
·深圳王荣“勿忘我”
·王建民案,检察院退卷两次
·习近平下云南,14军终于被收编
·脸皮如牛皮,黄奇帆贼喊捉贼
·“死老虎”李铁映为何跳出来?
·孙政才为何“起个大早,赶个晚集”?
·“大骗子”黄奇帆的末日到了
·天下奇闻:黄奇帆骗术的微调
·黄奇帆“裸聊”,掉了底裤
·平反重庆冤案,应实行异地重审
·习近平提出的“四个全面”能实现吗?
·周强“知耻而后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温家宝为什么不给刘杰作主?

   来源:RFA
   正值10月19日,联合国和28个国家的人权官员,在中国举行人权研讨会之际,中国黑龙江省的访民刘杰,却通过海外媒体发出一封公开信,她说,开会是大快人心的一件好事,希望这次研讨会促使中国政府改善人权,让国家最高领导人,清醒地认识到侵犯中国访民人权的行为,已经到了非改不可的地步了,他们不要只说好话,不做实事!她根据国际人权公约和《联合国宪章》的相关规定,对胡锦涛,温家宝等国家领导人提出控告,紧急呼吁联合国和各国人权事务官员在中国召开的人权研讨会有所成就,促使中国政府严惩侵犯人权的行为!我想,两个月来8次呼吁政改的温家宝,假如读过这封信,是否也与我一样,夜里不能安眠?
   我没有条件核实刘杰信里所陈述的内容,但黑龙江省是以前经常光顾的地方,它离北京较远,而逊克县又地处中俄边境,是黑龙江省的偏远角落,如果心里没有难以化解的冤屈,没有痛彻骨髓的悲伤,他怎么能坚持得那么久,一次又一次地控告和上访?如果她对共产党不存在期盼和幻想,她怎么能锲而不舍地给胡锦涛,温家宝写信?据说,温总理也做了批示,黑龙江的各级官员也有深入调查,研究解决的迹象,但至今也没有公正的结果。卡住瓶颈的东西究竟在哪里呢?这不单单是刘杰一个人苦思冥想的问题,也是更多的访民夜里辗转难眠的症结所在,在我看来,所有的一切都归罪于中国的政治制度。
   访民是什么?是这种落后僵化制度上可怜的玩偶!政府用这种华而不实的政治设计,吊起一个个流油的烧饼,仿佛在喊:你们来裹腹吧!但成千上万的饥寒交迫的访民,就算不累死饿死在旅途之上,也难以在皇城脚下,找到梯子,而制度的云梯还在官员手中掌握,只是官员变了姓名而已。换句话说,访民把生活的全部希望,把对小贪官的不满写成状子呈送大贪官,并将所剩无几的盘缠消耗于跋山涉水的路上,但他们并不清楚,小贪官的权利是大贪官授予的,大贪官正是访民受苦受难的根子,因此,与其说信访办是一级政府部门,不如说是一只骗人的花瓶,形象地讲,是玩死猴子的铁笼子!
   多年来中共一党执政的毒瘤上,滋生了无数个这样的“细胞笼子”,访民刘杰等人就是被卡在这里的可怜的中国屁民,连温家宝也救不了她,因为温总理可以第一时间赶往地震的汶川月秀镇,那样做是表明人与自然决战,并不触及社会肌体上的病灶,但假如他第一时间亲临信访办,为那些访民做主,那就触及到了人与人,人与社会之间的矛盾,也就碰到了与其直接关联的“毒瘤”的疼处,尽管温家宝比其它的更为专横的官员要开明一点,但也不敢越雷池半步,所以,在这个互联网的时代,我不相信温家宝看不到刘杰的带着血泪的信件,也不相信爱流泪的总理不动心,我更不相信黑龙江省的各级官员中,没有同情刘杰的好人,但不幸的是,这个制度已经死了!死得没有一丝生机,死得没有一点效率!死得没有一点希望!

   在我看来,中国一切的社会问题都充分表明,是没有监督与制约的政治制度,出了大毛病,而这种制度正在突飞猛进,它的确能最大限度地提高经济指标,也能大力发展生产,而且,还不同程度地改善了老百姓的生活,但很不幸,繁荣的表象建立在官员对人权践踏的基础之上,假如你是手里有权或有钱的人,即是强者,你可以借助制度的东风为所欲为,践踏它人;你如是大多数无职无权的穷人,即是弱者,就只能被别人欺辱,而每个人的命运都可能由某种因素促使忽然转变,如果由强势转为弱势,立即就会落得像刘杰一样的悲惨下场,试想,她当年是一个承包了不少土地的畜牧养殖场的老板啊!但今天呢,猛如饿虎的基层官吏无视国家法律,不仅一夜间就吞掉了她的财富和梦想,而且关押了她18个月,打残了她一只眼!一贫如洗的刘杰,正成为中国新一代最典型的访民代表,把最后的希望投向了远在美国的联合国,其实,她已经落伍了,参加“麻雀行动”的上海访民胡燕,和武汉访民陈绪兴等人,已经在联合国总部门前抗议了很久,但中国政改的大门依旧紧紧地关闭!这说明中国的事情必须自己解决,美国等西方国家解决不了中国的问题!
   在我看来,如果是在法制国家,刘杰犯不上去找温家宝和胡锦涛,但中国的主持公道的法院在哪里呢? !刘杰找法院有用吗?刘杰说,北大荒集团国有企业所在地的法院,是由同级政府财政开支的,不能主持公平正义!我想,既使不用农垦系统发工资,公检法在政法委的一元化领导下,也不会为刘杰做主,这就逼得她求告无门。假如是在加拿大,谁会为了一件具体的经济纠纷,去找总理哈珀呢?去找法院打官司足够了,因为加拿大的司法系统是独立的,而中国却搞了一个法院和信访办并存的制度设计,似床上架床,但都好看不好用!难道温家宝在“仰望星空”的时候,没有看到加拿大的美妙和公平之处吗?
   实际上,与刘杰比较,温家宝活得也并不轻松。他应当知道,假如他和胡锦涛不在最后的两年里,改变一党执政的体制,紧随其后上来的继任者,未必能使中国的制度之毒瘤不扩散全身,更专横的官员可能抓住温家宝儿子的把柄,将他也搞成屁民,如同当年惨死的刘少奇一样。到那时,他上哪里去上访呢?他和访民刘杰的区别只有一点:刘杰还可以进出京城,但温家宝连中南海的大门都未必能走出,想想前任赵紫阳被软禁多年的下场吧!这样可怕的生活离他只剩下700多天了!因此,我奉劝温总理,不要坐失良机,不要只是批批信件,耍耍嘴皮子,拿出一点勇气和实际行动来吧,为了亿万屁民,也为了你自己!
   2010年10月19日于多伦多
   {作者附言:请有心人帮助刘杰,她1952年1月3日出生,原籍黑龙江省农垦逊克农场。现无住所,流浪北京乞讨上访。身份证号232625195201031522,联系电话:13264035945。 })
(2010/10/24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