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匣子说话
[主页]->[百家争鸣]->[匣子说话]->[〖喻世明言〗之五:首先必须冲破党禁]
匣子说话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二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二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二部分)
· GT开导一下温家宝及其帮哥儿们
· GT再开导一下温家宝及其帮哥儿们
·昔有哥白尼 今有黑匣子
·看!毛共匪帮从僵化走向僵硬之“喉舌”
·专制暴政并非“内政” 家庭暴力并非“家事”
·专制体制没有“内政”
· 莫把“毛共”称“中共” (第一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 (第二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三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四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五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 (第六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七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八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九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十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十一部分)
· 反共理当反毛,反毛理当反“毛共”——与郭国汀商榷(2)
· 反共首先反毛,反毛就是反“毛共”——与郭国汀商榷(1)
·反共必须反毛,反毛必须反“毛共”——与郭国汀商榷(3)
·反共惟有反毛,反毛惟有反“毛共”——与郭国汀商榷(4)
· 反共不反毛,等于放空炮——与郭国汀商榷(5)
·黑 匣 子 主 义—— 序
·致联合国秘书长的公开信/杨建利
·开除毛共匪帮“球籍”(一)
·意识形态空前混乱 普世价值荡然无存——中国政治形势讨论会发言稿
· 薄王内讧——究竟孰红孰黑孰是孰非?
· 大陆中国根本无所谓“政党”(大陆中国严重问题之一)
· 大陆中国根本无所谓“国家”
·黑 匣 子 主 义—— 序(修订版)
·讨马讨毛讨共宣言(修订版)
·讨马讨毛讨共宣言(修订版)
·讨马讨毛讨共宣言(修订版)
· 必须攻克毛共匪帮所构筑的现代版“巴士底狱”!
· 这是为什么?这是嘛玩意?
·何谓“言简意赅”?——回复郭国汀GT《讨马讨毛讨共宣言》
· 共产主义,或曰马克思主义,究竟是嘛玩意? ——回应郭国汀《共产党犹如强
· 啊!——偌大一个大监狱
·“茉莉花革命”周年回顾
·是“民主转型”呢还是“告别革命”?——GT郭国汀《访宪政学者王天成 谈民
·毛泽东血腥反人民罪
· 反人民者并非杨继绳 而是毛泽东——GT张三一言《杨继绳没有必要反人民》
·甭管那什么苏格拉底——GT沈良庆“素质论的历史起源”说
·抗日战争究竟是八年还是十四年?——GT郭国汀《中央苏区政权与日本关东军军
·马克思主义究竟是暴力革命论还是暴力反革命论?
·毛泽东反人类 大兴文革大屠杀
·GT:斥侯工们
·瞧!——何等阴森恐怖的非人间
·GT:岂容毛共匪帮威胁与玷污世界和平
·GT:这是一个无与伦比的政治怪胎
·〖警世通言〗之三:莫指“毛共”为“腐败”(修订版)
·GT:莫把“毛共”称“中共”
·GT:"要改革 现在的执政者不行" /胡德华
·GT:郭国汀《中国正在被中共政权加速毁灭》
·GT:簿谷开来杀人案究竟说明了什么?
·GT:哈耶克的糊弄局
·GT:究竟是“政治审判”还是“魔教裁判”?
· GT:奴化教育 天理不容
·GT:马克思主义乃共产魔教主义异端邪说及流氓无赖强盗混账逻辑之集大成者
·GT:毛泽东又奚啻“一根卵毛”之类的玩意儿呢?
·给美国众议院议长的公开信 /杨建利
·美国总统欧巴马在第67届联合国大会发表讲话(全文)
·毛共匪帮“红色政权”必须颠覆
·斥无赖子习近平(一)
·斥无赖子习近平(二)
·斥无赖子习近平(三)
·斥无赖子习近平(四)
·斥无赖子习近平(四•续)
·GT:辛子陵——当今人类最凶恶的敌人(1)
·GT:辛子陵——当今人类最凶恶的敌人(2)
·GT:瞧!——何等黑暗恐怖的活地狱
·GT: 瞧!——好一个人类尊严全然虚无的魔窟
·GT:到底有几个中国?老外永远搞不清
·GT:奥巴马当选连任——不祥之兆
·GT:“中国”——名存而实亡
·GT:是“天灭中共”还是“天灭毛共”?
· GT:孙中山——中国的华盛顿
·GT:鲍彤——很可悲!也很可恶!
·GT:瞧!——这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1)
·GT:瞧!——这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2)
·GT:奥巴马当选连任——马克思主义回光返照
·GT:何来“民主转型”?
·GT:中华民族的浩劫与悲哀
·GT:反美——毛魔的既定目标
·GT:无赖子习近平妄图兴灭继绝
· GT:香港——来龙去脉
·GT:“中华民族复兴”——“复”什么“兴”?
· GT:丢掉幻想 准备战斗
· GT:这里根本不存在所谓“体制性腐败”与否的问题
·GT:请不要专门针对毛共匪党而大谈特谈其“腐败”问题
·GT:毛共匪党“红色政权”何啻“非法”也!
·GT:人魔不两立
·GT:“党性”者——魔性也
·GT:“改革”者——悖论也
· GT:中国民运的根本问题究竟在哪儿?
· GT:无赖子习近平妄图为其“改革”自圆其说
· GT:万劫不复的现代亡国奴
·GT:究竟何谓“中国模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喻世明言〗之五:首先必须冲破党禁

    〖喻世明言〗之五:首先必须冲破党禁

   在当今大陆中国,冲破党禁,组织反对党,实行多党政治,乃推翻毛共专制、解放大陆中国、实现民主宪政的关键所在和当务之急。因为自1949年毛共劫持大陆、国民党退守台湾以后,中国大陆压根儿就无所谓“政党”。

    众所周知,所谓“政党”,指的是一个国家内由有一定的、正当的、合理的政治诉求(即政治纲领)的公民自觉自愿组织起来,能代表社会某一群体、阶层或阶级的利益参与公开、公平、公正、自由、民主的政治竞争的合法的政治组织形式。所以,多党政治,或者说,多党竞争机制,乃民主宪政的基本内涵之一,甚至可以说,没有多党政治就没有民主宪政,也就没有现代意义上的国家。因为没有多党政治,就没有竞争,没有选择,没有监督,必然产生独裁专制,那也就意味着没有公开、公平、公正的政治竞争的自由及组党的自由,因而也就意味着那“宪法”中所列举的一切的公民基本权力,诸如什么“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什么“选举权和被选举权”,什么“宗教信仰自由”,什么“法律面前一律平等”……都只能成为无稽之谈,都只能是骗人的鬼话;那也就意味着公民根本就不成其为“公民”,而只能成为那只有义务没有任何权力的“奴隶”即亡国奴,甚至连奴隶都不如,成为猪猡;那也就意味着国家权力只能固定为一己或一党所私——国已不国了,哪怕你“宪法”写得再漂亮也枉然。并且,毛魔自己也曾说过“党外无党——帝王思想;党内无派——千奇百怪”之类的话,表明他似乎也懂得多党政治的意义的。可毛魔是以枪杆子立家的,实行的“是由无产阶级对资产阶级采用暴力来获得和维持的、不受任何法律限制的”无产阶级专政,建立的是“极权政府”,是家天下,是党天下,并非“国家”,而且他也正是要当始皇帝,所以根本就不需要多党政治,不允许多党竞争,因而也就绝对不允许有组党自由,所以党禁非常之严,甚而至于连民间非政治组织都在其禁绝之列。但是,为了欺罔天下,毛魔在用枪杆子将执政的国民党赶出中国大陆并悍然单方面强行宣布他的“共和国”诞生了之后的若干年才又不得不挖空心思,绞尽脑汁,居然发明了由毛共“一党领导下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即由以毛魔为代表的毛共一手将当时残存着的、主要由知识分子组成的且曾经为毛篡权窃国立下过汗马功劳的八、九个资产阶级政党(通称“民主党派”)作为们客、食客或婢女、陪房统统“包养”或曰“圈养”起来,既不准发展,也不许消亡,必须不死不活,高层人事去留、升迁与补遗补缺等一概为毛共统一掌控,安插的都是些诸如张治中、邵力子、宋庆龄、廖承志、许嘉璐似的党外布尔什维克或曰红色代理人或曰地下党员即特务,每个“民主党派”实际上就是毛共的一个“地下支部”,并集中关进同一座号称“统战部”的大楼(或大院)内分室“办公”,八、九块“民主党派”的招牌非常壮观地并排挂于大门口,以便于毛共更好地坚持与它领导下的多个“民主党派”搞所谓“长期共存、互相监督、肝胆相照、荣辱与共”和“政治协商”的方针,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即“民主集中制”。就这样,八、九只“花瓶”或曰“玩偶”被集中陈列开来,展示于世,“装点此关山,今朝更好看”,绝妙极了。这种由毛共“一党领导下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可谓人类政治文明史上绝无仅有,堪称当代多党政治之世界奇观,并且也只有毛魔这种政治流氓才能够发明创造出来。一个党被另一个党所领导、所豢养,那还能算是“政党”吗?不能。无论领导党还是被领导党都不能算。其实,这里根本就无所谓“政党”,而只有毛共这样一个政治怪胎即一个被毛魔用枪杆子造出来即全靠枪杆子发迹和支撑的非法的“军党”、“军阀”、“匪帮”、“朋党”、“奸党”、“魔教组织”、“黑社会组织”、“恐怖主义组织”、“政治流氓集团”……总之,一个秉持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数十年如一日昏头昏脑昏天黑地翻天覆地惊天动地腥风血雨地蛊惑煽动与组织实施反人性罪、反人类罪、战争罪及阶级灭绝罪等有组织仇恨犯罪的魔教犯罪集团在为所欲为,横行霸道,独裁专制,垄断一切。所以,这里绝对不可能发生“水门事件”那样的“屁事”,但却很方便制造“反右运动”那样的“阳谋”,反正什么伤天害理的事都干得出来。此乃半个多世纪来中国大陆一切灾难的总根源。

    因此,有人说毛共搞的是所谓“一党专政”,也是不那么确切的,若要更确切一点儿的话,则应该是“一帮专政”也;又有人把“毛共”称之为“中共”,那也是不那么确切的,有抬举了毛共之嫌疑;甚或还有人把“毛共”称之为“中国”,那更是荒谬绝伦的了。

(2010/10/15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