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匣子说话
[主页]->[百家争鸣]->[匣子说话]->[〖喻世明言〗之五:首先必须冲破党禁]
匣子说话
·斥无赖子习近平(三)
·斥无赖子习近平(四)
·斥无赖子习近平(四•续)
·GT:辛子陵——当今人类最凶恶的敌人(1)
·GT:辛子陵——当今人类最凶恶的敌人(2)
·GT:瞧!——何等黑暗恐怖的活地狱
·GT: 瞧!——好一个人类尊严全然虚无的魔窟
·GT:到底有几个中国?老外永远搞不清
·GT:奥巴马当选连任——不祥之兆
·GT:“中国”——名存而实亡
·GT:是“天灭中共”还是“天灭毛共”?
· GT:孙中山——中国的华盛顿
·GT:鲍彤——很可悲!也很可恶!
·GT:瞧!——这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1)
·GT:瞧!——这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2)
·GT:奥巴马当选连任——马克思主义回光返照
·GT:何来“民主转型”?
·GT:中华民族的浩劫与悲哀
·GT:反美——毛魔的既定目标
·GT:无赖子习近平妄图兴灭继绝
· GT:香港——来龙去脉
·GT:“中华民族复兴”——“复”什么“兴”?
· GT:丢掉幻想 准备战斗
· GT:这里根本不存在所谓“体制性腐败”与否的问题
·GT:请不要专门针对毛共匪党而大谈特谈其“腐败”问题
·GT:毛共匪党“红色政权”何啻“非法”也!
·GT:人魔不两立
·GT:“党性”者——魔性也
·GT:“改革”者——悖论也
· GT:中国民运的根本问题究竟在哪儿?
· GT:无赖子习近平妄图为其“改革”自圆其说
· GT:万劫不复的现代亡国奴
·GT:究竟何谓“中国模式”?
·GT:傻逼鲍彤——别做梦了!
·GT:当下中国亟待进行一场民主革命
·GT:此乃史无前例的民主革命
·GT:安理会只拍苍蝇 不打老虎
· GT:男儿乎?魔儿乎?
· GT:今之中国大陆无国家
· GT:中国特色——专制主义源远流长
· GT:无赖子习近平愚不可及
· GT:托克维尔困境——马牛风耳
· GT:无赖子习近平乃毛氏共产魔教主义忠实信徒
·GT:养虎遗患乎?狼狈为奸乎?
·GT:中国大陆亟待进行一场民主革命
· GT:好一堆文字垃圾 好一个悖论泥潭
· GT:马克思主义即反人性主义
· GT:香港——中国民主革命前哨阵地
· GT:魔教与宗教——没有对话的余地
· GT:专制等于腐败 专政甚于专制
· GT:中国人不适合人类?
·GT:古今第一大卖国奸宄毛泽东
· GT:又是一个红色阿Q
·GT:这里没有“公民”
· GT:这里没有“第一夫人”
· GT:“公民”与“政治犯”
·GT:这里没有了灵魂
· GT:“强国梦”与“解放梦”
· GT:瞧!——好一副无赖子习近平的自画像
· GT:“这怎么不是血呢?”
· GT:这是一个人类尊严全然虚无的魔窟
·GT:身份证中暗装芯片究竟意味着什么?
· GT:毛共匪帮面临全面崩溃
·GT:毛共不是玩意儿——是匪帮
· GT:邓魔与毛魔——并无二致
· GT:《李慎之的检讨书》——违心主义洗脑文化的结晶
·GT:“基督教”与“民主主义”不可以也不可能成为“拉郎配”
· GT:当下不要“爱国”——要“救国”
·GT:余杰投机基督教,什么坏事都可以做了!
·GT:毛氏文革目标究竟何在?
· GT:毛邓江胡习:一丘之貉,良可哀也!
· GT:究竟何谓“恐怖主义”
·GT:自由不是没有代价的!——美国精神是伟大的!
·GT:讨马讨毛讨共还须讨习
·GT:马克思主义究竟算啥子玩意儿呀?
·GT:在共产魔教主义专制统治下,维护与发展宗教信仰自由,意义特别巨大
·GT:东江水寒鸭亦知!
·GT:这里没有法律,也不需要律师!
·GT:肃清共产魔障 联合国责无旁贷
·GT:魔窟时代行事准则
·GT:此乃覆盆之冤也!此乃覆巢之厄也!
·GT:必须将“毛共”与“中共”切割开来
·GT:给宋庆龄盖棺论定
·GT:毛尸不埋,红祸未已;魔障不除,世无宁日!
·GT:价值观领域的世界大战
· GT:这里只有魔律
·GT:有关“党性与人性”的问题
·GT:中国人不属于人类而只是另类?
·GT:这是一个革命的陷阱或曰“黑洞”
·GT:黑匣子主义檄文
·无尊严,毋宁死!——马加爵案的昭示
·GT:为何“天安门”成了“地狱门”
·GT:请别忙宣布“世界自由日”!
·GT:瞧!——普京还在狡辩
·GT:曼德拉乃马克思主义机会主义者也
· GT:曼德拉现象究竟意味着什么?
· GT:这里本来就是军国主义体制也
·GT:侯欣——一个难能可贵的明白人
·GT:蒋介石的确了不起!
·GT:应该而且必须“认清毛共”
·GT:联合国应该首先追究红色中国反人类罪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喻世明言〗之五:首先必须冲破党禁

    〖喻世明言〗之五:首先必须冲破党禁

   在当今大陆中国,冲破党禁,组织反对党,实行多党政治,乃推翻毛共专制、解放大陆中国、实现民主宪政的关键所在和当务之急。因为自1949年毛共劫持大陆、国民党退守台湾以后,中国大陆压根儿就无所谓“政党”。

    众所周知,所谓“政党”,指的是一个国家内由有一定的、正当的、合理的政治诉求(即政治纲领)的公民自觉自愿组织起来,能代表社会某一群体、阶层或阶级的利益参与公开、公平、公正、自由、民主的政治竞争的合法的政治组织形式。所以,多党政治,或者说,多党竞争机制,乃民主宪政的基本内涵之一,甚至可以说,没有多党政治就没有民主宪政,也就没有现代意义上的国家。因为没有多党政治,就没有竞争,没有选择,没有监督,必然产生独裁专制,那也就意味着没有公开、公平、公正的政治竞争的自由及组党的自由,因而也就意味着那“宪法”中所列举的一切的公民基本权力,诸如什么“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什么“选举权和被选举权”,什么“宗教信仰自由”,什么“法律面前一律平等”……都只能成为无稽之谈,都只能是骗人的鬼话;那也就意味着公民根本就不成其为“公民”,而只能成为那只有义务没有任何权力的“奴隶”即亡国奴,甚至连奴隶都不如,成为猪猡;那也就意味着国家权力只能固定为一己或一党所私——国已不国了,哪怕你“宪法”写得再漂亮也枉然。并且,毛魔自己也曾说过“党外无党——帝王思想;党内无派——千奇百怪”之类的话,表明他似乎也懂得多党政治的意义的。可毛魔是以枪杆子立家的,实行的“是由无产阶级对资产阶级采用暴力来获得和维持的、不受任何法律限制的”无产阶级专政,建立的是“极权政府”,是家天下,是党天下,并非“国家”,而且他也正是要当始皇帝,所以根本就不需要多党政治,不允许多党竞争,因而也就绝对不允许有组党自由,所以党禁非常之严,甚而至于连民间非政治组织都在其禁绝之列。但是,为了欺罔天下,毛魔在用枪杆子将执政的国民党赶出中国大陆并悍然单方面强行宣布他的“共和国”诞生了之后的若干年才又不得不挖空心思,绞尽脑汁,居然发明了由毛共“一党领导下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即由以毛魔为代表的毛共一手将当时残存着的、主要由知识分子组成的且曾经为毛篡权窃国立下过汗马功劳的八、九个资产阶级政党(通称“民主党派”)作为们客、食客或婢女、陪房统统“包养”或曰“圈养”起来,既不准发展,也不许消亡,必须不死不活,高层人事去留、升迁与补遗补缺等一概为毛共统一掌控,安插的都是些诸如张治中、邵力子、宋庆龄、廖承志、许嘉璐似的党外布尔什维克或曰红色代理人或曰地下党员即特务,每个“民主党派”实际上就是毛共的一个“地下支部”,并集中关进同一座号称“统战部”的大楼(或大院)内分室“办公”,八、九块“民主党派”的招牌非常壮观地并排挂于大门口,以便于毛共更好地坚持与它领导下的多个“民主党派”搞所谓“长期共存、互相监督、肝胆相照、荣辱与共”和“政治协商”的方针,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即“民主集中制”。就这样,八、九只“花瓶”或曰“玩偶”被集中陈列开来,展示于世,“装点此关山,今朝更好看”,绝妙极了。这种由毛共“一党领导下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可谓人类政治文明史上绝无仅有,堪称当代多党政治之世界奇观,并且也只有毛魔这种政治流氓才能够发明创造出来。一个党被另一个党所领导、所豢养,那还能算是“政党”吗?不能。无论领导党还是被领导党都不能算。其实,这里根本就无所谓“政党”,而只有毛共这样一个政治怪胎即一个被毛魔用枪杆子造出来即全靠枪杆子发迹和支撑的非法的“军党”、“军阀”、“匪帮”、“朋党”、“奸党”、“魔教组织”、“黑社会组织”、“恐怖主义组织”、“政治流氓集团”……总之,一个秉持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数十年如一日昏头昏脑昏天黑地翻天覆地惊天动地腥风血雨地蛊惑煽动与组织实施反人性罪、反人类罪、战争罪及阶级灭绝罪等有组织仇恨犯罪的魔教犯罪集团在为所欲为,横行霸道,独裁专制,垄断一切。所以,这里绝对不可能发生“水门事件”那样的“屁事”,但却很方便制造“反右运动”那样的“阳谋”,反正什么伤天害理的事都干得出来。此乃半个多世纪来中国大陆一切灾难的总根源。

    因此,有人说毛共搞的是所谓“一党专政”,也是不那么确切的,若要更确切一点儿的话,则应该是“一帮专政”也;又有人把“毛共”称之为“中共”,那也是不那么确切的,有抬举了毛共之嫌疑;甚或还有人把“毛共”称之为“中国”,那更是荒谬绝伦的了。

(2010/10/15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