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匣子说话
[主页]->[百家争鸣]->[匣子说话]->[〖喻世明言〗之八:诺贝尔公开挑战毛共“猪权观”]
匣子说话
·GT:究竟何谓“中国模式”?
·GT:傻逼鲍彤——别做梦了!
·GT:当下中国亟待进行一场民主革命
·GT:此乃史无前例的民主革命
·GT:安理会只拍苍蝇 不打老虎
· GT:男儿乎?魔儿乎?
· GT:今之中国大陆无国家
· GT:中国特色——专制主义源远流长
· GT:无赖子习近平愚不可及
· GT:托克维尔困境——马牛风耳
· GT:无赖子习近平乃毛氏共产魔教主义忠实信徒
·GT:养虎遗患乎?狼狈为奸乎?
·GT:中国大陆亟待进行一场民主革命
· GT:好一堆文字垃圾 好一个悖论泥潭
· GT:马克思主义即反人性主义
· GT:香港——中国民主革命前哨阵地
· GT:魔教与宗教——没有对话的余地
· GT:专制等于腐败 专政甚于专制
· GT:中国人不适合人类?
·GT:古今第一大卖国奸宄毛泽东
· GT:又是一个红色阿Q
·GT:这里没有“公民”
· GT:这里没有“第一夫人”
· GT:“公民”与“政治犯”
·GT:这里没有了灵魂
· GT:“强国梦”与“解放梦”
· GT:瞧!——好一副无赖子习近平的自画像
· GT:“这怎么不是血呢?”
· GT:这是一个人类尊严全然虚无的魔窟
·GT:身份证中暗装芯片究竟意味着什么?
· GT:毛共匪帮面临全面崩溃
·GT:毛共不是玩意儿——是匪帮
· GT:邓魔与毛魔——并无二致
· GT:《李慎之的检讨书》——违心主义洗脑文化的结晶
·GT:“基督教”与“民主主义”不可以也不可能成为“拉郎配”
· GT:当下不要“爱国”——要“救国”
·GT:余杰投机基督教,什么坏事都可以做了!
·GT:毛氏文革目标究竟何在?
· GT:毛邓江胡习:一丘之貉,良可哀也!
· GT:究竟何谓“恐怖主义”
·GT:自由不是没有代价的!——美国精神是伟大的!
·GT:讨马讨毛讨共还须讨习
·GT:马克思主义究竟算啥子玩意儿呀?
·GT:在共产魔教主义专制统治下,维护与发展宗教信仰自由,意义特别巨大
·GT:东江水寒鸭亦知!
·GT:这里没有法律,也不需要律师!
·GT:肃清共产魔障 联合国责无旁贷
·GT:魔窟时代行事准则
·GT:此乃覆盆之冤也!此乃覆巢之厄也!
·GT:必须将“毛共”与“中共”切割开来
·GT:给宋庆龄盖棺论定
·GT:毛尸不埋,红祸未已;魔障不除,世无宁日!
·GT:价值观领域的世界大战
· GT:这里只有魔律
·GT:有关“党性与人性”的问题
·GT:中国人不属于人类而只是另类?
·GT:这是一个革命的陷阱或曰“黑洞”
·GT:黑匣子主义檄文
·无尊严,毋宁死!——马加爵案的昭示
·GT:为何“天安门”成了“地狱门”
·GT:请别忙宣布“世界自由日”!
·GT:瞧!——普京还在狡辩
·GT:曼德拉乃马克思主义机会主义者也
· GT:曼德拉现象究竟意味着什么?
· GT:这里本来就是军国主义体制也
·GT:侯欣——一个难能可贵的明白人
·GT:蒋介石的确了不起!
·GT:应该而且必须“认清毛共”
·GT:联合国应该首先追究红色中国反人类罪
·GT:马英九必须悬崖勒马!
· GT:普京!——魔海无边 回头是岸
·GT:聂元梓陷入一个悖论之泥潭而难以自拔
·GT:大陆中国魔权触目惊心!
·GT:李洪林仍在悖论之泥潭中挣扎
·GT:瞧!——红色中国的亡国奴们真个是狗彘不如也
·GT:为鲍彤增添第“六奇”
· GT:“二二八”VS“六四”
· GT:此乃中国民主革命前哨战也!
· GT:美国对毛共的幻想
·GT:奚啻谎言而已矣!
·GT:马克思的《资本论》乃共产魔经也
· GT:《21世纪资本论》究竟算什么玩意儿?
·GT:究竟谁是恐怖主义?
·GT:人魔不两立——乌克兰是又一个例子
· GT:巴以冲突其实也是马克思惹的祸
· CT:莫指“强盗”为“腐败”!
·CT:莫指“魔鬼”无“人品”!
·GT:奥巴马断送了全球反恐大战的战略成果
·GT:这里根本没有宪法!
·GT:一个并非真理的真理
·GT:重建联合国 重订国际法
·GT:联合国国际法院何时建立“红色中国特别法庭”?
·试从伊拉克战争看病入膏肓的联合国
· GT:何清涟抑毛扬邓为那般?
·GT:奥巴马背弃了美利坚合众国的立国之本
·中国民主革命前哨战业已打响
·解除香港危机的钥匙在联大
·联合国接管香港乃唯一出路
·GT:中国大陆亟待依法立国,而非“依法治国”!
· GT:奥巴马有今日,早在意料之中也!
·建议“诺贝尔和平奖”更名“诺贝尔自由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喻世明言〗之八:诺贝尔公开挑战毛共“猪权观”


   
   
   
   

   世人若有问曰:诺贝尔和平奖终于落地毛共伪政权黑暗统治下的大陆中国究竟有何意义呀?
   
   某则饱含热泪直截了当地答曰:此乃诺贝尔委员会代表自由世界向毛共匪帮即毛共伪政权发出的一颗超级“信号弹”——该是以人类普世价值观公开挑战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异端邪说的时候了!或者更具体点儿说,该是以民主自由主义“人权观”公开挑战毛氏共产魔教主义“猪权观”的时候了!
   
   因此,其意义不可谓不伟大!其影响亦不可能不深远也!而且来得也正是时候矣!
   
   诚哉斯言:“如果我们不投票给刘晓波,我们等于是背叛了中国境内的人权。我们不能坐视中国境内持续发生的人权侵害。”诺贝尔和平奖评委会主席如是说。
   
   假如说,2009年的诺贝尔和平奖落地美国颁给美国在任总统欧巴马只不过是“锦上添花”的话,那么,2010年的诺贝尔和平奖落地大陆中国颁给身陷毛共匪帮黑监狱的异见者刘晓波则是真正的“雪中送炭”啊!
   
   正在漫漫寒夜中为自由、民主、人权、物权及尊严等最基本的人生价值与社会价值而战斗的大陆中国亡国奴们实在太需要来自自由世界的这种温馨的奖掖与热忱的提示了!
   
   正在漆漆黑夜中为自由、民主、人权、物权及尊严等最基本的人生价值与社会价值而战斗的大陆中国亡国奴们也实在太需要来自自由世界的这颗“信号弹”所带来的一缕光明了!
   
   所以,洲际国际海内海外无分东西南北种族民族阶级阶层党派团体宗教信仰上上下下男男女女凡有自由、民主、人权、物权及尊严等价值需求及趋向者宜皆为之欢呼,为之祝贺,为之鼓舞,而不可以或不应该针对刘晓波甚或诺贝尔去吹毛求疵,求全责备。
   
   而且,与此同时,洲际国际海内海外无分东西南北种族民族阶级阶层党派团体宗教信仰上上下下男男女女凡有自由、平等、博爱、民主、人权、物权及尊严等价值需求及趋向者还有理由期盼自由世界能有更多的团体、组织、机构、国家乃至个人以诺贝尔为榜样勇敢地站出来公开挑战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异端邪说,公开挑战毛氏共产魔教主义“猪权观”,乃至公开挑战毛共匪帮即毛共伪政权的“合法性”。
   
   诚哉斯言:“诺贝尔奖委员会长期以来就认为,人权与和平密切关联。这些基本权利正是诺贝尔创始人阿尔弗雷德•诺贝尔遗嘱中所写的‘各民族间的兄弟情义’的先决条件。”诺贝尔奖委员会如是说。
   
   那么,待到那以“维持国际和平及安全”为宗旨且唯一具有普遍性原则的国际组织——联合国也能以诺贝尔为榜样勇敢地站起来,公开挑战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异端邪说,公开挑战毛氏共产魔教主义“猪权观”,乃至公开挑战毛共匪帮即毛共伪政权的“合法性”,并进而将毛共伪政权逐出联合国的时候,开除毛共匪帮的“球籍”,便是全中国当然首先是大陆中国获得和平解放的时候了!而且同时也便是全世界真正地实现“国际和平及安全”的时候了!
   
   至于有关民主自由主义的“人权观”与毛氏共产魔教主义的“猪权观”的详细论述及分析,烦请参阅《〖警世通言〗之四:莫视“猪权”作“人权”》(附后)。恕不赘述。
   
   【附件】
   
   〖警世通言〗之四:莫视“猪权”作“人权”
   
   请不要将毛共匪帮共产魔教主义的“猪权观”当作民主自由主义的“人权观”强加于大陆中国乃至整个世界!
   
   如所周知,所谓“人权”,顾名思义,就是“做人的权力”。人权属于私权力,外延很广,涉及人的生存、生活、繁衍及发展等的方方面面,举凡人要真正作为人而存在所应该而且必须拥有的一切基本权力都属于人权的范围,并大致可分为财产权、人身权和公民权三个方面:财产权即利权,包括有形财产权即物权(包括动产和不动产),和无形财产权即精神产权(如智慧产权、体能产权、技能产权、技术产权等);人身权即狭义的人权,包括生命权(如生存权、生育权、出生权、健康权、消费权、劳动权、发展权等)、人格权(如尊严权、名誉权、姓名权、肖像权、隐私权、表达权、沉默权、受教育权等)、身份权(如平等权、亲属权、扶养权、监护权、继承权、遗体遗产处置权等)、自由权(如人身、言论、信仰、思想、通信、集会、出版、集会、结社、居住、迁徙、婚姻等自由);公民权即民主权,包括选举、被选举权,结社、组党权,参政、创制权,知情、监督权,游行、示威权等。总之,难以尽数,分类方式也可以不尽相同,也有分为政治权力、经济权力、社会权力、文化权力、精神权力等的。广义而言,人权与自由与尊严等价,因为“做人的权力”,也可以说是“做人的自由”,或曰“做人的尊严”,并且都是根植于人的本质属性即人的私性,亦即都是人的私性在社会生活中的内在需求与外在表现,都是人类社会最基本最重要最普遍适用的社会价值和人生价值,都是与生俱来的权力,都是天然禀赋,而非神明所授予,更不是什么人恩赐,也不可分割,不可转让,神圣不可侵犯。为此,十七、十八世纪欧洲启蒙运动代表人物格劳秀斯、洛克、卢梭、狄德罗等在社会契约说和自然法学的基础上又特别创立“天赋人权说”,以否定和对抗僧侣神权及专制特权,以确定和强调人权的本质属性即自然属性是与生俱来的自然权力,以便于更有力地张显和维护人权。于是乎,西方各国展开“人权观”的革命,并纷纷为“天赋人权”立法,即如1776年美国《独立宣言》(被称为“世界第一个人权宣言”),到1789年法国《人权与公民权宣言》(简称《人权宣言》),再到1948年12月10日联合国《世界人权宣言》,从而使人权由伦理层面上升到法律层面,成了最根本也最重要的法权而为世人广泛接受与认可,进而开辟了人类文明史的新篇章,形成了世界民主自由主义的新潮流,涌现出一大批真正意义上即现代意义上的国家,进而构筑了一个与中世纪欧洲完全不同的自由世界、民主世界、理性世界、发达世界或曰文明世界。
   
   可是,毛时代,毛魔即毛共出于打造和维持其反人性、反人类、反自由、反民主、反尊严、反文明、反革命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三独”主义统治模式的需要,对人权的反对无疑也是过得硬的,并且是一以贯之的,甚至于连“人权”二字都在避讳之列。
   
   那么,后毛时代,没毛的毛共出于继续维持其反人性、反人类、反自由、反民主、反尊严、反文明、反革命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三独”主义体制苟延残喘的需要,在反对人权的问题上又会有些什么变化呢?变化当然是有的,并且主要表现是,可以在联合国公开谈论“人权”了,也可以定期与某些西方国家的政府进行所谓“人权对话”了,甚至于还可以在北京举办所谓“中国人权展览”了!变化也是不可谓不大也。
   
   然而,请看——
   
   “何谓人权?人权的含义和内容比较广泛,但不管是东方人还是西方人,一个人的最根本的人权就是生存权,也就是吃饱饭的权利,穿暖衣的权利,有房住的权利,总之,就是享有基本生存权的权利……”没毛的毛共在联合国、在人权委员会的讲坛上总是振振有词、喋喋不休地如是说。那么,这应该就是毛共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人权观”了。
   
   但在这里,很显然的,“做人的尊严”不见了,“人”与“动物”最根本的区别没有了,这可是地地道道的独裁专制主义的“人权观”,或者说,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的“人权观”——不,与其说是“人权观”,倒不如说是“猪权观”,则应该更贴切。
   
   可不是嘛?现如今,在文明世界的“西方人”就连野生动物也都应该而且必须让其“享有基本生存权的权利”,并纷纷成立了动物保护组织予以保护,要不就会绝种或曰灭绝的啊!反正共产魔教主义阶级主义发明者马克思从他自己发明的阶级论出发也早就告诫过毛共:“为了有可能压迫一个阶级,就必须保证这个阶级至少有能够维持它的奴隶般的生存的条件。”(《共产党宣言》)毛时代,毛魔即毛共假“共产”、“革命”之名而劫持了大陆中国人,并早就扒了皮,抽了筋,共了产,共了妻,没了家,有的还绝了根,难道现在没毛之毛共还要让大陆中国人全部绝种绝根不成的么?!而且历来中国农村广泛流传着一句俗话,有道是:“养猪无巧,圈干食饱。”这与毛共所代表的“东方人”的上述“人权观”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人权观”——不,“猪权观”——正可谓不谋而合如出一辙也!
   
   然而,“人”是有尊严的动物,要求有尊严的生存,即既要有“吃饱饭的权利,穿暖衣的权利,有房住的权利”,更要有尊严。如前所述,尊严——人性即人的私性在精神生活方面的内在需求与外在表现,即精神权力,乃最尊贵最集中且最抽象的私权力。所以,尊严是第一位的,无尊严毋宁死。俗话说,树活一层皮,人活一张脸。人类社会,“不管是东方人还是西方人”,仅仅因为尊严(或曰颜面)受损而或跳楼或悬梁或溺水或服毒或自焚或绝食……而自我了断致亡者,可谓屡见不鲜也;而类似情况在动物社会尤其是猪猡`社会却绝对不可能有的。那么,这应该是“人”与“动物”根本的区别所在吧!所以说,一部人类文明史,说到底,也就是尊重、维护、规范、发展与完善人格尊严的历史。
   
   可毛共之类的独裁专制主义者从来就不懂得还有人格尊严这码子事,所以根本不配谈人权,也根本不懂得何谓人权,他们所要维护的仅仅是“让”老百姓做“猪”的权利,即其所谓“享有基本生存权的权利”,根本就不是做“人”的权力。
   
   古往今来,但凡独裁专制主义者,无不是以征服人、镇压人、支配人、奴役人、愚弄人、忽悠人、屠杀人……说到底,以侵犯和剥夺他人人权、自由及尊严为最大乐趣、最高享受及最终目的之政治流氓。而时至今日,惟有毛共这种共产魔教主义“三独”主义的政治流氓才敢于恬不知耻地在国际论坛上把其独裁专制主义“猪权观”当作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人权观”大加宣扬,大事兜售。这岂不是对人类尊严的公然的蔑视、嘲弄和侵犯么?是可忍,孰不可忍?!
   
   独裁专制主义者的罪恶实在太大也太多了,说一千,道一万,都不为之过,并且,独裁专制主义者之所以成其为独裁专制主义者,归根到底可以集中为一条,那就是:他首先自外于人类,把自己装扮成天外来客,或真龙天子,或怪力乱神,然后居高临下,不把他人当“人”,甚至目中无“人”,乃至于率兽食人。也就是反对人权,藐视生命,蔑视尊严,为一己之私,什么伤天害理的事都干得出来。比如,他为了抢夺或维持专制暴政,为了征服人,不惜杀人如草,杀人如麻,成千成万地杀人,无论杀死多少人都可以连眼也不眨一下的,或许最后只留下一个概略数字——譬如一个百分比,什么“一小撮”,或许连任何数字都不容许留下——这叫不留痕迹,便于遗忘,甚至把活生生的人当作肉体炸弹大搞恐怖袭击以滥杀无辜,根本不顾及人的“基本生存权的权利”;一旦登上了龙庭,坐稳了龙椅,便以领主自任,封略之内,何非君土?食土之毛,谁非君奴?甚至以牧主自命,把亿万奴隶当作马牛羊鸡犬豕之类的动物,加以饲养,加以保护,加以驯化,加以奴役,加以利用,甚至宰杀烹食,总之生杀予夺悉听尊变。所谓“治大国若烹小鲜”者,就是其所要达到的理想境界,至于说到“何谓人权”之类的问题,他简直连门都摸不着。因为连“人”的概念都没有,又怎么会有“人权”的概念呢?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