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匣子说话
[主页]->[百家争鸣]->[匣子说话]->[三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3)]
匣子说话
· GT:普京!——魔海无边 回头是岸
·GT:聂元梓陷入一个悖论之泥潭而难以自拔
·GT:大陆中国魔权触目惊心!
·GT:李洪林仍在悖论之泥潭中挣扎
·GT:瞧!——红色中国的亡国奴们真个是狗彘不如也
·GT:为鲍彤增添第“六奇”
· GT:“二二八”VS“六四”
· GT:此乃中国民主革命前哨战也!
· GT:美国对毛共的幻想
·GT:奚啻谎言而已矣!
·GT:马克思的《资本论》乃共产魔经也
· GT:《21世纪资本论》究竟算什么玩意儿?
·GT:究竟谁是恐怖主义?
·GT:人魔不两立——乌克兰是又一个例子
· GT:巴以冲突其实也是马克思惹的祸
· CT:莫指“强盗”为“腐败”!
·CT:莫指“魔鬼”无“人品”!
·GT:奥巴马断送了全球反恐大战的战略成果
·GT:这里根本没有宪法!
·GT:一个并非真理的真理
·GT:重建联合国 重订国际法
·GT:联合国国际法院何时建立“红色中国特别法庭”?
·试从伊拉克战争看病入膏肓的联合国
· GT:何清涟抑毛扬邓为那般?
·GT:奥巴马背弃了美利坚合众国的立国之本
·中国民主革命前哨战业已打响
·解除香港危机的钥匙在联大
·联合国接管香港乃唯一出路
·GT:中国大陆亟待依法立国,而非“依法治国”!
· GT:奥巴马有今日,早在意料之中也!
·建议“诺贝尔和平奖”更名“诺贝尔自由奖”
·GT:何来“人权至上”与“主权至上”的大比拼?
·GT:香港主权危机必须国际化
· GT:非非法法万岁!
· GT:瞧!——毛共匪帮伪政权在联合国的精彩表演
· GT:毛魔其罪恶累累血债滔滔罄竹难书天理难容啊!
·GT:毛魔其罪恶累累血债滔滔罄竹难书天理难容啊!
·致中国控诉公开信
·GT:瞧!——绝望的挣扎和垂死之哀鸣
·GT:给“非著名相声演员”郭德纲一个赞
·惟有自由主义才能救人类
·GT:究竟何谓“政治”?
·究竟何谓“法律”?
· 究竟何谓“国家”?
·究竟何谓“政党”?
·究竟何谓“腐败”?
·究竟何谓“民主”?
· 究竟何谓“革命”?
·GT:与蔡英文商榷
·GT:陈破空究竟要破什么空?
·GT:李光耀不是人
·GT:亚投行——深不见底的陷阱
·究竟何谓“中国特色”?
·GT:瞧!——丧家犬余樟法的敲门砖
·GT:毕节四童集体被自杀究竟意味着什么?
·GT:正告洪秀柱——亲共乞和,死路一条
·GT:“苟合”=“婚姻”?
·GT:斥无赖子习近平“蜕化变质”说
·GT:并非“依法”与“以法”之别
·GT:保党派的宿命
·GT:毛泽东奚啻“最大的汉奸”?
· GT:唐荆陵的遭遇证明了什么?
·GT:忍看被告审原告,怒问天理究何在?!
· GT:究竟是“谁”的耻辱?
·GT:斥无赖子习近平的“国家安全法”
· GT:艾未未被整服了!
·究竟何谓“民粹主义”?
·GT:并非“官僚资产阶级”
·GT:斯大林乃是挑起“二战”的罪魁祸首
·GT:毛共暴殄天物害虐烝民又一罪案
·GT:索尔仁尼琴的悲哀
· GT:这里本来也就是法西斯矣!
·GT:“爱国主义”是不需要的!
·GT:只因这里是监狱
·GT:解决北非、中东难民问题的根本之策
·GT:瞧——无赖子习近平竟然公开挑战联合国国际刑事法庭的权威
· GT:瞧!——无赖子习近平的无赖劲
·GT:应该欢迎日本《新安保法》诞生
·GT:给高智盛进一言
·GT:必须重建联合国重订国际法而且刻不容缓也!
·GT:朱镕基——好一个自干五!
·GT:习仲勋与“开明善良”无缘
·GT:何来什么“科学社会主义”?
·GT:瞧!——无赖子习近平到联合国自讨没趣
·GT:瞧!——无赖子习近平妻子彭丽媛到联合国“秀英文”
·GT:联合国病入膏肓,无可救药
·GT:从创建TPP窥见重建联合国的曙光
·GT:“毛共”≠“中共”≠“中国”
·GT:究竟路在何方?
·GT:瞧!——无赖子习近平试图组建“第五国际”
· GT:请瞧瞎子摸象
·GT:瞧!——无赖子习近平吹回哨过坟场
·GT:与袁腾飞商榷
·GT:这里是魔权专制主义
·GT:赞!——毕竟还有清醒着的
· GT:试看毛式共产魔教主义逞最后疯狂
·GT:余杰永远也跑不到终点
·GT:借问何清涟
·GT:该是毛共匪帮伪政权覆亡的时候了!
·GT:张六毛案说明了什么?
·GT:“中国病毒”究竟是什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三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3)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世人若有问曰:大陆中国体制模式究竟算啥子玩艺儿呀?

   或许,有人说是“一党专政”, 有人说是“一党专制”, 有人说是“一党独裁”,有人说是“一人独裁”, 有人说是“君主专制主义”, 有人说是“封建专制主义”, 有人说是“无产阶级专政”, 有人说是“人民民主专政”,有人说是“人民民主独裁”, 有人说是“流氓集团专政”, 有人说是“极权主义”, 有人说是“威权主义”, 有人说是“共产主义”, 有人说是“社会主义”, 有人说是“低级共产主义”, 有人说是“初级社会主义”, 有人说是“假共产主义”, 有人说是“假社会主义”, 有人说是“资本主义”, 有人说是“假资本主义”, 有人说是“国家资本主义”, 有人说是“权贵资本主义”, 有人说是“早期资本主义”……可后毛之毛共却说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反正,众说纷纭,举不胜举,似是而非,似非而是,见仁见智,莫衷一是。

   某则直截了当斩钉截铁理直气壮毫不含糊且一言以蔽之地答道:毛氏共产魔教主义也。

   那么,世人或许进而又问曰:毛氏共产魔教主义又究竟是什么东西呢?

   某则进一步又答道:毛氏共产魔教主义也就是由西毒马克思发明且又被东魔毛泽东发展到顶峰了的,亦即推到了登峰造极淋漓尽致荒谬绝伦无以复加的地步了的共产魔教主义;并且,归根结底,毛氏共产魔教主义也就是中外古今绝无仅有的一种独裁专制主义。

   诚然,若要切实论证上述命题的真实性,即从理论与实践相结合的高度回答:为什么说“毛氏共产魔教主义也就是由西毒马克思发明且又被东魔毛泽东发展到顶峰了的,亦即推到了登峰造极淋漓尽致荒谬绝伦无以复加的地步了的共产魔教主义;并且,归根结底,毛氏共产魔教主义也就是中外古今绝无仅有的一种独裁专制主义”?那也并非轻而易举的事了。

   不过,在前面业已初步论证了“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这一命题的真实性的基础上,再来专题评论剖析一下“毛氏共产魔教主义”,则应该不仅是顺理成章之事,而且似乎可以水到渠成的了。故此从如下四个方面分别加以评析:

(一)毛氏共产魔教主义之由来

   ……(请详见《一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

(二)毛氏共产魔教主义发迹史

   ……(请详见《二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

(三)毛氏共产魔教主义癫狂史

(1)毛氏武装篡权窃国

   ……(请详见《三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1)》)

(2)毛式政治独裁

   ……(请详见《三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2)》)

(3)毛式经济独占

   打着把破伞,浑身痞气、匪气、邪魔之气与豪气、霸气、王者之气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者毛魔“万里长征”——不,万里流窜——的下一步(或曰第二步)从经济上简单地说无非就是:假“共产”之名,通过一系列各种各样的谋财害命豪夺巧取的办法实现对大陆中国一切经济资源的高度的绝对的垄断。对于此,也无以命之,姑且称之为“毛式经济独占”。自然,这“毛氏‘三独’主义”的第二“独”——“毛式经济独占”,是与“毛式政治独裁”密切相关的,乃是为其政治独裁、扩军备战、仇恨犯罪、法外杀人及实现称霸全中国乃至全世界之霸业打好物质基础的。

   毛氏共产魔教主义者毛魔即毛共经济上的发家史其实就是一部虚名“共产”,实为抢劫,假途灭虢,豪夺巧取,暴戾恣肆,惨绝人寰,血债累累,卑鄙肮脏,且有中国特色的共产魔教主义强盗史(或曰抢劫史)。早期的毛共自不待言,其落草为寇,啸聚绿林,占山为王,武装割据,无法无天,不轨不物,月黑杀人,风高放火,打家劫舍,谋财害命,无恶不作,原本就是一伙地地道道、彻头彻尾、彻里彻外,且有中国特色的共产魔教主义土匪,简称“毛共匪帮”,当然还可以进一步简称“毛匪”或“共匪”。

   毛共匪帮进京之后,黑帮老大虽然坐了龙庭,但共产魔教主义匪性依然故我,抢劫欲望恶性膨胀,抢劫手段变本加厉,花样翻新,用兵戈以临四海,垂铁幕以罩华夏,挟天子以令诸侯,凭借枪杆子即“军事独裁”窃国、窃财又窃民,疯狂进行共产魔教主义抢劫,端的是抢遍天下无敌手。

   概括说来,其抢劫过程的第一步是:非法强行没收中华民国政府及其官员留在大陆的资本即其所谓“官僚资产阶级”的资本,其中包括一切外国在大陆中国的资本即所谓外国资产阶级的资本,消灭了其所谓“帝国主义所有制”和“官僚资本主义所有制”,毛匪不费吹灰之力便抢到了建政之后的第一桶金。据统计到1949年底,共没收官僚资本主义工业企业2,858家,拥有工人即工奴75万多人,从而掌握了大陆中国的基本经济命脉。

   其抢劫过程的第二步则是:在农村,先以实现“耕者有其田”,“废除封建土地所有制,实行农民土地所有制”为幌子,推行“暴力土改”或曰“血腥土改”,高呼着“打土豪,分田地”的口号,用“打、砸、抢、抄、抓、斗、批、关、管、杀”一系列非法手段强行剥夺大陆中国农村中一部分先富或微富起来的农民即其所谓“地主、富农”的财产(以土地为主,包括房屋、耕畜、农具、家什、衣物、金银、财宝等所有的动产与不动产),或分给其所谓的“贫雇农”——欲取姑与也,或直接据为其“党产”(据称:到1952年底,暴力土改运动使三亿农民分得了约七亿亩土地);尔后,没过几年,又以“农业合作化”为由头,连哄带骗,连拉带拽,连逼带吓地迫使农民——大陆中国全部农民——带着自己的土地、耕畜、农具等生产资料加入(开始谎称是“入股分红”)其所谓“农业生产互助组”→“初级农业生产合作社”→“高级农业生产合作社”→所谓“一大二公”政社合一的“人民公社”,走集体化道路,出集体工,吃公共食堂,过准军事化生活,跑步奔共产主义天堂即极乐世界。结果,大陆中国全部农民就像是喝了迷魂汤,吃了蒙汗药,竟然在这不知不觉之间,谁也说不清道不明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不管三七二十一,反正东西南北中全中国大陆所有的土地及其它生产资料全都改姓“毛”了——说是“公有制”、“国有制”、“全民所有制”或“集体所有制”,实乃“毛有制”——什么“入股分红”,什么“耕者有其田”,什么“农民土地所有制”,统统见鬼去了,大陆中国数亿农民不仅完全丧失了对于自己土地的“所有权”,竟然连“佃权”——“独立佃权”——也都成了一个大问题,因为毛魔只许“集体联产承包”亦即“集体佃耕”,于是无论你原来是贫农、雇农、中农,还是富农、地主,所有的农民毫无例外地全都变成了一无所有的“农奴”,甚至是被中国大陆真正唯一的、独一无二的、举世无双的寡头大土豪毛魔集中圈养的“役畜”。那么,这便是其所谓消灭了“封建主义所有制”及“小生产所有制”。很显然,这里既是共产魔教主义抢劫,又是共产魔教主义偷窃,既有豪夺,又有巧取,并且这也便是毛匪兼毛贼所称之为的“农业社会主义改造”也。

   其抢劫过程的第三步是:在城市,在没收官僚资本,掌握毛家山寨子主要经济命脉条件下,在农业合作化高潮影响下,在经过多年对大陆中国的所谓民族资本主义工商业采取其所谓利用、限制和改造相结合的政策的基础上,1955年底,又以所谓的“公私合营”、“入股拿定息”为幌子,连蒙带骗,连拉带拽,连逼带吓地迫使那所谓民族资本主义工商业者(包括小业主、小店主)将自己的全部资产交予毛匪管理,名为公私合营、入股拿定息,实乃变相搞“没收”,亦即其所谓“共产”,结果那所谓民族资本主义工商业也全都改姓“毛”了,于是又消灭了其所谓“民族资本主义所有制”。那么,同样很显然,这里既是共产魔教主义抢劫,又是共产魔教主义偷窃,既有豪夺,又有巧取,而毛匪则称之为“资本主义工商业全行业公私合营”,或曰“资本主义工商业社会主义改造”也。

   此外,在“农业社会主义改造”和“资本主义工商业社会主义改造”的同时,毛魔还对大陆中国个体手工业即另一种“小生产所有制”进行了类似的“社会主义改造”,也搞所谓“集体化”,从而将602万个体手工业者亦即诸如木匠、石匠、铁匠、铜匠、泥瓦匠、修鞋匠、修锁匠、补锅匠之类各种各样匠人的体能、智能、技能及可怜巴巴的资产也全都“共产”了去,为毛魔即毛匪所用。

   并且,1957年毛魔还搞了个反右“阳谋”,对知识分子进行了更为特殊的“社会主义改造”亦即“毛氏共产魔教主义改造”,将八百万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的体能、智能、技能、知识及灵魂也全部“共产”了去,为毛魔所御用,做毛魔即毛匪的玩偶。

   从而毛魔秉持毛氏共产魔教主义在社会主义的幌子下一鼓作气一意孤行地在大陆中国消灭了其所谓“帝国主义所有制,封建主义所有制,官僚资本主义所有制,还有民族资本主义所有制,小生产所有制”,实现了对于整个中国大陆社会的“毛式经济独占”。

   总而言之,一句话,毛氏共产魔教主义者毛魔毛始帝“竭天下之资财以奉其政”也!

   于是乎,毛氏共产魔教主义者毛魔不无得意地高谈阔论其所谓“皮之不存,毛将焉附?”的魔经来着,他说:“过去知识分子的毛,是附在这五张皮上面:帝国主义所有制,封建主义所有制,官僚资本主义所有制,还有民族资本主义所有制,小生产所有制。过去或者附在前三张皮上,或者附在后两张皮上。现在是‘皮之不存’,皮没有了,帝国主义跑了,东西都拿过来了;封建主义打倒了,土地归农民,现在归合作社了;官僚资本主义企业归国有了;民族资本主义企业公私合营了,基本上变成社会主义了;小生产(农民、手工业者)所有制现在也改变了,变为集体所有制了。……现在知识分子附在什么皮上?就是附在公有制这张皮上,附在无产阶级身上。……知识分子丧失了社会经济基础,也就是那五张皮没有了,现在他除非落在新皮上。现在有些知识分子在天上飞,十五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上不着天,下不着地,在空中飞。五张皮没有了,老家回不去了,可是他又不甘心情愿附在无产阶级身上。”(1957-7-8“在上海各界人士会议上的讲话”)——啊!好一个“毛扒皮”!西毒马克思曾用一句话把自己发明的无产阶级革命即共产魔教主义革命的理论概括起来:“消灭私有制”。可东魔毛泽东则只用二个字就把西毒马克思发明的无产阶级革命即共产魔教主义革命中经济基础即所有制方面的社会主义改造的理论概括起来:“扒皮”。而且既形象又贴切!——谁说毛魔没有创造性呢?“毛扒皮”要扒掉包括知识分子在内的所有大陆中国人的皮,只许他自己身上有皮,然后所有大陆中国人都如牛毛一样统统地牢牢地附在作为那莫名其妙且神乎其神的“无产阶级”天然代表的毛魔王的身上,以至于造成了n亿大陆中国人即n亿大陆中国亡国奴们的史无前例的依附性。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