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匣子说话
[主页]->[百家争鸣]->[匣子说话]->[〖醒世恒言〗之四:人间正道——私有制]
匣子说话
· 薄王内讧——究竟孰红孰黑孰是孰非?
· 大陆中国根本无所谓“政党”(大陆中国严重问题之一)
· 大陆中国根本无所谓“国家”
·黑 匣 子 主 义—— 序(修订版)
·讨马讨毛讨共宣言(修订版)
·讨马讨毛讨共宣言(修订版)
·讨马讨毛讨共宣言(修订版)
· 必须攻克毛共匪帮所构筑的现代版“巴士底狱”!
· 这是为什么?这是嘛玩意?
·何谓“言简意赅”?——回复郭国汀GT《讨马讨毛讨共宣言》
· 共产主义,或曰马克思主义,究竟是嘛玩意? ——回应郭国汀《共产党犹如强
· 啊!——偌大一个大监狱
·“茉莉花革命”周年回顾
·是“民主转型”呢还是“告别革命”?——GT郭国汀《访宪政学者王天成 谈民
·毛泽东血腥反人民罪
· 反人民者并非杨继绳 而是毛泽东——GT张三一言《杨继绳没有必要反人民》
·甭管那什么苏格拉底——GT沈良庆“素质论的历史起源”说
·抗日战争究竟是八年还是十四年?——GT郭国汀《中央苏区政权与日本关东军军
·马克思主义究竟是暴力革命论还是暴力反革命论?
·毛泽东反人类 大兴文革大屠杀
·GT:斥侯工们
·瞧!——何等阴森恐怖的非人间
·GT:岂容毛共匪帮威胁与玷污世界和平
·GT:这是一个无与伦比的政治怪胎
·〖警世通言〗之三:莫指“毛共”为“腐败”(修订版)
·GT:莫把“毛共”称“中共”
·GT:"要改革 现在的执政者不行" /胡德华
·GT:郭国汀《中国正在被中共政权加速毁灭》
·GT:簿谷开来杀人案究竟说明了什么?
·GT:哈耶克的糊弄局
·GT:究竟是“政治审判”还是“魔教裁判”?
· GT:奴化教育 天理不容
·GT:马克思主义乃共产魔教主义异端邪说及流氓无赖强盗混账逻辑之集大成者
·GT:毛泽东又奚啻“一根卵毛”之类的玩意儿呢?
·给美国众议院议长的公开信 /杨建利
·美国总统欧巴马在第67届联合国大会发表讲话(全文)
·毛共匪帮“红色政权”必须颠覆
·斥无赖子习近平(一)
·斥无赖子习近平(二)
·斥无赖子习近平(三)
·斥无赖子习近平(四)
·斥无赖子习近平(四•续)
·GT:辛子陵——当今人类最凶恶的敌人(1)
·GT:辛子陵——当今人类最凶恶的敌人(2)
·GT:瞧!——何等黑暗恐怖的活地狱
·GT: 瞧!——好一个人类尊严全然虚无的魔窟
·GT:到底有几个中国?老外永远搞不清
·GT:奥巴马当选连任——不祥之兆
·GT:“中国”——名存而实亡
·GT:是“天灭中共”还是“天灭毛共”?
· GT:孙中山——中国的华盛顿
·GT:鲍彤——很可悲!也很可恶!
·GT:瞧!——这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1)
·GT:瞧!——这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2)
·GT:奥巴马当选连任——马克思主义回光返照
·GT:何来“民主转型”?
·GT:中华民族的浩劫与悲哀
·GT:反美——毛魔的既定目标
·GT:无赖子习近平妄图兴灭继绝
· GT:香港——来龙去脉
·GT:“中华民族复兴”——“复”什么“兴”?
· GT:丢掉幻想 准备战斗
· GT:这里根本不存在所谓“体制性腐败”与否的问题
·GT:请不要专门针对毛共匪党而大谈特谈其“腐败”问题
·GT:毛共匪党“红色政权”何啻“非法”也!
·GT:人魔不两立
·GT:“党性”者——魔性也
·GT:“改革”者——悖论也
· GT:中国民运的根本问题究竟在哪儿?
· GT:无赖子习近平妄图为其“改革”自圆其说
· GT:万劫不复的现代亡国奴
·GT:究竟何谓“中国模式”?
·GT:傻逼鲍彤——别做梦了!
·GT:当下中国亟待进行一场民主革命
·GT:此乃史无前例的民主革命
·GT:安理会只拍苍蝇 不打老虎
· GT:男儿乎?魔儿乎?
· GT:今之中国大陆无国家
· GT:中国特色——专制主义源远流长
· GT:无赖子习近平愚不可及
· GT:托克维尔困境——马牛风耳
· GT:无赖子习近平乃毛氏共产魔教主义忠实信徒
·GT:养虎遗患乎?狼狈为奸乎?
·GT:中国大陆亟待进行一场民主革命
· GT:好一堆文字垃圾 好一个悖论泥潭
· GT:马克思主义即反人性主义
· GT:香港——中国民主革命前哨阵地
· GT:魔教与宗教——没有对话的余地
· GT:专制等于腐败 专政甚于专制
· GT:中国人不适合人类?
·GT:古今第一大卖国奸宄毛泽东
· GT:又是一个红色阿Q
·GT:这里没有“公民”
· GT:这里没有“第一夫人”
· GT:“公民”与“政治犯”
·GT:这里没有了灵魂
· GT:“强国梦”与“解放梦”
· GT:瞧!——好一副无赖子习近平的自画像
· GT:“这怎么不是血呢?”
· GT:这是一个人类尊严全然虚无的魔窟
·GT:身份证中暗装芯片究竟意味着什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醒世恒言〗之四:人间正道——私有制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如前所述:整体而言,人是有共性的,或者说,人类是有共同的人性的。人的共性,不仅取决于人有共同的自然属性即私性;同时还表现于人有大致相同的社会属性即理性。也就是说,人人应该是生而平等的。所以,人类是应该具有合乎人性的、普遍适用的、共同的价值观的;唯其如此,人和人类社会才可能存在,也才可能发展。并且,这种合乎人性的、普遍适用的、共同的价值观,便称之为“普世价值观”。(清参见《〖醒世恒言〗之三:普世人性论》)此乃唯一科学的人性论即普世人性论。

   那么很显然,依据这一唯一科学的人性论即普世人性论便可得出一个结论,即私有财产的神圣不可侵犯性应该而且必须成为这种合乎人性的、普遍适用的、共同的价值观即普世价值观的基础与核心。也就是说,科学社会政治经济学的全部问题可以集中到一点,那就是本着这一唯一科学的人性论亦即普世人性论,从人的共性→人的本性→人的私性出发,建立起一个合乎人性的、普遍适用的、共同的社会价值体系,宣传及弘扬普世价值观,发展并完善普世价值学,以尊重、维护、规范、完善和发展私性,弘扬理性,促使社会人性化,而这个合乎人性的、普遍适用的、共同的社会价值体系的社会政治经济学基础与核心,不是别的什么东西,唯私有制而已。私有制——这是人的本质属性即私性所要求,这是维护人的本质属性即私性所必需。

   因为私性即生命。私性是神圣不可侵犯的,犹如生命神圣不可侵犯一样。整个生物演化发展史,尤其是人类文明发展史,说到底,就是尊重、维护、规范、完善和发展私性的历史。

   所以私有财产是神圣不可侵犯的,犹如私性神圣不可侵犯一样。一部人类文明发展史,说到底,也就是尊重、维护、规范、完善和发展私有制的历史。

   而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之所以成为魔教,成为异端邪说,则就是因为其与上述基本原理及基本规律是格格不入的,甚或是完全相背谬的。也就是说,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异端邪说的根本问题与核心问题,也正在于其为了达到反对乃至消灭人的私性、反对乃至消灭人的生命之罪恶目的而妄图反对乃至消灭作为合乎人性的普遍适用的共同的价值观即普世价值观之基础与核心的私有财产的神圣不可侵犯性、反对乃至消灭作为合乎人性的普遍适用的共同的社会价值体系之科学社会政治经济学基础与核心的私有制。即如《共产党宣言》宣称:“共产党人可以用一句话把自己的理论概括起来:消灭私有制。”并且接着又说:“共产主义革命就是同传统的所有制关系实行最彻底的决裂;毫不奇怪,它在自己的发展进程中要同传统的观念实行最彻底的决裂。”不言而喻,其所谓“传统的所有制”,便是私有制;其所谓“传统的观念”,也便是私有观念 ,亦即私有财产的神圣不可侵犯性。 很显然,马克思认为,反私有制、反私有观念、反人的私性,反私有财产的神圣不可侵犯性,便是其所谓的“共产主义革命”; 而由于这“共产主义革命”所反的原是所谓“传统的所有制”与“传统的观念”,亦即旧传统、旧观念、旧习俗、旧制度等,因此,无论他们怎么反,明目张胆地反,明火执仗地反,大张旗鼓地反,轰轰烈烈地反,翻天覆地地反,昏头昏脑地反,昏天黑地地反,腥风血雨地反,完全彻底地反,大反特反,胡反乱反,总归是有理的,至少是不会错的,更不可能有罪。

   然则,实质上,却正好相反。因为,反私有制、反私有观念、反人的私性,反私有财产的神圣不可侵犯性,其实就是反人性;而反人性,说到底,就是反人类,也就是要与全人类为敌;而反人性、反人类则是彻头彻尾逆人类发展史而动的反革命,所以不啻无理,而且有罪——何啻有罪,实乃罪大恶极,罪不容诛!

   马克思发明的共产魔教主义革命,即无产阶级革命,说到底,就是要假“共产”与“革命”之名,有目的地利用、压抑、扭曲、奴役及摧残人的私性,亦即把人当作动物来饲养、来驯化(即其所谓“改造”)、来奴役、来宰杀,而让马列斯毛之类政治流氓的私性得以恶性膨胀,恶性发作,恣肆无忌,泛滥成灾,及至天诛地灭。

   诚然,应该说,生活在社会中的人,也确有表现为无私的时候。但是,人的有私是本质的、绝对的、普遍的、永恒的、无条件的;无私则是表象的(甚或假象的)、相对的、个别的、暂时的、有条件的。那么,就社会制度方面的所有制关系而言,私有制也应该是本质的、绝对的、普遍的、永恒的、无条件的;公有制即使有吧,但也只能是表象的(甚或假象的)、相对的、个别的、暂时的、有条件的。一句话,人间正道私有制。并且无论是经济制度还是政治制度,都应该是如此的;而且经济制度是基础,政治制度是保证。所以,只有在建立于民主的政治体制基础之上的社会,或者说,只有在“天下为公,主权在民”的国度,才有可能也才有资格在某些特定领域谈论物权方面“公有制”、“国有制”或“共产制”的问题。而独裁专制主义者其实就是私性恶性膨胀以至于极端非理性的人,搞的是“天下为家,主权在朕”,而尤其是共产魔教专制主义者,实行的是从政治到经济到思想的全面专制,所以,在一个独裁专制的尤其是共产专制的山寨子、土围子、家天下或党天下,政权都被极端地非理性地私有化了,成为“极权政府”了,国已不国了,人都不人了,难道还能奢望有什么物权上的“共产制”、“公有制”或“国有制”么?!而且,即便小到一个家庭,若是搞的是家长制,那也休想其家庭成员在家庭财产方面什么“共产”、“公有”了的。

   再说,这天底下的物质之为财富(或曰财产)者,必须兼备两大基本特性,缺一不可的:一是于人有利(即有价值或使用价值);二是能为私人所占有。也就是说,私有性原本也是财产的本质属性,并且是与人性紧密相连的,而且财产私有性强弱程度与其价值量单调正相关,而且人类社会发展的历史已充分证明,财产也只有在私有制状况下才能充分有效地最大限度地发挥其真正的价值。所以可以肯定,“私有观念”是消灭不了的,“私有制度”也是消灭不了的,那么“共产”也就只能是无稽之谈,更哪来的“主义”呢?

   而无论古今中外,凡是以非法的手段将他人的财产据为己有,破坏私有财产的神圣不可侵犯性的行为及行为人,不管采用的是什么形式和方法,都是不会受欢迎的,都要受到道德的谴责,或法律的制裁,并且根据其形式、方法或行为对象的不同,分别斥之为小偷、窃贼、强盗、土匪、流氓、无赖、骗子、恶棍……而且都是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这个道理连呀呀学舌的小孩都懂,甚至看门狗都懂,而且动物社会也似乎都兴这理儿。马克思们这般共产魔教专制主义者将自己争霸天下之个人野心隐藏起来,而公然把“消灭私有观念”、“消灭私有制”以及“推行共产主义”等邪门歪道说成是“革命无罪”,说成为“造反有理”,这种惊世骇俗的流氓理论,也只有他们这般政治流氓才能杜撰得出来。

   实践业已充分证明,“共产主义”只能是马克思们这般政治流氓为自己欺世盗名、争权夺利、篡权窃国和争霸世界而用来欺骗与玩弄流氓无产者的包装精美的强盗逻辑、流氓理论与吃人哲学。那么,又该把马克思们称为什么好呢?他们集小偷、窃贼、强盗、土匪、流氓、无赖、骗子、恶棍……之大成于一体,无以命之,只好称之为魔妖,而他们所杜撰的共产主义也就只能是魔教,而他们所从事的所谓“无产阶级革命”也就只能是魔妖革命,即魔妖革人类的命。

   总之,人的本性是私性或曰私力,人间正道则是私有制,唯有确定私有财产的神圣不可侵犯性,才有可能形成人的私力之间的相对平衡状态,也才有可能形成人世间的和谐与稳定,也才可能有人类社会的文明。动物——狭义的动物——的本性也是私性,动物也有私有观念,但动物社会却不可能形成私有制,不可能有制度文明,而且永远也不可能有,所以只能于弱肉强食的野蛮状态即丛林法则下求生存,因为毕竟是动物而并非人类。人类之所以能超越于动物,人类社会之所以能由蒙昧状态、野蛮状态而进化到文明状态,由无序到有序,由贫穷到富裕,由落后到发达,靠的就是私有制,以及以私有制为基础与核心的各种制度(如政治、社会、经济、宗教、道德、法律制度等)的建立、健全和发展。人类对于动物超越之程度,人类文明发展之水平,则与私有制发展的程度和水平单调正相关。只有以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性为基础与核心而建立起来的社会制度,才是合乎人性的即文明的社会制度;也只有建立了文明的社会制度的社会,才是确保为人性所必需的自由、民主、物权、人权和尊严等最基本的人生价值或曰社会价值的文明社会(或曰自由社会、民主社会、公民社会及尊严社会等)。人是具有高度发达的大脑的动物,或者说,人是具有高度发达的智慧的动物。这种智慧不仅体现在从石器、青铜器、铁器、手织机、蒸汽机……到人造卫星、宇宙飞船等自然科学技术方面的发明和创造上,同时且更重要的则是体现在私有制及以私有制为基础与核心的各种制度(如政治、社会、经济、宗教、道德、法律制度等)的建立、健全和发展上。社会政治制度文明乃是自然科学技术文明及经济制度文明的前提、保证及归宿。也正是在这种意义上,完全可以说,私有财产的神圣不可侵犯性,归根到底,就是人类尊严的神圣不可侵犯性,是人类文明的基石,是为人性即人的本性即人的私性所必需的自由、民主、物权、人权和尊严等最基本的人生价值或曰社会价值赖以扎根的土壤;一部人类文明史就是尊重、维护、规范、完善与发展私有财产权即物权的历史。俗话说“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人类文明史上所发生的一切灾难(不可抗拒的自然灾害除外)、一切罪恶、一切战乱、一切纷争、一切倒退、一切不幸,归根结底都与私有财产的神圣不可侵犯性遭到破坏有关,或者说,都是私有制遭到破坏的结果。西方国家所以发达、繁荣和文明,根本上说,就是因为私有财产的神圣不可侵犯性得到尊重、维护、规范、完善与发展;非西方国家尤其所谓“共产”国家所以落后、贫穷、野蛮,也就是因为私有财产的神圣不可侵犯性得不到尊重、维护、规范、完善与发展。

   而这里应该而且必须特别着重指出的是,尤其当年那毛时代毛氏共产魔教主义“三独”主义统治下的大陆中国,毛氏共产魔教主义者毛魔即毛共硬是将马克思发明的无产阶级革命即共产魔教主义革命中经济基础即所有制方面的“共产”与“革命”推到了登峰造极荒谬绝伦无以复加的地步,导致中外古今绝无仅有的对私有财产神圣性的残暴侵犯以及对私有制的血腥破坏,以至于给n亿大陆中国亡国奴造成古今中外绝无仅有的没完没了的灾难、苦痛与屈辱。

   毛氏共产魔教主义者毛魔即毛共经济上的发家史其实就是一部虚名“共产”,实为抢劫,假途灭虢,豪夺巧取,暴戾恣肆,惨绝人寰,血债累累,卑鄙肮脏,且有中国特色的共产魔教主义强盗史(或曰抢劫史)。早期的毛共自不待言,其落草为寇,啸聚绿林,占山为王,武装割据,无法无天,不轨不物,月黑杀人,风高放火,打家劫舍,谋财害命,无恶不作,原本就是一伙地地道道、彻头彻尾、彻里彻外,且有中国特色的共产魔教主义土匪,简称“毛共匪帮”,当然还可以进一步简称“毛匪”或“共匪”。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