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匣子说话
[主页]->[百家争鸣]->[匣子说话]->[〖醒世恒言〗之三:普世人性论]
匣子说话
·GT:奚啻谎言而已矣!
·GT:马克思的《资本论》乃共产魔经也
· GT:《21世纪资本论》究竟算什么玩意儿?
·GT:究竟谁是恐怖主义?
·GT:人魔不两立——乌克兰是又一个例子
· GT:巴以冲突其实也是马克思惹的祸
· CT:莫指“强盗”为“腐败”!
·CT:莫指“魔鬼”无“人品”!
·GT:奥巴马断送了全球反恐大战的战略成果
·GT:这里根本没有宪法!
·GT:一个并非真理的真理
·GT:重建联合国 重订国际法
·GT:联合国国际法院何时建立“红色中国特别法庭”?
·试从伊拉克战争看病入膏肓的联合国
· GT:何清涟抑毛扬邓为那般?
·GT:奥巴马背弃了美利坚合众国的立国之本
·中国民主革命前哨战业已打响
·解除香港危机的钥匙在联大
·联合国接管香港乃唯一出路
·GT:中国大陆亟待依法立国,而非“依法治国”!
· GT:奥巴马有今日,早在意料之中也!
·建议“诺贝尔和平奖”更名“诺贝尔自由奖”
·GT:何来“人权至上”与“主权至上”的大比拼?
·GT:香港主权危机必须国际化
· GT:非非法法万岁!
· GT:瞧!——毛共匪帮伪政权在联合国的精彩表演
· GT:毛魔其罪恶累累血债滔滔罄竹难书天理难容啊!
·GT:毛魔其罪恶累累血债滔滔罄竹难书天理难容啊!
·致中国控诉公开信
·GT:瞧!——绝望的挣扎和垂死之哀鸣
·GT:给“非著名相声演员”郭德纲一个赞
·惟有自由主义才能救人类
·GT:究竟何谓“政治”?
·究竟何谓“法律”?
· 究竟何谓“国家”?
·究竟何谓“政党”?
·究竟何谓“腐败”?
·究竟何谓“民主”?
· 究竟何谓“革命”?
·GT:与蔡英文商榷
·GT:陈破空究竟要破什么空?
·GT:李光耀不是人
·GT:亚投行——深不见底的陷阱
·究竟何谓“中国特色”?
·GT:瞧!——丧家犬余樟法的敲门砖
·GT:毕节四童集体被自杀究竟意味着什么?
·GT:正告洪秀柱——亲共乞和,死路一条
·GT:“苟合”=“婚姻”?
·GT:斥无赖子习近平“蜕化变质”说
·GT:并非“依法”与“以法”之别
·GT:保党派的宿命
·GT:毛泽东奚啻“最大的汉奸”?
· GT:唐荆陵的遭遇证明了什么?
·GT:忍看被告审原告,怒问天理究何在?!
· GT:究竟是“谁”的耻辱?
·GT:斥无赖子习近平的“国家安全法”
· GT:艾未未被整服了!
·究竟何谓“民粹主义”?
·GT:并非“官僚资产阶级”
·GT:斯大林乃是挑起“二战”的罪魁祸首
·GT:毛共暴殄天物害虐烝民又一罪案
·GT:索尔仁尼琴的悲哀
· GT:这里本来也就是法西斯矣!
·GT:“爱国主义”是不需要的!
·GT:只因这里是监狱
·GT:解决北非、中东难民问题的根本之策
·GT:瞧——无赖子习近平竟然公开挑战联合国国际刑事法庭的权威
· GT:瞧!——无赖子习近平的无赖劲
·GT:应该欢迎日本《新安保法》诞生
·GT:给高智盛进一言
·GT:必须重建联合国重订国际法而且刻不容缓也!
·GT:朱镕基——好一个自干五!
·GT:习仲勋与“开明善良”无缘
·GT:何来什么“科学社会主义”?
·GT:瞧!——无赖子习近平到联合国自讨没趣
·GT:瞧!——无赖子习近平妻子彭丽媛到联合国“秀英文”
·GT:联合国病入膏肓,无可救药
·GT:从创建TPP窥见重建联合国的曙光
·GT:“毛共”≠“中共”≠“中国”
·GT:究竟路在何方?
·GT:瞧!——无赖子习近平试图组建“第五国际”
· GT:请瞧瞎子摸象
·GT:瞧!——无赖子习近平吹回哨过坟场
·GT:与袁腾飞商榷
·GT:这里是魔权专制主义
·GT:赞!——毕竟还有清醒着的
· GT:试看毛式共产魔教主义逞最后疯狂
·GT:余杰永远也跑不到终点
·GT:借问何清涟
·GT:该是毛共匪帮伪政权覆亡的时候了!
·GT:张六毛案说明了什么?
·GT:“中国病毒”究竟是什么?
·GT:孙中山先生的伟大
·GT:和平主义害死人
·GT:这里是共产恐怖主义
·必须旗帜鲜明地反对宗教蒙昧主义
· GT:赞!——王默《我的自我辩护词》
·GT:高调纪念胡耀邦究竟为哪般?
·GT:这里是一个悖论之泥潭
·GT:斥习无赖的“正能量”
· GT:必须褫夺毛共伪政权承办任何国际活动的权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醒世恒言〗之三:普世人性论)接上页博讯www.peacehall.com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总之,私性,作为人的本质属性,是普世的、绝对的、永恒的、天赋的、共同的、原始的、自然的、单纯的、本质的、客观的、现实的、具体的,决不是什么“单个人所固有的抽象物”;并且,私性,作为人的本质属性,早在人的个体尚未降临该社会之前很久就已经有了的,所以,也并非什么“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

   私性,不啻万物之灵的人类有,其他动物也都有。古圣人曰:“人之异于禽兽者几稀。”现代科技也恰好证明了,人与侏儒黑猩猩之间的基因只有1%的差别。动物,无论觅食、求偶、栖息、巢居、育子等,其私性之外在表现随处可见,而且率性、本色、原质,没有扭曲,没有掩饰,没有伪装,毫无做作之态,压根儿就没有什么隐私可言。饿狼遇着小羊,狼要吃小羊,是自我生存的欲望使然,并非什么“所固有的抽象物”,没必要找什么借口;小羊要逃跑,也是自我保护的本能使然,并非什么“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没必要也没功夫去与狼进行抗辩。有一种叫芦苇莺的鸟,正可谓惰性十足,要繁殖后代,但又懒于筑巢、孵卵、育雏等整套劳作过程,其雌鸟有意让本已成熟的受精卵留在体内多待几天,然后瞅准机会,趁某种体型较小一点儿的,业已筑好了巢并产下第一枚卵开始了孵卵工作的母鸟外出觅食的当儿,偷偷地将自己的卵产到那巢内便万事大吉了。——那么,这难道不正是芦苇莺自私自利之本质属性的现实的、具体的而又绝妙的表现么?而且,更绝妙的表现还在后边呢!那芦苇莺所产下的卵没过几天或十几天便早早地孵化出雏鸟来了,而那才破壳而出的雏儿为独霸暖巢、独享“母爱”居然趁母鸟外出觅食之机便来了干净利落的“造反有理”运动与“喧宾夺主”革命,它不顾自身绒毛未干眼睛未开骨架未硬站立未稳连头也举不起之窘态,竟以自己的胸脯为支撑,用颤巍巍的双爪托着那即将孵化成功的卵,使出全身招数与劲儿,艰难地一点儿一点儿地往后蹬又朝上推,直到那本为主儿的卵被全数蹬出推出巢外摔落地下方休。显然,这种自私自利的绝妙表演虽说不免有些太那个了,但却千真万确源自其本性即天性,是一种与生俱来的实实在在的自我生存本能,并非什么什么的“总和”,更不是什么什么的“抽象物”。据说杜鹃也有这种与生俱来的本事。

   而动物所以能被饲养被驯化被奴役,就是因为有私性,也正是人们有目的地利用、压抑、扭曲及摧残了其私性,才不得不顺从人意、被人奴役、供人驱驰、任人宰杀的,绝非什么“毫不利己专门利人”之无私奉献。同时,这也说明,人与动物的私性是可以相通的。巴甫洛夫的条件反射原理与方法,其实就是建立于动物的私性反射基础之上的;也就是说,巴甫洛夫所谓的“条件反射”,其实应该叫“私性反射”才是。

   私性,不啻动物有,植物也都有。如所周知,在密植的植物群落中,所有的植株都宁可舍弃粗壮也要拼命地往上蹿、奔高长,以利于自己能获得较多的阳光和较好的空气。应该说,这就是植物私性的一种外在表现形式,也是植物基于私性的一种生存竞争。植物界的这种生存竞争往往也是相当残酷的,是你死我活的,甚至会出现同归于尽的结局。人们栽培植物,说到底,其实也是有目的地利用植物的私性。

   毫无疑问,私性既然动物有,植物有,依此类推,微生物当然也是应该有的。人们培育有益微生物,也无非是有目的地利用微生物的私性。

   那么,很显然,包括人类在内的动物、植物和微生物同属于生物界,只不过处于生物进化过程中的不同阶段而已,不管其间有多大差别,本质属性应该是相同的。

   也就是说,私性,或曰私力,乃是包括人类在内的一切生物所固有的生存本能、生命力及生命线,而生命则是私性或曰私力的存在方式或曰活动方式,私性与生命等价且并存,或曰,私力与生命力等价且并存。那么,没有私性或私力,也就没有了生命或生命力;反之亦然。因此可以说,消灭私性或私力,就是消灭生命或生命力,也就是消灭人类,乃至消灭一切生物。

   俗话说,“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也就是说,人若是没有了私性,也就不成其为人了,那也就不会有什么人类社会了。其实,这句话还可以进一步改成:“物不为己,天诛地灭。”(物即生物,包括人)生物若是没有了私性,也就不成其为生物了,那地球上也就不会有什么生物圈了。

   综上所述,简而言之,包括人类在内的一切生物都具有私性或曰私力,故而这种私性或曰私力便可概括地称之称为“万有私性”或曰“万有私力”。

   而这“万有私力”与“万有引力”应该是等价的,即都是客观物质世界的规律性;只不过前者专属于生物界,后者则属于整个物质世界,亦即包括生物界和非生物界。

   并且,进一步研究还可以发现,万有私力其实就是万有引力的延伸,万有引力的进化,万有引力的变革,万有引力的发展,万有引力的超越或曰万有引力的活化,从而促使客观物质世界中一部分物质活化起来变为有私力即有生命力的物质,所以,私力——万有私力——是区别生物与非生物的最本质的起决定作用的标志。还有磁力,它也是引力的一种延伸,但未活化,所以不能算是私力。

   总之,引力——万有引力——则是宇宙中或曰自然界一切力、运动及能量的本源。

   引力作用是物体(质)对于其外围物体(质)单纯的吸引、拉近及吸附,兼收并蓄,来者不拒;私力作用则是在此基础上进一步有选择地吸取、吸收,甚或有意识地攫取、拿来、吞食,并通过参与其体内新陈代谢过程而加以同化,成为其自身的有机组成部分。并且,这种私力作用随着生物的演化发展而不断地变化、发展和完善,以至于表面上看来似乎可以完全超脱于引力作用。

    “万有私力”本是地球上生物圈及其生物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少到多、从简单到复杂、从单细胞到多细胞、从植物到动物、从水生到陆生、从卵生到胎生、从低级到高级直至人类的长期演化发展进程的真正的原动力。换言之,地球上生物圈及其生物的发生、演化和发展,以及生物的多样性等,归根结底是由“万有私力”决定的,而且自始至终都离不开水,而且这水又必须是一定温度和一定盐度的液态水。地球上最原始的生物同圆藻处于引力作用向私力作用过渡的原始状态,是一种连细胞壁都没有而只有细胞核的单细胞生物,所以只能生活在水中。在其后的生物演化发展史上,“万有私力”的每一次飞跃、每一次突变或曰每一次革命,必然带来生物从低级到高级的一次飞越,出现一个新的生物物种;而私力的发展水平(或曰阶段)及发展方向的不同则是地球生物圈内生物多样性的根本原因,且所有这一切又由一种特别的物质——基因体现、承载及记录下来。也就是说,每一个生物物种必有与其相应的私力发展水平,同时也必有其独特的私力发展方向,即如俗话所说猪往前拱、鸡往后趴、虾有虾路、蟹有蟹道、鸟儿飞翔,鱼游水中,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为了自我生存,各有各的活法,各有各的高招,各有各的长处,否则必然会被淘汰,因为生物之间的生存竞争其实就是私力的竞争,优胜劣汰便是其基本规律。人猿相揖别而人终成万物之灵者,则应归功于生物演化发展史上最伟大的一次私力革命,即私力作用向生产力作用的过度与飞跃,由私力发展出了生产力,由对自然资料简单地吸收、吸取、利用等,发展出了对于生存资料有目的地生产、创造与发明等,或者说,由对于生存环境单纯地适应发展出了有目的地改造,从而使人类来自于动物界但又似乎超越于动物界,成为生物圈的主角甚或主宰。并且,随着人的私力作用的不断地延伸、拓展、变革,从石器、青铜器、铁器,到蒸汽机,再到信息革命,生产力水平也便不断地提升,从而也便不断地开创出新的人类文明。总之,一部生物演化发展史就是“万有私力”的演化发展史,一部人类文明史就是以“人的私力为原动力的生产力”的发展史;且其中充满了进化,也有许多革命,而无论进化也好,革命也罢,归根结底在于私力,即进化是私力的进化,革命是私力的革命、私力的飞跃、私力的解放。

   然而,人的私力作用尽管非同寻常,但视力不如猫头鹰,听力不如老鼠,嗅觉不如狗,弹跳力比不上跳蚤,托举力比不上蚂蚁,游泳比不上鲸鱼,攀援比不上猿猴,奔跑也比不上许多动物,更甭说鸟儿那样飞翔了,如此等等,诸多方面都超越不了即都不如动物——狭义的动物。不过,人的脑力最发达,因而智商最高,足可向它们学习,发明仿生技术以弥补自己之不足,或者直接驯化驭使它们以代劳。发达的脑力,则是人区别于其它动物最显著也最主要的标志,也是人的私力发展为生产力并进而通过生产劳动创造物质财富的关键与核心。人的大脑是迄今为止生物演化发展史上最终出现的一朵奇葩和最辉煌的成果。因此,从生物学意义上说,“人”这一概念可以定义为:人就是有高度发达的大脑的生物;或者,更精确一点,人就是大脑最发达的灵长目动物。所以,这也就是说,人的尊严价值全在于脑袋,在于大脑。诚然,人的个人天赋是有差别的,而这种差别首先和主要也在于脑袋,在于大脑,人若是先天大脑发育不到位,过小,小到一定程度,便有可能像猿甚或猴,那就叫“小脑症”,是畸形儿,是返祖现象,智商过低;而正常之人若是后天脑袋出了问题,大脑有了毛病,得了脑瘤、脑瘫、脑残、脑血栓、脑萎缩、脑硬化,或是被硬化、被僵化、被愚化、被禁锢、被封闭、被钳制、被洗脑换脑之类,人也便随之大大的掉价了,成为奴,成为“鸡”,成为“猴”,成为“狗”,成为“猪”……甚或成为所谓“植物人” 乃至“政治植物人”。总之,人乃万物之灵也。

   那么,这里似乎还应该顺便说说,作为万物之灵的人,灵就灵在这脑袋上,而并非手上,因为手是由脑袋指挥的,而决不是相反,心灵才能手巧,脑袋不灵活者其手也灵巧不到哪里去,但却有如英国人霍金者因全身瘫痪手脚都不大管用全凭着灵活的脑袋而成就为伟大的科学家的。可是,心劳日掘以至于专门靠手指挥脑袋而发迹发家的政治扒手马克思们为了达到其贬低人的尊严价值以蛊惑煽动与组织实施其反人性罪、反人类罪、战争罪及阶级灭绝罪等有组织仇恨犯罪之罪恶目的而贬低人的脑袋,仇视人的脑袋,反对人的脑袋,则偏要突出强调人的手,抬举人的手,且神化人的手,以至于将“人的产生”、“人与猿区别开来”、“音节分明的语言的发展和头脑的巨大发展”等,都归因于“手和脚的分化”即“手的专门化”,乃至于说什么“而人之所以做到这点,首先和主要地是由于手。”因为“手不仅是劳动的器官,它还是劳动的产物。”而“劳动是一切财富的源泉。……而且……劳动创造了人本身。”劳动“便是人同其他动物的最后的本质的区别。”“人类社会区别于猿群的特征又是什么呢?是劳动。”那么,他们如此这般地说来说去,归根结底,还是手创造了人本身,这与说造物主创造了人本身并无二致。而且,自诩为唯物主义者的政治流氓马克思们所说的“劳动”只是作为人体的劳动器官的手的劳动,是根本不需要脑袋的,亦即并不包括脑力劳动在内,只是一种体力劳动,他们甚至根本不知道或不承认作为人体的思维器官的大脑的思维活动(或曰思维过程)即脑力劳动乃是自然物质的高级运动形式,是一种真正意义上的劳动(电脑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模仿这种劳动),而体力劳动根本不可能脱离脑力劳动单独存在(即便机器手的劳动也没有例外),不应该也不可能把体力劳动与脑力劳动割裂开来和对立起来。所以,谁要是不赞成或不合乎他们的这种观点和立场,谁就有被他们指斥为唯心主义者的可能。于是乎,自诩为唯物主义者的政治扒手马克思们又说什么“迅速前进的文明完全被归功于头脑,归功于脑髓的发展和活动;人们已经习惯于以他们的思维而不是以他们的需要来解释他们的行为(当然,这些需要是反映在头脑中,是被意识到的)。这样,随着时间的推移,便产生了唯心主义的世界观,这种世界观,特别是从古代世界崩溃时起,就统治着人的头脑。它现在还非常有力地统治着人的头脑,甚至达尔文学派的最富有唯物精神的自然科学家们还弄不清人类是怎样产生的,因为他们在唯心主义的影响下,没有认识到劳动在这中间所起的作用。”(恩格斯:《自然辩证法》)——啊!真乃阿弥陀佛!

[上一页][目前是第2页][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