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匣子说话
[主页]->[百家争鸣]->[匣子说话]->[〖醒世恒言〗之三:普世人性论]
匣子说话
·GT:这是一个革命的陷阱或曰“黑洞”
·GT:黑匣子主义檄文
·无尊严,毋宁死!——马加爵案的昭示
·GT:为何“天安门”成了“地狱门”
·GT:请别忙宣布“世界自由日”!
·GT:瞧!——普京还在狡辩
·GT:曼德拉乃马克思主义机会主义者也
· GT:曼德拉现象究竟意味着什么?
· GT:这里本来就是军国主义体制也
·GT:侯欣——一个难能可贵的明白人
·GT:蒋介石的确了不起!
·GT:应该而且必须“认清毛共”
·GT:联合国应该首先追究红色中国反人类罪
·GT:马英九必须悬崖勒马!
· GT:普京!——魔海无边 回头是岸
·GT:聂元梓陷入一个悖论之泥潭而难以自拔
·GT:大陆中国魔权触目惊心!
·GT:李洪林仍在悖论之泥潭中挣扎
·GT:瞧!——红色中国的亡国奴们真个是狗彘不如也
·GT:为鲍彤增添第“六奇”
· GT:“二二八”VS“六四”
· GT:此乃中国民主革命前哨战也!
· GT:美国对毛共的幻想
·GT:奚啻谎言而已矣!
·GT:马克思的《资本论》乃共产魔经也
· GT:《21世纪资本论》究竟算什么玩意儿?
·GT:究竟谁是恐怖主义?
·GT:人魔不两立——乌克兰是又一个例子
· GT:巴以冲突其实也是马克思惹的祸
· CT:莫指“强盗”为“腐败”!
·CT:莫指“魔鬼”无“人品”!
·GT:奥巴马断送了全球反恐大战的战略成果
·GT:这里根本没有宪法!
·GT:一个并非真理的真理
·GT:重建联合国 重订国际法
·GT:联合国国际法院何时建立“红色中国特别法庭”?
·试从伊拉克战争看病入膏肓的联合国
· GT:何清涟抑毛扬邓为那般?
·GT:奥巴马背弃了美利坚合众国的立国之本
·中国民主革命前哨战业已打响
·解除香港危机的钥匙在联大
·联合国接管香港乃唯一出路
·GT:中国大陆亟待依法立国,而非“依法治国”!
· GT:奥巴马有今日,早在意料之中也!
·建议“诺贝尔和平奖”更名“诺贝尔自由奖”
·GT:何来“人权至上”与“主权至上”的大比拼?
·GT:香港主权危机必须国际化
· GT:非非法法万岁!
· GT:瞧!——毛共匪帮伪政权在联合国的精彩表演
· GT:毛魔其罪恶累累血债滔滔罄竹难书天理难容啊!
·GT:毛魔其罪恶累累血债滔滔罄竹难书天理难容啊!
·致中国控诉公开信
·GT:瞧!——绝望的挣扎和垂死之哀鸣
·GT:给“非著名相声演员”郭德纲一个赞
·惟有自由主义才能救人类
·GT:究竟何谓“政治”?
·究竟何谓“法律”?
· 究竟何谓“国家”?
·究竟何谓“政党”?
·究竟何谓“腐败”?
·究竟何谓“民主”?
· 究竟何谓“革命”?
·GT:与蔡英文商榷
·GT:陈破空究竟要破什么空?
·GT:李光耀不是人
·GT:亚投行——深不见底的陷阱
·究竟何谓“中国特色”?
·GT:瞧!——丧家犬余樟法的敲门砖
·GT:毕节四童集体被自杀究竟意味着什么?
·GT:正告洪秀柱——亲共乞和,死路一条
·GT:“苟合”=“婚姻”?
·GT:斥无赖子习近平“蜕化变质”说
·GT:并非“依法”与“以法”之别
·GT:保党派的宿命
·GT:毛泽东奚啻“最大的汉奸”?
· GT:唐荆陵的遭遇证明了什么?
·GT:忍看被告审原告,怒问天理究何在?!
· GT:究竟是“谁”的耻辱?
·GT:斥无赖子习近平的“国家安全法”
· GT:艾未未被整服了!
·究竟何谓“民粹主义”?
·GT:并非“官僚资产阶级”
·GT:斯大林乃是挑起“二战”的罪魁祸首
·GT:毛共暴殄天物害虐烝民又一罪案
·GT:索尔仁尼琴的悲哀
· GT:这里本来也就是法西斯矣!
·GT:“爱国主义”是不需要的!
·GT:只因这里是监狱
·GT:解决北非、中东难民问题的根本之策
·GT:瞧——无赖子习近平竟然公开挑战联合国国际刑事法庭的权威
· GT:瞧!——无赖子习近平的无赖劲
·GT:应该欢迎日本《新安保法》诞生
·GT:给高智盛进一言
·GT:必须重建联合国重订国际法而且刻不容缓也!
·GT:朱镕基——好一个自干五!
·GT:习仲勋与“开明善良”无缘
·GT:何来什么“科学社会主义”?
·GT:瞧!——无赖子习近平到联合国自讨没趣
·GT:瞧!——无赖子习近平妻子彭丽媛到联合国“秀英文”
·GT:联合国病入膏肓,无可救药
·GT:从创建TPP窥见重建联合国的曙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醒世恒言〗之三:普世人性论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何谓“人性论”?顾名思义,所谓人性论,就是关于人性的观点或学说也。古往今来,人性论种种,而这里所给出的则是一种原创的、全新的、真正合乎人性的、具有普遍性意义及共同性原则的人性论,故称之为“普世人性论”。此乃唯一科学的人性论,放之四海而皆准的。

(一)人的本质属性

   究竟什么叫“人性”呢?到底“有没有人性这种东西?”(毛语)人的本质属性是什么?人的非本质属性又是什么呢?到底有没有全人类共同的人性?或者说,人类到底有没有共性?而这共性又到底是阶级性呢还是人性?到底有没有超阶级的人性?现实界到底有没有无私性的人?究竟有没有那所谓“毫无自私自利之心的人”?是“人之初性本善”还是“人之初性本恶”呢?人是不是天生就有罪——“原罪”的呢?人有没有天生就是“反革命者”或“革命者”的呢?……

   在所有这一切有关人性的问题上,自古以来,可谓众说纷纭,莫衷一是。比如,中国春秋战国时就有所谓“人无有不善”(孟子语)的“性善论”,又有所谓“人之性恶,其善者伪也”(荀子语)的“性恶论”,也有告子主张的“性无善恶论”,世硕主张的“性有善有恶论”,以及西汉董仲舒和唐代韩愈主张的“性三品说”(即人性分上、中、下或善、中、恶三等),此外,还有基督教主张的所谓“原罪说”等等,五花八门,见仁见智。似是而非,混乱不堪。而且时至今日,人类思想理论方面对人类自身科学的认识依旧停留在这种水平,宁不哀哉?

   而更有那西毒马克思出于蛊惑煽动和组织实施其反人性罪、反人类罪、战争罪及阶级灭绝罪等有组织仇恨犯罪之需要又趁机在此基础上挖空心思,绞尽脑汁,散布谎言,玩弄诡辩,竟然炮制了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的所谓“阶级论”,以对抗其所谓“超阶级的人性论”,妄图更进一步地把水搅混,甚至干脆用“阶级论”取代“人性论”,用其所谓“阶级性”来取代“人性”,从根本上否定“人性”,否定“人的本性”,否定“人的共性”,否定“人”,乃至于妄图从“阶级论”出发,通过其所谓“无产阶级对于资产阶级的你死我活的阶级斗争”亦即有组织阶级仇恨犯罪来灭绝“资产阶级”,以达到其最终灭绝“人性”,灭绝“人的本性”,灭绝“人的共性”,乃至灭绝“人类”之罪恶目的。反正,诛心之术及诛心之律,大行其道也。

   为此,马克思首先用大打马虎眼的办法来糊弄世人,忽悠世人,他说:“人的本质并不是单个人所固有的抽象物。在其现实性上,它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马恩选集第一卷第18页)——咦!此乃天书也。诸如此类的天书,在马克思的理论体系——不,文字垃圾——中几乎俯拾即是。而马克思也就是想以这样的天书,把原本简单的常识性的问题进一步抽象化复杂化模糊化,变得玄之又玄,叫人如堕五里雾中。

   其实古人早就有云:“夫私者,人心也,人必有私,而后其心乃见,若无私,则无心矣。”——显然,而人若无心,那还能算是人么?这本已说得够清楚、够明白的了。

   可是啊,哀莫大于心死也!古往今来的独裁专制主义者都是为一己之私而大行诛心之术的人,马克思们就更不用说了,他们做得更嚣张更猛烈也更阴毒,竟公然宣称要“消灭私有制”,要“与私有制及私有观念实行最彻底的决裂”,要用无产阶级暴力革命即枪杆子来改造整个人类,要用共产魔教主义异端邪说来诛灭人类的私心,要“斗私批修”,要“狠斗‘私’字一闪念”,要全都变成“毫无自私自利之心的人”——但却不包括他们自己。

   须知,天下之大根本,人心而已。所以,这个有关于人性尤其人的本质属性即人的本性亦即人的共性的问题,又委实太过重要、太过关键、太过突出了,它是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的核心问题之所在,是民主自由主义普世价值学与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异端邪说之间的根本分歧之所在,也是马克思们所犯一切罪恶的总根源之所在,而他们在这个问题上所散布的迷雾和谬论也实在太多了。总而言之,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其罪孽千条万绪,归根结底,就是一句话:反对人性。

   俗话说得好,打蛇打七寸,斩草要除根。人性论问题正是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的七寸之处,孽根所在。

   那么,很显然,现如今若要讨马讨毛讨共,要铲除共产魔教,要埋葬毛僵尸,要颠覆毛匪帮,要解放全中国,首先则应该而且必须为“人性”正名,而且刻不容缓!

为“人性”正名,此乃为生民立命,为社会立德,为国家立法,为天地立人,维护人类尊严,促进社会人性化,推进新时代思想启蒙运动,宣传及弘扬普世价值观,发展并完善普世价值学,彻底埋葬独裁专制主义特别是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异端邪说之大事业矣!

   所以,为了为“人性”正名,这里不能不再多花费点笔墨,非更进一步、更深一层、更详细一些地对有关人性论的问题加以剖析、阐发与澄清不可的。

   在这里,首先应该而且必须非常明白、非常具体、非常清楚、非常确切而又郑重其事、理直气壮、斩钉截铁地揭示一个颠扑不破的、放诸四海而皆准的真理:

人的本质属性就是私性;或者说,私性就是人的本质、人的本性、人的共性。

   私性,乃有生命的个体所固有的自我生存、自我发展与自我保护的本能、心愿、欲望、观念、意识、思想、精神、情感、禀赋等;故而,私性又可以叫私力、私心、人心、私欲、私有观念、灵魂、个人主义、利己主义、自由主义等。

   私性,或曰私力,是生命的存在方式,是物质运动的高级形式;私力,其实就是生命力本身,是有生命的个体参与生存竞争的原动力。

   私性,或曰私力,是有生命的物质与无生命的物质的分界线。

   私性,或曰私力,还可以分解为两个部分:其一,叫惰性,或曰惰力;其二,与惰性相对立的,叫活性,或曰活力。一个偏重于消极方面,一个偏重于积极方面,二者此消彼长,可以互相转化,并且共处于一个统一体中。

   私性之于人,乃客观存在的规律性,是最原始、最基本、最普遍、最具体、最真实也最牢固的性质,是一种自然属性,与生俱来,亦与死俱去。反正,“势利之心亦吾人禀赋之自然”(明李贽语),根本不存在“善”与“恶”、“美”与“丑”、“是”与“非”、“好”与“坏”、“新”与“旧”、“罪”与“非罪”、“进步”与“反动”、“革命”与“反革命”等等之类纯主观性判断或纯意识形态的东西,即如流动性之于水,这类主观性判断或意识形态的东西纯属多余一样。只不过,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一个有生命,一个无生命;一个有意识,一个无意识;一个是高级运动形式,一个是低级运动形式而已。河流中行船,顺流助推,逆流增阻,但河水的流动性并没有变。亦如冬日可爱,夏日可畏,但日还是那个日,其光辐射性也并没有变。也就是说,犹如水的流动性等一样,人的私性也决不会随着任何他人的主观意志的转移而转移,更不是任何强权者想消灭就消灭得了的,除非将人杀了。

   私性之于人,表现于各个方面,形式多种多样,诸如食欲、性欲、物欲、金钱欲、功名欲、权力欲、自由意志、民主要求、人权意识、尊严需求等等方面,又如趋利避害、趋吉避凶、贪生怕死、喜甘厌苦、喜富厌贫,喜贵厌贱,喜智厌愚,好逸恶劳、自私自利、争名夺利、争先恐后、争强好胜等等表现。古人有曰:“食、色,性也”,“生之为性”。其实,只要是人——活着的人,他要生存,要繁衍,要幸福,要发展,是绝不可能超然食欲、性欲、物欲、金钱欲、功名欲、权力欲等各方面的欲望之外的,当然首先是食欲,第二是性欲,其它都是为这二者服务的。并且,人是有尊严的动物,还有尊严需求,还有自由意志等,而凡与人的生存、繁衍、幸福、发展有关的一切行为,原本就是很个人、很私自甚至很隐密的,应该而且必须是自主自愿即自由的,任何他人都无权干涉,也不应该且决不可能由独裁专制主义者包办、替代、操控、统制或垄断。其中,最为典型的例子恐怕莫过于建立在性欲之上的性爱了。若说“爱情是自私的”,说“婚姻应该而且必须是自主自愿即自由的”,大概任谁也不会有异议,即很容易形成一种共识,或曰共同的价值观,因此,那些个自以为用特殊材料制成的无私的东西,也就绝对不配谈情说爱,所以注定要断子绝孙的——克隆的当然不能作数。所以,对于人而言,失去了自由,也就意味着失去了做人的尊严,失去了做人的价值。“不自由,毋宁死!”——这就是现实界活着的人,即有人性的人,对于私性即自由即尊严即生命之价值观的高度概括。并且这句话还应该改为:“无尊严,毋宁死!”

   私性之于人,不仅与生俱来,而且贯穿于人的生命过程的始终。在智商基本正常的情况下,婴幼儿甚或还在襁褓中的婴儿,其私性外在表现之举动随处可见,且天真无邪,煞是可爱,每每成为大人们逗乐之素材,以及测验其智商高低优劣的试金石;长大成人了,由于社会环境影响所致,则私性的外在表现可能各不相同,甚至千差万别,但多数人的私性外在表现会逐渐地有所规范,有所扩展,或有所掩饰,有所收敛,甚或有所伪装,有所扭曲;及于老之将至,不少人私性方面的外在表现又可能会身不由己地返朴归真,返老还童,往往表现出小孩子气,足以使晚辈们生厌,乃斥之为“老糊涂”;直至寿终正寝,灵魂脱壳,一了百了,私性也就没有了,成其一具无私性亦即无生命的有机体即尸体。这就是现实的人生,这就是铁铸的规律。恰如《红楼梦》开首第一回那跛足道人唱的《好了歌》所揭示的,“可知世上万般,好便是了,了便是好。若不了,便不好;若要好,须是了。”所以,这人世间,唯有死尸,才没有私性;一个活人,要他“毫不利己专门利人”,唯一的办法就是让他死掉——至少还可以让出一点生存空间以利人;不然,“毫不利己”,他连自己都没法活,又拿什么“利人”呢?更何来“专门利人”?!或许唯有自杀者在即将实施自杀行为的那一刹那间才能算是无私性的人——他的私性或曰灵魂先于躯壳死亡了;而在此千钧一发之际,若要他终止自杀行为,要把他从死亡线上拽回来,正确的方法应该是切切实实地设法激活其私心,拯救其灵魂,决不是唱什么“毫不利己专门利人”、“要斗私批修”、“灵魂深处闹革命”、“狠斗私字一闪念”、“一不怕苦,二不怕死”之类不着边际的高调。

   更何况,就整个人生过程而言,私性其实早在脱胎之前就已经存在着的。君不见,顺产的双胞胎中,那被称之为哥哥(或姐姐)的,大多数名不符实,因为出世之前在那基于私性的生存竞争中他(或她)其实是个弱者,在子宫内处于劣势地位,待到临盆时被那强者(真正的老大)只一挤或一踹便早早地出了宫门,一落地也就成了名义上的老大。诚然,名实相符的也是有的,不是还有胎位异常的情况么。再说,受孕之际,数以千万计甚至以亿计的精虫争先恐后地追逐着一个卵子,但成功者却只有一个,不自私自利或曰没有私力能行吗?那些个“毫无自私自利之心”的精虫肯定是没有希望的。并且,不仅要有私力,而且私力中的活力要特别突出的才行的,而那些个惰性十足的懒虫也同样是没有希望的。自然也有侥幸成功者并从而生出怪胎、畸形儿、低能儿的可能,但那几率却是极小极小的。——那么,这岂不就是优胜劣汰的生存竞争嘛。由是观之,私性应该是存在于人的基因之中的,或者说是由基因来遗传的。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