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侯文豹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侯文豹]->[感动与激励——写在晓波获奖之后 《转》]
侯文豹
·强烈谴责对陈光诚进行新的迫害!
·七一有感
·戏终究有落幕的那一天——关注郭飞雄"非法经营"案
·理性的回应民意诉求——纪念台湾7.15解除戒严20周年
·自由的文字是人类精神的见证
·山西黑砖窑风暴缘何由互联网掀起?
·为了千年盛事与伟大目标,请务必还高智晟律师以自由!
·为什么中国的商品安全成为了国际舆论的焦点?
·侯文豹提名胡佳为第一届“中国自由文化奖”人权奖候选人
·胡锦涛先生,你如何面对她们充满心酸与血泪的泣诉?
·想念
·秋雨 伊人
·网络作家贺伟华被强送精神病院——可悲的中国
·跋扈的强权——陈光诚的妻子袁伟静被暴力绑架回山东临沂
·落叶
·中国的腐败特色
·猪飞了——关于猪肉价格飞涨的话题
·构建和谐社会,民生重要,民权更重要!
·究竟谁是国家的敌人?
·民主中国,我的梦想
·南京“彭宇案”以司法裁决的方式颠覆了中国的道德传统!
·中国人的造反精神
·北京建委两名官员在法庭的 “不严肃”羞辱了谁?
·民主制度是社会公平公正的唯一保障
·滥用公款应该等同于贪污!
·无法突破的黑暗-- 徐州风华园社区维权困境
·冷观十七大——中国需要的是政治改革
·人间天堂的罪恶——强烈抗议杭州当局继续关押吕耿松!
·“满清新政”与今日中国之出路
·中国维权动态报告(8~9月)
·北京,你有法治吗——为李和平律师被暴力绑架施暴而质询北京市政府
·纵容屠杀的“不干涉内政”
·我所希望的中共十七大_9月24日与政治警察的座谈
·侯文豹提名杨春光为第一届《中国自由文化奖》诗歌奖候选人
·中国历史上的反压迫抗暴运动
·永不放弃
·安徽政协常委汪兆钧给胡温的公开信
·以“突破信息封锁,建立宪政民主”为己任的《议报》
·改革才有未来__向中共党内良知李锐致敬
·司法机关必须全额“吃皇粮”
·无耻的“抵制网络歌曲恶俗之风”座谈会
·中国人何时才能够拥有民主?
·北京给齐志勇冠上“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
·李银河,有几个人能感觉 “做个中国人真骄傲”
·“辞职门”浪潮再次凸现了中国劳工的现实困境
·北京“国保”正在剥胡温构建和谐社会的脸皮
·丑陋的河南警察集体杀人案!
·东莞市,一个视《劳动法》为粪土的血汗城市!
·中国政府是如此的“重视”艾滋病工作......
·以“非暴力革命”运动来改变中国
·构建“和谐社会”仅有胡萝卜是无法做到的!
·强烈要求安徽淮北警方依法受理侯文豹的护照申请
·支持吕耿松,废除刑法105条款
·最需要接受“普法”的是中国共产党
·"百年一遇"的冰冻为"千年一遇"的盛事降温
·换一种思维看问题——关于汪洋现象
·百日内连出重特大事故,中国铁路究竟是怎么了???
·请政府立即降半旗为5.12地震遇难者致哀!
·我哭了——国务院决定,2008年5月19日至21日为全国哀悼日
·怀念我的女人——孟凡
·杨佳案等于把司法公正扔进了垃圾箱!
·胡佳,我亲爱的兄弟,你在哪里?
·请求各位的帮助:左臂粉碎性骨折手术失败的问题
·不取消过路过桥费就征收燃油税,继续忽悠吧!
·经济萧条下公务员可以集体涨工资?
·政府无视农民的知情权参与权,强制为农民“服务”!
·如此“公务员考核规定”可以休也!
·中国政府完全有能力给普通民众进行免费体检!
·暗夜,旷野, 孤独 ,梦里的家园 ......
·预言2009,小麦价格猛涨!!!
·能被异见者冲击的政府是什么样的纸老虎?(念胡佳)
·人大会议年年胜利闭幕伤害到了谁?
·我的一段记忆
·十一届全国人大安徽团114名代表构成比例简报
·母亲的举动
·敢问北京警方:你们能否对齐志勇人性化些?
·我的一段记忆《二》
·2009夏秋北平之行
·中国往何处走?——10月17日纪念赵紫阳诞辰90周年
·杨天水南京狱中病重!
·ZT 安徽省五河县倾力锻造“塔利班份子”
·黄琦被判3年——荒唐国的荒唐事!
·流浪
·零八宪章是中国政治变革的最好切入点
·对这个政权已经不想置词了!
·黎明前的暗夜
·如此河蟹社会,你让我们怎么活下去?《转》
·多等一天也太久-请打电话关注胡佳
·21年专制阴影下的抗争——记六四受难者齐志勇
·被“精神病”——和谐社会大幕下的悲剧
·胡佳,我亲爱的兄弟,你受苦了!
·从广本罢工事件看中国的劳工维权运动
·这就是末日前的疯狂?----从刘贤斌再次被捕谈起
·刘贤斌,你永远不会孤单!
·“民运苦行僧”李海
·《转》两个人,千万颗心的感动——致明先、贤斌
·感动与激励——写在晓波获奖之后 《转》
·我的姑娘
·《转》孙立平:中国社会正在加速走向溃败
·我被媳妇占领了!
·欧阳小戎:北漂逸闻录·序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感动与激励——写在晓波获奖之后 《转》

   王金波:感动与激励——写在晓波获奖之后
   
    “晓波获奖了!”
   
    当杨宽兴在电话中即时告诉我这个消息并再三确认后,我高兴地大喊起来,差点把身边的刘荻抱起来扔到天上。

   
    憋屈了21年,如今,终于出了一口气。
   
    21年前,我已知我今后的命运将跟这一年紧紧拴在一起。这一年,一个人的名字深深打动了我:刘晓波。正上高中的我,在当局的批判文章《抓住刘晓波的“黑手”》里,第一次看到了刘晓波的名字。而当“三百年殖民地”几个字进入我的眼睛的一刹那,刘晓波的名字从此永驻我心间。
   
    19年后的2008年2月23日,在蓝旗营的一个饭店,刘晓波请我们几个年轻人吃饭,提起“三百年殖民地”时,我跟成都商报记者殷雨声同时脱口而出:“就是这句话吸引了我!”
   
    对于一个刚刚手抄完《河殇》解说辞的不满17岁的少年来说,在广场上的血腥味仍在弥漫时,出自用滴着血的屠刀关押着的一个囚徒的这六个字,无异醍醐灌顶。从此以后,我把刘晓波当成了我的精神导师。
   
    1998年我正式参加民运后,虽没见过刘晓波,但在向朋友们自报姓名时,总是少不了一句“刘晓波的‘波’”。而今在推特上,我的签名档是:“我的二弟叫银波;三弟叫铜波;四弟叫铁波;五弟叫锡波;六弟最小,叫小波。既然小波排行老六,就叫六小波(刘晓波)吧。”我问刘霞看到了么,她笑着说看到了,好玩。
   
    我在刘晓波面前一直叫他“刘老师”,背地里跟大家一起昵称他“晓波”。在霞姐面前,我大多管刘晓波叫“晓波老师”,有时候干脆昵称“晓波”。
   
    实际上,我跟晓波接触时间并不长,从第一次见面到他入狱不到一年半的时间。时间虽然短暂,接触却很频繁,而正是这些直接接触让我对他有了较多的感性认识。简单了解一个人很容易,比如看看别人写的文章,听听别人怎么说,但如果没有直接接触,没有感性认识,对一个人的了解还是不够的。
   
    接触中晓波给我的第一个感动是:无论与谁交往,他都表现出平等的态度。作为一个来自底层、没有名气的年轻人,我在跟他交往时,并没有压抑感,比如我突然打断他的话,他不仅不会不高兴,反而有可能顺着我的话题说下去。2008年初,我经常在深夜跟他在网络另一端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他发现了有趣的事,哪怕是很小的事,也会饶有兴趣地告诉我。而且在商量某件具体事时,他从来都是用商量的口气问我“这样行不行”,或者直接问我“你看怎么办”。他不会因为自己的名气、经验、年龄上的优势而强加意见于别人。
   
    晓波给我的第二个感动是:对朋友高度负责的态度,坚守责任伦理。他注重民主力量的积累,却不鼓励轻率地冒险。曾有一个年轻人投奔他要做“职业革命家”,晓波问明他的具体情况后,告诫他先去谋生搞好个人生活问题。年轻人听了他的话,经过几年努力,在自己的专业领域内获得了很好的发展,却与晓波保持着密切联系,在以自己的方式促使中国的进步——前天,因为庆祝晓波的获奖,他被警察抓了进去。作为一个多年进出监狱的囚徒,晓波对朋友们面对的危险有着足够的理解和关切。当警方威胁我不要跟晓波接触过多后,出于我当时难以抗拒的实际情况,我向晓波说明一段时间内将减少跟他的接触,晓波二话没说答应了,没有丝毫的埋怨,反而嘱咐我一定要先解决目前的困难再说,不仅如此,他还主动想办法帮我。
   
    晓波给我的第三个感动是:心胸宽广。在他入狱前,我虽主动跟他大大减少了接触,但他仍尽可能帮我,给我提供过不止一次关键性的帮助,让我度过了那段极为艰难和关键的日子。那段时间,我基本无力为大家共同的事业做什么,可他仍一如既往地帮我。这样的心胸,怎能不让我敬佩?
   
    这是我亲身感受的刘晓波。我不能理解他的全部,但我愿以自己有限的经验证实这个人的善良、执着、智慧,一颗圣徒般的心灵。
   
    2008年11月10日晚上,我在网上跟晓波聊天,请他帮我修改一篇文章的初稿。没想到这是我最后一次跟他聊天。两天后,我回山东老家陪父亲住了一个多月的医院,12月下旬返回北京时晓波已再次失去自由。我很愤怒,写了篇文章,由于我当时的生活情况,被朋友善意地劝阻下来没发表。
   
    朋友们纷纷猜测晓波的下一步遭遇,我一直认为当局这次不会对晓波手软。果然,2009年6月23日,晓波被正式逮捕了。7月7日,我和李海、刘荻去了豆各庄,想给晓波送点钱。但是,很显然是有人关照过,看守所警察说查无此人。今年的7月6日和7日,我和刘荻、莫之许、王仲夏陪霞姐去锦州探监,再次走近了晓波,可他并不知道我们就在离他几十米远的地方。
   
    同样,我不知道他是否已经获悉,由于他20多来在中国坚持的“为中国基本人权所作的长期非暴力抗争”,他已于10月8日获得诺贝尔和平奖。这是身在大陆的中国人所获得的第一个诺贝尔奖,可谓开天辟地。兴奋和欢呼的人当然不止是我,有多少人为此留下激动的热泪!
   
    晓波获奖啦!晓波获奖啦!得知晓波获奖的那一刻,晓波家所在小区门外,我激动地大喊着,完全不顾周围有几十个外国记者、中国警察和围观人士。
   
    晓波,当我在7月份对锦州警察说你是诺贝尔和平奖候选人时,我就相信这个奖项迟早会落到你的头上。这不是猜测,这是一种信念,全人类的信念!
   
    我想,我有理由大喊:
   
    晓波,诺奖给了你至高的荣誉,而诺奖也将以你的名字为荣。
   
    晓波,你是代表61年来同极权主义不屈不挠斗争的亿万中国人获奖。
   
    晓波,你的获奖有着霞姐的苦劳,是她,演绎着一个童话般的当代爱情传奇。我想,对于霞姐来说,她宁肯不要诺贝尔和平奖,也要能相守在一起。前天晚上,在摆脱记者的采访后“饭醉”(这真是名副其实的“饭醉”)时,莫之许说霞姐把能见到你看得最重要,崔卫平、郝建等人似乎不太相信,我和王仲夏、刘荻一起作证说确实是这样。
   
    令人担忧的是,自前天晚上起,外界一直无法跟霞姐取得联系,直到现在。我不知道接下来她会面对什么。
   
    但无论如何,一觉醒来,世界已经改变,作为中国人,我们有了自己的诺贝尔奖得主。一下子有太多的信息涌来,而这还只是开始。的确,晓波的获奖效应才刚刚开始,我无法估计这一效应的全部……但这是我们所期待的,正如刘霞所说:“这个奖不仅是荣誉也意味着更大的责任,我觉得刘晓波们的道路还漫长,大家一起努力,尽可能实现所有为中国民主自由努力的愿望吧。”
   
    2010年10月10日
   
    《议报》首发
(2010/10/10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