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还原蒋介石》:列宁的对华政策]
郭国汀律师专栏
·船舶碰撞侵权争议案代理词
·Ocean Glory轮碰撞争议案代理词
·海上货运保险合同(代位权)争议案代理词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上诉案情代理词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审代理词(正)
·翻船货损代位追偿案初步法律意见
·扣押船舶申请书
·海上货运合同争议案初步法律意见
·船舶保险合同争议案上诉状 郭国汀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船舶买卖合同争议上诉案代理词/郭国汀
·造船合同争议案上诉审代理词/郭国汀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案上诉答辩状/郭国汀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审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物运输货损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物运输运费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无单放货争议案上诉代理词/郭国汀
·新世纪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案代理词/郭国汀
·航空货运代理合同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运合同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船舶碰撞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运货损代位追偿案代理词/郭国汀
·越权放行提单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物运输运费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放行提单侵权争议听证代理意见书
·诉前还船海事强制令申请书/郭国汀
·渔业船舶碰撞侵权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关于“8•5”油污染事故损害赔偿的初步法律意见/郭国汀
·关于新世纪轮船舶保险合同纠纷上诉案代理词之二
·强制执行令复议申请书/郭国汀
·诉前海事强制令听证代理意见书/郭国汀
·诉前还船海事强制令申请书/郭国汀
·沉船货损索赔争议案重审代理词/郭国汀
·关于进口货物货方要求签发两套提单有何风险的法律意见/郭国汀
·进口鱼粉自燃货损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物运输货损争议案起诉状/郭国汀
·清风洲轮货损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航空货运运费争议案析/郭国汀
·上海亚通股份有限公司不服行政行为纠纷案代理词/郭国汀
·货代合同争议案上诉答辩状/郭国汀
·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状/郭国汀
·涉外航空运输侵权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苏东台渔02051与苏赣鱼02981船舶碰撞案情分析/郭国汀
·华亭进出口公司无单放货案代理词/郭国汀
·提单丢失应如何处理?郭国汀
·无单放货(记名提单)案评析/郭国汀
·五矿国际货运福建公司与厦门外轮代理有限公司保函争议再审案/郭国汀
·“新世纪”轮船舶保险合同(固定物、浮动物? )争议案的反思/郭国汀
·新世纪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案代理词/郭国汀
·修船作业火损争议上诉案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物运输合同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一起重大船舶保险合同(告知义务)争议案之代理词/郭国汀
·浙江金纺诉日本川崎汽船株式会社无单放货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中钢轮沉船货损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中钢轮沉船货损争议上诉案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运保险合同争议仲裁案代理词/郭国汀
***(9)财产保险,船舶保险,海上保险经典名案
·建达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案代理词
·船舶保险合同争议案补充代理词
·海上货运保险合同争议案仲裁代理词
·海上货运保险合同货损争议案代理词
·驾驶员意外伤害保险争议案代理词
·保险代理合同答辩状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审代理词
·住房按揭保险合同争议上诉答辩状
·住房按揭保险合同争议上诉答辩状
·保险代理合同答辩状
·运输货运保险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保证保险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驾驶员意外伤害保险争议案上诉审代理词
·保证保险合同争议案答辩状
·股权转让合同争议仲裁案代理词
·保证保险合同代理词(修正)
·商品房按揭保证保险合同争议案上诉代理词
·信托货款合同争议案再审申请书
·关于所谓“酒后驾车险”的法律分折/郭国汀
***(60)郭国汀律师论文案析与评论
·论FOB合同下承运人签发提单的义务
· 论海上火灾免责
· 论海上火灾免责
·论承运人单位责任限制
·论提单适用法律条款与首要条款
·无正本提单放货若干法律问题
·从1906年英国海上保险法起草者说开去
·集装箱保险合同争议举证责任规则
·“新世纪”轮船舶保险合同(固定物、浮动物? )争议案的反思
·船舶保险合同(保证条款)争议案析
·记名提单若干问题研究
·集装箱保险合同若干法律问题
·船舶保险合同“船舶出租”应指光船出租
·试论船舶保险合同项下“碰撞、触碰”的法律含义
·“新世纪”轮船舶保险合同(固定物、浮动物? )争议案的反思
·水上油污若干法律问题 郭国汀
·油污国际公约若干问题 郭国汀
·海上油污损害赔偿适用法律研究/郭国汀
·《郭国汀海商法论文自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还原蒋介石》:列宁的对华政策

   《还原蒋介石》:列宁的对华政策
   
   
   南郭点评:弱国无外交,外交是国际政治的角逐竞技场。中共盗国窃政61年来,在外交领域表现出极度无知无能无以复加。中国历朝历代政府,大多都是扩疆拓土,即使腐败无能的清末政权,也仅是在与强敌奋战战败后才被迫忍痛割爱,唯有中共暴政是在既无外侵,亦无内乱的情况下,反复主动无偿割让奉送大块领土给周边小国家的。至于江泽民和胡锦涛专权时中共彻底断送了列宁政府反复承诺无偿归还中国的150万平方公里土地,更是罪责难逃!
   

   2010年9月26日第239个反中共极权专制暴政争自由人权民主绝食争权抗暴民权运动日
   
   
   
   十、列宁的对华政策
   
   列宁主政苏联期间曾反复数次通过苏联外交委员会主任切克霖(Checkering)先生和副主任卡拉汉(Leo Karakhan)先生及外交部全权特使尤林(M.I.Yurin )先生和佩克(A.K.Paikes)先生,主动数次公开正式废除沙皇政府与中国,日本及盟国签署的有关吞并中国领土的全部不平等条约.同时承诺将这些被沙皇政府及俄国资产阶级贪婪地非法侵占的中国近150万平方公里的领土全部无偿永远归还中国。
   
   1918年7月苏外长切克霖(Chicherin )在苏共第五大上言及对华政策:“我们声明放弃沙皇政府在满州获取的征服,我们恢复中国在该领土上的主权;我们召回所有在中国的军队,我们准备放弃所有的赔偿。[1]1918年7月4日, 苏联外交委员会主任切克霖先生,代表布尔什维克苏联政府宣布单方废除沙皇与中国及日本和其他盟邦缔结的有关中国的全部不平等条约.[2]这里苏联单方业已废除有关中国领土的全部不平等条约(当然包括割让中国150万平方公里领土的《爱辉条约》(1858年签约)《北京条约》,(1869年签约),《中俄勘分西北界约记》(1864年签约)),而依国际公法此种不损害他方利益的解约行为法律上业已生效。因此,对双方均有国际法的约束力,质言之,自1918年7月4日始,上述沙皇政府通过不平等条约非法侵占的全部150万平方公里领土在国际法上业已回归中国,苏联仅是暂时代管而已,仅剩实际交割手续未完成。
   
   1919年7月25日 ,苏联处交委员会副主任卡拉汉先生,签署并颁布了一项声明即《俄罗斯苏维埃联邦社会主义共和国政府对中国人民和中国南、北政府的宣言》(通称《加拉罕第一次对华宣言》)称: “苏联政府废除与日本,中国和前盟邦与沙皇政府及其盟国通过暴力,腐败,奴役东方人民,特别是中华民族,以便为俄国资产阶级,俄国地主和俄国将官谋取利益而秘密签署的所有协议”; “革命以前所有与中国,日本及其盟国缔结的秘密协议”;“无偿归还由沙皇政府夺取的中国东部铁路,矿山,金矿和森林”;“放弃义和团赔偿以及所有前沙皇帝国政府从中国,满州和其他地方,通过侵略手段取得的所有领土”;“放弃沙俄从中国获取的所有特权”。重申了前述政策.[3] 该宣言1920年3月26日才送达北京政府,它不是俄文原件,而是一份法文译件,由远东外交委员尤林签署。但北京政府却未对恢复与莫斯科关系做任何事。因为协约国反对,而北京政府未首先获得协约国同意,从不越雷池一步。另外由于控制北京政府的直系军阀怀疑苏联的诚意,另有人认为他们可以从单边行动中获得他们所需,而无须与苏联订协议。[4]此处苏联外交部负责人代表苏联政府主动签署的声明在国际法上构成有法律约束力的国家行为,其重申了废除所有而不是部分不平等条约,而沙皇俄国政府的最大不平等条约正是非法侵占150万平方公里中国领土的上述三个条约。此种单方解约行为同样不损害中国利益,因此无需中国政府同意或批准而自动生效。作为宣传,卡拉汉宣言取得了远超过各方面的成功,中国知识分子欢呼雀跃,视之为中俄关系新纪元。
   
   1920年12月27日,在一份致中国政府的正式备忘录中,即苏俄《加拉罕第二次规划宣言》其所有的意图与目的,与第一份宣言并无二致,虽然更注重用语。第一条: “俄罗斯苏维埃联邦社会主义共和国政府正式宣布:‘以前俄国历届政府同中国定立的一切条约全部无效,放弃以前夺取中国的一切领土和中国境内的一切俄国租界,并将沙俄政府和俄国资本家阶级从中国夺得的一切,都无偿地永久归还中国。’”“苏联政府重申废除所有沙皇政府吞并中国领土的所有条约,并将沙皇政府和俄国资产阶级贪婪地侵占的中国全部领土永远无偿归还中国”.[5]备忘录是正式外交法律文件,其效力与条约等同。苏联政府重申:废除沙皇侵吞中国领土的所有条约,且承诺无偿永远归还全部被沙皇侵占的中国领土。即便退一万步言,假设在1919 年7月25日的《加拉罕第一次对华宣言》中未言及沙皇侵占中国150万平方公里领土,在这份正式备忘录中再次重申了苏联政府无偿永远归还中国政府所有被沙皇政府非法侵占的所有中国领土,因此无论依“不得反悔”的法律原则,还是依条约“从新原则”,苏联政府单方废除所有不平等条约的行为均自声明日自动生效,中国政府从未反对该备忘录,因此对苏联和中国政府双方均有国际法的约束力。
   
   自1920年至1922年期间,苏联外交部全权特使尤林先生和佩克先生,数度专程前往北京拟按前述基础协商与中国政府签定新条约但均主要因西方列强与日本政府对北京政府的压力而受阻未果[6]。由此可见,之所以未完成最后法律手续,完全是因为当时的西方列强和日本国的强制干预使然。
   
   自1949年以降,中共一共解决了23起边界纠纷中的17项,不过其中15项是中国作出让步解决的!即中国割让领土给邻国解决边界争议。再次证明中共不但是真正的卖国贼,而且是极度无知无能的暴政。因为每次作出让步都是因为国内政局不隐,为维护中共一党独裁暴政而为。 [7]
   
   [1] Keiji Furaya, Chiang Kai-Shek His Life and Times, translated by Chun-Ming Chang, (St.John’s Universtity 1981)p.124.
   
   [2] July 4,1918, Chicherin, then Commissar for Foreign Affairs, declaredthat Bolshevik Russia had unilaterally renounced all Czarist “unequal” treatieswith China and its agreements with Japan and other countries relating to China.
   
   [3] This policy was again set forth in a manifestoissued on July 25,1919, over the signature of Leo Karakhan, Deputy Commissarfor Foreign Affairs. This manifesto said that the Sovietgovernment annulled and repudiated “all the secret treaties concluded withJapan, China, and the former Allies; treaties by which the Czar’s government,together with its allies, through force and corruption, enslaved the peoples ofthe Orient, and especially the Chinese nation, in order to profit the Russiancapitalists, the Russian landlords, and the Russian generals.” see appendixes to V.A.yakhontoff, Russia and the Soviet Union in the Far East( New York, 1931). Also, China Year Book, 1924. Harold Issacs, The Tragedy of theChinese Revolution , 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 1962 PP.60-61; 75-85 ;seeFranz Schurmann and Orville Schell, Republican China Nationalism, War, and theRise of Communism 1911-1949.p.100.
   
   [4] Keiji Furaya, Chiang Kai-Shek His Life and Times, translated by Chun-Ming Chang, (St.John’s Universtity 1981)p.125.
   
   [5] Again, on September 27, 1920, in a formal note to China , the Sovietgovernment reiterated its denunciation of all previous treaties, renounced allCzarist annexations of Chinese territory, and returned to China “free of chargeand forever all that was ravenously taken from her by the Czar’s government andby the Russian bourgeoisie.”
   
   [6] Early Soviet missions to Peking, under M.I.Yurin and A.K.Paikes , triedfrom 1920 to 1922 to negotiate a new treaty on this basis but were blocked,mainly by Western and Japanese pressure on the Peking government.
   
   [7] (Since 1949, it has resolved 17 of 23 border disputes, offering concessions in 15 of those instances and, over all, receiving less than half of the contested territory, said M. Taylor Fravel, an associate professor of political science at M.I.T. The compromises have generally come at times of regime instability, when the Communist Party has felt threatened by external or internal forces, he added.
(2010/10/01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