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郭国汀评论第六十九集:中共极权流氓暴政的滔天罪孽]
郭国汀律师专栏
·“权利质押借款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涉外商品房屋买卖合同质品争议案代理词
·抚恤金争议案上诉审代理词
·劳动争议(运钞车被劫)争议仲裁代理词
·航空货运代理合同争议案答辩状
·航空货运代理合同争议案代理词之二
·航空货运代理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运输费争议案代理词
·租赁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房屋预售合同(债权转让)争议案代理词
***(8)海事海商名案要案
·“国鸿”轮光船租赁合同争议仲裁案代理词
·船舶碰撞侵权争议案代理词
·Ocean Glory轮碰撞争议案代理词
·海上货运保险合同(代位权)争议案代理词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上诉案情代理词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审代理词(正)
·翻船货损代位追偿案初步法律意见
·扣押船舶申请书
·海上货运合同争议案初步法律意见
·船舶保险合同争议案上诉状 郭国汀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船舶买卖合同争议上诉案代理词/郭国汀
·造船合同争议案上诉审代理词/郭国汀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案上诉答辩状/郭国汀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审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物运输货损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物运输运费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无单放货争议案上诉代理词/郭国汀
·新世纪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案代理词/郭国汀
·航空货运代理合同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运合同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船舶碰撞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运货损代位追偿案代理词/郭国汀
·越权放行提单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物运输运费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放行提单侵权争议听证代理意见书
·诉前还船海事强制令申请书/郭国汀
·渔业船舶碰撞侵权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关于“8•5”油污染事故损害赔偿的初步法律意见/郭国汀
·关于新世纪轮船舶保险合同纠纷上诉案代理词之二
·强制执行令复议申请书/郭国汀
·诉前海事强制令听证代理意见书/郭国汀
·诉前还船海事强制令申请书/郭国汀
·沉船货损索赔争议案重审代理词/郭国汀
·关于进口货物货方要求签发两套提单有何风险的法律意见/郭国汀
·进口鱼粉自燃货损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物运输货损争议案起诉状/郭国汀
·清风洲轮货损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航空货运运费争议案析/郭国汀
·上海亚通股份有限公司不服行政行为纠纷案代理词/郭国汀
·货代合同争议案上诉答辩状/郭国汀
·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状/郭国汀
·涉外航空运输侵权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苏东台渔02051与苏赣鱼02981船舶碰撞案情分析/郭国汀
·华亭进出口公司无单放货案代理词/郭国汀
·提单丢失应如何处理?郭国汀
·无单放货(记名提单)案评析/郭国汀
·五矿国际货运福建公司与厦门外轮代理有限公司保函争议再审案/郭国汀
·“新世纪”轮船舶保险合同(固定物、浮动物? )争议案的反思/郭国汀
·新世纪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案代理词/郭国汀
·修船作业火损争议上诉案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物运输合同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一起重大船舶保险合同(告知义务)争议案之代理词/郭国汀
·浙江金纺诉日本川崎汽船株式会社无单放货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中钢轮沉船货损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中钢轮沉船货损争议上诉案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运保险合同争议仲裁案代理词/郭国汀
***(9)财产保险,船舶保险,海上保险经典名案
·建达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案代理词
·船舶保险合同争议案补充代理词
·海上货运保险合同争议案仲裁代理词
·海上货运保险合同货损争议案代理词
·驾驶员意外伤害保险争议案代理词
·保险代理合同答辩状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审代理词
·住房按揭保险合同争议上诉答辩状
·住房按揭保险合同争议上诉答辩状
·保险代理合同答辩状
·运输货运保险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保证保险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驾驶员意外伤害保险争议案上诉审代理词
·保证保险合同争议案答辩状
·股权转让合同争议仲裁案代理词
·保证保险合同代理词(修正)
·商品房按揭保证保险合同争议案上诉代理词
·信托货款合同争议案再审申请书
·关于所谓“酒后驾车险”的法律分折/郭国汀
***(60)郭国汀律师论文案析与评论
·论FOB合同下承运人签发提单的义务
· 论海上火灾免责
· 论海上火灾免责
·论承运人单位责任限制
·论提单适用法律条款与首要条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郭国汀评论第六十九集:中共极权流氓暴政的滔天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六十九集:中共极权流氓暴政的滔天罪孽
   
   听众朋友们大家好,欢迎各位回到郭国汀评论。
   
   共产党夺权后,短短的几年就搞了五个运动。接着中共就发动了一个惊天动地的反右运动。其幕后操纵者即毛泽东,但具体操作的人则是邓小平。邓小平是中共中央反右小组组长,而且邓特别卖力。在反右运动中,邓毫不留情,执行毛泽东的旨意不遗余力。也正因为在反右运动中,毛泽东认为邓小平表现杰出,故得到毛的赏识,也因此随后他成为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

   
   至于反右运动的来源,实际上是1956年匈牙利爆发了一场反抗共产党暴政的武装起义,这场武装起义是由当时匈牙利的领导人纳吉领导的,他是个共产党员,但是他是个很有头脑的,有独立精神的人。他不满斯大林暴政,因为匈牙利跟东欧所有共产党政权实际上都是傀儡政府,都要听斯大林的指示。
   
   匈牙利爆发的反抗共产党极权暴政的武装起义,是因为斯大林1953年去逝,赫鲁晓夫1956年做了秘密报告批判斯大林。这个批判斯大林的秘密报告,在匈牙利引发了这场反抗共产党暴政的武装起义。但起义被苏联军队残酷镇压,虽然赫鲁晓夫对斯大林的残酷镇压反对派,党内同仁,以及异议人士的罪恶有所披露,但是赫鲁晓夫仅仅是批判斯大林而已,他并不想改变苏共极权体制,他只是要找一个替罪羊,把已经发生的罪恶,都推到斯大林个人身上,而不承认是共产党体制本身的罪恶。
   
   斯大林本身当然是个暴君,而且他的罪恶滔天,但更重要的是苏联共产党极权专制体制,才是制造罪恶的母鸡。赫鲁晓夫并不想把苏联共产党体制改掉,因为这个特权体制对共产党官员,对当权者是最好不过的,因为共产党当权者,他们能够过比任何资本主义国家,任何封建专制国家的帝王还要奢侈,还要有权力,随心所欲的帝王般的生活,所以他们怎么会轻易放弃自己的特权呢?
   
   中国1957年的反右运动就是在这种背景下发生的。因为毛泽东知道苏联在批判斯大林,批判斯大林的秘密报告,北京大学有好些学生和老师把它译成中文,在社会上秘密流传。所以中国知识分子当中,有不少人知道苏联及匈牙利巨变的情况。
   
   当时,毛泽东为了显示他的宽宏,表现他的宽大胸襟,所以毛开始提出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口号。诱导国人向中共提意见。就是让民主人士、知识分子、工人、农民、向中共提意见。但是由于中共建政短短七年已经造孽太深,在各行各业它已犯下滔天罪恶。前面提到的五、六个群众运动那些斗争杀害地主、没收地主土地抢劫资本家财产,就是杀人放火抢劫,已经罪孽积怨太深;再加上中共掌权后,实际上把知识分子打到了底层,表面上工人农民军人掌权了,而真正掌权的人其实不是工人,也不是农民,而是共产党一小撮当权党棍军头。共产党政权实质上是远比旧军阀邪恶百倍的新型军阀。
   
   共产党利用工人、农民和士兵的名义,把全部政治经济文化权力全部掌握在自己手中,知识分子被共产党给剥夺得无丝毫权力,没有思想信仰言论结社学术自由等基本人权,当然都是一肚子意见。各行各业全部都是外行领导内行,工农商学兵,各个行业对共产党都是满肚子意见。但是中国人由于被强制洗脑,被天真的共产主义理想迷魂药毒害无法认清中共暴政的极权暴政本质。大批知识分子是1949年以前,接受正规传统中国文化教育,所以有不少知识分子还有独立见解,但对共产党的流氓本质仍认识不清,以为向中共提意见,可以帮助中共改革,促使中共进步。
   
   但是由于中共当时已经造了太多的罪孽,所以一看各行各业提了这么多意见,毛泽东就受不了了,共产党更是受不了。因为民主党派提出要竞选,要轮流作庄,要开放党禁,还有很多各种各样的说法。毛泽东本来发动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目的,是为了显示自己的胸怀,向国人表现一下他能够听取不同意见,而眼看不可收拾,就公然耍流氓。
   
   毛说他提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是阳谋,公开的阴谋叫阳谋。本来是作秀,但毛却把自己的说法当成阳谋。我认为毛泽东决非所谓阳谋,毛最初的目的,确实是想显示自已的伟大——因为报纸、广播、杂志、电影所有的媒体狂轰滥炸全部都是把毛吹捧成像神一样的人,所谓伟大舵手、伟大领袖、伟大导师之类,毛听了太多吹捧谄媚,以为自己在中国人心中一定是个至高无上的伟大领袖。
   
   但是他没有料到,国人对共产党和对毛泽东意见这么大。在这种情况下,如果继续让鸣放运动发展下去的话,共产党政权就会摇摇欲坠,为了保住政权,只好翻脸不认人,公然把提意见的人一网打尽。假打右派分子之名,把中国残存的正直诚实的知识分子,对国家对民族、对未来,对公益比较关心有公民责任感的人一网打尽。邓小平是反右运动的实际执行人,也是最积极反右的干将。邓到死从未对他的深重罪孽有过丝毫忏悔,拒绝赔偿右派受害者,还拒绝给六名所谓右派平反。其中包括著名的林希翎,中国人民大学的一个女生。邓说“反右运动是必要的,仅是扩大化了”。因为邓小平自己是反右运动的负责人,为了摆脱自己的罪责,为了证明自己是正确的,所以他在1979年平反右派时,还要留尾巴,说反右运动是必要的,仅仅是扩大化了!
   
   有关右派实际上是中共故意颠倒是非,把左和右的概念公然混淆。在所有的语言当中,不管是英语、法语、还是拉丁语,左和右的概念,左都代表邪恶,笨拙,恶;而右代表正确,进步,灵敏;但是中共却恰恰相反,左在中国语文也是不好的概念比如旁门左道;但是中共把左当成好,革命,而且越左越好,宁左勿右。中共搞的反右运动,将右派分子打入地狱,令其抬不起头,连他们的家属子女,受教育权,和工作权全部都受影响。后来所谓摘帽,就是摘掉右派份子的帽子,直到1979年才大规模平反。
   
   中共迄今仍然坚称一共有55万4千人被打成右派,但是解密档案显示,实际打成右派的人数,包括中右分子、极右分子和右派总数是461万人。其中右派317万8,470人,中右143万7,562人,这个数据再次证实共产党对任何一个政治运动的受害者,它干的坏事,一定是缩小10倍、20倍,甚至100倍。
   
   在右派人数问题上,再次显示,很多右派份子实际上是中国社会的精英。因为当时整个中国社会的知识分子加在一起总数不会超过五、六百万。其中居然高达四百多万人被打成右派,那岂不是把中国当时的知识分子几乎一扫而空。很多右派被逼自杀,还有很多人被强制劳教或被判刑劳改。
   
   通过这几年收集的资料,我知道至少有几十名大学生右派被以反革命罪名处死。被以反革命罪判处死刑的右派学生,大多数都是在1970年“一打三反”运动中被枪决。有很多右派,是在随后谋杀性的四年大饥荒中被活活饿死或在强制劳改中由于过度劳累而死,最年轻的右派只有十五岁。有不少工人右派,也有几万军人被打成右派。但是在大、中院校中的学生、老师,右派比率最大。光一个北京大学有1,500名学生和老师被打成右派,凡是被打成右派的学生,老师大多数被开除学籍或公职,发配到穷山恶水。右派学生在文革“一打三反”运动中,被杀害者已经查明有名有姓的至少44名。仅北京大学被以反革命罪名枪决的右派学生至少有八名,实际上不知道的肯定更多。
   
   1957年在反右运动中,光四川省一共抓了十多万右派。光四川大学就有五百名学生被打成右派,其中物理系学生冯元春,1968年被以反革命罪名枪杀,冯元春与林昭非常相象,是中华民族的真正英雄。
   
   这些右派学生,实际上都是当时真正的是中国社会精英,不光光是他们上了大学,而是他们对国家和民族的前途命运有一种无私无畏的关爱,都被中共假反右运动的名义把他们彻底从政治上消灭,甚至有许多人被肉体上消灭。
   
   八个中国花瓶民主党派,都受到严厉打击。民盟中央负责人有58人被打成右派,而民革154名中央委员,有28名打成右派,2万4千多名党员,中、右派占了3,100人;九三学社成员中,600多人打成右派,当时全国九三学社全部成员只有6,000名。
   
   1958年中共又搞了一个反右运动的补课,1959年再搞反右倾运动,把大量的中国社会当时最宝贵的知识精英都打入社会最底层,甚至人间地狱。
   
   这就是为什么后来中国会连续出现三面红旗、大跃进、人民公社、大炼钢铁、大办食堂等荒唐至极的政治运动的前因。因为中共通过一系列强制洗脑,及反右运动,把中国社会所有的阶层,所有的人全部都用恐怖的方式使他们闭嘴,所以中共才能随心所欲实施它的荒唐至极的大跃进,导致了一系列巨大的灾难。
   
   中共除了杀人之外,它第二项最大的罪孽就是强制阉割中国人的精神60年。用形象的话来说,就是强暴全体中国人的精神,而强暴人的精神,是一种最大的罪恶,它比一般的强奸罪更严重,而且危害更大,因为它不是仅强暴一个人的精神,中共是强暴全体中国人的精神。
   
   人最突出的特点,特征在于人有灵魂,有灵性,有精神,一旦人的灵魂,精神和灵性被阉割,被强暴的话,这个人就等于行尸走肉,等于活死人。换句话说,中国共产党实际上把全体中国人,百分之九十几,都变成了行尸走肉一般的人。
   
   特别是在毛泽东时代,即便现在的江胡专权时代,它同样在继续公然强暴全体中国人的精神和灵魂,所以我们说,中共政权是一个流氓暴政。反右运动中,大量所谓右派大学生被枪杀,很多右派学生被判刑劳改劳教,被送到北大荒及北京兴凯湖农场,甘肃省的峡边沟,四川省很多右派,被强制送到建筑工地,开山挖石,由此累死饿死了大量右派分子,特别在1958年到1961年的人为谋杀性大饥荒期间,大量右派劳改劳教分子被饿死。
   
   这些被迫害的右派大学生,我举几个最典型的例子,有个北大学生黄宗溪,1957年被打成右派,1958年被枪决,他很可能是第一个中共枪杀的右派学生。林昭也是北大右派学生,她被打成右派以后,1960年又参与编辑《星火》杂志,被反革命集团罪名判处20年徒刑, 后又加刑于1968年4月29日被枪决。因为她在狱中,坚决不服一直抗争,她从来没有屈服,还用自己的鲜血在自己的衣服和被单上写下血书。她被枪决后,中共上海市公安局居然派人到她家,向她母亲索取五毛钱的子弹费!
   
   上海工人右派刘文辉,1957年被打成右派,1967年3月23号,因为他写了一篇批评文革16条的文章,分别寄了40份给各大学各报纸,因此被以反革命罪名枪决,他是文革被杀害的第一人。他的亲人也是被上海市公安局强令补交子弹费人民币五毛!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