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藏人挺藏语也难道违法?]
藏人主张
·回信——致拉妹
·挑战沉默—— 写在《骚动的喜玛拉雅》推荐连载。
·蓝山
·零八头饰
·面对太平洋
·穿行澳洲牧场
·今天是你的生日
·零点钟声
·印北梁山
·致嫂子
·穿行澳洲牧场
·地球村
·夜游德里
·思绪在地铁
· 闲逛酒吧
·今夜无诗
·梦见哈达
·我在这样想
·印北梁山(旧文重发)
·谁在乞讨(诗二首)
·养母
·旧诗献给新年
·邊有個乞丐
·追寻太阳
·雪域星火
·大雪崩
·瞎子遇上了车夫
·巨龙落地
·藏人援祭六四
·留给姑娘们的遗嘱
·沧桑托起辉煌
·雪域星火
·心随网动
·冬初始夏
·魔幻的高原
·因那个心愿
·流星
·仰望极地
·感受初冬
·送別才讓措
·又谁能告诉我
·相见网吧
·回眸没落岁月
·为“六.四”运动22周年而作
·旧诗重贴
·亡魂指南書(組詩)
·掌上潮汐
·印度大门
·英灵在上
·金色革命
·丢失中的信念-祭“六.四”23周年
·诗祭六四
·遇见达文西
·背影与红灾
·祭不完的三月十日
·“六四”是一首诗
·祭三月十日
·背影——祭六四运动二十八周年。
谍海扫描
·间谍的五大基本功
·新华社记者是中共特工吗?
·中共在海外“特务机构”开始一一浮出水面
·中国间谍活动辞典将面世
·传播学先驱们的军情背景
·中共间谍组织无孔不入
东赛翻译
·拉萨人正在消失于拉萨
·一位西藏诗人向中国发出的通牒
·近期获释西藏作家重现网坛
·双目被夜偷盗
·父亲.母亲
东赛论述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一)】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二)】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 《西藏问题的反思》(5之3)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四)】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五)】
·追踪观察西藏文教现况
·简评“《西藏文化的保護與發展》白皮書”
·西藏是否享有充分的政治、社会和经济权利?
·真的广泛使用、学习并发展藏语文吗?
·藏人的信仰,风俗习惯得到尊重和保护吗?
·谁说藏学研究蒸蒸日上、藏医藏药重放异彩?
·西藏科教事业成就斐然还是退而不前?
·西藏妇女是否已成为各行各业的生力军以及地位得到大幅提高?
·如何西藏生态建设和环境保护取得了巨大成就?
·西藏问题能否打开中国民主化大门?
·透过新一轮藏中接触看藏人面临的抉择(一)
·透过新一轮藏中接触看藏人面临的抉择(二)
·透过藏中接触看藏人面临的抉择(三)
·北京對流亡藏人的政策
·展望“后达赖喇嘛时期”
·初谈西藏流亡民主
·中国面对的西藏问题
·简述西藏女作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藏人挺藏语也难道违法?

   雪莲:藏人挺藏语,难道也违法?
   (首发稿)
   
   
   文章摘要: 当我和几个认识的人谈到这次学生示威活动的合法性时,一位老僧人不耐烦地对我们说:“跟不讲理的人说理?跟不尊重法律的当局讲法律?不要再浪费时间了,除非太阳从西边出来”看到老僧人的态度,作者也有同感,真可谓:专制党天下,有理说不清,藏人挺藏语,难道也犯法?

   
   
   作者 : 雪莲,
   
   
   發表時間:10/29/2010
   
   
   
   二零一零年十月十九日,西藏安多区域现属黄南、海南州贵德县、兴海县多所中、小学上千名学生上街游行,反对青海省文教局不顾大众意愿,擅自改革小学藏文课本的决定。据悉,十月二十六日,中央民院的藏族学生也为此举行了声援活动以示抗议。
   距今,西藏安多区域下属已有七千多名学生上街游行,估计由此可能引发更大规模的反抗活动。另外,三百多名现任或退休教师等联名上书,要求当局维护少数民族学习、使用、发展母语的合法权益,并期望:“ ……要进一步使用民族语言文字来加强民族内部的和平相处,维护《民族自治法》和《国家宪法》的有关规定,保护和发展藏民族语言和文字……”但学生示威游行活动的事态仍在扩展,形势有待进一步观察。
   
   实际上,藏人挺藏语,提出要维护和发展民族宗教信仰自由和民族统一的愿望,已不是近期才发生的事情,这是藏民族一直以来共同在努力的一个方向,更是长期持续着的一个正当的民族诉求。
   
   
   一九八七年,在十世班禅大师和阿沛.阿旺晋美等西藏主要领导人的努力推动下,八七年七月十九日,西藏自治区发布了《学习和使用、发展藏语文的若干规定(实行)条例〉的通知,但由于各种原因,使用藏语的范围只局限在如宗教局和藏语广播电台、藏学研究部门和各校藏文教研室等有关部门,而其他部门使用藏语和文字的空间却越来越小,母语发展遇到了更多的困难。
   对此,大多数时候,当局是采取睁只眼、闭只眼的涣散态度,不但不设法解决眼前存在的实际困难,却反行其道,利用各种机会压制母语的弘扬,以缩小使用母语的空间,在西藏各省市自治区、地区和县、甚至乡政府所在地每次政府召开大、中、小型会议,必定以汉语讲话为主,会上发布的文件百分之九十是汉文原稿。
   
   一九八八年,现在拉萨的西藏大学响应北大学生会要求,声援民运,举行了约有六、七百名学生参加的示威游行活动。(当时西藏大学约有近千名师生)其中提出了少数民族使用母语的权利,以及反对政府将藏文学生遣送中国内地西藏班学习,造成学生学习母语缺乏外部环境,使得很多西藏班学生成为不懂母语,不讲藏话、不明民族文化和宗教信仰、不伦不类的“一代民族接班人”。
   
   一九八九年,现属西藏青海省甘南藏族中学三百多名学生举行了一次示威游行活动,要求当局维护少数民族使用母语的权利,学生们还在现场散发传单和文件,文章中提出了十四条有关内容。
   另外,西藏三大区域各界人士曾以递交报告书、在各种藏文刊物上发表文章,召开讨论会等等形式纷纷向当局提出少数民族使用母语的重要性。之中有西藏著名学者东嘎`洛桑成列和念雪`欠热唯色,堪布晋美平措、木格桑丹等名人。他们均在文中阐述母语正面临着的困境,抒发了各自忧心母语发展前途的观点。少数民族缺乏学习、使用、发展母语的空间已成为有目共睹的事实,但这事也不仅仅是使用文字这么简单的事情,因为民族语言是保卫本民族宗教和文化最得力的文字工具之一,只有母语才能更贴切、更合理、更生动地理解之中记载的内容。例如:学佛法,虽然也可以从其他文字中了解之中的主要含义,但想要深入了解和更深刻地解读藏传佛教,藏语就是最出色的文字工具。
   
   西藏学者德荣.泽仁顿珠在他《我的心愿》一书中指出,作者曾在甘孜对六千名藏族干部进行调查,发现其中只有九百九十一人懂得藏文,一所高中被问及的二十五名学生中只有五人会说藏话,而这种现象在西藏三大区域比比皆是,已经是普遍存在的现象。
   二零零七年七月七日,西藏大学教授扎西泽仁曾向区人大递交了一份关于母语运用为主要内容的报告。在北京学习的藏族大学生和藏学研究室、新闻界人士等共同召集会议专门讨论这份报告所提出的母语正面临着的困境,以及文章所提到的若要维护和发展本民族语言和文字,就必须要面向社会、面向广大学生的重要性。与会者还就此文章内容拟定了一份有一万五千字的研究报告,并将其上交有关部门,期望当局能够对此引起重视,但西藏自治区有关部门不但不设法解决眼前存在的实际困难,却相反地做出与民族大众愿望背道而驰的恶行,比如在二零零二年五月,西藏自治区人大公然否定一九八七年发布的少数民族使用文字的有关文件的重要内容,由此,在社会上激发了更强烈的民族自尊情绪,为今后再次举行更 大规模的反抗活动奠定了基础动力。
   
   “少数民族有使用本民族语言和文字的正当权利“这句有关法律早已规定了的陈词,现在已经成为当局堆积如山的空头文件中的一份,不会在实际生活中得到确切落实。
   西藏青少年们提出了“运用民族语言和文字自由、民族平等、交回使用本族语言和文字的权利”的诉求完全符合民族区域自治法和相关规定,是一项正当、合理、合法的要求,但中共当局却违背了自己定下的“言论自由、出版、集会自由”的基本人权,已经公然拘捕了二十名学生。从另一方面刺激民族情绪,待到时局扩展,他们也好找一个“颠覆国家政权、反革命运动、分裂行为……”等等堂而皇之的“合理”借口理直气壮地将参加游行反抗活动的学生一网打尽,以此来促使他们自己造成的种种恶行可以成为一项顺理成章的事情。
   流亡藏人同样在关注西藏境内发生的这次示威活动,人们以发布新闻、征集签名、组织和召集学生举行声援活动等形式向国际社会和流亡各个社区传递信息,以此表达对西藏境内新一代藏人的支持和拥护。同时人们也担心中共政府用一贯非理性的方式用暴力镇压合法的学生运动来造成更多伤亡,然后,当局再明目张胆地派出大批武装警察肆意镇压学生的示威活动,虽然今后这种现象出现的可能性不是很大,因为中共还是会顾及到国际社会舆论的压力,树立起自己国家的形象。
   
   
   当我和几个认识的人谈到这次学生示威活动的合法性时,一位老僧人不耐烦地对我们说:“跟不讲理的人说理?跟不尊重法律的当局讲法律?不要再浪费时间了,除非太阳从西边出来”看到老僧人的态度,作者也有同感,真可谓:专制党天下,有理说不清,藏人挺藏语,难道也犯法?
   
   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八日于印北达然萨拉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2010/10/30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