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圣人会妥协吗?]
东海一枭(余樟法)
·写给自己的检讨书
·维护错误言论的表达权----答客难三则
·请云尘子先生负起责任来
·莫道儒家靠不住,成仁取义古来多----答客难二则
·《儒友不染说得好》
·《封杀:背离儒学大道,背离自由之本》
·汪精卫案翻不得!(旧作重发并附言)
·儒家的等级制度
·《东海老人示警:爱财有道莫妄贪》
·华夏蛮夷云尘子汪精卫贝当等等
·闲话:看好这样的“伪”基督徒(东海附言)
·《为小泽一郎鼓个掌》
·尽心就是忠(东海随笔九则)
·《我今为薪,君当为釜;君为其易,我为其难!》
·寻求傅路江先生的事迹
·东海老人:毁人不倦的中国大学
·《向“真实的汪精卫”接近----答网友》
·《傅路江先生大函浅赏》
·《不想得罪傅路江先生》
·《旧事重提话“网选”》
·《逃离了政治,谈什么外王?》
·反儒分子反华势力
·《儒家不是世俗的家》
·东海老人:让良知放光明
·到底谁是满清遗孽?
·《反儒就是反华》
·《儒家正理和华夏精神----答心岳网友》
·关于易经和儒道略网友
·《关于“汉民族主义”答南山石儒友》
·要学会尊重他人人格和言论权
·三少爷的微笑:东海老人楹联鉴赏
·《东海老人:吕布小丑何足道》
·《给余英时先生和严思儒友补充几句》
·《东海老人:儒家的“是与不是”》
·汪精卫和谭嗣同---左右肝胆两昆仑
·汪精卫和谭嗣同---左右肝胆两昆仑
·zt汪精卫在国民党中央党部举行的孔子诞辰纪念会上提倡尊孔的讲演词
·要道德,不要大棒和高调---与儒家共勉兼为某些“反清志士”画像
·向肃亲王致敬,为汪精卫惋惜
·《关于汪精卫:爱囯应该一致,方式不必求同》
·《不要造毛泽东的谣》
·《毛泽东的“感谢”》
·关于中止汪精卫的评论及争议的说明
·我们应该感谢毛泽东
·向国民党和马英九主席求援的公开信
·《防火防盗防皇汉》
·为阎崇年一辩
·《这个耳光打得好----为老作家张扬喝彩》
·《对薄希来先生的拥护和责备》
·奉和钟老《八十初度》
·《关于成立中华武术大学的建议》
·《孔子不是这么维护的----孔家后人声明之我见》
·儒家立场小论----兼议陈独秀先生
·《拥护改良派,勉励薄希来》
·《理直气壮支持薄希来---警告某些反对派》
·《理直气壮支持薄希来---警告某些反对派》
·《特殊的唯心主义----兼论新时代的文盲》
·《薄熙来,请与法治俱,带着光明来》
·《治官要严、待民从宽----请薄熙来及时纠偏》
·《宁违宪法不违仁----答儒友问》
·打黑反贪凭铁腕,忧民爱国致良知(有关薄熙希随笔五篇)
·关于“立即释放刘晓波、切实保障言论权”事致中共中央书
·《自由派的致命缺点》
·关于李庄案
·《东海老人:律师的正义》
·浅析自由主义的不足
·领导人成德成圣最容易---重发旧作勉励薄熙来先生
·《儒家的自由》
·儒家与自由主义的互补
·防火防盗防老贼
·良知散论,李泽厚,一切的前提等(东海随笔三则)
·让东海大悦的发言
·《宽容:政治家的应然,儒家的必然》
·薄熙来“如其仁,如其仁”
·知识小论
·《“呱呱叫”“叫”得不错但不确》
·《德与智---韩寒可以为我作证》
·《大智慧》
·中国式的政教合一(东海随笔)
·《明善复初儒友说得好》
·陈明批判
·憾李白误我,请江泽民恕我
·《仁者无敌与“我没有敌人”》
·z再世关羽:“中国人起来,杀光你们身边的儒教徒!”(东海附言)
·为《孟子译注》指瑕
·《鲁迅的伪深刻》
·《如何对待恶少(恶老)的骚扰》
·《来自台湾的官腔》
·《大盗不死,圣人不止》
·《够了!曲解刘晓波的人们》
·《录洪哲胜真言,供刘晓波参考》
·儒家不可以身殉物,颜回不会“以身殉书”
·《儒佛道好在骨子里,基督教病在根子上》
·《略复徐水良》
·奇文共赏:杀死余樟法是天经地义的
·《没有无缘无故的爱》
·东海随笔:《东邪不如北丐南帝》等
·《为徐水良等“一封信”签署者哀》
· 《上帝信仰: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基教难改正,儒家真大圆》
·东海随笔:《当今儒门两大异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圣人会妥协吗?

   圣人会妥协吗?

   或问:“圣人有诎乎?”曰:“有。”曰:“焉诎乎?”曰:“仲尼于南子,所不欲见也;阳虎,所不欲敬也。见所不见,敬所不敬,不诎如何?”曰:“卫灵公问陈,则何以不诎?”曰:“诎身,将以信道也。如诎道而信身,虽天下不为也。”(杨雄《法言》)

   诎字在古时与屈字可以通用。这里的诎字,其意相当于屈从、屈就、妥协等。在非原则性问题上,在某些无伤大雅的小事细节上,圣人不妨有所妥协。这种妥协是偶尔性或暂时性的,是为了“信道”(伸张道义。信,伸字的通假)而从权,为了道的伸张而委屈自己。

   注意,如果“委屈”了道义违背了原则,如果妥协是为了伸张自己(信身。信,伸的意思),为了个人的荣华富贵,那就绝对不可以,“虽天下不为也”,即使可以得到整个天下也不这么干。如孟子所说:“行一不义,杀一不辜,而得天下,皆不为也。”这就是对道义的坚持。可见,君子之屈伸,既有一定的灵活性,又有绝对的原则性。宋注引孔子曰:“君子之行己,可以诎则诎,可以伸则伸。”

   《论语》中“阳货欲见孔子”这一节,足见孔子坚持原则的坚定性和睿智处事的灵活性。

   阳货想见孔子,孔子不见。依儒家标准,阳货是典型的乱贼臣子、“邪派人士”,孔子对他非常鄙视和反对,当然不愿意与其交往。阳货便赠送给孔子一只烤乳猪,想要孔子去拜见他。当时礼制规定,“大夫有赐于士,不得受于其家,则往拜其门。”阳货利用这一点,用一只烤乳猪让孔子不得不回拜。

   孔子的应对,不论是趁阳货不在家时前往答谢,还是不巧在半路上相遇的问答,都体现了孔子对待小人邪人的中庸之道,孔子最后对阳货说“诺,吾将仕矣”,就是一种口头上的妥协。关此元代胡炳文在《四书通》中有非常精彩的分析。他写道:

   “此一事耳,而见圣人之一言一动皆时中之妙。阳货欲见孔子而遽见之,非中也;既有馈而不往拜之,非中也;不时其亡则中小人之计,非中也;不幸遇诸途而又避之,则绝小人之甚,非中也;理之直者其辞易至于不逊,非中也;辞之逊而或有所诎,非中也。圣人不徇物而亦不苟异,不绝物而亦不苟同,愈雍容不迫而愈刚直不屈,此其所以为时中之妙也。”

   又,孔子为了脱身,曾答应蒲人不去卫国,也可以视为暂时性的妥协。因为是在受到胁迫的情况而答应的,这样的承诺不合道义,所以孔子脱身之后并未守诺。事见司马迁《孔子世家》:

   孔子去陈。过蒲,会公叔氏以蒲畔,蒲人止孔子。弟子有公良孺者,以私车五乘从孔子。其为人长贤,有勇力,谓曰:“吾昔从夫子遇难于匡,今又遇难于此,命也已。吾与夫子再罹难,宁斗而死。”斗甚疾。蒲人惧,谓孔子曰:“苟毋适卫,吾出子。”与之盟,出孔子东门。孔子遂适卫。子贡曰:“盟可负邪?”孔子曰:“要盟也,神不听。”

   孟子对孔子在不同阶段的仕宦生涯作过如此概括:“孔子有见行可之仕,有际可之仕,有公养之仕。于季桓子,见行可之仕也;于卫灵公,际可之仕也;于卫孝(出)公,公养之仕也。”圣人出仕,为了行道,实践自己的政治理想。“见行可之仕”,因有行道的希望而出仕。但某些时候,也不妨“际可之仕”(礼遇不错但无法行道)与“公养之仕”(单纯领取一份俸禄)。

   《孟子-告子章句下》:“陈子曰:古之君子何如则仕?孟子曰;所就三,所去三,迎之致敬以有礼,言将行其言也,则就之;礼貌未衰,言弗行也,则去之。其次,虽未行其言也,迎之致敬以有礼,则就之;礼貌衰,则去之。其下,朝不食,夕不食,饥饿不能出门户,君闻之曰:吾大者不能行其道,又不能从其言也,使饥饿于我土地,吾耻之。周之亦可受也,免死而已矣。”

   “朝不食,夕不食,饥饿不能出门户”的时候,如有君主主动给予周济,“古之君子”不妨接受,那也算是一种妥协吧。

   妥协,是一种权道。权道是不可乱用的,必须在坚持大经大法不动摇的前提下才能行权。权道,只能有助于道(经)的开展、实施而不能反过来影响伤害道。在原则问题上儒家是毫不含糊的。如果孔孟愿意枉尺直寻,“诎道而信身”,何愁得不到高官厚禄,何至于周游列国而到处碰壁?

   什么事可以妥协,什么事不可以,要以仁义为标准,如何判断有赖于智,在不可以妥协的问题上绝不妥协,则有赖于勇。一般人因为智不足,难以判断何事可以妥协何事不可以;又因为勇不足,动不动就妥协,一妥协就“过”了,甚至以妥协为名行屈膝投降之实。

   子曰:“可与共学,未可与适道;可与适道,未可与立;可与立,未可与权。”某些人能够大本确立、立定脚跟,很了不起了,但也未必懂得权道、善于行权----那是儒家的最高境界。只有圣人的妥协,才能做到从容中道、不违原则。故在某种意义上可以说,妥协是圣人的特权。2010-10-15东海儒者余樟法首发儒学联合论坛学术厅http://www.yuandao.com/index.asp?boardid=2

(2010/10/14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