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唯我独高,唯我最正----中庸略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意识形态安全微论
·今日微言(反儒实力还很猖獗)
·煌煌大义为君陈---《论语大义浅说》荐读
·z中霖:中国出版的黄金时代正在到来
·学历和学力微论
·百年误会至今深(马学微论)
·读经断想
·假如你有十个亿
·读经断想(二)
·人生断想
·让儒家言论先自由起来
·给马英九和国民党提点建议
·最需要启蒙的是启蒙派(微集)
·读经断想(三)兼驳《人民日报》
·《论语点睛》之:贤不贤都是我师
·女子毙子女和读经反读经(微论)
·辟毛微言小集
·儒道微论
·抹黑习近平和流行软抵抗(微集)
·三纲论
·呼吁:将反儒分子驱离教师队伍
·从杨改兰讲起(微论)
·不是孟子真迂远,而是诸侯近视眼
·孔府微论
·荀子性恶论批判
·不可逢民之恶,不可徇民之私
·Zt推荐课程:《儒家真精神》十五讲
·王道礼制与王权专制
·清风朗月夜窗虚
·Zf【罗辉】读史指南:《春秋大义——一个儒者的历史随笔》
·Z余东海作品推荐
·《论语点睛》:父母有错怎样劝
·深入心庄又一回---辛庄师范讲学感言
·Z儒家真精神
·写在东海丛书出版之际
·写在东海丛书出版之际
·为钱穆先生补漏
·超越物质主义
·责黄金以足色,指宝璐之微瑕—《论语新识》读后
·罢黜民国,重建中华(微集)
·所谓王道
·发言要谨慎,行动要敏捷
·小批许小年
·国民党的蠢与生俱来而愈演愈烈(微言)
·呼吁教育大革命(微言)
·因果和王寇(微论)
·全盘否定毛氏,全面树立孔子(微论)
·切割毛氏,重建中华人民共和国
·Z滴水凤儿:是时候读读孟子了(东海附言)
·文化和历史
·崇毛是下地狱的捷径(微论)
·《论语点睛》之:坚守正道两君子
·《论语点睛》之:坚守正道两君子
·学舌“保守主义格言”
·反鲁反毛反盗贼(微论)
·历史和人事---《中华历史精神》之二
·毛时代不可能,习时代未必不可能(微论)
·文化决定论---《中华历史精神》之三
·讪君卖直与犯颜直谏(微论)
·鲁迅批判
·关于仁本主义和儒家宪政
·敬步战前兄七绝一束
·声援邓相超教授(微集)
·人的身体和精神都要经常洗澡
·凡是毛左,皆非善类(微集)
·z《《大学》《儒行》精义》:再现儒家活泼泼的真精神
·z《《大学》《儒行》精义》:再现儒家活泼泼的真精神
·答战前诗兄六绝
·《论语点睛》:瑚琏之器
·庄严表态:将反毛进行到底(微集)
·捏罢周强软柿子,请君一试硬石头
·可以死,不可以改变反毛立场(微集)
·《论语点睛》:自立立人的知命之学
·余东海:老子的不足
·Zt《儒家法眼》:对老子、管子、墨子、韩非、商鞅、荀子及魏晋名士进行评判
·历史的动力----《中华历史精神》之五
·正治和帝术(微集)
·关于盗泉之水和嗟来之食
·历史的局限性---《中华历史精神》之八
·历史的局限性---《中华历史精神》之八
·历史的局限性---《中华历史精神》之八
·好人,帝术,恶法,天理(微集)
·倡导真善美,尊重言论权(微集)
·关于特朗普
·关于特朗普
·关于特朗普(二)
·关于特朗普(二)
·关于特朗普(二)
·Z忆遂昌未名诗人凌波仙子
·Z一个海外学子回家之旅
·乾坤交始小贞时
·真理不怕利用,儒学欢迎利用
·《论语点睛》:信心不足不出仕
·学儒乃大丈夫事---《论语点睛》自序
·学儒乃大丈夫事---《论语点睛》自序
·学儒乃大丈夫事---《论语点睛》自序
·《论语点睛》:子路还有待裁剪
·今日微言(不尊重儒家的人不配尊重我)
·儒家没有“陌生人”
·儒家没有“陌生人”
·道德科学初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唯我独高,唯我最正----中庸略论

   唯我独高,唯我最正----中庸略论

   一或曰:马列主义是左道,资本主义为右道。中庸就是用其两端,通俗说就是两条腿走路。两条腿走路,先迈左脚,再迈右脚,或者先迈右脚,再迈左脚,都是中道。(大意。详见孔门门徒网友在儒坛东海随笔《岂有儒家不反马》后发言)

   按照这样的逻辑,先明迈马列主义左脚,再暗迈资本主义右脚,当局走的岂非中道?如果这就叫中道,那么,时而极权主义时而无政府主义、忽儿唯物主义忽儿唯心主义、今天利他主义明天利己主义,岂非就是中道?那可滑天下之大稽了。

   关于中庸之道,东海《中庸论》论之已透,不赘。总之,中庸之道是最为中正、最为平易的道路。中庸可不是折中主义,更不是在“两端”摇摆不定甚至轮流着走两条互相“敌对”的路。

   自由主义与马列主义都是不符合中庸之道的。当然,两者的性质和“不符合”的程度不一样:自由主义是有所偏离,马列主义是严重背离。偏离问题小,也不可疏忽,背离问题大,须严厉批判。

   故东海对自由主义与马列主义都持异议。当然“异议”程度也不一样:对前者是异议较小、相当认可----当然是工具价值的认可而不是终极价值的认同。对后者是异议很大、基本反对。

   真正称得上中道的,唯儒家仁本主义,即孔孟之道、仁义之道、内圣外王之道。凡背离或偏离儒家之道的,不论多么好,都不能称为中庸之道----凡背离或偏离儒家的思想学说和主义,纵然好,终究有限,貌似好,或许更危险。

   二儒家并不唯我独尊,但在义理上一定唯我最高明精微、唯我最广大中正-----儒家承认别“家”也有好的、正确的东西,可以“道并行而不悖”,但在根本上肯定不如儒家。儒家仁恕礼让,大度宽容,但涉及“道”时必顶天立地,论及理时必咬钉嚼铁,来不得一点苟同苟异、乡愿乡讪。

   某些人对自由主义的民主法治人权平等一概采取否定的态度,就很有些“苟异”(为批判而批判)和“乡讪”的味道;某些儒者对马列主义以及四项基本原则的认同,则显然属于违心苟同和乡愿作风,与认贼作父无异。

   马列主义以及四项基本原则不仅违反普世价值,也明显违背儒家基本原则。对之错认不应该,苟同更不应该。错认,是无知、有惑;由于恐惧而苟同则不勇,为了私利而苟同则不义,都不配为儒者,也不配为真正的知识分子。如果说当年鲁迅们是错认马列是愚昧迷惑,现在的知识分子特别是儒者认贼作父就是聪明过度了----一种特殊的愚昧。

   普通民众出于种种原因而认同马列主义以及四项基本原则,可以理解,他们患上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也可以理解。知识分子不应该,儒者更不应该。即使由于政治环境险恶,实在不便、不敢说真话,可以不说话不表态,但无论如何这么不可以乱说话乱表态。

   不论外在社会、政治等各种环境怎样,不论生存条件如何,儒者都是尊贵的,其思想、心灵、精神都是自由的。儒者拥有天爵,自尊自贵,自得其乐,乐在其中。正如东海小诗所写:“呼牛呼马又何嫌,文贼文豪任汝钤。自有良知天爵在,狼窝虎穴倍尊严。”哪怕马列主义一统了天下,儒者也绝不可能改变立场。

   当然,说“哪怕马列主义一统天下”,假设而已。马列主义这种比古代霸道“恶霸”百倍的恶性异端以及信仰它的政治势力,或可得志一时,不可能维持长久,或能统一一国,不可能统一天下。唯儒家王道政治可以平天下,把天下导引进太平大同世,把地球建设成良知国。

   盗匪可以向善良转变,野蛮可以向文明接近,那是改邪归正、变夷向华,儒者却不可以认邪为正,认夷作华。如果马列主义、特权主义向儒家靠过来,那是道德提升政治进步。而儒者向它们靠过去,是思想倒退品性堕落。

   即使一般知识分子都靠过去,儒者不可以。儒家群体应该成为党国中最正义、最良知、最文明、最勇于坚持原则的一支力量。退一万步讲,即使一般儒者靠过去,东海也绝不可以。孔孟不在了,程朱不在了,王阳明熊十力不在了,文不在兹乎,道不在兹乎?如果东海都靠了过去,无异“法地动”、仁道灭、斯文绝矣。

   梁武帝时,有高僧说法,见“圣驾”到来而不起座相迎,旁有大臣指责他“不臣天子”为无礼,他答道:“贫道若动身,则法地动,一切法不安矣。”这里借用这个典故,表示儒家的尊严,仁性的尊严,也就是中庸之道的尊严,表示东海在儒家原则问题上的寸土必争寸步不让!

   三如果说“人是万物的尺度”,那么,仁就是人类的尺度。只有仁道即中庸之道才是高度、绝对、永远的正确,才是人生和人类的最佳道路,最高尺度、标准和“法印”。凡不符合这一尺度、标准和“法印”的人生、政治或社会,多多少少都有问题。

   中庸之道中正平易。注意,中正与平易相辅相成。平易方能中正,中正必然平易。世人多好高骛远争奇炫怪,不知真理往往简易平常。(另复须知,中庸的平易是“极高明”的平易。)明儒吕坤曰:“大凡与人情不近,即行能卓越,道之贼也。圣人之道,人情而已。”

   墨家兼爱,摩顶至踵以救天下,利他主义行为何尝不可敬不卓越?之所以与杨朱利己主义一起遭到墨子严厉批判,就是因为它根本有误,仁而不义(其实仁义不可分,义必仁,不义必不仁。)不近人情。这种学说局限于“方外”或仅个人没有问题,一旦付诸政治或社会实践,难免“善始恶终”地走向方面。

   说利己主义为“道之贼”,或容易理解,说利他主义为“道之贼”,孟子斥墨学“禽兽也”,世人就很难理解了。然而殷鉴不远,用“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所谓的共产主义精神创造出来的,果然就是一个禽兽世界,可见孟子多么富有先见之明。遗憾的是,两千多年前我们的圣贤就明确地指出来的大坑,两千多年后人们依然义无反顾地把它当做天堂跳了进去。

   东海对自由主义也不尽认可,对马列主义严厉批判,就是因为前者有偏后者大错。马列主义作为“为穷人造反提供合理性证明的理论”,何尝毫不可取?东海之所以严厉批判它,就是因为它根本上背离了仁义原则中庸之道,它所造成的制度必然专制,它所造成的恶果极其严重!2010-10-8东海儒者余樟法首发儒学联合论坛学术厅http://www.yuandao.com/index.asp?boardid=2

   附:关于马列主义和共产主义,2006 年1月25日,欧洲委员会通过了《必须在国际上谴责极权主义的共产主义制度罪行》的决议。该决议认为,共产主义与法西斯主义一样,都是极权主义,根据共产主义思想建立的制度是不人道的、违反人权的罪恶制度。因此,东欧各国应该对共产主义体制下的犯罪行为进行彻底清算,共产主义政党应该明确表示与历史划清界限,否则不能合法存在。”2009年11月,时任波兰总统卡钦斯基签署一项刑法修正案,禁止生产、持有、传播和销售含有共产主义标志的任何产品。提案指出,共产主义历史上的标志性人物列宁和托洛茨基等人的肖像都在禁止之列,必须从T恤和旗帜上移除;2010年6月8日,匈牙利立法者通过了一项刑法修正案。法案规定,共产主义时期的犯罪和纳粹大屠杀一样,不容翻案,有不承认者,处以一到三年监禁;2009年夏天,立陶宛国会通过法案,禁止展示纳粹和苏联的标识……

(2010/10/08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