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沧海一叶集
[主页]->[大家]->[沧海一叶集]->[母亲的手“摔”断了]
沧海一叶集
·谁控制了立法院
·两岸要务实
· 台独意味着战争——拿什么攻台
·阿扁控制了检调了吗
·倒扁的儿戏
·台湾是谁的
·富士康,十连“跳”、民工荒
·富士康的另一面
·富士康的另一面----没有人性
·脱贫是要杀人的
·要乐见两岸关系的改善
·民主台湾给我们上的一课
·理性爱国
·中国只有天灾没有人祸
·定州屠杀案必需彻查
·人安排事做,不要事安排人做
·挥拳头与杀人
·定州惨案我们绝不能够沉默
·从李建平案看共和国的冤案是如何产生的
·天生杀人犯
·看共和国的义务教育到底是什么
· 死后复活
·我们的困惑
医生医院
·这不是住院费的问题,而是犯罪的问题
·“硫酸软骨素注射液”说明了什么
·医生医院自然可以张狂
·中国收起你打击“非法行医”的手
·明天你敢出门吗
·我们可以做些什么
·一事归一事
·皇帝老爷辛苦了
·村民们要负什么责
·捞钱不停矿难不止
·累、穷、软、险
·反腐败还是纵腐败
·暴力征地的原因
·怎么帮助逃亡者?
· 把我们的苦难告诉世人
·安全了,不生产了
·百步笑五十步
·从六四讲开去
·从反中乱港谈起
· 给一个合理的解释
·福州市对黄金高至函人民网事件的正面反应看黄金高所讲是真是假
·实行计划生育的理由
·为自己辩护
·中国共产党从此站起来了
·中国农民有多苦
· 中央不应对基本法做出解释
·请从官员们的违法必究开始
·来吧!一起吃人血人肉盛宴吧
·盛世欢歌
·征地--征命
·撕下最后的一片伪装
·不敢管
· 另类武器--身份证
·他们还可以给些什么
·告诉我我们为什么要用血的代价去争取民主
·谁比谁更能发展经济
·不要再把你们“为所欲为”
·民主国家腐败并不是民主的错
·《民主论坛》还要推荐吗?
·叫我如何来爱你
·它们在为谁开脱罪责
·面子问题
·郭飞熊的“维护正当防卫罪”
·违法又如何
·我不是观光客
·你的世界,我的恶梦
·永远的心痛
·请阻止暴力征地:呼吁人大立立即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
· 请别为我呼吁
·别指责我投降
·对不起,你无权回国
·你无权受中国保护
·谁又曾关注我们
·伤--深深的
·救人心切的陈光标先生危险啊
·我愿意为你鼓掌为你喝彩
·为了“友谊”我们没有尊严地活着
·中国应该开放新闻自由
·我不想说瓮安,我只想说假虎照
·我只想知道尸检到底做了多少次
·不明真相与明白真相
·精斑、避孕套、处女膜
·请发挥你的影响,帮一帮我们
·生命守护,为健康祝福
·替罪的羔羊啊!你何时不再沉黙
·我们共同的目的--健康
·求你,谎言说的真一点
·杨佳案不过是“警民纠纷”而已
·正义的旗帜永不倒下
·“中间道路”是达赖喇嘛的死胡同
·让有尊严的活着成为正常
·弱弱地问“杨佳该死者”几个问题
·我们需要阳光
·为黑食品护航的质检总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母亲的手“摔”断了

    母亲的手“摔”断了
    林键
    妹妹给我的QQ留言:“妈妈的手摔断了,打个电话给妈妈。”我以为年迈的母亲因不小心自己摔断了。
    电话打回了中国,才从母亲的口中知道手并不是自己摔断的,而是被一位年轻的二十多岁的小伙一拳挥向母亲没挥到,紧接着另一拳把母亲从福建省长乐市的房产局交易中心门口直接打落了楼梯,右手的骨头就这样被摔断掉了。
    母亲是个勤奋的人,而又努力挣钱的人,看到房市场的交易火红火红的,介绍费还不错的,许多年都没正正式式工作过的她就跑去当房子介绍人去了。


    母亲并不认识字,就连名字都是两个儿子教会她的,在现今的信息时代,不认识字的人当介绍人,每一次都是跟人合股(你有房源母亲找到客人交易成功,或母亲有房子你有客人交易成功,)当然更不会有自己的介绍所,买卖成功介绍按长乐的行情买卖双方各给房价的1%作佣金,,因为没有自己的介绍所,又不认识字客人们的中国人我不欺你弱者欺谁,自然也就霸道起来,几乎每一次都要以大吵结束,每一次都是收到打了折的佣金。现在购房过程所有的一切她都懂了,除了交易的合同需要花钱请人帮忙代写外,房子在那个花园,房主的电话号码,买主想买哪个花园的房子,电话号码是多少,只能硬存在她的大脑里,以及只有她才看得懂的有字天书,这需要多大的毅力,这需要多大的勇气才能继续着她的佣金梦。然而她只对我说过一次追讨佣金,因为家人们并不赞成她,不认识字被人卖了都不知道,再说了家里也没穷到需要她每日的早出晚归,无时无刻的忘了又记起的交易资料。自从我说过她之后,她不再跟我谈起追佣的辛酸,最多只是说这次又挣了多少。然而我也并不想去干涉她的买卖,虽然我担心她,我只能说大热天大雨天之类不要出去,挣不挣到钱无所谓外并没有太多可对她说的,其实她能有多少房源,一年又能介绍几个成功?
   
    这一次依然是客人不想给佣金,就在长乐市房产局门口,买方带来的一位年轻的帮手对着我的母亲王凤娇女士一位将近六十岁的女人表演了他的功夫。而他也的确了得,得手的一拳就让我的母亲右手骨断了。
   
    10月11日早上十一点多,我母亲的右手骨就这断了,到长乐市航城派出所报警,到长乐市人民医生拍片显示骨断,打了石膏,然后再到派出所,而那医院拍得片也送去了给法医作鉴定。现在我母亲每天只能用左手拿着汤钥吃饭。
   
    我知道我能做的事很少很少,但我绝不能容忍暴徒把打断我母亲的手而逍遥法外,我更不能容许警察们的不作为。我会看着他们如何办案的。
   
   

此文于2015年04月20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