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破空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陈破空文集]->[“政改”的幻灭]
陈破空文集
·大地震,悬念笼罩中国
·批评和压力,促成中共改变
·死难学生家长会为谁唱赞歌?
·中国官员,为什么不道歉?
·倒塌的学校,倒塌的希望
·“豆腐渣”瓦解中共新形象
·余震未息,谁在发国难财?
·东海协议,中方惨被套牢
·中美博弈“世界影响力”
·外国首脑出席京奥有多重要?
·苏丹话题:罪犯的盟友也是罪犯
·铁笼中的百年奥运
·“示威区”为谁而设?
·话说京奥“示威专区”
·是中共的奥运,不是人民的奥运
·北京奥运暗喻中国现实
·京奥闭幕,“百年国耻”洗刷一清?
·盖棺定论华国锋
·香港选举:民生重要,民主也重要
·俄格战争,或有利中共
·毒奶粉与民主
·重温鲁迅:救救孩子
·金正日死后,谁将主宰朝鲜?
·新一轮巧取豪夺的开端
·台湾政府的盲点
·从“台湾同胞”到“台湾乡亲”
·美国大选后的中国
·另一种崩溃 也谈改革开放30年
·中共推动“藏独”,不遗余力
·“中国模式”,可能猝死
·中法争执,北京无理取闹
·美国民主的奇迹
·毒奶赔偿,极不公平
·田文华或遭杀人灭口
·与文明为敌,中共走向深渊
·两岸和解,缺少一个关键词
·中国落后美国二百年
·奥巴马上任 中美首次交锋
·温家宝访欧,心态如中学生
·布什功过,后人评说
·中共新思路:与文明世界对撞
·温家宝为何对外国人谈民主?
·俄国开炮,中国核心利益何在?
·一部真实的谎言----评中共《西藏民主改革50年》白皮书
·西藏“农奴制”何从来?
·“藏独”不离口,胡温的权力尴尬
·中共背叛“五四”精神
·盘点历史上的中藏关系
·川震周年祭
·赵紫阳的良心
·金正日发难,中共养虎遗患
·中国绕不过“六四”
·“六四”主题,不容转移
·烈女刺淫官:暗示与象征
·改革已死,开放亦亡
·伊朗,会不会重演中国悲剧?
·大陆民众,对台湾期望甚高
·新疆事件重大疑点
·中南海整公盟,如袁绍杀田丰
·以柔克刚,奥巴马的中国政策
·中俄关系:面和心不和
·中南海所惧:达赖喇嘛的道德力量
·中国民意:宁信妓女,不信官员
·借台湾风灾对比两岸政治
·胡锦涛僵化到极点
·陈水扁获刑后的各方反应
·中共自认是腐败集团
·大阅兵,共产党缺乏自信
·国耻六十年
·媒体峰会,中南海又打什么算盘?
·不看好马英九兼任党主席
·索马里海盗,挑战中国硬实力
·薄熙来打黑,动机复杂
·江系强势,胡温没戏
·大阅兵与百年国耻
·柏林墙:倒塌的和没有倒塌的
·奥巴马访中:亮点与暗点
·“中国威胁”,渐成事实
·信心,来自台湾民主
·突然换币,金正日掠夺民财
·气候大会失败 中国跨入列强
·重判书生,中南海号召革命
·中共海军,竟不敌索马里海盗
·美台军售,看北京如何反制?
·中共厚黑已无可救药
·小英掌舵:民进党走势向上
·网路革命宣言
·中国民主,等于“天下大乱”?
·中美博弈,中南海软塌下来
·中藏谈判,中共对国民隐瞒了什么?
·中共政权:强大,还是脆弱?
·谷歌退出,中南海恐惧示范效应
·东南亚国家,谴责“中国人祸”
·山西煤炭黑,山西官员心更黑
·藏僧侣救死扶伤,中南海尴尬莫名
·上海世博会,风光下的掠夺
·没有一代“盛世”,如此恐惧地呈现
·温家宝的局限性与时代悲剧
·中南海治疆“穷得只剩下钱”
·平壤闯祸,祸根在北京
·陈破空:中南海治疆“穷得只剩下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政改”的幻灭

   来源:RFA
   10月中旬,中共召开“十七届五中全会”。严密安保和拒绝对外透露地点的这个“中央全会”,主要内容有二:通过“十二个五年规划”;增补习近平为“中央军委副主席”(表明习的接班人地位得到巩固)。
   
   会前,外界曾期待,中共或将在“政治体制改革”方面,有所突破。会议结束,这类期待旋即落空。会议公报中,关于“经济体制改革”,同往常一样,用了“大力推进”一词,并占用大量篇幅;关于“政治体制改革”,说法则是“积极稳妥”,也同往常一样,惜墨如金,只轻轻一句带过。
   外界之所以对中共“政改”有所期待,概在于,在此之前,近几个月间,中共总理温家宝先后八次谈论“政改”,看似不同寻常。有人以为,中共终于要启动“政改”;至少,中共内部的“改革派”有意推动“政改”。

   然而,中共的主流声音,分明强调:坚持走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政治发展道路。决不搞西方式的“三权分立”。就在“五中全会”召开期间,一名中共外交部副部长在“第三届世界政策会议”上,当作联合国秘书长的面,公开宣示,中共将“根据本国社会实际推动自身政治建设。”仍然是“国情论”、“特色论”。
   有人又以为,中共高层出现分歧,比如胡温之间,分道扬镳?或以为,温家宝“孤军奋战”?然而,就在这次全会上,胡锦涛做“工作报告”,温家宝就“十二五规划”做“说明”。胡温配合默契,一如寻常。温与众官僚融洽一室,乐在其中。
   有人曾感动于温家宝的豪言壮语。就在不久前,九月下旬,谈到“政改”,温对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主持人慷慨陈词道:“我想用两个词来表达我的决心:‘风雨无阻’、‘至死方休’。” 有人据此相信温对“政改”的“诚意”。
   早在1998年,时任中共总理的朱镕基,针对反腐,就曾经发出响亮度毫不逊色的豪言壮语:“我这里准备了一百口棺材,九十九口是留给腐败分子的,一口是留给自己的。无非是个同归于尽。”又慷慨陈词:“不管前面是地雷阵还是万丈深渊,我都将勇往直前,义无反顾,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结果如何?在朱镕基任内,中共贪官,不是越来越少,而是越来越多,密集如过江之鲫;朱没有跌入地雷阵或万丈深渊,更没有与腐败分子们“同归于尽”,而是做到任期届满,全身而退,领受巨额离休待遇,安享晚福。何来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假话、大话、空话,从来就是中共高官的敲门砖、护身符,所谓“忽悠”,区别只在于水平高低。这在中共官场,不是潜规则,而是明规则。
   至于浸泡中南海深宫宦海三十年的温家宝,见多了利益交换,饱经了权争磨练,惯于避险趋利,明哲保身,断不会“风雨无阻”;到如今,任期将尽,流连徘徊,说几句暖心话,落下个好名声,如此而已,何至于“至死方休”?
   有人以中共曾出现胡耀邦、赵紫阳两位良心人物为例,推理出现新良心人物的可能。不必完全排除这种可能性,但必须正视,今日中共党内政治生态,对比胡赵时代,不仅不可同日而语,而且有天壤之别。
   历经“六四”后二十余年的自我封闭,逆向淘汰,所谓“改革派”,早已在中共党内无容身之地。特殊利益集团,成为党内主流派,尾大不掉而如日中天,其状如庞大碾盘,压倒一切,压倒那些即便如窃窃私语般的改革声音。
   一个死守既得利益的腐败集团,凭空何来“政改”动力?中共舆论,陶醉于因巨大人口和巨大市场所形成的“规模经济效益”,暗示:既然看上去“一切都很好”,又何必改弦易辙?
   就在温家宝唱“政改”高调的同期,就在“十七届五中全会”前夕,中共御用文人,又发明了一种新标题:“好民主才是好东西”;进而百般求证:“符合国情的民主才是好民主”;还以嘲弄口气道:“实事求是”让西方民主难以忽悠中国;进而妄称:要在国际上奉行“领导者战略”,用“中国模式”去攻打普世价值。
   连民主都没有,却侈谈“好民主”;以造假和谎言为立身之本,却竟以“实事求是”为自己的“软实力”。中共御用文人,不仅罔顾现实,在理论上也走火入魔。
   “政改”幻灭,对翘首以待的人们来说,又岂非一记良性的教训?且看中共“十七届五中全会”上,胡锦涛提出的“包容性增长”,最后竟落实到“巩固共产党执政地位的增长”。可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
(2010/10/20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